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98 紧急救援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很快,我们就把整个棺木给翻了个底儿朝天,可奇怪的是,这棺木里没有死者的身体,也没有大腿和上臂,只有头颅和这些小零件。

  “没有头颅了,一共就这九个。”焦八拍了拍手套上的冰说道。


  麦老查看完头颅后,一脸冷静的说,“没有老水和小峰的脑袋,这几个头颅,都是那照片里的人,也就是之前冰船里消失的尸体。”

  “什么,是那些消失的尸体,这…这怎么可能呢?”我都愣住了,那些尸体是怎么从渔船上跑到这来的呢?这也太不可思议了,尸体的消失本身就很诡异了,可碎尸后又被关在这里,更是感觉诡异,这究竟是谁干的呢?

  “我虽然没见过尸体,但照片我见过,绝对错不了,我记忆很好的。”麦老一口咬定。

  “麦老说的对,这几个头颅,确实是那二十具尸体中的九个,只是我没想到,居然会在这找到。”焦八点头说道。

  “我不明白,尸体消失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这里是六角法阵的结界啊?”我看着焦八,一脸疑惑的问道。

  “其实很好解释,那首被冰冻的渔船,不也是在结界之中吗?所谓结界,就是一种虚幻的空间,开创结界的人,可以任意穿梭与结界的每个角落,是不受任何限制的,包括可以让时间停止。”焦八冷着脸解释道。


  “忠义,你们找到了什么?是不是他俩出事儿了?”李欣突然在后面不远处响我喊道。

  我回身看了一眼,李欣和珍妮她们正打算过来呢,我赶忙伸手喊道,“李欣,你们别过来,呆在那里。”

  “到底怎么了,是不是老水他俩出事了?”马丁也着急的问道?

  “你也别问了,让你们别过来就别过来,常山大哥,你看好她们。”我这也是为他们好,这场面太让人揪心了,还是少看为妙。

  “到底怎么了?是不是他俩真出事了?”马丁说着话就要过来。

  麦老回头厉声喝道,“给我站住,不是让你们别过来了吗?暂时还没找到他俩,找到自然会告诉你们,常山,照顾好他们。”

  “哦,好,马丁,回来吧。”常山有点木钠的应了一声,伸手就把马丁给拉了回去。

  李欣这时向我问道,“忠义,你们到底找到什么了?我刚才听你们都骂起来了。”

  “没什么,一点小事儿而已,你就别管了。”让她们过来也白搭,谁又能改变什么,反倒还容易引起心里负担。

  李欣她们最终还是没过来,我们三个人又把棺盖给盖上了,这已经是第三具棺木了,要是没我猜错的话,这第四个棺木里,依旧还是这些被冰冻的碎尸。

  当我们三个人再次打开棺木的时候,验证了我的想法,果然还是那些碎尸,上面依旧是一层碎冰,而碎冰的下面,就是那些被碎尸的尸体了,我们翻查了一下,棺木里面一共装着十一个头颅,看来是没错了,数量上已经对上了,如果再加上那两具被冰冻的尸体,正好就是二十二个人,唯独就是少照片里没有的那个中国人。

  “之前那二十具尸体,全在这里了,真是太惨了,这人死了也不得安宁,手段太残忍啊。”焦八有点悲伤的说道,虽然他是盗墓贼,但我知道,他对死人还是比较尊重的。

  “假如算上刚才那两具完整的尸体,那就是正好二十二具了,可还是少个中国人,我一直再想,那个中国人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呢?他是死了?还是说他仍然活着呢?”我摸着下吧,仿佛自言自语的说道。

  焦八眯着眼睛说,“这个真不好说了,事情太扑朔迷离了,要想解开这个,我看很难啊。”他说话的同时,有意看我一眼,我从他眼神里看到的是疑问,他似乎在问我,刚才和珍妮是不是再说这个事儿。

  我并没有马上表现出来,毕竟麦老还在场呢,现在不管做什么事儿,都得有点防备才行,麦老高深莫测的,是个让人很难看透的人,但他几次救我与危难之中,我对他还是很敬佩的。

  “确实很难,但我总感觉,咱们这次出海,能跟那艘被冰冻的渔船牵扯上点关系,你们说呢?”我不答反问,目光看着他俩。

  焦八没有说话,而是看麦老一眼,麦老依旧很沉稳,“也许吧,这艘渔船能来到这,也是有目地的,只不过是那本日记上没记载罢了,算了,咱们先别管这事儿了,先找到老水他俩要紧。”

  我们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下去,把棺盖重新盖上后,又顺时针的继续开启下一个棺木,这已经是五具棺木了,如果还是找不到老水他们,那希望就很渺茫了。

  只不过这一次,上帝还是很眷恋我们的,在第五具棺木开启后,我们总算是找到老水和小峰了,这两个人跟之前找到的那两具冰冻尸体一样,也是侧着身子躺在棺木里,唯独不同的就是,他们身上并没有结冰,但看这样子,也不知道是死是活,脸色都有点发青了,这里的气温还是很低的。

  我们三个人赶紧给他俩弄了出来,我拍打着老水的脸喊道,“老水,老水醒醒,快醒醒。”

  焦八和麦老在那边喊小峰,“喂喂喂,小峰,醒醒,醒来啊。”

  这时候,我就听马丁喊道,“麦老,你们找到他俩了?”

  麦老这次没有阻止他们,“找到了,你们过来吧。”

  马丁一听,赶忙招呼李欣他们,四个人很快就围了过来,老水和小峰两人还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呢,但他俩不像李欣那样,李欣当时已经没有呼吸了,几乎就是死人了,她能活过来,完全是万幸中的万幸了。

  而老水和小峰他俩还有呼吸,只不过是呼吸和脉搏都很微弱,就像濒临死亡的人一样,要是再得不到急救,很快也就会挂掉了。

  马丁这会儿跟发疯了一样,他立马扑倒在老水身上,带着哭腔喊道,“老水,老水我是船长啊,你不能死啊,你可不能死啊。”他抡起胳膊,一下又一下拍打着老水的身体。

  他见老水没什么反应后,又转身扑倒小峰身上,“小峰,小峰我是船长啊,你醒醒,醒醒啊,你们不能有事啊。”依旧是抡起胳膊,拍打着小峰身体,

  他那表情完全就像是在演戏,不都说美国人轻易不落泪吗,他在这哭什么啊?人家还没死呢,再说了,他哭了老半天,居然一滴眼泪也没掉,这不是干打雷没下雨吗?

  除了珍妮眼角有点红之外,感觉好像是被马丁给感动了,剩下我们的其他人,全都是大眼瞪小眼的,我更是被马丁这种作秀一样的表现给惊呆了,就算你很难过,可至于这么发疯吗,这简直有点不可理喻了。

  麦老一点没客气,他上前一把将马丁给拉了起来,“给我起来,你在这演戏呢啊?焦八忠义,赶紧救人。”

  马丁擦了一下眼睛,但他眼睛上根本就没有泪水,他冷静片刻后说,“对不起,对不起我...我失态了。”




  现在谁有闲功夫管他失态不失态呢,就算你湿胸也没人理你啊,我和焦八两人又开始忙活上了,我们俩人分别按压老水和小峰的心口,现在只能靠人工呼吸了,至于能不能救活,基本上就靠运气了。

  “他妈的,醒来啊,老水,你给我起来。”我一下一下按着老水,额头上多少也急的有些冒汗。

  焦八那边更是忙活,他一会掐人中,一会儿又人工呼吸的,常山看他忙不过来了,赶忙来换他,“焦八,我来吧。”

  焦八赶紧退出了,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骂道,“靠,这救人比杀人还难啊。”

  “怎么样?他们俩还有救吗?”珍妮关心的问道。

  “不知道,听天由命吧。”焦八叹口气说道。

  这个世界,最不缺少的就是奇迹,不管到什么时候,奇迹都是有可能发生的,在我和常山共同的努力下,老水和小峰总算是活了过来,虽然谈不上是什么奇迹,但起码在临死的时候,我们把他俩给拉了回来。

  在伴随着一阵阵的咳嗽声后,呼吸也变的比之前急促了,这是好现象,要是呼吸还是很微弱的话,那就没什么希望了,现在他们能大口大口的喘气,就证明已经没什么大碍了。

  “感谢上帝保佑,感谢仁慈的主,他们总算活过来了。”马丁兴奋的双手合十,很真诚的念叨着。

  珍妮则是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,轻声祷告,“感谢万能的主,感谢您听到了我们的声音,阿门。”

  焦八这时很无趣的问道,“我说珍妮,这事儿你得感谢义哥和老常,你谢什么主啊,它要真那么有用的话,早就帮我们离开这了,还用遭这么多罪啊。”他似乎有点憋气,说了句很不中听的话。

  珍妮也没有生气,很平和的说道,“上帝自有上帝的安排,不是主不救我们,而是没到时候。”

  “还没到时候?这都什么时候了?难道非要我们快死了不成,上帝才会出手相救吗?”焦八说话的同时,还有意思看了看四周。

  珍妮冷着脸说,“老水和小峰的苏醒,就是上帝的意思,上帝要什么时候救我们,也是上帝的意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