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04 鬼头蜘蛛













  常山赶忙把药箱递给了李欣,李欣从里面翻出来一堆东西,她看珍妮一眼说,“你忍着点,没有麻药了,我得把伤口给你缝上,会很疼的。”

  珍妮小脸煞白,她有气无力的点点头,“没...没事,我能挺住。”

  李欣看我一眼说,“你按住她,别让她乱动,再给她找个东西咬着。”

  我从背包里拿出一条毛巾,用毛巾把伞兵刀给裹上了,随后放在珍妮的嘴上,“咬住它,一定要忍住了。”

  马丁一脸担忧的问道,“李欣,这能行吗?你怎么连麻药都不准备啊?”

  “你少说两句,要不然你来?”李欣很不客气的瞪他一眼说道,马丁顿时被她说的不敢还嘴了。

  我双手按住珍妮的肩膀,看着李欣点点头,李欣开始把酒精倒在珍妮的伤口上,伤口必须要消毒才行,这酒精的刺激很强烈,当酒精倒在伤口上时,珍妮的身体猛的一紧,从她嘴里发出一种‘呜呜’的声音,她用力咬住伞兵刀,疼的她全身都颤抖了,我双手用力抓着她肩膀,能明显感觉到。

  “忍着点珍妮,很快就会过去了。”我很想帮她,可这个时候,只能靠她自己了,我们能做的,只是辅助,根本起不到关键作用。

  当李欣给她清洗完伤口后,她就开始缝合伤口了,“珍妮,你可要忍住了,忠义,你按住她,千万别让她乱动,要不然就没法缝合了。”

  “恩,我知道,放心吧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居然有些紧张了,感觉就好像是我在做这个临时手术一样。

  当李欣下手给珍妮缝合伤口的时候,珍妮疼的全身都在不停的轻微颤抖,是那种强忍着疼痛照成的后果,她额头上的汗水不停的往下流,马丁及时在旁边给她擦汗,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。

  但不得不说,珍妮还是很坚强的,即便在没打麻药的情况下缝合伤口,她愣是没喊出声来,所有的疼痛都忍在了心里,那颤抖的身体也正在慢慢减弱,说明她已经开始适应这种疼痛了。

  这个大女生要比我想象的顽强,我本以为她会疼的哇哇大叫呢,可她真就挺住了,其实李欣要比我们所有人都难,因为是她在做这个临时手术,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,只有简单的医疗设备,并且她的身体状况还处于低潮,她能强挺着把自己调节到最佳状态,这也是很不容易的。

  “好了,总算是缝上了。”当李欣这话刚一出口,我明显感觉到,珍妮的身体突然就瘫软了下来,她嘴里的咬着的伞兵刀,也立马掉落了,整个人就像一摊烂泥一样,倒在我身上一动也不动了。

  可她并没有昏迷过去,她只是闭着眼睛在休息,这一下消耗她不少的体力,但不管怎么说,她总算是熬过来了,伤口一旦缝合上,问题也就不大了,起码可以挺到离开这里了。

  等李欣给珍妮包扎完以后,她自己也是满头的汗水了,看来这次临时的手术,她心里的压力也不小,毕竟设备有限,环境还恶劣,能顺利的完成,这已经算是一个不小的奇迹了。

  马丁把珍妮给背了起来,珍妮不能再自己走路了,马丁主动扛起了这个担子,这次还算他有点良心,之前在大蜘蛛围攻我们的时候,他居然想自己一个人跑出去,由此可见,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依靠,真到关键时刻,他只会顾自己,根本不会顾及身边的人。

  不管他是出于面子问题,还是内心的谴责,起码这次他还像个爷们,珍妮是他女朋友,他就有责任来照顾她,别人来照顾珍妮,是出于同伴的友情,而他则是天经地义的,我更不会跟他争抢这个表现的机会,因为珍妮需要的也不是我,我没有理由强站出来。

  我走过去把李欣搀扶起来,“辛苦你了,累坏了吧?”李欣的脸上也是布满汗水,她的身体也已经到极限了,我多少有一些心疼。

  她轻笑一下说,“累点无所谓,起码保住了珍妮的腿,要是再晚一个小时,恐怕就没救了。”

  我开玩笑的说,“有你这个神医在这,还怕没救啊,死人都能给它复活了。”

  “你少跟我臭贫,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里吧,我都受够了。”一向坚强的李欣,这次也有点承受不住了,毕竟她差一点就丢了性命,比在鬼岛上的时候要危险多了。

  “对了焦八,你知道那是什么蜘蛛吗?”麦老突然看着他问道。

  焦八摇头说,“不太清楚,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蜘蛛。”

  “那东西应该是鬼脸蜘蛛,是很邪门的东西。”常山突然说道。

  “鬼脸蜘蛛?这名字怪吓人的啊,不过跟那蜘蛛的特征倒是很像。”那大蜘蛛的身体,和唱京剧的花脸真的很像。

  “我记得,鬼脸蜘蛛就是一般的蜘蛛啊,在中国很多地方都有,顶多也就一截手指那么大,可这蜘蛛的大小都快赶上盘子了,太可怕了,这也对不上号啊。”李欣似乎对鬼脸蜘蛛有一定的了解。

  “没错,鬼脸蜘蛛就是普通的蜘蛛,有极少部分会有毒,可从来没见过有这么大的。”麦老符合了一句说道。

  焦八若有所思的说,“你说的鬼脸蜘蛛?是不是也叫鬼头蛛啊?”

  “恩,就是鬼头蛛,也叫鬼脸蜘蛛,跟你们所说的那种常见的鬼脸蜘蛛是两码事儿,这是一种极度阴险的邪灵生物,是古代的黑暗法师专门喂养的。”常山简单的解释了一下。

  焦八点点头说,“我以前只是听说过,但是从来没见过,据说这鬼头蛛的炼制方法很邪门,起初就是很小的普通蜘蛛,然后黑暗巫师会配制一种特殊的食物给它们吃,时间一长,这小蜘蛛就会长很大,也会听从巫师的安排。”

  常山接话说,“没错,是这样,只不过那食物里,其实是有着人类的三魂七魄,蜘蛛吃了以后,就会有人类的一部分智慧,那鬼脸的生成,就跟它们吃的食物有很大的关系,不过我也只知道这些,再多的我也解释不了。”

  “知道这些就够了,常山大哥,你果然很不一般啊。”焦八又说了一句不明不白的话。

  常山笑笑,随口说,“都是听家里长辈说起的,要不然我哪里知道,麦老,咱们还是出发吧,别再耽搁时间了。”

  “恩,是该走了,得尽快找到那巫师的棺木,大家相互照应一下,注意周围的环境。”麦老招呼一声,我们又开始启程上路了。

  珍妮腿伤较重,马丁则是在背着她,李欣的身体状况也不太好,就由我来负责了,其他人也一样,没受伤的照顾伤员,这简直成了一直老弱病残的团队了,我们第一次如此难堪,又是如此的狼狈啊。

  我们顺着这条通道一直往里走,也不知道这条通道到底通向哪里,可别到是再跑出来一堆大蜘蛛,那可就完蛋了,这一路的步伐很慢,一个是因为身体都比较疲惫,再一个也不敢走太快。

  通道相对来说比较狭窄,只能容纳两个人并排行走,并且通道的两侧没有灯,除了冰冻的舱壁以外,什么都没有,这里看起来更像是大一号的痛风口,让人感觉阴森森的,还伴随着轻微的阴风吹来。

  “老八,这条道通向哪啊?”他就在我旁边,我随口问道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但感觉这里阴气挺重的,大家还是小心点好。”他回头说了一句,我们两个人打头呢,麦老这次殿后了,其他人都在中间。

  我有点胆凸的说,“可别走进了那大蜘蛛的巢穴啊?那群蜘蛛可是从这里爬出去的。”

  一想起那大蜘蛛,我这心里都哆嗦,那鬼东西个头太大了,这就是经历的多了,能稍微适应点,要不然第一次见到这么恐怖的生物,非把我吓破胆不可。

  “不能,那大蜘蛛应该只是看守,这里不应该会有巢穴,不过…兴许会有点残留的蜘蛛。”焦八这也是在两头堵啊,看来他也一点把握都没有,完全就是瞎猫碰死耗子呢。

  “你这话等于没说一样,那这蜘蛛到底是再守护什么?”李欣在我身后问道。

  焦八停下脚步,一脸无奈的说,“大姐啊,我又不是跳大神儿的,哪能什么都知道啊,最有可能的,就是那巫师的棺木了。”

  他这句话,算是让大家伙都精神奋震了,我们的目地就是要打破法阵,可我还有另一个目地。

  “你确定?还有多远?”我赶忙问道,不知道为什么,我很想尽快找到那巫师的尸体,但我肯定不是为了打破法阵,似乎…是跟那个古代女子有点关联。

  “我哪知道啊,总之不用担心,这通道是在船里,不是在山洞,走不了多远的,大家别着急,都耐心点。”焦八又恢复到往日的平静,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。

  不过他说的很对,很快我们就走到了通道的尽头,可出现在我们面前的,却是一面冻死的冰墙,除了满墙的结冰以外,这周围什么都没有,也就是说,我们可能是走进了死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