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93 李欣苏醒












  麦老这时上前一把抓住我胳膊,瞪着眼睛说,“忠义,你发什么疯啊?你冷静点不行吗?你是不是又被法阵的力量给控制了?”

  我不知道是不是,总之我心里就是很难受,“我...我不知道,我就是想杀人,我心里很难受,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。”我大声怒吼着,这种情绪让我无法抵抗,李欣的离去,几乎让我陷入疯狂了。

  “听我说,别让情绪控制了你,要不然法阵的力量一旦进入,你很容易收不住的,李欣的死,跟马丁确实没关系。”麦老语气缓和了许多,可他手上的力量还没减少,抓的我胳膊很疼,感觉骨头都快被他给捏碎了。

  “怎么没关系,刚才要是我们早点开棺木的话,兴许李欣就不会死了,这个孙子在那左挡右拦的,起初还要烧毁棺木,你说跟他有没有关系。”我明知道这理由太牵强了,可就是想找个借口,马丁其实是没错的,是我自己太暴躁了,可我就是扭转不过来。

  马丁这时候倒在地上,他一只胳膊支撑着身体,嘴角全是血,有些含糊不清的说,“金先生,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,可李欣她也是我的朋友,我对她的离去,感到很抱歉,但你不能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啊。”

  “他妈的美国佬,你还敢狡辩,我非杀了你不可。”我根本无法控制我内心的怒火,要不是麦老和珍妮一前一后的拦着我,我早就冲上去狠揍他了。

  “义哥,你别他妈吵了,李欣她有反应了。”正当我们还在争吵的时候,焦八突然大喊了一声。

  我一听李欣有反应了,当下什么都顾不上了,甩开麦老和珍妮,转身就往回跑了过去。

  可等我过去的时候才看到,李欣依旧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,哪里有什么反应啊,还是跟死人一样,珍妮和麦老这时也急忙跑了过来,焦八的这一句话,总算让我们平静了下来,我原本带着仇恨的心,也多少平复了一些。

  “你不是说李欣有反应了吗?那她怎么还这样?你他娘不是拿我开涮呢吧?”我瞪着眼睛向焦八问道,他要是敢忽悠我,我非打他个满地找牙不可。

  “靠,你急什么啊,我能骗你吗,你看李欣的手,是不是在动。”焦八也不示弱,提高声调说道。

  我瞄他一眼,就低头去看李欣的手,几秒钟后,李欣的手指真就颤动了一下,虽然是很轻微的颤动,但是却很明显,就像植物人突然有了知觉一样。

  “她真的动了,她真的动了,天呐,感谢各路神灵保佑,李欣有救了。”我情绪立马变了,一向不信鬼神的我,也开始祈祷上了,反正只要她能活着,我愿意付出一切。

  “我也看到了,李欣她真的动了,麦老,这是不是就证明她不会死了?她会活过来的?”珍妮兴奋的说道。

  “不好说,她只是手指动了一下,这可能是神经上的条件反射,或者说,是回光返照了。”麦老到是真冷静,直接泼了我们一身的冷水。

  我顿时很郁闷,“我说麦老,你就不会说点好话吗?给点希望总可以吧?”

  “希望?呵呵,我只是实话实说,不管到什么时候,都别把事情想的那么乐观。”

  麦老总是那么沉稳,沉稳的都让人害怕,这老家伙,最伤心的时候,无非就是皱皱眉头叹叹气,仿佛生死在他眼里,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  “老八,是不是你救了她?”我抓住焦八的胳膊问道。

  可焦八却摇头说,“不是我,我可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,看李欣这状态,不像是真死亡了,倒像是中毒的表现…”

  就在焦八话刚说到这的时候,突然间,李欣猛的睁开了眼睛,她张嘴用力深吸了一口气,同时身体直接坐了起来,真就像是死人复活了一样,瞬间就起来了。

  当时她这一下给我们吓一跳,我们所有人都是一惊啊,我和焦八距离她最近,差点都给咱俩吓一跟头,因为这太突然了,谁都没有心里准备啊。

  可仅仅只有两三秒钟的时候,李欣眼睛一闭,直接又向后晕倒过去了,她刚才的突然苏醒,就像看到的幻觉一般,任谁都搞不清楚状况。

  我们几个都看傻眼了,足有几秒钟的功夫,这才反应过来,我赶忙扶住李欣的肩膀,摇晃着她喊道,“李欣,李欣醒醒,是我啊,我是忠义。”

  “李欣李欣,醒醒,醒醒....”一时间,珍妮和常山他们也在不停的呼喊着,场面多少有点乱,除了喊叫声之外,我什么都听不到了。

  “好了,都不要再喊了。”我一声怒吼下去,其他人这才住口了,“再喊活人都被你们给喊死了。”我没好气的说道,这帮人,有的时候真是乱弹琴。

  等他们都消停了以后,我给李欣检查了一下,她的脉搏又跳动了,呼吸自然也有了,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,她居然完全活过来了,我轻轻拍打着她的脸,“李欣,李欣.....”

  在我连续轻声的呼喊下,李欣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不过她并没有说话,而是目光微弱的看着我们,她还是处于昏沉的状态,眼神很飘忽,精神也不是很好。

  “她醒了,她醒了。”珍妮激动的在我旁边手舞足蹈,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,只不过这一次,是因为高兴,不再是因为伤心而落泪了。

  “这....这实在太奇怪了,李欣她明明已经死了,怎么又突然复活了呢?我还从来没见过这种事情发生呢。”麦老皱着眉头,轻声的嘟囔一句。

  不过他的反应让我很反感,李欣能活过来不是好事儿吗?你管他因为什么呢,只要她能活过来就行,再说了,这个世界总是会有奇迹发生的,你至于那么惊讶吗,不过这些话我并没有说出来,心里想想也就算了,麦老这个人的想法很怪异,说多了还容易伤感情,索性我也就没吱声。

  “我刚才不是说了吗,其实她根本就没死,应该是中毒了,是我们误以为她死去了。”焦八解释着,不过他的解释有点牵强,就算是中毒了,可这毒是谁解的啊,总不会是李欣自己解的毒吧?

  “就算李欣是中毒了,可她为什么会没有脉搏和呼吸了?还有,这毒是谁给解开的?她又怎么会突然活过来呢?”珍妮看着焦八问道。

  焦八慢慢的站起身来说,“你们听说过河豚毒素吗?”

  “河豚毒素?当然知道,那是一种剧毒啊。”我当兵的时候就知道这东西,是很危险的毒素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...她中了少量的河豚毒素,才导致她出现了假死的状态?”麦老的反应真够快,直接一步到位。

  可我立马反驳说,“不可能,河豚毒素的控制是很难的,那是一种剧毒,只要碰上,几乎就没救了。”

  麦老笑着说,“是你了解的太少,河豚毒素,确实可以让人假死,在国外是有过这种案例的。”

  “要真是这样,那为什么不干脆把李欣毒死,反而是让她假死呢。”如果真是河豚毒素,李欣早就没救了。

  “我可没说李欣是中了河豚毒素,只是说这个意思,很有可能是类似这种毒素的东西,才导致她出现假死的状态,她能活过来,绝对是万幸了,想必是她命不该绝,出此之外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了。”焦八撇撇嘴,双手一摊,表示他能理解的也就这么多了。

  常山笑了笑说,“命不该绝?我看也是,李欣能活过来,算是很大的奇迹了。”

  “算了,管他因为什么呢,只要她能活着就好。”我低头看着李欣,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,她那原本有些冰冷的身躯,已经有了一些体温了。

  “她复活了,她真的复活了,我的天呐,感谢仁慈的上帝,感谢您的保佑啊。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马丁也拖着他受伤的身体走了过来。

  我回身看他一眼说,“对不起了,刚才...”

  “算了金先生,都过去了,我理解你刚才的心情,只不过我想说...你下手能不能轻一点,打的我脸都麻了。”马丁捂着受伤的脸,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。

  我自嘲的笑了一下,“放心,不会再有下次了。”这次我感觉很内疚,不管怎么说,我都不应该动手打他,毕竟这跟马丁没什么关系,是我自己太暴躁了,我得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才行,要不然迟早得坏事儿。

  “忠义...珍妮?你们...你们大家都在这啊。”这时候,李欣的声音突然传来。

  我急忙转过身来,“你终于说话了,怎么样?感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  李欣脸色依旧有些苍白,嘴唇也显得很干裂,她轻笑一下,“还好,就是头有些疼,感觉浑身上下都没力气,我这是..我这是怎么了?”

  我握住她的手,很是激动的说,“没怎么,你休息一下,很快就会没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