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88 鬼蛊邪灵(二)








  由于我们的分散,自然也就把那些佝偻的鬼蛊人给分散了,它们奔跑的速度很快,跟本就不知道疲惫,子弹如果不打在它们头上,它们根本不会有任何的疼痛感,只有爆头,才能解决了他们,这对于我们来说,又增加了很多难度,本身他们速度就快,还要打头才行,这岂不是难上加难了。

  我在奔跑中,甚至连回头都不敢,更别说停下来了,那可怕的叫声,始终回荡在我耳边,让我心生畏惧啊,这些似人非人的怪物,要是跟灵蜥相比,几乎是不相上下。

  在狂奔的时候,我大喊一声,“老八,我们他妈到底往哪跑啊?那棺木在哪啊?”

  “我他妈怎么知道,你自己找吧,能不能活着离开这,就看咱们的造化了。”

  焦八扯个嗓门大喊一声,他和常山还有马丁在一起,三个人距离我不是很远,但也不近,他们一边开枪一边跑,这佝偻的鬼蛊人速度太快,要是体力稍微差一点的,几秒钟的功夫就能被追上。

  珍妮这次没有跟着马丁,相反是跟在了我身后,我们两人绕着边路开始跑,她在后面大喊着,“忠义,那棺木到底在哪啊?

  我头也不回的喊道,“不知道,我们俩冲上去,先离开这再说。”我实在是没办法了,就这么瞎跑根本不行,麦老和焦八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我也不知道,我们根本来不及去顾及对方,能自己保命就不错了。

  “不行了忠义,我要跑不动了。”珍妮喘着粗气在我后面喊了一嗓子,我能听出来,她的体力已经到极限了。

  我得帮她一把才行,我转身伸出手说,“拉住我的手。”

  可就在我转身的那一刹那时,我看到珍妮的后面,
  一个佝偻的鬼蛊人,已经向她伸出了魔爪,距离她仅仅只有一步之遥了,我险些惊出一身冷汗啊。

  珍妮把手伸了出来,可由于她跟我有一定的距离,根本就抓不到我的手,“珍妮,快跑,快跑啊。”我急的都快发疯了,平时她速度挺快的啊,这怎么到关键时刻,居然跟不上脚步了。

  “忠义,我抓不到,你慢一点,慢一点啊。”珍妮伸出手,边跑边喊,她已经很累了,步伐正在减慢,可能也是由于长时间的体力消耗,她根本就没恢复过来。

  而就在这时候,珍妮后面的鬼蛊人突然跳起,直接向她扑了过来,那黑手已经到她身后了,我来不及多想了,立马放慢脚步,当我的抓到珍妮的时候,我猛的一用力,愣是把珍妮给甩了出去。

  珍妮被我这一下给甩出去很远,当时情况太紧急了,我要是再晚一秒钟的话,珍妮必然会被那鬼蛊人给扑倒在地,那后果就不可想象了。

  可我却忘了一个最重要的环节,我是把她给甩出去了,可她后面的鬼蛊人,却直接扑向了我,我已经来不及躲闪了,只看到一个巨大的黑色身躯,闪烁着绿色的眼睛和一张布满尖牙嘴,瞬间就将我扑倒在地了。

  ‘咣’的一声闷响,我被这佝偻的鬼蛊人给压在了身下,它昂头怒吼一声,布满尖牙的大嘴奔着我的脸就来了,我顿时一惊,瞪大眼睛看着面前所发生的事情,我集中精神,打算拼死一搏了。

  当它的大嘴由上往下来的时候,我猛的伸出双臂,硬是用双手抓住了它的上下颚,这才勉强给支撑住了,要不然它这一口下去,我脑袋非搬家不可。

  这半人不鬼的东西威力很大,我根本无法挣脱开,连续几次,它那让人恶心的大嘴都差一点将我吞食,我拼了命的大喊着,“啊~~老八....老八救我。”

  即便是上战场,我也没向任何人求救过,可这一次,我不得不求救了,因为我已经穷途末路了,死亡距离我,仅仅只有一步之遥了。

  正当我顽强拼搏的时候,‘砰’的一声枪响,子弹打穿了那鬼蛊人的脑袋,一堆绿色的液体被嘣了出来,可这一枪下去后,它并没有死绝,只是摇晃着身体,依旧凭借着本能的意识再向我发动攻击。

  可是它的力量却减少了很多,我腾出一直手来,拔枪对准它的脑袋就是几枪,‘砰砰砰’的连续枪响,把这鬼蛊人的整个脑袋都打烂了,一直到我把手枪里的子弹全部打光后,我这才停了下来,简直就是惊魂未定啊,要是再慢一点,我可能就要与世隔绝了,这一切的发生,顶多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,但却让我永生难忘。

  我躺在地上,扭头看了一眼,珍妮正端着手枪站在我附近,原来是她救了我,这已经是第二次了,第一次是在灵蜥的洞穴里。

  我勉强的裂嘴冲她笑笑,可下一秒钟,珍妮的脸色一边,突然大喊一句,“忠义小心。”

  我猛的转过头来,顿时就傻眼了,彻底的傻眼了,这一次,我恐怕是逃不掉了,因为我看到在我的上空,出现了好几个黑影,也就是说,有好几个鬼蛊人直接向倒在地上的我扑了过来。

  这一刻顿时吓的我浑身一阵,得亏我反应够快,顺势就往旁边一滚,速度很快,迅速就躲开了这一次攻击,我刚离开这个位置,就听‘咣’的一声响,一个佝偻的鬼蛊人就落在了我原先的地方。

  要是我再慢半秒钟,它必然就会将我压倒在地上,那我要想再反抗,可就没那么容易了,我躲开了这一个,但却躲不开另外几个,就在我刚要起身的时候,又有两个鬼蛊人也向我扑了过来。

  这一次,我是没任何办法再躲避了,两个鬼蛊人封闭了我能逃跑的路线,我倒在地上,只能往两侧滚动,前后根本动不了,唯一的办法,就是生死一搏了。

  现在手枪已经没有子弹了,我猛的拔出伞兵刀来,大吼一声就向上扎了过去,我眼前一片黑,这两个鬼蛊人直接就将我按在了地上,而我手里的伞兵刀,顺势就扎进了一个鬼蛊人的身体里,我怒吼一声,接着右手往上一挑,愣是把其中一个鬼蛊人的身体给豁开了。

  可它根本毫无知觉,我这一刀下去,不但没起到任何作用,反倒更是激怒了它,两个鬼蛊人向我嘶吼着,用它们的魔爪一下就掐住了我的双手,我完全没有能力去反抗了,现在就连伞兵刀都脱手了。

  这一下,我算是彻底交代了,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睁大眼睛,看着它们把我给撕碎,我伸个脖子大吼着,希望可以用愤怒来掩盖我的恐惧。

  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死的时候,居然发生奇迹了,船舱的地面开始出现裂痕了,我甚至能清楚的听到木质断裂的声音,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的时候,‘哄’的一声巨响,我身体直接掉了下去。

  我大叫一声,硬生生的摔了下去,接着又是一声沉重的闷响,就感觉我身体一疼,这一下摔的我,感觉浑身上下都快散架子了,我倒在地上,愣是老半天都没爬起来啊,我闭着眼睛,全身卷缩在一起,仿佛五脏都快爆裂了。

 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眼前的一切都是昏暗的,整个世界似乎都在旋转,简直就是眼花缭乱了,可我耳边,却依旧传来那老鼠的‘吱吱’叫声,我知道,那鬼东西就在我附近,它们应该是跟着我一起掉了下来。

  我忍着疼痛想爬起来,可我身体刚动一下,就感觉腹部疼的要命,就好像肋骨又断裂了一样,这回要是真断了,那可就麻烦了,别说找李欣了,我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。

  我一手捂住腹部,一手支撑着身体,当我刚侧着身体强挺着爬起来的时候,我看到那几个佝偻的鬼蛊人,正在快速的往上爬,很奇怪,它们并没有攻击我。

  按理说,我都已经这样了,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,它们随便搞一下,就能要了我的小命,可它们好像根本就顾不上我,只顾着奋力的往上爬,似乎想尽快的离开这里。

  我用力的摇晃了一下脑袋,这才看清楚,在我的头顶上,有一个巨大的缺口,这缺口就像一个大坑,足有五六米长,距离我现在位置也有七八米,想必我就是从那上面掉下来的,这得亏是七八米深,要是七八十米深的话,瞬间就能把我摔碎了。

  而那几个鬼蛊人,就像蜘蛛人一样,顺着墙壁快速的爬了上去,很快就逃离了这个深坑,这几个鬼东西的离开,对我来说是最大的安慰了,我心里的防线立马就放松了。

  我身体直接向后倒了下去,刚才我完全是凭着最后的毅力在硬挺,现在它们走了,我也就挺不住了,我不知道它们为什么不杀我,更不知道它们为什么要离开,但不管怎样,起码我现在是保住一命啊。

  我躺在地上,短暂的休了几分钟后,正当我打算要爬起来的时候,我耳边突然传来珍妮的呼喊声,“忠义...忠义...”这声音距离我不是很远,应该就在我旁边,看来珍妮也跟着我一起掉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