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99 紧急救援(二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“我靠,现在别说上帝了,谁也救了我们,我们只能自救了。”焦八有些丧气的说道。

  “你们中国人根本就不懂我们的信仰,珍妮,你不用再解释了。”马丁有些生气,这事儿也怪焦八,好端端的你管人家这事儿干嘛。

  “老八,你别瞎说话,那是人家的信仰。”我知道这信仰对于马丁和珍妮来说有多重要,每个人都应该有信仰,这是每个人的权利,绝不可以玷污的。

  焦八站起身来,很识趣的说,“别误会,我没有别的意思,我也只是希望....希望上帝能早点解救我们啊。”

  他最后的话,是用一种无奈的声调说道,看来他也感觉穷途末路了,虽然救活了老水和小峰,可到现在我们还没找到真正棺木呢,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破这该死的六角法阵。

  而这时候,老水他们两个人纷纷睁开了眼睛,只是眼神有些迷离,可以看得出来,还处于昏迷状态呢,眼睛睁开,不见得就能看到我们,这可能仅仅只是一种本能的反应。

  我伸手在老水的面前晃了晃,“老水,老水,你看到我了吗?”

  老水没有说话,他半睁着眼睛,双眼一点神都没有,仅仅只是一个劲儿的在呼吸,我又用同样的方式向小峰试了试,结果一样,还是没任何的反应,那双眼睛,暗淡无光,就像失明了一样。

  “他们还处于昏沉,根本看不到我。”我抬头看着麦老说道。

  可就在我话刚说完的时候,老水突然开口说,“水...给我水。”他说话的声音很沙哑,就像脖子被人掐住了一样。

  我赶忙搂着他的肩膀,把他搀扶起来,李欣把水壶递给我,我给老水喂了几口水后问道,“怎么样?感觉好点没?”

  老水目光还是有点呆滞,他轻轻摇晃了一下脑袋,“是...是金先生?是你救了我?”

  我笑了下,抬头对其他人说,“看来他视觉恢复了。”随后又低头对他说,“是我们大家救了你,欢迎回来。”

  老水有点感动,眼角似乎挂着泪水,“谢谢,谢谢你们。”

  小峰也很快清醒了过来,在喝过水之后,两个人的神智也比较清晰了,虽然身体还有些虚弱,但他们都顽强的挺了过来,人只要在最后的关头能回来,就有活下去的机会。

  现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体状况还算不错,恢复的也比较好,我们稍作休息后,才询问了一下他们遇难的过程,基本上跟李欣所讲的差不多,起初都是因为一个女人的身影,才使得他们走上了这条危险之路。

  而最不可思议的是,老水和小峰最后的遭遇,却和李欣有着天地之差,李欣是被眼前的黑影给弄晕过去了,可他们两个人的遭遇,却和我们其他人是一样的。

  他俩也遇到了那古琴女子和其他几个女子的演奏,当然还有在一旁跳舞的歌姬,当时小峰就被这几个女人的美色所迷惑了,都快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,反倒老水却一直是清醒的,可不管老水怎么呼喊小峰,小峰都不理会他,老水心里很清楚,这是着了对方的道了。

  他当下拔枪就开,当枪声想起的时候,小峰的意志才渐渐恢复,只可惜这一切都太晚了,老水一个人的能力,根本不够解决问题的。

  当他本想带着小峰逃离这里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已经是走投无路了,他被那些歌姬给团团围住了,两个人开枪猛打,打算楞杀出一条血路来,可毕竟只有两个人,顾前不顾后的,老水就感觉有人给他脑袋一记重击,随后他就不省人事了,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了。

  “要不是你们找到了我俩,恐怕我和小峰就没救了。”老水坐了起来,靠在棺木上说道。

  我很纳闷的问道,“你为什么不会被诱惑呢?那法阵的力量如此强大,当时除了麦老之外,我们所有人都抵挡不过,你又是怎么做到的?”

  “这个...可能是我意志力比较强吧。”老水支支吾吾的说道。

  “不对,这不是意志力的问题,当男人看到美艳女子的时候,都会动心,尤其是那古琴女子的美丽,更是倾国倾城,只要你有一丝的念头,那法阵的力量就会趁虚而入,这个时候才是意志力的问题,而你...是压根就没动过心,从一开始,你就没有一丝的念头,哪怕仅仅只是欣赏的年头都没有。”焦八这一句话,算是说到点子上了。

  老水的脸色有点难看,他冷笑一下说,“女人而已,又不是没见过,这有什么可奇怪的。”

  “不可能,只要是男人,就绝对会这种念头。”焦八一口给否决了,不过我得承认,确实是这样,这是每个男人的天性。

  “那麦老呢?他不也没受法阵力量的控制吗?”老水反驳一句,居然把话题又扯到了麦老的身上。

  麦老蹲下身来说,“我和你不一样,我开始有过这种年头,只是...后来才转变了,算是意志力比较强吧。”

  我和焦八对视一眼,谁也没说话,可我怎么感觉,麦老也是一直没动心呢,他始终都保持着最冷静的一面,当我们遇到那古琴女子的时候,每个人都把持不住自己,可他却根本无动于衷,他似乎是在说谎话。
  焦八再次追问老水,“麦老是因为意志力强,后期才反应过来,那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呢?”

  他明知道麦老不是这样,却还是这么说了,他是想掩盖事实呢?还是他想证明什么呢?这事儿我最好别插嘴,要不容易出错,帮了倒忙就不好了,麦老能不受那美女的影响,肯定也是有原因的,但究竟是什么,就不得而知了,估计也只有麦老他自己知道。

  老水脸色越来越难看,他看着焦八,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,可不知道为什么,焦八再次问道,“说啊,你到底为什么能一点凡心都不动,只要是个男人,就不会没有一点想法,告诉我,你为什么可以。”

  “焦八先生,老水刚刚清醒,身体还在恢复中,你就不要再问了好吗?而且…这种事情也没有必要深究。”马丁微笑着说道,可这笑容很不和谐,他似乎对焦八很不满意,对于马丁来说,焦八还构不成威胁。

  焦八看他一眼,语气很冷的说,“他只需要回答我为什么就可以,这个很难吗?”

  “他有权利不说,这是他的自由。”马丁也冷着脸,并且目光很不友善,看样子,两人随时都有可能爆发。

  “你这么看着我什么意思?你知不知道你很讨厌啊。”焦八皮笑肉不笑的讽刺道。

  马丁用手指戳着他胸口说,“那你又知不知道,你其实比我更讨厌。”

  两个人四目相对,火气越来越大了,焦八甚至都握紧了拳头,可他并不敢动手,因为他知道,单凭拳脚功夫,他根本不是马丁的对手。

  而就在这时候,小峰突然微弱的开口说,“你们别吵了,水哥之所有没动凡心…那是因为…”

  “你闭嘴,不要胡说。”还没等小峰话说完呢,老水立马打断了他,并且用一种仇恨的目光看着他,仿佛恨不得要杀了他一样。

  “可是…水哥,这事儿说了也没什么啊?”小峰试探的问道,声音跟蚊子一样。

  “我让你闭嘴,你想让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抬不起头来吗?咳…咳…”老水说话的声音有点冲,原本身体就不太好,这一下急的他直咳嗽。

  可到底是因为什么呢?能让老水感觉自己颜面扫地,按理说,能有这么强的控制心智,应该是很自豪才对啊,常山这么厉害的男人,都摆脱不了世俗的纠缠,他一个老水手居然能,真是让人不敢小看啊。

  小峰这会儿低下头,嘟囔一句,“不说就不说,至于发这么大火吗。”

  “你…你要是再敢废话,信不信我一枪毙了你?”老水真是发火了啊,看来是触碰到他底线了。

  麦老一摆手,“行了,老水不想说,就别难为他了,大家简单休息一下,然后开始找出路,先离开这里再说。”

  “那巫师的棺木呢?不找了?”我看着麦老问道,找不到巫师的尸体,我们还能去哪啊。

  “先把这里的情况摸清楚再说吧。”麦老话说完,直接坐在了背包上,身体靠着后面的棺木,看来他也很累啊。

  我们是该休息一下了,这么一折腾,体力明显下降太多了,尤其是我,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子了,得亏我身体素质好,要不然非活活累死不可。

  李欣恢复的很好,已经可以自己走动了,但仅仅也只是走动,身体状态还是不行,要是再遇到危险的话,她根本没有自保的能力,必须得有人跟着她才行。

  而珍妮的脸色发白,她的腿伤也不能耽搁太久,我们只能短暂的休息片刻,失血会让人头晕和浑身无力,她目前就是这个情况,很不乐观啊,走路都一瘸一拐的,更别说逃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