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90 伤员增加







  “我操你大爷的,哎呦,这一下可摔死我了。”是焦八的声音,我就知道,肯定是他掉下来了。

  我赶忙拖着沉重的身体走了过去,“老八,老八你他妈还活着啊?”

  我很激动啊,看到他没事,我心里安稳多了,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,刚想把他拽起来的时候,焦八倒在棺木上面,有气无力的喊道,“别动别动,你让我缓一下,我的腰啊,差点就摔断了。”

  “怎么样?能起来吗?”我不知道他伤的严重不严重,但看他如此清醒,应该没什么大碍。

  焦八摆摆手说,“放心,我暂时还死不了,你看看马丁怎么样了?”

  这时候我才看到,倒在焦八旁边的人居然是马丁,看样子这哥们摔的不轻啊,他一点反应都没有,好像已经昏迷过去了,那狼狈不堪的样子,早就没有往日的高大威猛形象了。

  我伸手推了推他,“马丁,马丁你醒醒,醒醒啊。”

  马丁跟死过去了一样,任凭我怎么呼喊怎么推他,他都一点反应没有,我甚至都伸手拍打他的脸,他还是无动于衷,要不是因为他还有微弱的呼吸,我真就以为他死了呢。

  “他怎么这么不抗摔啊,跟死过去了一样。”我拍打了老半天,马丁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,昏死的很严重,再这么下去,他真容易跟这个世界拜拜了。

  焦八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,他咧着大嘴,慢慢的活动了一下胳膊,“哎呀,他妈的,疼死我了,义哥,给他人工呼吸,赶紧把他给弄醒。”

  “人工呼吸?我给他?”我瞪着眼睛看着焦八,这简直就是他妈开玩笑呢,让我给他人工呼吸,还不如干脆让我送他去见阎王呢,这样大家伙都省心了。

  “忠义,马丁他怎么样了?”就在这时候,珍妮倒在地上,居然一点一点的往这边爬了过来。

  我这一着急差点忘了,珍妮的腿还再流血呢,我赶忙跟焦八交代一句,“马丁就交给你了,珍妮受伤了,我得去给她处理一下。”

  我急忙跑过去,蹲下身子扶住珍妮,“你受伤了,就不要乱动了,万一再触动伤口怎么办?”

  我边说话,边开始给珍妮包扎腿伤,她腿上的伤口确实很严重,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才行,要不然早晚是个事儿,简单的包扎,只能缓解一时,最重要的是,我连个消毒工具都没有,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了。

  “我...我只是在担心马丁,我怕他会出事儿。”可能是由于我下手过重,珍妮疼的冷汗直流啊。

  看到她这样,我本来是有些心疼的,可一听到她如此担心马丁,我心里又有些别扭,下手自然又重了一些,“马丁马丁,在你眼里就只有他吗?为了他,你都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吗?”

  “忠义,你轻点,疼死我了。”珍妮低吼一声,瞪着眼睛埋怨我一句。

  “还知道疼啊?再坚持一下,就快好了。”

  我还是没忍心下手,看到她疼的脸色发白,满脸汗水的,我心里很不是个滋味,在我给她包扎的时候,我的手都有点发抖,不是因为我害怕,而是我怕弄疼她,看到她血肉模糊的小腿,我的心都纠在一起了,这条伤疤,将会永远陪伴着她。

  “忠义,你是不是很讨厌我跟马丁在一起?”珍妮小声的在我耳边问道。

  我专心给她包扎伤口,头也不抬的说,“你跟谁在一起,是你的自由,我是无权干涉的。”

  “对不起忠义,这段时间...让你受委屈了。”珍妮有些歉意的说道。

  我不知道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什么叫让我受委屈了,难道她跟马丁之间还隐藏着什么其他事情吗?我不太清楚,但我感觉珍妮的这句话,包含的意思很不一般,起码不是单一的。

  “算了,先别说那么多了,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,好了,我扶你起来。”我给她包扎好后,扶着她站了起来。

  虽然现在是包扎上了,但珍妮还是走不了,必须得有个人参扶着她才行,我要是一松手,她肯定还得摔倒在地,伤员对于我们来说,是最大的难题了,我们的人员已经缺少了,再受伤几个,简直就是要命呢。

  “焦八,马丁他怎么样了?”珍妮轻声呼喊着。

  “放心,他死不了啊。”

  这时候,焦八驾着马丁,从那棺木的上面下来了,两个人一步一步的往我们这边走来,我们四个人很快相遇了,马丁显得有些没精打采,眼睛都是半睁半闭的。

  他勉强的露出笑容,“珍妮,看到你没事,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珍妮伸出手,轻抚了一下他的脸,“你没事,我也放心了。”

  两个人这个酸劲儿,顿时让我鸡皮疙瘩掉一地啊,要不是因为珍妮受伤了,我真想直接扔下她不管了,实在是太肉麻了,在这生死重要的关头,他们两人居然还能玩这套,真是让我受不了。

  焦八更是直接,他看我一眼,干脆伸个舌头,全身都哆嗦了起来,我瞪他一眼说,“别闹了,麦老他们呢?”

  焦八摇头说,“不知道,我和马丁跟他俩都跑散了。”

  “这可糟了,他俩不会有什么事儿吧?”一想起麦老被鬼蛊人围攻时的状态,我这心里总是不安。

  焦八冷笑一下说,“放心吧,他俩肯定不会有事的,对了义哥,这里的情况你应该了解了吧?那棺木就在这,按照那女子给你的信息,只要烧毁了这六具棺木,咱们就能打破这六角法阵了。”

  “恩,我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,你的意思是...咱们现在就烧?”

  真到这关键时刻了,我心里的不安又上来了,总感觉事情有点不对,这是不是也太简单了啊?那些巫师明知道我们是来找棺木的,又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让我们找到呢?

  再者说来,这棺木还不是我们自己找到的,是这船舱塌陷了,我们偶然间才发现的,这一切是不是都太巧合了?我从上面掉下来,还正好掉到了棺木上,还正巧是我们所要找的六具棺木,这一切的一切,越想越觉得不对。

  焦八眯着眼睛说,“听你的,你说烧,咱们就烧。”

  他这么一说,我还真就不敢乱下决定了,“我...我也叫不准了,总感觉有些不对,又说不上来为什么。”

  “行了,没什么不对的,要我说啊,赶紧烧了吧,烧完咱们就都轻松了,也能离开这该死的古船了。”马丁耷拉个眼皮,硬生生的挤出一句话来。

  珍妮这时也说,“是啊,棺木都找到了,还犹豫什么啊,赶紧烧了吧。”

  珍妮的话音刚放,一个黑影突然从上面的洞口处飞身下来了,他直接落在了棺木上面,可能是由于太高的原因,他就地一个前滚翻,又直接从那棺木的上面滚了下来,摔倒在地上了。

  我用手电照过去一看,这个人居然是常山,我把珍妮交到焦八的手里,赶忙跑了过去。

  常山这时刚爬起来,我扶住他问道,“常山大哥,怎么样?没摔伤吧?”

  常山抬头看我一眼,“我没事,其他人怎么样?”

  “还好,就是珍妮受了点伤,麦老呢?”

  我话音刚放,又一个黑影从上面的洞口处飞了下来,这人的身手非常敏捷,他从洞口处飞身下来的一刹那时间,身体始终保持着平衡,并且双脚是稳稳的落在了棺木的上面,紧接着他身体一个翻动,直接落地了,愣是没有一点闪失,动作一气呵成,干净利索,简直可以说是很完美的高空落地,真是高手中的高手啊,就算是我,也绝对没有这么强悍的身手,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麦老。

  我被他的一系列动作给惊呆了,自从来到冰城以后,麦老连续几次显漏出超出常人的能力,这个神秘的中年男子背后,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,之前的他,就有着过人的一面,但仅仅只是一些小事,而现在他所展现的实力,确实很不一般,我对这个满头白发的中年男人,越来越感兴趣了,要是没有他,我们还真就走不到这。

  “忠义,你发什么呆呢?”麦老说着话,就走了过来。

  我回过神来说,“没什么,麦老你们俩怎么才下来,我还以为你们遇难了呢。”
  当时我确实有这么想过,这都过去一小段时间了,上面原本是打斗声不断,但很快就安静了下来,安静可不是好事,就证明有一方被消灭了,我是真为他们担心了,可同时也验证了焦八的话,他们俩人,还真就完好无损。

  “别提了,为了引开那些鬼蛊人,我和常山两人全都跑出去了,甩开它们之后,我们俩又重新返了回来,我当时看到你们都掉下来了,不得已才下来的,你们大家都没事吧。”麦老拍拍我胳膊,关心的问道。

  “没事,我们都还活着呢。”还没等我说话呢,焦八就抢先了一步,他一手扶着马丁,另一只手架着珍妮,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