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97 棺木碎尸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珍妮停下脚步,依旧低着头说,“他不是我的马丁,我跟他之间,也不是你想的那样,你根本就不了解这其中的原由。”

  “他和你之间到底是怎样,这个不是我操心,但你放心,只要有我在,我就一定不会仍会下你的,这是我答应过你的。”我说的是实话,我们彼此都答应过对方,不管遇到什么麻烦,我们都会不离不弃,这是一种承诺,说到就要做到,要不然就不配男人这两个字。

  珍妮抬头看着我,由于光线比较昏暗,我看不清楚她的眼神,但我知道,她心里有些感动。

  “谢谢你忠义,你是一个好...好同伴。”她声音很平淡,没有什么波澜。

  我轻笑一下说,“珍妮,我希望你能相信我,心里有什么难事,说出来,起码别对我隐瞒。”

  “我没有什么事情可说,更没有任何隐瞒的,是你多想了。”珍妮冷冰的说道。

  而这时候,麦老在我身后喊道,“忠义,你们聊什么呢,快点,还得打开其他棺木呢。”

  “行了,我马上就来。”我看着珍妮,非常严肃的说,“我知道你心里有事,就是关于那艘被冻结的渔船,你并不是害怕这两具尸体,而是...你应该认识其中的某个人,对吗?”

  当我说到这的时候,我明显感觉到珍妮的身体猛的一震,这就证明我说到点子上了,她或许真就认识那两具尸体,要不然她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。

  但珍妮也不简单,顶多就是一两秒钟的功夫,她就恢复平静了,“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,我怎么可能认识那两具尸体,再说了,他们出海的时间是1989年,那时候我才两岁,难不成我还会穿越啊。”

  “你怎么那么肯定这两个人就是那艘渔船上的人?我们几个刚才商量的时候,虽然也推断过,但是谁也不敢完全叫准,毕竟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,紧靠那张照片和日记,还不够分量。”

  我说到最后的时候,有意加重了语气,她已经把自己给出卖了,我饶了一个小圈子,她自己就钻了进来,这话很明显,她绝对认识其中的一个人,或者说,这两个男人他都认识。

  只是我有点纳闷,1989年的时候,珍妮才两岁,她又是怎么认识的这艘船上的人呢?难道是有人告诉过她?他们之间又有着怎样的联系呢?这确实是个事儿。

  珍妮冷笑道,“我也是听你们说的,感觉很有道理,我再说最后一遍,我不认识他们,根本就没见过。”

  我冷笑一下,“那你为什么要哭?你可别告诉我,你是因为害怕吓哭的。”

  “我...谁说我哭了,我为什么要哭,就算是我哭了,也是因为我腿上有伤,给我疼哭了。”珍妮总算是给自己找到一个合理的借口,不过这借口还是不够完美,她的语气和表情,还是掩盖的不完整。

  “义哥,你们俩谈什么呢?快点,老水和小峰要是真挂了,那你就来背这个黑锅吧。”

  焦八这个孙子,为了装相喊我,他干脆把坏事直接推我身上了,李欣和马丁也没过来,想必也是焦八没让他们过来,他其实很清楚,这个时候,我是不会谈情说爱的,绝对是有重要的事情。

  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我转身大喊一声后,回过头来说,“珍妮,现在我们不是谈这个的时候,我心里很清楚,你跟这艘渔船绝对有着某种联系,你好好考虑一下,我希望你能告诉我,让我来帮你,行吗?”

  珍妮看着我的眼睛,她刚要开口时,又急忙反应过来了,“我说了,我真不认识他们,我腿疼,我想休息一下。”

  她刚才要是答应的话,就已经把事情给证明了,只可惜我低估珍妮了,她最终还是识破了我,不过我说的话却是真的,我是真心想帮她解决问题的。

  “好吧,你在这休息一下,我让马丁和李欣过来,至于这件事情,说不说完全取决于你,还是那句话,我只是想帮你。”我扶她坐下后,就转身离开了。

  等我走回去后,麦老不耐烦的问道,“就等你呢,你们俩聊什么呢?聊了好几分钟。”

  “没什么,就问问她腿伤而已,李欣,你和马丁还有常山大哥去那边吧,有什么事情,我再喊你。”我看着李欣,很柔声的说道,这也是我唯一能暂时保全她的方法了,跟着常山在一起,是再好不过的了。

  李欣点点头,没有多说什么,就和马丁常山又回到了原先的位置,距离我们大概十多米远,别看这只有十多米,但是却足够逃命的。

  “这两具尸体怎么办?”我看着地面上冰冻的尸体,向麦老问道。

  焦八叹口气说,“还能怎么办啊,既然人都已经死了,就再放回棺材里吧,好歹也算个埋葬的地方啊。”

  他说的对,人都死了,扔在外面也不是个事儿,我们三个人又把这两具尸体放回了棺木当中,还是按照之前的样子,把两具尸体侧身放下,随后又把棺盖给盖上了。

  我双手合十,在心中默默的祷告,但愿他们两人能安息,也希望他们的在天之灵能保佑我们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也变的相信神灵的存在了。

  “义哥你干嘛呢?”焦一看我这姿势,有点惊讶的问道。

  我不好意思的说,“哦,没什么,就是...就是希望他们俩能安息。”

  “靠,你以前不这样的啊,出了一趟海,怎么变化这么大呢?”焦八上下打量着我,一双贼眼滴溜乱转的。

  “行了,你他妈少废话,赶紧开棺。”

  我们还是按照顺时针的方向,准备打开下一具棺木,跟之前一样,先起棺材钉,然后直接把棺盖给推下去,这一次,我们并没有躲闪很远,当棺盖被我们推下去之后,我们三人仅仅只是往后退了几步,这也是为了安全起见,就算再节省时间,也得先保证自己才行。

  十几秒钟后,见没有什么意外发生,我们几个就悄悄的走了过去,等走到棺木跟前的时候,才发现这棺木里并没有人,上面居然是一堆碎冰碴子,白花花的很是明显。

  我们几个对视一眼,都有点疑惑,这是什么意思呢?怎么装着满满一棺材碎冰呢?让人很是费解,这棺木里装碎冰,我还是第一次遇到,想必他俩也一样。

  焦八泄气的说,“靠,又白忙活一场,全是碎冰,得了,开下个棺木吧。”

  “等等,好像不对啊。”

  就在焦八说话的时候,我突然用手电光在棺木的角落里照到一个东西,这东西不大,看着有点怪,我随手拿过来看了一眼,可当我看清楚这是个什么东西的时候,我顿时浑身一惊,一把就将它给扔掉了,那居然是一只人类的耳朵。

  “他妈的,是耳朵,是人的耳朵。”我惊恐万分啊,难道说老水和小峰已经遇害了,这耳朵的出现,可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  麦老一听我这话,他赶忙伸手去扒开这些碎冰,焦八也跟着他一起扒,我打着手电就在旁边看着,愣是没敢上手,不是因为我害怕这些东西,而是我怕翻到老水和小峰的尸体,他们俩要是真死了,我心里多少也会难过的,毕竟也在一起出生入死过。

  可当他们把上面的碎冰扒开以后,焦八瞪大眼睛骂了一句,“我操你大爷,这都是什么啊?”

  当我看到里面的情况时,再次让我傻眼了,我倒吸了一口凉气,并且差一点就让我吐出来,恶心伴随着恐惧,实在是让人受不了啊。

  这里面,居然装着满满一棺木被冰冻的残肢断臂,场面简直是惨不忍睹,让人看着浑身都发麻啊,耳朵,鼻子,手臂,手指,耳朵,甚至是头颅,这些全都是人类的身体啊,完全是被碎尸了,这大棺木里面,光是头颅最少就有七八个,断指断脚之类的东西更不用说了,堆的满满的,整个就是被大卸八块了。

  最后我实在是忍不住了,扭头就吐了两口,并且嘴里大骂道,“他妈的,这是谁干的啊,简直是丧尽天良啊。”

  焦八眉头紧缩,厌恶的骂道,“真他妈是杂碎啊,这手段也太残忍了吧?”

  虽然他见过很多尸体,但我敢肯定,他绝对没见过碎尸,还是这满满一大棺木的碎尸,这要是胆小之人,直接就能被吓晕过去。


  好在这些东西都被冰冻了,就当是冻肉冻骨头了,这要是血淋淋的碎尸,那更让人恐惧了,记得在灵蜥的洞穴里,就见到过那堆积如山的血淋淋尸骨,但那些尸骨大部分都是灵蜥的,人类的尸骨很少,可现在到好,一具大棺木里都装满了人类的尸骨,我谈不上害怕,只是很震惊,这手段简直就是丧心病狂。

  麦老还算是比较冷静,这老家伙虽然面露难忍之色,但起码比我强多了,我都快把胃里的东西全吐出来了。

  麦老这时在查看每一个头颅,他胆子确实很大,一点忌讳都没有,焦八整理了一下情绪,又继续再棺木里翻来翻去的,看的我这个恶心啊,可没办法,只好硬着头皮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