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96 陌生尸体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麦老话说完,举枪就走了过去,我和焦八两人也赶紧跟上,可当我们走到棺木跟前的时候,我被我眼前的情景,顿时就吓惊呆了,这里面居然躺着两个人,这两个人都是侧着身子,面对面的躺在了棺木里。

  两个人的身上都结满了冰霜,就和从冰箱里翻出来的冻鱼一样,简直惨不忍睹啊,那冰霜很厚实,看这样人是活不成了啊。

  我急的大喊一声,“老水,小峰,操,赶紧给他俩整出来。”

  我们三个人赶忙把他俩从棺木里抬了出来,可当把他俩放到地上翻过来的时候才发现,这两具被冰冻的尸体,居然不是老水和小峰,而是两个完全陌生的男子,我根本连见都没见过。

  他们全身上下伤痕累累的,好像是受过严厉的酷刑一般,整个身体就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,唯独能看清的,就是他们两个人的面孔,还算是比较完好,伤势没有其他地方那么严重,这就奇怪了,无缘无故怎么多出两个人来。

  “我靠,这也不是老水他俩啊,这两人是谁啊?”我眨着眼睛,有点愣头的问道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根本就没见过,麦老,你见过他俩吗?”焦八抬头问道,但我感觉他这等于白问。

  “我上哪见过啊,这人已经死了,看样子死了很久了。”麦老蹲下来,检查了一下尸体说道。

  我瞪着焦八问道,“你不是说没有死人的阴气吗?这怎么还有尸体呢?”

  焦八有点尴尬的说,“我...我哪知道这尸体被冰冻了啊,这人一旦被冰冻死了,阴气根本就散发不出来,全都被冻结了,我又不是神仙,哪能知道那么多。”

  “行了,你们俩就别为这个争论了。”麦老赶忙阻止了我们俩的争吵。

  “这会不会就是那巫师的尸体?”我随口问道,但立马感觉就不对,那巫师应该是女人,而这是男人的尸体。

  “应该不会,那几个巫师想必都是女人,而且你看,他们所穿的衣服,也是现代装,根本就对不上号。”焦八随便说了两点,但都很关键,确实如此。

  “这两人确实不是巫师,看起来好像和我们一样,也是来寻找东西的。”麦老站起身来说道。

  这时候,常山和马丁,搀扶着李欣和珍妮走了过来,“忠义,你们找到他俩了吗?”李欣离老远,就向我问道。

  我扭头喊了一句,“还没,但是找到了另外两个人。”

  当他们看到躺在地上被冰冻的两个人时,全都是一脸惊讶,李欣面露恐惧的问道,“我的天呐,这两人是谁啊?他们怎么死的这么惨?”

  “不知道,根本就没见过,初步来判断,应该是比我们还早一步到达这里的人。”我轻声说道,但脑海里总在琢磨,这两个人究竟是谁呢?我感觉应该可以找到点线索,可就是想不起来那线索在哪了。

  常山蹲下身子看了看,不经意间说道,“从外表来看,这两人应该是东亚人,绝对错不了。”

  焦八眯着眼睛说,“东亚人多了,中国日本韩国,都是东亚,可谁知道他们是哪的人啊。”

  而李欣仿佛自言自语的在说,“东亚人?还是比我们早一步到达这里的人?那会是谁呢?....哎呀,对了,你们还记得那张照片和航海日记吗?那日记中不是记载过有三个中国人吗?其中还有两个就在照片上,只是样子看不清楚了,这两具尸体,会不会就是照片上的那两个人呢?”

  李欣真是一语道破梦中人啊 ,我猛的惊醒,“对对对,我就感觉有些地方很相似呢,一时半刻愣是没想起来,那长照片和日记都在谁那呢?赶紧拿出来看看。”

  “在我这。”马丁赶紧把背包拿了过来,从里面翻出相片和日记。

  我接过相片看了看,那照片上两个人样子是肯定看不清楚了,但按照航海日记所记载的,这两个人就是中国人,目前除了这两个人中国人之外,其他人的尸体,我们都找到了,他们都是美国人和墨西哥人。

  由此可见,这两具尸体真有可能是当时的中国船员,可我清楚的记得,那日记里记载的是三个中国人,那么另外一个中国人去哪了呢?他的尸体呢?从现场来看,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破这六角法阵,完全是死在这里了。

  “如果这两人真是照片上的中国人,那么另外一个中国人呢?日记中不是写到,当时一共有三个中国人吗?可现在却只有两具尸体,这事儿有点怪啊。”我摸着脑袋,在反复琢磨这个事情。

  马丁小声说,“兴许那个中国人逃走了呢?又或者说,他死在了别地方,只不过是尸体没在这罢了。”

  常山摇摇头说,“不应该,如果这三个人是一伙的,他们应该一路上都在一起才对,可现在他俩被冻死在这棺木里了,而另一个人还是毫无线索,这事儿确实挺可疑的。”

  “那也有可能在剩下的几具棺材里,麦老,把其他棺材也打开看看吧。”马丁这次不要求焚烧了,反倒是要求打开棺木来验证了。

  麦老瞄他一眼说,“先别急着打开棺木,现在那到底能不能确定,这两具尸体就是照片上的中国人?”

  我扭头看着焦八问道,“老八,你能想办法把尸体和照片上的人对比一下吗?”

  “试试看吧。”焦八从我手上把照片拿了过去,他仔细对照了一下说,“不行,难度太大了,这脸部根本就没法对比了,而且这两人在照相的时候,只露出个上半身,现在尸体多少也有点走形了,我实在是拿不准。”

  “那就是说,现在还没办法确定这尸体就是照片上的人了?”麦老用质疑的口吻问道。

  焦八挠挠头,显得很烦躁的说,“按照推理的角度来说,应该是没错的,可要是拿有力的证据,光靠这照片和日记本还不够,毕竟我们不知道在这艘渔船之前,还有没有人来过这里。”

  “推理?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侦探那一手了。”焦八有点转性啊,说话都不一样了。

  焦八咧个大嘴笑了一下,“自学成才,但我感觉,八成就是照片上的中国人,基本错不了。”

  “既然没办法确定,那就先放一放吧,再开棺木,得把老水他俩找到才行。”麦老还算是比较冷静,被这两具尸体一闹,我们几个差点就把老水和小峰给忘了。

  可就在这时候,我突然发现,珍妮居然躲在马丁的身后几米远,她背对着我们,肩膀一抽一抽的,这是怎么回事儿?有点不对劲儿啊。

  焦八和常山两人还在商讨那两具尸体的事情,我趁着这个功夫,悄悄的径直向她走了过去,当我走到她身后的时候,我这才看明白,难怪她身体会有些发抖呢,原来她是在捂着嘴,偷偷的哭泣呢,这更让我感觉到异样了。

  我站在她身后,就跟鬼魅一样,一动也不动,我听到珍妮小声的嘟囔着,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啊。”

  我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,但从她目前的状态来分析,应该跟这两具尸体有着某种关系,记得之前珍妮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,就说过一句很重要的话。

  当时我就怀疑过她,她可能认识其中的某个船员,或者说,她之前见过某个人,要不然她不会无缘无故的说出那种话,现在她突然又做出这种反应,更是让我心存疑惑。

  她到底跟这艘船,有着怎样的联系呢?而珍妮这次出海的最终目地,真是为了宝藏?还是为了解开这航海图的秘密呢?也许,都不是,她可能有着她自己的秘密。
  这时候,珍妮突然停止了哭泣,她好像发现了我的存在,她背对着我,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可依旧没有转过身来,我知道,她是怕我看到她哭泣的眼睛。

  我轻轻的扶住她肩膀问道,“珍妮,你怎么了?”

  珍妮背对着我说,“我没事,就是有点害怕了,那两具尸体太可怕了,我不敢看了。”

  果然被我说中了,她知道我在她后面了,不过她说这话有点太低级了,我们一路上见过多少怪物和死人,她现在居然说她害怕这两具被冰冻的尸体,这谎话说的实在是太没说准了,想必她自己都得后悔这么说。

  “哦?真是这样吗?我们这一路,什么事情没经历过啊,你会害怕这两具尸体?”我不动声色的问道,可却是质问的语气,我并不想给她太大的压力,我希望她能把心中的秘密告诉我,我也好能帮她解决。

  珍妮推开我扶住她肩膀的手说,“见的越多,胆子反倒越小了,忠义我没事,你去忙吧,我过去那边休息一下。”

  她说着话,就一瘸一拐的往前走去,我赶忙上前搀扶住她,“你慢点,你腿上有伤,尽量别走路。”

  珍妮低着头,有点自嘲的说,“不能走也得走啊,要不然遇到危险怎么办?谁管我啊?”

  “谁管你?这里这么多人呢,谁会不管你啊,再说了,还有你的马丁呢?”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说,但还是说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