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92 死亡征兆






  这棺盖并没我想象的那么沉,我们三个人猛的一用力,直接就将棺盖给推了下去,‘咣’的一声闷响后,棺盖掉在了地上,而当棺盖被推开的同时,麦老大喊一声,“退后。”

  为了确保安全,我们三个人赶紧往后撤,毕竟谁也不知道这棺木里面到底装有什么东西,我们三人向后退了几米远,可当这棺盖打开以后,并没发生任何事情,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,平静的让人心寒,是那种死亡的沉寂。

  借着手电光的照射,我隐约看到棺木里面正躺着一个人,但由于距离和角度的原因,我看不清楚这个人的样子,只能看到他的身体。

  “里面有人,咱们过去看看,焦八,你们留在这别动。”

  麦老招呼一声,就慢慢的向前走了过去,我和常山两人也赶忙跟上,就在麦老的一左一右,当我们走到那棺木跟前的时候,三把手电同时向棺木里照去,这个时候,棺木里面躺着的人,就能看的一清二楚了。

  可当我看清楚里面的人时,我不由自主的惊呼一声,“是李欣?”

  我不是看走眼了,这棺木里躺着的人确实是李欣,她紧闭双眼,眉头紧锁,脸色苍白的平躺在棺木里,她的手上有血迹,就像是挣扎过的痕迹,人是死是活也不知道,但从她脸色来看,已经很危险了。

  “天呐,真的是李欣啊。”常山也傻眼了,我们可能想到过很多种场面,包括里面就装着李欣,可真到这一刻的时候,心情反倒更复杂了,棺材是放死人的,这太让人揪心了。

  “快,赶紧把李欣抬出来。”我大吼一声,顿时就急了。

  李欣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,这辈子我都得恨自己,我们三个人赶紧把李欣从这棺木里给抬了出来,随后就把她平放在了地上,可这一系列的动作,居然没能惊醒她,甚至她连一点反应都没有,我这心顿时就凉了半截。

  “李欣,醒醒,醒醒啊,他妈的,这可怎么办啊?麦老,她没有呼吸了。”

  李欣的呼吸我已经感觉不到了,甚至就连她脉搏的跳动我都感应不到,微弱到跟死人没什么区别,我顿时就慌了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我脑袋一片空白,就像傻了一样,木讷的看着麦老喊道。

  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赶紧给她急救啊。”麦老向我怒吼一声,这才把傻愣的我给唤醒了。

  这时候,一听说棺木里的人是李欣,焦八和珍妮他们三个人也赶忙过来了,珍妮甚至都顾不上自己的腿伤,她直接就跪倒在了地上,大声呼喊着,“李欣,李欣你怎么了?你醒醒啊?我是珍妮啊,你可别睡啊。”她急的都快哭出来了,真到这生死的关头,才能看出来她们之间的情义有多深。

  可现在根本就不是哭的时候,我扶住珍妮肩膀,“别哭了,李欣她会没事的,焦八你看好她。”

  焦八把珍妮拉到了一边,麦老这时候开始给李欣人工呼吸,他双手按住她胸口,一下一下的按压着,可李欣根本没有任何反应,麦老急的脸色都变了,“快,醒醒,醒醒啊,快点醒来啊。”

  我想逼着自己冷静下来,可当我看着李欣冰冷的身体躺在地上时,我无法控制我内心的情绪,我上前一把推开麦老,“你给我起开。”

  我双手用力的按压着李欣的胸口,嘴里同时大喊着,“醒来,醒来,你他妈的给我醒过来。”

  我额头上的汗如流水一般,‘哗哗’的往下流淌,我说不出来此刻的心情,我只知道我必须得救活她,我不能让她死,她还这么年轻,还有很多路没走完呢,我还没有告诉她我之前所经历过的一切呢,她怎么可以就这么无声的死去呢。

 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,每按压她胸口一下,我的心就跟着疼一下,可无论我怎么按压,李欣依旧毫无反应,她双眼始终没有睁开,那苍白的脸色,似乎验证她已经死去了。

  我的双眼开始变的模糊,泪水就在我的眼睛里打转,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,简直无法言语,如果可以,我真愿意用我的一切,去换取她的生命。

  麦老这时突然扶住我肩膀,语气悲伤的说,“算了忠义,我们已经尽力了,李欣她死了。”

  我没有理会他的话,泪水顺着我的脸庞开始无声的滑落,我对对常山说,“常山大哥,你来按压她的胸口。”

  等常山接过来后,我一手掐住她的鼻子,一手掐住她的嘴,随后深吸一口气,开始嘴对嘴的给她送气,不管我用什么方法,我都得救活她。

  可我和常山两人忙活了好几分钟,也没见有李欣有任何的反应,她的呼吸完全没有了,脉搏也停止了跳动,这是人之已死的征兆,那毫无血色的脸也在证明着,她可能已经死了,现在就算是神仙,也未必能起死回生了。

  当这一切变成徒劳的时候,我彻底傻眼了,我根本没有能力来挽回她的生命,这一次,她可能真要离开了我,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,目光呆滞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李欣。

  我很想抚摸她的脸,可当我刚想把手伸过去的时候,我就停下了,我很想放声大哭,可我就是喊不出来,但眼泪却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,不停的往下流,没有声音,没有情绪的波动,李欣的离去,仿佛带走了我的灵魂。

  我的呼吸变的越来越急促,愤怒,仇恨,开始一股脑的涌上我心头,我很想杀人,我想杀了所有人,我更恨我自己,如果当时我让她跟着我的话,就不会有现在的结果了,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可买。

  焦八蹲下身来,看着我说,“义哥,你别这样,让我来看看她,也许李欣还有一线的生机呢。”

  我木讷的看他一眼,傻笑着说,“没用的,她死了,李欣她已经死了。”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,那种悲痛无法形容,如果可以的话,我都愿意用我的生命去换回她。

  焦八无奈的摇摇头,没理我的话,转身去看躺在地上的李欣了,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反正一切都无所谓了,我想压制心中的痛楚,可我根本压制不住。

  而珍妮这时突然痛哭了起来,她趴在李欣的身上,大声的喊着,“李欣....李欣你醒醒啊,你不能死啊,李欣....”她的哭声响彻整个船舱,那声音充满了悲情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珍妮如此的伤心。

  马丁在他身后安慰着她,“珍妮,你别伤心了,李欣她已经走了。”

  可我不知道为什么,当我看到马丁的时候,我的怒火终于压制不住了,我大骂一句,“狗杂碎,我他妈杀了你。”我从地上猛的爬了起来,对着马丁的脸,一拳就打了过去。

  马丁根本没来得及躲闪,再加上他自身还有点轻伤,他硬生生的吃了我这一拳,当人的愤怒达到极限的时候,力量也要远远超出平时所爆发出来的。

  我一拳打在他脸上,愣是把他打飞出去四五米远,他侧着身子,直接向后飞了出去,‘咣当’一声栽倒在了地上,他奋力的挣扎了两下,只可惜这一拳实在太重了,他根本就站不起来。

  珍妮一看我们俩动手了,她赶忙跑到我跟前,双手拦住我说,“忠义你干嘛?李欣的死,又不是马丁的错,你发什么疯啊?”

  我冷眼看着珍妮,伸手指着她,咬牙切齿的说,“你给我起开,要不然我连你一块杀了。”

  我大脑一片空白,我只记得当时马丁不让我们开棺木,我们要是没有争执,要是早点打开棺木的话,可能李欣就不会死了,我越想越气愤,我要是不把这心中的怒火发泄出来,我甚至都容易发疯。

  “你...你说什么?你想杀了我?好啊,那你动手吧。”珍妮抬头看着我,她的眼睛通红,是因为刚才哭过的原因,她站立都费劲,几乎就是强忍着疼痛呢。

  我看着她,冷笑一下,“珍妮啊,你真够可以的啊,为了马丁,你什么都愿意干是吗?”我下不去手,就算我再愤怒,再混蛋,可我对珍妮就是下不去手,我只是恨她,恨她为什么这么偏袒马丁。

  “你再胡说什么,这跟马丁没关系,你以为我心里不难过吗?李欣是我最好的朋友,你以为我好受吗?”珍妮在我面前哭喊着,泪水如断线的风筝一样,让人看了很是心疼,可我绝对不能心软。

  “你给我起开。”

  我懒得再跟她废话,我一把推开她,奔着马丁就过去了,可珍妮也跟发疯了一样,她不顾自己的腿伤,居然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我,大声的喊着,“忠义啊,我求你了,你冷静点行吗?我们不能再出任何差错了。”

  “你给我松开,听到没有。”她说的话,我愣是一句都没听进去,我抓住珍妮的手腕,有那么一刹那的时间,我甚至都想扭断她的胳膊了,但最终我还是忍住了这种邪恶的想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