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05 结冰木门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“这…不是吧?死路一条?”李欣不敢相信的问道。

  焦八冷笑一下,“不可能是死路的,这暗道如此隐蔽,怎么可能会是死路,那门应该就在这冰墙的后面呢。”

  麦老这时穿过人群,走到前面看了看说,“恩,大门差不多就在这后面,把冰墙打碎看看,谁手里还有散弹枪?”

  我们几个人互相看看,随后全都摇摇头,现在就算是有枪,那也没子弹了,剩下那不多的子弹,都用来对付那些可怕的蜘蛛了,几乎差不多是弹尽粮绝了。

  “怎么?都没有啊?”麦老居然还有点惊讶,脸色显得很难看。

  “别看了,谁都没有,要是没有那些该死的蜘蛛,兴许还能剩点子弹。”常山很无奈的说道。

  “这下可麻烦了,这冰这么厚,要是没有散弹枪的话,我们起码得用一个小时的时间。”麦老扶着冰墙,皱着眉头说道。

  “不是还有手雷吗?炸开得了。”马丁说话的功夫,就要拿手雷了,他应该还剩下一颗。

  麦老拦住他说,“不行,这里是船舱,炸塌了我们怎么进去,自己动手吧。”

  没办法,没有弹药,手雷还不能用,就只能自己动手了,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开始用刀一点一点的往下弄,这冰实在是太厚了,半天的功夫才弄下来一小部分。

  不过欣慰的是,借着强光的照射,已经可以看到后面的门了,依旧是一扇舱门,不过门的颜色却是红的,是那种血红血红的,看着非常炸眼,也很邪气,透着一股阴森的气息,仿佛如地狱的大门一般。

  我心里突然有一些紧张感,感觉这门后面可能隐藏着什么可怕的生物,或者说,我们是中了对方的圈套,我可是无意间从上面掉下来的,现在居然又在这找到了一条暗道,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是,毕竟这暗道是在棺木的里面,并且还有那大蜘蛛看守,要不是焦八认定这里有路,我们其他人根本就想不到。

  这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那鬼蛊人的突然逃走,很可能就是跟这些大蜘蛛有关系,或者说,跟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有关系,那巫师的棺木,八层就是在这大门的后面。


  “我去他娘的,这活也太累了,盗墓也没这么麻烦啊。”焦八咒骂一句,一把扔掉了手里的刀。

  我走过去帮他把刀捡起来说,“你在这埋怨也没用,早点把门打开,我们也好早点知道这里面有什么。”

  焦八扭头看我一眼,“这冰也太厚了,我们搞了半天了,才搞下来这么一点,累的我手都软了。”

  “行了,你就别埋怨了,我们谁不累啊?难道就你累?”麦老一边干活,一边说道,连头都没回,因为根本就没功夫回头。

  “继续干吧,别墨迹了。”我把刀递给他说道。

  焦八很不情愿的接过刀,猛的一刀扎在了冰墙上骂道,“靠,这群该死的巫师,老子要是找到他们的尸体,非把他们碎尸万段了不可。”.....


  我们手里也没个锤子,只能靠手掌的力量来一点点凿开,这冰的厚度就跟城墙差不多,还特别的结实,本以为只要砸开一个口子,就可以掉下来一大片呢,可谁知道根本不可能,就得这么一点点凿,费力不说,时间还长,要是大个子在这就好了,他那力工一样的体格,肯定能节省不少时间。

  时间过了多久不知道,但感觉起码得有一个小时了,我们这才把这周围的结冰全部给清理掉,这还是我们一口气完成的呢,中途根本就没休息,要是再休息一会儿的话,根本就完成不了,我们累的都坐在背包上面休息,就连麦老也不例外,这种活太麻烦,我们都快成专业凿冰人士了。

  这次除了两个女生和马丁没动手之外,其他人是全军出动啊,就连老水和小峰都上手了,不知道为什么,他俩的干劲十足,就好像抽鸦片了一样,跟刚从棺木挖出来的时候判若两人。

  马丁一直在照顾珍妮,珍妮的状况照比刚才要好一点,虽然脸色依旧煞白,但看起来精神了一些,马丁又是给她喂药,又是给她喂水喂吃的,在外人看来,他照顾的简直无微不至,是一个完全称职的男朋友。

  可在我眼里,他就像有意再献殷勤一样,很假,假的离谱,就跟下人伺候主子没什么区别,也可能是我妒忌,由于心里不快照成的,可我心里很清楚,我对珍妮,似乎已经没有那种迷恋了,她对与现在的我来说,只是一个同伴,或者说,仅仅只是一个搭档。

  “喂喂,看什么呢?都发呆了。”李欣伸手在我眼前晃了好几下,我这反应过来。

  我回过神来说,“没什么啊,在休息。”我刚才肯定又直勾勾的盯着他俩了,这个习惯不好,我得改一改。

  “你可得了,你那眼神都发呆了,一直盯着人家珍妮和马丁两人。”李欣抿着嘴,带着一抹笑意说道。

  “谁看他俩了,我只是累了,再休息。”我随口胡说了一句,我并不想盯着他俩,这只是一种习惯罢了。

  “你不用不承认,我都看到了,你心里是不是很嫉妒马丁啊?”李欣说话声音很微弱,有些气喘吁吁的。

  我拍拍她手背说,“没有的事儿,别瞎问了,你身体不好,就少说两句吧。”

  李欣也没反驳我,只是微微的笑了一下,但这笑容多少有点苦涩的味道,我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,更不知道她对我是什么意思,我很想告诉她我之前的经历,可理智再提醒我,绝对不能说,也许说出来,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了,这件事情,还是隐藏在我心底比较好。

  “他妈的,总算是凿开了啊,这活实在太累,适合大个子和馒头两人干。”焦八撇着大嘴,翻着眼睛说道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常山扭头看他问道。

  “还能什么意思,馒头和大个子体格大,一看就是干力工的选手。”我拍着常山的肩膀说道。

  “哈哈…没错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焦八大笑着说道,我这话一出口,其他人也笑了起来,原本紧张压抑的情绪,似乎被我这一句话给扫干净了,就连麦老都抿嘴偷笑呢。

  “大个子要来啊,又得骂娘了,不过你还别说,我还真就挺想他俩的,也不知道他们俩现在怎么样了。”常山收起笑容,有些担忧的说道。

  “是啊,还有顺子和少宇,也不知道他俩醒没醒过来没?”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他们这四个人是好是坏谁也不知道,目前的我们,是最为狼狈的,伤员一堆不说,还少了两个主力选手,大个子跟馒头要是在这,我们早里把这面冰墙给凿开了,现在这路真是越来越难走,我倍是感疲惫啊。

  “别担心了义哥,有大个子和馒头在,不会有事的,他们几个没上船,都在外面呢,法阵的力量应该不会影响到他们的,麦老,咱们该行动了。”焦八说着话,就起身站了起来。

  “好,准备开门吧。”麦老站起来后,一手抓住了大红门的把手,这门跟普通的舱门不一样,更像是宅院的大门。

  麦老随后打了个手势,意思让我们后退,他要一个人开大门,我们全都往后退了几步,可他试了好几下,也没能把门给打开。

  “门打不开啊,里面好像是被锁上了。”麦老说着话,又用力猛撞了几下,可还是没用,大门只是轻微晃动一下,根本撞不开。

  “干脆我们一起撞门吧?我就不信这木门能多结实。”老水看着我问道。

  “撞什么撞,都省点体力吧,我来。”

  焦八说着话,就把刀拔了出来,他走到大门跟前,他先伸手试着推了推门,然后把刀直接插进了两扇门的中间,再慢慢的把刀往上抬,当他太到大门中间的时候,他突然眯起眼睛笑了一下,是那种很奸的笑容,接着他猛的用力向上一台,就听‘卡’的一声,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被他给挑开了,可能就是这大门的门锁。

  “行了,可以开门了,你们往两侧站。”

  麦老挥手示意一下,除了我和他以外,其他人都躲在红门的两侧,焦八两手扶住大门,猛的用力一推,这大门在他的力量下,‘吱’的一声就打开了,而当大门打开的那一刹那时,一股强劲的阴风从门里吹了出来。

  “躲开。”焦八大喊一声,猛的往旁边躲去。

  我和麦老的反应也够快,我们两人一左一右,快速的闪身,这股阴风正好从我们中间吹了过去,当残余的阴风吹在我身上的时候,我感觉防寒服瞬间就被打透了,阴风能顺着皮肤直达骨髓,冷的都让人受不了。

  而这股阴风持续的时间并不长,顶多也就十几秒钟的功夫,很快就恢复平静了,我们重新聚集在大门口,大门的里面是一片漆黑,什么都看不到,感觉就像是万丈深渊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