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85 口舌之争






  “不敢,礼数不能差了,几位是远到而来的贵客,理应先请上座,请。”古琴女子再次有请。

  这时候麦老突然开口说,“盛情难却啊,既然人家这么坚持,那咱们就别谦让了,都过去吧。”

  我们几个人走到桌子的一边坐了下来,这桌子上摆着丰盛的酒菜,看起来都是一些上等佳肴,甚至有的菜我都叫不上来名字,总之就是很丰盛,山珍海味,炊金馔玉啊。

  古琴女子带领其他几个女子则是坐在了我们的对面,她随即拍拍手,‘啪啪’两声过后,那些歌姬就围了过来,很快就给我们每个人的杯里倒满了酒,这些歌姬就围在我们周围站着,看样子是专门为我们倒酒的。

  麦老微笑着说,“让她们都退下吧,我们不习惯有人在身边站着。”

  那古琴女子点点头,随后向那些歌姬挥挥手,她们就都退到了一旁,然后她又端起酒杯说,“几个贵客远道而来,驾临寒舍,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。”

  我们也赶紧端起酒杯,常山笑着说,“哪里话啊,咱们能见到姑娘,其实是我们的荣幸,姑娘的琴技,堪称一绝,而姑娘的美貌,更是举世无双啊。”常山说话文搜搜的,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。

  “没错没错,咱们这几个大老粗,能有机会认识各位美貌如花的姑娘,其实是我们莫大的荣幸啊。”焦八也跟着奉承了一句。

  “几位贵客了言重了,小女子真是受宠若惊啊,敬几位贵客一杯,我先干为力敬。”她话说完,抬手就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。

  而等她喝完后,其他几个女子也端起酒杯说,“我们也敬几位贵客一杯,先干为敬。”说着话的功夫,几个人全都把酒给干了。

  我们几个一看,人家都喝了,咱也不能不喝啊,再说了,跟这等美女喝酒,那岂不是我们的荣幸,可正当我们几个人刚把酒杯放到嘴边的时候,麦老突然伸手一栏,“等一等,先别急着喝酒。”

  “麦老,人家姑娘都干杯了,你还等什么啊?咱大老爷们的,可不能丢了份啊。”焦八放下酒杯,嬉皮笑脸的说道,那双色眯眯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对面的几位姑娘。

  “就是啊麦老,你可别扫兴啊。”马丁端着酒杯看着他,有些不快的说道。

  我有些着急的说,“喝酒就喝酒吗,还等什么等,真是墨迹,来来来,干了。”

  “等一下,我说了,先别急着喝酒。”麦老按住我的胳膊,用一种似乎要杀人的目光看着我,这目光让我胆寒,顿时浑身一机灵,不敢再多话了,手里的酒杯也立刻放下了。

  而珍妮这时候也说,“就是啊,不就是喝杯酒吗,你们急什么急,一会儿让你们喝个够。”她那表情很不自然,一看就是刻意伪装出来的。

  “没错,你们先别急,喝酒不有的是时间吗,这位姑娘,你说呢?”麦老微笑着说道,依旧如此沉稳。

  “呵呵,这位贵客所言极是,既然几位驾临寒舍了,也就不差这一时半刻的,只是不知...”古琴女子话说到这的时候,突然就停下了,目光看着麦老。

  麦老带着微笑,很随意的说,“也没什么,我就是想问问姑娘,你是哪里人啊?”

  “哪里人?此话怎讲啊?”古琴女子微笑着回答道。

  麦老不急不慢的说,“该怎么讲,就怎么讲,难道姑娘不知道自己是哪的人吗?”

  “我说麦老,你管人家是哪的人干嘛?你这问的也太宽了吧?”我本不想插嘴,可居然还是没忍住,当我这话说出来的时候,我都差点想抽自己一嘴巴。

  “你闭嘴,老实坐着就得了。”麦老瞪我一眼,很不客气的说道。

  我只好闷头不再吱声了,焦八和马丁等人刚要插口的时候,麦老手一指,冷冰冰的说,“全都给我闭嘴,谁也别多话。”

  他身上似乎散发着一种杀气,让人不敢反驳他,这个时候的麦老,不再是以前那个一副和谐面孔的中年男子了,现在的他,更像是那种江湖杀手。

  “姑娘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?”麦老不急不慢的问道。

  “不知贵客是想问小女子的出生地,还是什么?”古琴女子面带笑容,腼腆的问道。

  “你是哪里人?”麦老又一次重复,眼神紧盯着人家看,这老流氓,还说我们呢,自己比谁都着急。

  “小女子乃大明人,不知我这么回答,贵客是否满意呢?”她端起酒杯,轻轻的抿了一口。

  麦老呵呵的笑着,“很好,要的就是你这句话,那么你又是谁呢?”

  “我是谁?呵呵,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子,即便我说出自己的名字,贵客你也不知道。”她笑着摇摇头,很明显是拒绝回答这句话。

  麦老冷笑一下说,“哼,你一个明朝人,为什么会和我们坐在一起?”

  “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?如果不是你们突然造访,又怎么会和我坐在一起呢?”古琴女子很温柔的说道,但是那温柔的声音,却让人听着发冷。




  “呵呵,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,还能见到明朝人,你阻拦我们的去路,有何打算?”麦老轻声问道。

  “有何打算?你们一行人不远万里跑到我们这,究竟再打什么主意?”古琴女子说道这的时候,眼神突然变了,变的很锐利,就像一把锋利的尖刀一样,随时都有可能割断我们的喉咙。

  原本我还痴迷在她的美丽当中,可仅仅这一个眼神,仿佛又让我回到了现实一般,我头开始有点微痛,我刚才怎么会那么迷恋她呢,迷恋到我忘记了一切,甚至连李欣的生死都让我抛在脑后了。

  她怎么会如此的迷人呢?就算她再美丽,我也不至于变成花痴啊,而且我心里还有更重要的事情,根本不可能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女人而不管李欣的死活。

  这不对,我肯定又中了法阵的力量,我偷偷看了一眼焦八和常山,焦八用右手按住太阳穴的位置,表情看起来很痛苦,就好像我之前想挣脱法阵力量的束缚一样,常山也和他差不多,单手按头,另一只手扶住桌子,表情也显得有些不自然。

  而马丁就完全不一样了,他的眼神有些呆滞,似乎没有一点生机,完全就像是丢了灵魂的人,看来这就是法阵的力量再搞鬼,可这次又是什么力量呢?我头痛开始加重了,感觉它又再试图控制我的内心。

  这时候麦老看我们一眼,可依旧不急不慢的说,“我们到这来,只是为了找点东西,等找到了,我们自然就会离开的。”

  “找东西?哼,你们想来这里找什么?这里又有什么东西是你们可以找的?”古琴女子笑着问道,可她的笑容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,是那种邪笑,很邪恶的笑容。

  “找什么我们也不太清楚,等找到了,自然也就知道了。”麦老用手指轻轻的击打桌子,‘哒哒哒’一下又一下的,能看出来他很沉稳,但感觉他似乎又有些浮躁。

  “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东西,你可知道,你们闯进了不该来的地方。”当她这句话说完以后,我都感觉四周的空气再急速下降,偌大的船舱显得有些冰冷了。

  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就算是不该来的地方,可我们也已经来了,而且…有人也不想让我们离开。”麦老目光紧盯着她,语气有些加重的说道。

  “呵呵…”古琴女子捂嘴笑了笑,随即说道,“真是没想到啊,你居然能不受法阵力量的干扰,看来…你也不是一般人啊。”

  “哪里话,跟你们几位老妖精相比,我只是一个平凡人罢了。”麦老的笑容让人胆寒,也不知道他心里再想什么。

  “你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人,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我看你很不平凡啊?居然对美色无动于衷,你要知道,没有一个男人可以抵挡我的魅力。”古琴女人说话的同时,还轻轻的用手撩了一下头发。

  “呸,不要脸,你以为你多有魅力啊?也就是他们无知,才能被你迷的神魂颠倒。”珍妮气的差点破口大骂。

  古琴女子也没有生气,依然带着笑容说,“牙尖嘴利的,说话可要注意点,小心以后找不到男人。”

  麦老冷笑着说,“呵呵,你那些雕虫小技,不用再我面前故弄玄虚,识相的,就让我们离开这里,要不然,你可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说到这的时候,麦老一掌拍在桌子上,震的整个桌子都开始晃动了。

  “不客气?好,本座到要看看,你不客气又能奈我何。”她瞪着眼睛,冷笑着说道。

  麦老这时猛的抬起手枪,枪口对准了她的眉心,大吼一句,“我要你的命。”而与此同时,麦老勾动扳机就开枪了,‘砰’的一声枪响,可就在枪声想起的那一瞬间时,我亲眼看到,那个古琴女子居然消失不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