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89 六具棺木









  我咬牙翻了个身,我本来是想翻身爬起来的,可这一翻身不要紧,我又掉下去了,这一下给我摔的,顿时浑身上下哪都疼啊,我嘴里咒骂道,“他妈的,你是想要我命啊。”搞了半天,我刚才不是掉在地面上了。

  “忠义...忠义你在哪?”珍妮的呼喊很微弱,看来她摔的不轻啊,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。

  “我在这...我在这。”我忍着身上的疼痛,勉强支撑着身体爬了起来,我全身的骨骼都快要散架子了,这连续的两次平拍落地,让我的前胸后背都快贴上了,疼的我都专心,要不是为了珍妮,我是真不愿意现在就爬起来。

  我喘着粗气,摇晃着身体站了起来,这里很黑,视觉很有限,唯一的光亮就是上面的大洞,光线是从上面的船舱反射进这里的,只能看到局部,这里应该也是个船舱,但具体有多大,还不知道。

  麦老他们应该还在上面,因为从上面正传来打斗声和嘶吼声,也不知道他们现在都怎么样了,能不能顺利的躲过这一劫,就要看他们的运气了,那鬼蛊人的力量很强大,听声音就知道,他们都在做最后的拼死挣扎,我现在只能为他们祈祷了,希望都能逃过鬼蛊人的追杀。

  我的手电也不知道摔到什么地方了,我转过身来,伸手向前摸着,借着上面的微弱的灯光,我看到我前面有个东西,这东西很大,具体是什么我看不清楚,好像是个大箱子。

  我伸手往前摸了摸,刚好摸到了手电,可当我把手电打开的时候,我立马被眼前的景象吓的往后退了好几步,差一点就摔倒在地上,这哪里是什么大箱子啊,这分明就是一口大棺材。

  我刚才是直接掉到棺材上面了,想一想都觉得恶心,这东西晦气的要命,要不是为了解开这航海图的秘密,我是真不愿意总跟这棺材死人的打交道,细想一下,我还是很佩服焦八的,干了这么多年的盗墓贼,他也能受得了。

  不过我很快就恢复正常了,我们不是一直在找棺木吗,这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,我打着手电数了一下,这里一共摆放着六具棺木,并且这六具棺木摆成了一个六角形,跟这六角法阵刚好对称,看来是没错了。

  我顿时就忘记了恐惧,只剩下兴奋了,我们总算是找到这棺木了,现在只要一把大火烧下去,我们就可以顺利打破法阵了,我这一下真是没白摔,起码找到突破点了。

  “珍妮,珍妮你在哪啊?”我轻声呼喊着,她应该在我左侧,我拖着沉重的脚步,向着左边走去,我得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才行。



  “忠义…我…我在这,我在这…”珍妮的声音就在我前边,可她声音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,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啊。

  我顺着声音的来源,打着手电开始查看,在不远处,我看到珍妮倒在地上,刚好是在一个角落,应该是在掉落的那一瞬间,她身体滚向了这边,现在的她,正试图挣扎着要站起来,可无论她怎么努力,就是爬不起来。

  很明显,这里也是一间船舱,但是照比上面的大船舱可要小了一些,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夹层,棚顶比较低,但面积还是很大的。

  我强忍着身上的疼痛,一瘸一拐的跑了过去,我蹲下身子一把抱住她,“珍妮,珍妮我在这…我在这呢,你怎么样?有没有受伤?”我伸手抚摸着她的脸,有些疼惜的问道。

  珍妮脸色极为难看,她微微的看着我,轻声问道,“忠…忠义,我们...我们会不会死在这?”

  当她问我这句话的时候,我突然愣住了,一向如此坚强的她,为什么会问这种丧气的话,这种话只有濒临死亡的人才会问,这根本就不像我认识的那个珍妮了。

  想必她一定是感到了绝望,因为这次我们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难,六角法阵的力量,实在是太强大了,应该说这里的一切都很强大,无论是冰城还是现在的古船,都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心里压力和致命的危险,并且我们还死去一个队友,这就是最大的代价了。

  但也不用担心了,棺木现在已经找到了,我们就可以顺利的离开这了,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吧,那鬼蛊人不但没有杀我,反倒还让我找到了离开的线索。

  可我却总有点不放心,那鬼蛊人为什么不杀我呢?反倒是赶忙逃离了这里,这似乎有点反常,按理说,它不杀我,我应该感到庆幸才对,可我心里总有一种不安。

  这根本没道理,我们是同时掉下来的,这两个怪物不可能因为这个就放过我,从它们逃离的速度来看,好像是在害怕什么,可到底是什么原因,才会让它们如此害怕呢?难道这里有着什么更可怕的生物吗?

  我用手电都查看过了,除了这六具棺木以外,这里什么都没有啊,也有可能是我想多了,那两个鬼蛊人的逃离,应该跟这里的环境没什么关系,但具体因为什么,我又不得而知了。

  我很坚定的说,“不会的,我们不会死在这的,你放心吧,棺木我已经找到了,咱们可以打破这六角法阵了。”我说话的同时,多少有点情绪波动,感觉胜利就在眼前了,不管怎么样,棺木已经找到,离开这里是迟早的事情了。

  珍妮用力抓住我胳膊,情绪有些激动的问道,“真的吗?你真找到那些棺木了?”

  “恩,找到了,棺木就在这,只要我们把棺木焚烧了,就可以平安的打破法阵了。”

  我握紧她的手,给予她最好的安慰,这一刻,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,本以为我们两人不会再有任何的牵连,可命运又一次将我们两人连在了一起,这似乎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,有的时候,你想躲都躲不掉。

  “扶我起来,我去看看那棺木。”珍妮似乎又来精神了,不像刚才那么萎靡不振了。

  “你能行吗?要不先休息一下吧。”我不知道她情况怎么样,但还是别鲁莽的好。

  她摇摇头,喘着粗气说,“没事,我们得赶紧过去,把棺木烧毁好救其他人啊,咱们已经没时间了,麦老他们还生死未卜呢。”

  我点点头,确实没时间可以浪费了,可就在我刚打算把她扶起来的时候,她突然大叫一声,腿一软,身体又瘫倒了下去,我急忙抱住她,这才使得她没有摔倒在地上。

  “我的腿…我的腿可能断了。”珍妮吃力的说道,疼的她满脸全是汗水。

  我急忙用手电照看她的腿,顿时一惊,珍妮的右小腿上全是鲜血,防寒服已经被撕破了,小腿的左侧有一条明显的伤口,这伤口很深,肉都往外翻着,几乎都能见到里面的骨头,鲜血还在顺着伤口一点一点的往外流,已经把地面都染红了,让人看着是触目惊心的,我有些心疼她,这简直是太遭罪了。

  这应该是在她掉下来的时候,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给刮到的,我唯一庆幸的就是没有伤到大动脉,要不然神仙都难救她啊,现在必须得给她包扎才行,先止了血再说。

  “我的腿怎么样?是不是断了?”她用胳膊撑着地面,半卧着身体向我问道。

  “没事的珍妮,你的腿没断,就是有点皮外伤,别害怕,我这就给你包扎。”

  我说了一句谎话,她的腿确实没断,只不过这伤口很严重,要是得不到及时的治疗,很容易引发感染,不敢说伤及性命,可一旦感染了,腿就很难保住了。

  可我们现在手里连个药箱都没有,唯一的药箱还在李欣的手里,可她到底在哪啊?一想到她,我这心久久都不能平静下来。

  没办法了,只好硬着头皮弄了,我把防寒服拉开,扯开里面的衣服,把衣服撕成一条一条的,珍妮腿上的伤口很深,这样做只能缓解一时,根本起不到治疗的作用。

  “你忍着点,很快就会好了。”

  我慢慢的抬起她的右腿,正当我刚打算为她包扎的时候,突然间,上面传来两声大叫,接着我就看到两个黑影从上面的洞口处掉了下来,‘嗙嗙’的两声闷响过后,一切又回到了安静,这两个黑影正好摔在了棺木上面,震的整个船舱都为之晃动了。

  “怎么了忠义?谁…谁下来了?”珍妮抓住我的手,有点发抖的问道,想必她是害怕那鬼蛊人了,但我感觉应该不是,那鬼东西如此灵活,没那么容易掉下来,再说听刚才的喊叫声,到像是焦八他们。

  我拍拍她手背说,“别怕,你在这别动,我过去看看。”

  可珍妮说什么都不松开我,她一个劲的摇头,脸上写满了恐惧,她是真害怕了,腿上的伤,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心里负担,所以我不能耽搁太久。

  “放心,我不走,在这等我。”我话说完,摸出另一把伞兵刀,打着手电就过去了,当我刚走没两步的时候,我忽然听到一声大骂,这是一个我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