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94 李欣苏醒(二)






  “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”李欣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  “梦?什么梦?”我感觉事情有点怪。

  李欣细声的说,“在梦里,我走到一片很荒凉的地方,那里什么都没有,四周是一片漆黑,可随后,我却看到了以前死去的亲人,他们的手里都拿着蜡烛,在呼喊着我的名字,我本想去找他们,可随后就听到了你的声音,再后来,我就醒来了。”

  蜡烛?死人?听到这的时候,我浑身一震,我记得我以前也有过这种梦境,这就是人在濒临死亡后所产生的第一感觉,甚至可以说,是人的灵魂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,转一圈后又回来了。

  “李欣,那你还记得之前发生过什么吗?”焦八看着她问道,

  李欣轻轻的摇头说,“我...我想不起来了,我有些头疼。”她面露难色,眉头紧锁,一副很吃力的样子。

  “你再好好想想,我和义哥走后,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?”焦八再次追问,不知道为什么,他这么着急干嘛。

  “我...我真的想不起来了。”李欣闭上了眼睛,看得出来,她很难受。

  焦八这时还要再问时,就被我给打断了,“行了,她才刚醒过来,你问她那么多干嘛,让她休息休息,我们商量一下再做打算吧。”.....

  珍妮抱着李欣坐在背包上休息,李欣跟个孩子一样,躺在珍妮的怀里睡着,让人看着就很心疼,她俩也够遭罪的了,一个腿伤严重,另一个还昏昏沉沉,没想到这个该死的六角法阵,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。

  我和麦老他们商量了一下,既然能在这棺木里找到李欣,那么老水和小峰很有可能也在这六具棺木之中,所以我们还得把其他棺木给打开看看,现在问题又出来了,如果老水和小峰也都在这棺木里,那么可以肯定,这并不是我们要找的巫师棺木。

  那么巫师的真正棺木又在哪呢?这个我们谁也不知道,还有就是,这六具假棺木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目地又是为何,难道只是为了让我们误杀自己人?

  如果当时我们不开棺木,直接焚烧的话,后果真是不敢想啊,李欣肯定必死无疑了,估计这仅仅只是其中的一个理由,幕后应该还有别的目地。

  再者,我要是不从那上面掉下来,根本不可能发现这里,这一切,很显然都是有预谋的,我们一直被那几个巫师牵着鼻子走,感觉他们就是在玩我们,而那几个鬼蛊人的突然离去,想必也是有绝对原因的,这里可能还有着更深层的恐怖,只是我们还没发现罢了。

  “现在的首要目地,就是打开其他棺木,找到老水和小峰,既然李欣能被关在这里,那么他俩一定也在。”我看着其他人,很肯定的说道。

  焦八点头说,“恩,我感觉也是,不过,事情变的有点奇怪,如果这六具棺木都是假的,有三具棺木是装着咱们自己人,那么另外的三具棺木呢?里面又会有什么呢?”

  “这个谁知道啊,只有打开了才知道。”常山随口说道。

  “也许,可能是空棺木呢,我看那巫师的目地,就是想让我们自相残杀。”马丁说道。

  麦老看我们一眼说,“先别考虑那么多了,我们去把棺木打开,找到人再说。”

  “等一等,我去跟她俩交代一下。”我走到珍妮的跟前蹲下,看着她问道,“腿还疼吗?”



  珍妮抱着昏沉的李欣,摇摇头说,“没事了,不用为我担心,你们去吧。”她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,流了那么多血,不疼才怪呢,想起刚才我对她的态度,我心里就很过意不去。

  我慢慢的抓住她的手,珍妮本能的想缩回来,可是却被我牢牢的抓紧,“对不起,我不该对你那么凶的。”

  珍妮跟个孩子一样,微笑着摇头,“没关系拉,我知道李欣对你来说很重要,可能...你早就已经爱上她了。”都什么时候了,她还有心问这个,不过我得承认,女人直觉很敏感。

  我只是笑笑,并没有回答她的话,可就在这时候,李欣突然清醒了过来,“忠义,你们不要丢下我,带我一起走。”

  我伸手抚摸着她的秀发,笑着说,“傻丫头,怎么可能会丢下你啊,你和珍妮在这等着,我们去把棺木打开,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  就在我刚要起身的时候,李欣一把抓住我的手腕,“忠义,我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,我只记得...当时你和焦八离开后,紧接着我们就遇到麻烦了。”

  我赶忙又蹲下身子,“你们遇到什么麻烦了?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  李欣慢慢的坐起身子,“你俩前脚刚走,后脚就出事儿了,那左边的岔道口处,突然出现一个人影,是一个女人的身影,她快速的在我们面前一闪而过,转了一圈后,又奔着左边的岔道口回去了,当时我们三个人都发现了,可由于她速度太快,我根本看不清楚她的样子。”

  “我也不想去追她,毕竟你和焦八都不在这,我害怕是个陷阱,可老水第一时间就追了出去,他这一动,小峰也跟着去了,我担心他们俩会出事,所以脑子一热,也跟着追了过去。”

  当李欣说到这的时候,麦老他们也走了过来,全都围着李欣蹲了下来,静静的听她讲述之前所发生的事情。

  “我一路跟着小峰从左侧的岔道口跑到最里面的船舱,可当我打开船舱门的时候,我只看到一个黑影出现在我眼前,随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”李欣脸色沉重的说道。

  “没了?就这些?”焦八探个脑袋问道。

  李欣轻轻的摇头,“没了,就这些,随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等我再醒来的时候,就看到你们在我眼前了。”

  “没落(la)下什么吗?”常山又问了一句。

  “没有,我能想到的,都说了。”李欣脸色恢复了一些,照比之前要好多了。

  “我还以为会有什么收获呢,对了,那个黑影是什么?”焦八再次问道。

  李欣摇头说,“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没看清,就是眼前一片漆黑,再往后什么都不知道了,就感觉自己好像被关在了一个很狭小的空间里。”

  焦八这时还不忘调侃,“那地方可老好了,是人早晚都得去,只不过你还没到时候就进去了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我…我没明白。”李欣到现在还不知道,她自己是被关在棺材里了。



  “我们是在棺木里找到你的,还好我们打开棺木了,要不然,你真就的回不来了。”我用力紧了紧她的手,这种感觉真的很好,能看着她完好无损,就是最大的幸福了。

  “棺木?你们真的是在棺木里找到我的吗?”李欣突然很显得很害怕。

  “是真的,那棺木就在附近,当时找到你的时候,你连呼吸都没有了....”我说到这的时候,心里很是酸楚,要是李欣真死了,这辈子我都无法原谅自己。

  “我这不是回来了吗,对了,老水和小峰怎么样了?找到他们了吗?”李欣一脸担忧的问道。

  我扶住李欣的肩膀,安慰她说,“还没有,应该再其他棺木里,我们这就去找他俩,你和珍妮在这等着,常山大哥,你和马丁留下来吧。”

  常山看我一眼,点点头,他知道我的用意,把他留下,是希望他能照顾好珍妮和李欣,一旦遇到危险,有他在,安全能提高很多,至于马丁,是因为他身体有伤,再加上我刚才给了他一拳,他更是伤上加伤了,所以也得让他留下,万一他再出点什么事儿,珍妮非跟我拼命不可。

  “忠义,你们一定要小心啊。”李欣看着我,恋恋不舍的说道。

  “放心,我们很快就会离开这里的。”我拍拍她手背,就和麦老焦八往棺木那走了过去。

  刨除之前找到李欣的棺木,摆在我们面前的还有五具棺木,要是其中真装着老水和小峰的话,那还得看我们运气了,如果找错了,里面没有他俩的话,问题可就大了,兴许里面是空的,也兴许是装着什么更可怕的东西。

  “我们怎么能从这五具棺木中找到老水和小峰?”我向他俩问道。

  焦八头一伸说,“这个就得交给麦老了,他是专业的。”

  可麦老却摇头说,“可别把我想的那么厉害,我只能分辨棺木是不是空的,至于里面是活人还是什么,我根本分辨不出来,刚才我那么说,只是想尽快打开棺木而已,完全是巧合。”

  “真是巧合?”焦八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麦老,也不知道他再打什么主意。

  “恩,我又没有透视眼,怎么可能分辨里面是不是有人,就是凭运气了。”麦老平静的说道。

  焦八表示明白的点头说,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就麻烦你再凭运气看看了,麦老,咱们可全靠你了。”

  “我尽力而为吧。”

  麦老话说完,就开始敲击每一具棺木,他侧头贴近棺木,一下一下的敲着,想必这是在用声音来判断棺木里是否装着东西,这可真是高超的手段,从他的动作来看,他很熟悉这套方法,一具棺木,大概只需要十几秒钟的时间来判断,这老家伙很果然厉害,我是越来越佩服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