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95 顺时开棺









  就在麦老检查棺木的时候,我小声在焦八的耳边问道,“老八,你能不能办到他这样?”

  焦八不动声色的瞄我一眼说,“要是光分辨棺木是空还是实,这其实一点都不难,经常盗墓的行家,基本上都有这个本事。”

  “我还以为是什么高超手艺呢,闹了半天也就是一般水平啊。”既然有一部分的盗墓贼能都如此分辨,那就没什么了,麦老能识别,也很正常吗。

  焦八冷笑着说道,“可要是想分辨里面是不是有人,这一点就相当难了,我是肯定办不到的,我只能闻出是不是有死人,麦老他还真厉害啊。”

  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我感觉焦八这是话里有话啊。

  焦八眯着他那老鼠的眼睛说,“什么意思?你不感觉他是在说谎吗?这天底下哪有那么巧的事情,他说里面有人,里面还真就有人了?”

  “万一就有这么巧的呢?你是不是太多虑了啊?”我随口反驳他一句。

  焦八冷哼一声说,“义哥,你仔细想想,就算这是巧合,就算他不能分辨里面是否有人,可你别忘了,他能分辨棺木是空还是实,这一点虽然不算什么,可要不是常年跟棺木打交道的人,怎么可能有这本事?他一个大学的职业教授,居然会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,你不感觉很奇怪吗?这根本就不正常。”

  我顿时一惊,差点把这个给忽略了,焦八的话很在理,麦老的身份是一名教授,怎么可能会盗墓贼才有的本事,这点确实很不对,就算他以前当过兵,也不应该会这东西啊,而且从他现在的手法来判断,他绝对个老手了,这个满头白发的中年人,到底还隐藏着多少秘密呢?

  就在我们两人小声嘀咕的时候,麦老突然起身说,“都检查完了,五具棺木,全部都是实心的,没有空的。”

  “什么?没有空的?那棺木里全都有人吗?”我有些惊讶,赶忙开口问道。

  麦老摇头说,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刚才我就说了,我判断不出有没有人,只能查出来是不是空的。”

  我扭头看焦八一眼说,“老八,现在怎么办?”

  焦八并没有回答我的话,而是直接走到了这五具棺木的中间,他蹲下身来开始挨个棺木闻一闻,这次我知道他在干什么了,想必跟刚才一样,是想闻一闻到底有没有死人的阴气。

  可几分钟后,焦八一脸丧气的站起身来骂道,“操他妈的,什么都闻不出来啊,这根本没有死人的气息,不行就得凭运气了,咱们不能再耽误时间了,直接开棺得了。”

  “可别,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这盲目的开棺也太危险了。”

  其实我也着急,在不快点找到老水和小峰,他俩恐怕就凶多吉少了,可我总不能拿其他人的生命来开玩笑啊,宁可耽误点时间,也绝对不能大意了。

  我心里还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这五具棺木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就摆放在这里,既然这棺木不是巫师的棺木,就一定还有别的用处,如果单单只是用来装李欣他们三个人,那未免也太大材小用了。

  就算是想让我们自相残杀,那也不用摆这么大的阵势啊,难道仅仅只想蒙骗我们吗?我看没那么简单,还有那鬼蛊人的突然逃走,想必也跟这棺木有一定的关系。

  除此之外,我想不到它们为什么能落荒而逃了,我们在这里也有一小段时间了,除了这几具棺木以外,就没有别的东西了,要是还有什么可怕的怪物,早就应该冲出去来了,由此可见,问题还是出在棺木身上。

  我们之所以这么小心,就是为了能确保大家的安全,这棺木里面装着什么,谁也不知道,万一要有着什么更可怕的生物,或者真就是魔虫尸呢?那我们真是自投罗网了,现在人员不多,伤员还好几个,一旦遇到这种致命的邪灵,我们想全身而退都不可能,除非是丢下珍妮和李欣,可这根本就不可能。

  “我是没有办法了,焦八你呢?”麦老又把难题给丢了回来。

  焦八叹口气,无奈的摇头说,“没有办法,真没有办法了,五具棺木,里面都有东西,要是想分辨哪具棺木里装着他俩,还真得会透视眼才行,根本没法分辨。”

  麦老最后心一横说,“算了,不能再等了,随便找个棺木,直接开棺。”

  既然麦老都这么说了,那只好开棺了,我看着他问道,“开哪个?你说吧。”

  麦老更是干脆,他手一指,“就这个了,直接打开它。”这具棺木就在刚才找到李欣棺木的左边,看来麦老是按照顺时针的方向来走的,完全是瞎蒙。

  “我看也行,顺时针方向,开吧。”焦八走到棺木跟前,就准备要推棺盖了。

  我们三个人又排成一排,彼此相互看了一眼,焦八突然很讽刺的说了一句,“能不能找到他们,看运气喽,能不能活着,更看运气喽。”

  我白他一眼说,“你废话还真多啊,先把棺木钉起下来吧。”

  “哎呦,看我这脑子,都给忘了。”焦八一拍额头,恍然大悟的说道。

  我们把棺盖的钉子给起了下来,随后才开始推棺盖,跟之前一样,没费多少力气就将棺盖给推了下去,伴随着棺盖落地后,我们三个人快速的往后退去,麦老和焦八猛的拔出手枪,对准了棺木,我没有枪了,只好把伞兵刀拔了出来。

  焦八一看我把刀拔出来了,还随口问一句,“你枪呢义哥?”

  “没子弹了,让我给扔了。”枪没子弹就是烧火棍,留着只会是负担。

  “靠,你扔它干什么,我手里还有点子弹呢。”焦八扭头看我一眼,又赶忙转了回去。

  “那你不早告诉我,我哪知道。”我盯着棺木埋怨道,有枪用谁愿意用刀啊,这冷兵器在这鬼地方根本起不到太大作用,自救都是问题,更别说能杀死什么邪灵了。

  “那你不跟我早说,我怎么知道你没子弹了。”焦八不冷不热的回答道。

  “全给我闭嘴,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吵。”麦老低吼一声,虽然目光在直视棺木,可声音却有如雷鸣,震的我耳朵都‘嗡嗡’响。

  我们俩一看麦老发怒了,就全都老实了,谁也不敢吱声了,麦老发威,还是很有压迫感的,这里也就他能压得住我了,说心里话,我对这个神秘莫测的中年男子,还是有一定的畏惧,是那种从心里往外的畏惧。

  我们三个人在距离棺木四五米远的地方,举着枪和手电,一动也不动,这会儿甚至连喘气的声音都能听到,整个空间是一片死寂,平静的让人胆寒。

  从我们这个角度看过去,那里面似乎有人,可是又看不清楚,按理说距离也不远,要是有人躺在里面的话,应该一眼就能看到,可这回却看的不是很明显,感觉像有人,又感觉不像。

  稍等了一分钟后,也没见发生什么事情,我轻声问道,“这也没事儿啊,要不…咱们过去看看。”

  到这关键时刻了,我胆子突然又小了起来,不知道为什么,我现在很惜命,以前那无所畏惧的心态早就消失了,这可能跟李欣的复活有关系,只要我的命还在,我就可以一路保护她了。

  “别大意,再等等。”焦八目光紧缩,看得出来,他的状态也很紧张。

  我们又稍微等待了一会儿,可还是依旧没任何事情发生,麦老和焦八到是真沉得住气,两个人就这么举枪站着,一动也不动,眼睛也不眨,跟雕像一样,麦老能站住可以理解,这老家伙什么事都能干出来,可焦八能这么沉稳还真是少见,看来他进步了很多啊。

  可我有点按耐不住了,我得过去看看啊,起码知道得知道里面有没有人啊,“你们俩在这等我,我过去看看。”

  就在我刚要动身的时候,突然有人在身后拍我肩膀一下,“你们三个干嘛呢?发什么呆啊。”说话这人是常山。

  “我靠,你是鬼啊,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,吓我一跳。”

  他这一下吓我一哆嗦,心脏差点跳出来,要不是他马上开口了,我都想回身给他一刀了,这小子走路居然一点声都没有,跟鬼一样。

  “他都在你后面站半天了,从开棺他就过来了。”麦老头也不回,随口说了一句。

  麦老的话更让我惊讶,我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,他居然全都知道,这老家伙,真是厉害啊。

  “麦老就是厉害,我动作这么轻你都能发现,我还以为骗过你们了呢。”常山在后面轻声说道。

  麦老冷冷的说,“不是我厉害,是你身上的臭味让我发现了。”

  他这一句话,差点让我和焦八笑喷出来,原本现在是非常紧张的气氛,瞬间就给溶解了,而常山尴尬的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“常山你回去吧,照顾好其他人,忠义,我们过去看看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