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01 花脸蜘蛛





















  我和焦八对视一眼,他向我摇摇头,表示根本不知道这里面会有什么,马丁很无趣的说了一句,“如果这里面真有路的话,这棺木就不会晃动了,很明显,这里面是装着东西的。”

  焦八藐视他一眼,并没有说话,而是径直走到了这棺木的跟前,我和麦老也跟着他过去了,焦八围着棺木先转了一圈,随后他慢慢的把耳朵贴在了棺盖的上面,然后开始用手敲击棺木。

  可在他敲击的时候,我也没见这棺木有什么反应,我目光一直看着焦八,他很无奈的摇摇头,可就在他刚要起身的时候,‘轰隆隆’的一声,这棺木又突然开始晃动了,但很快,晃动几下后又停止了。

  “我靠他妈 ,吓老子一跳。”焦八被这一下搞的退后好几步,属实是吓到他了。

  麦老在他身后扶住他,“别大惊小怪的,镇定点。”

  焦八脸色有点不太正常,甚至是有点发青,他眯缝着眼睛说,“这里面装的东西绝对不是人,但具体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,刚才我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叫声。”

  “什么声音?”麦老赶忙问道。

  “我说了我不知道是什么,但肯定不是人,声音很奇怪,好像是某种生物的叫声,我无法形容。”焦八面露愁容,他又开始焦虑了。

  “麦老,我们得把它打开,我也认为这里面会有路。”我赞同焦八的话,棺木下面有路是很正常的,如果那巫师的棺木真在这艘船上,它们定会放在一个最隐蔽的地方,一般的船舱里,是绝对不可能找得到的。

  自古以来,中国就有很多机关暗道,一直到抗战时期,这种隐蔽的暗道还被广泛的使用,一个柜子,一张床,甚至是一口大黑锅的下面,都可能有路,这也是一种智慧的象征,用最不起眼,最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来做通道,往往会迷惑很多人。

  “我不同意,明知道这里面不是人,你还要硬开棺,这不等于是找死一样吗?”马丁再次反驳,自打我们要开第一具棺木的时候,他就横档竖拦的,现在又是如此,真是处处唱反调啊。

  而珍妮居然也站在他这一边,“马丁说的对,咱们不能冒险,现在我们人都齐了,更没必要再开棺木了。”

  “我们现在是被困在这里了,必须要找到巫师的尸体才行,现在就算我们离开了,我们又能去哪?”我不冷不热的说道,我知道珍妮有她自己的顾虑,她腿伤严重,遇到危险是很难摆脱的。

  到这关键时刻了,就不是谁说的算了,我们简单商讨了一下,最后还是决定开棺木,因为我们已经没有路可走了,这是一次赌注,不成功便成仁。

  麦老把其他人都给支开了,只留下我和焦八两个人,其他人都退到一定的安全地方,说是安全,其实只是自己骗自己罢了,没有出口,即便离棺木再远,一旦真有危险,也是在劫难逃,只不过是多给了他们一些时间罢了。

  我们三个人站在棺木跟前,这一刻我很紧张,是因为焦八的话,这里面的东西如果不是人的话,那会是什么呢?我不敢想象,我也想象不到,只是感觉危险离我们越来越近了,这种感觉很强烈,就像是一种预感。

  麦老深吸一口气说,“起钉子,开棺木。”

  我们还是按照老套路,钉子起下来之后,开始推棺木,可就在我们刚把棺木推到一只手掌宽的时候,突然间,一个黑色的东西快速的爬到了我的胳膊上。

  我顿时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给吓了一跳,“我靠他妈,什么东西。”

  我猛的往后退了四五步,一把将这鬼东西从我肩膀上打了下去,这鬼东西爬行的速度非常快,瞬间就从我手上爬到了肩膀上,这得亏是我反应够快,要是再慢一点的话,后果就不敢想了。

  “怎么了忠义?”麦老一看我退后了,赶忙向我问道。

  可我根本没功夫跟他说话,当我把这鬼东西打到地上的时候,它又快速的向我爬了过来,这东西很大,足够碗口那么大,黑漆漆的也没看清楚是什么。

  它爬行的速度实在太快了,甚至比蛇都快,跟那小岛上的红色怪虫都有一拼了,我看准它爬行的位置,连续几脚踩了下去,这鬼东西反应的速度也挺快,我前几脚根本就没踩到它,它明显是躲开了,可就在它刚要爬到我脚面上的时候,我这才一脚给它踩了个稀巴烂,‘啪’的一声,嘣出来一堆绿色的粘液,顿时让我倍感恶心。

  我蹲下身子看了一眼,立马就惊呆了,我踩死的这个鬼东西,它居然是一只巨大的蜘蛛,它全身呈花色,前面的两只触手很长,并且像刀子一样锋利,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蜘蛛呢,这着实让我大惊失色,这蜘蛛要是算上八脚,足有一个盘子那么大,简直太可怕了,不过最让我恐惧的是,这蜘蛛身体上的花纹,就好像是唱京剧的花脸一般,那五颜六色图案,非常神似,几乎就是一样的,这到底是个什么鬼蜘蛛啊。

  我瞪大眼睛看着,愣是没缓过来这个劲儿,而且这蜘蛛虽然被我踩扁了,可它还在顽强的挣扎,八个脚居然还在不停的动,似乎还想往我身上爬。

  我猛的抬起脚,又是连续几次的猛踩猛跺,这才使在鬼东西彻底死绝了,这到底是他妈的什么蜘蛛啊,怎么会这么大呢,看的我头皮都发炸,冷汗都流出来了,这棺木里,可能装着很多这种恐怖的蜘蛛。

  “忠义,那什么东西啊?”麦老回头看我一眼问道。

  “是...是个蜘蛛,大蜘蛛。”我结结巴巴的回答一句。

  “一个蜘蛛就把你吓成这样,你真是胆子越来越小了,怎么样?没事吧?”麦老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还以为我是被一般的蜘蛛给吓到了呢。

  我定了定神,摇头说,“没事,麦老.....”

  ‘咣’的一声闷响,我刚要打算要告诉他先别开棺盖时,可这棺盖就已经被他俩给推了下去,这一下可糟糕了,那棺木里搞不好全是这鬼东西呢,当棺盖被他俩推下去之后,两个人迅速退到了我旁边。

  棺盖刚被打开后,并没有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,可我心里的不安却极度强烈,我很清楚,那蜘蛛不可能只有一只,我们这次可真是捅了马蜂窝了。

  我打着手电,连眼睛都不敢眨,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棺木,嘴里轻声嘟囔着,“完了完了,这下咱们死定了,赶紧想办法怎么逃吧。”

  “你嘟囔什么呢?什么就死定了?”麦老瞪我一眼,他根本就不明白。

  “那蜘蛛...那蜘蛛会杀死我们的,我本来想告诉你们先别开棺的,可谁知道你俩动作这么快啊。”我焦急的说道,脑子有点乱,说话的语速也很快。

  焦八冷笑一下,“我说义哥,你真是越活越完蛋了,一只蜘蛛都能把你给吓到,你怎么变的这么脆弱了?这还是那个陆战队出身,身经百战的金忠义吗?”

  “靠,你他妈少跟我扯这没用的,你看看脚下就知道了。”我把手电光自己往地面照去。

  当焦八和麦老两人看到地面上那蜘蛛的尸体后,两个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,尤其是焦八,刚才还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呢,现在变的就跟吃了屎一样,一会儿白一会儿青的,愣是没说出一个字来。

  “这...这是什么啊?这么大?”麦老皱着眉头,嘴角抽搐的问道,显然他也有点害怕了。

  “蜘蛛啊,刚才我不是告诉你了吗?”我没好气的说道,现在知道都晚了。

  “蜘蛛?”麦老蹲下身子,“这...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蜘蛛呢?这一下可真麻烦了,那你刚才怎么不早点说?”

  “我到是想早说了,可你们俩给我这机会了吗?”我真服了,你们俩动作这么快,根本就不等我开口。

  就在我话音刚放的时候,突然间,从那棺木里涌出来一堆黑色的生物,就像那泉水一般,瞬间就往四处流淌啊,那黑色的生物,正是那巨大的蜘蛛,它们爬行的速度奇怪,顿时就震惊了我们。

  焦八赶忙大喊一句,“靠,他妈的快跑。”他反应最快,一个箭步就跳到其他棺木上面了,拔枪就开打,可他真够疯狂的,他往其他棺木上跑有什么用啊。

  麦老的速度也快,他猛的一把推开我,大喊一句,“快去找其他人,我掩护你。”他在我前面边后退,边不停的扫射,可这蜘蛛爬的太快了,麦老在扫射的同时,双脚还要不停的踩来踩去。

  我当时连想都没想,转身就开始往后跑,这时候,常山带着其他人也赶了过来,“忠义,出什么事儿了?”他大声喊道,一定是枪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。

  “快快快,快跑,快找地方躲起来。”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能不能找到地方躲藏,就看大家的运气了。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马丁也急忙跑了过来。

  “你自己看吧。”我没功夫搭理他,我招呼常山一声,“常山大哥,带着其他人,我们得冲出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