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09 雪人士兵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“我看也是,咱们得多加小心,不能因为这里的环境,就放松了警惕,这艘古船真的很可怕,怪事儿太多了。”李欣一直保持着清醒,这些诡异的白色丝绸带,让我心里也开始不安了。

  常山原地转了一圈后,脸色越来越差,“这些东西是从哪来的呢?这根本不是什么影像,好像是古船有意释放的某种东西。”

  “东西?什么东西?”我赶忙问道。

  常山轻轻的摇头,一脸严峻的说,“我不知道,说不上来,但这些东西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。”

  “这些白色的条子,会不会是古船上的灵魂呢?”麦老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。

  “看不明白,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,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儿,这白色,代表着死亡。”常山眉头紧锁,他能这么说,一定是有道理的。

  我都开始有点哆嗦了,这白色丝绸飘的哪都是,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的视线,前面的路根本看不清楚,它们已经团团把我们给包围住了。

  这些奇异的白色丝绸,似乎有着生命一般,在靠近我们身体后,这些东西会围绕着我们转圈,一圈一圈的从上往下转,缠绕在我们周围,我们每个人都被这丝绸缠绕着,它们好像是在等待什么,又好像是在寻找什么,我不知道,也看不明白,但心里却总是有些不安。

  “这...这些东西想干嘛啊?”李欣有点焦急的问道。

  “我也想知道,它们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,你没发现吗,它们似乎有着生命,能感觉到我们的存在。”我看着李欣,小声的说道。

  李欣脸色有点不好,自从这白色丝绸突然出现后,她就一直很紧张,“咱们最好赶紧离开这,这些东西太诡异了。”

  “这里很奇特啊,船长,你说这里会不会藏着什么旷世珍宝啊?”老水还在想宝贝,也难怪,这地方是挺特别的,初步给人的感觉,是那种梦幻般的美丽,很难让人不会有遐想。

  “水哥,你就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,还是想想怎么离开这里吧,我感觉这里听慎人的,太诡异了。”小峰有点害怕的说道。

  马丁却说了一句,“有诡异,才会有收获吗,离开这里是必然的,但是...这并不影响我们找宝,再说了,此行的目地,不就是为了那沉船的宝藏吗。”

  “马丁,别想宝藏了,命才是最重要。”李欣提醒他一句。

  马丁笑了一下,很随意的说,“命固然最重要,不过...宝藏也很重要。”

  而这时候,那些奇异的白色丝绸不再围绕着我们了,它们开始慢慢的往两侧漂去,让我没想到的是,这些鬼东西,居然又在那些雪人士兵的周围徘徊,依旧是一圈一圈的转,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呢?

  我们所有人都在盯着这一幕,只可惜这时间太短暂了,仅仅只有十几秒的时间,这些白色的丝绸就消失不见了,就像是蒸发了一样,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,完全无影无踪了,整个过道处,又恢复到原先的样子,刚才那一切的发生,仿佛有如梦境一般,真真假假难以分辨,让我们所有人都迷茫了。

  “消失了?”我看着其他人问道。

  “可能是,但我感觉...好像是和这些雪人融合在一起了。”李欣说着话,就走到了那雪人士兵的跟前。

  我也赶紧跟她走了过去,我站在她旁边说,“你在看什么?”

  “忠义你没感觉到吗?这些士兵诡异的厉害,还有刚才那些白色的东西,好像跟这些雪人有着某种联系。”李欣说话的同时,目光还紧盯着面前的雪人士兵,整个人变的都很精神质。

  我摸着下巴,看着面前的雪人士兵说,“某种联系?你指什么呢?”

  我确实没明白什么意思,那些白色的丝绸,能跟这雪人士兵有什么关系呢,不过有一点我很清楚,这雪人士兵,应该不光是摆设,它耸立在这里,想必是有什么目地。

  “忠义,我们该走了,先别管这些东西了。”常山走过来说道。

  我点点头,拉了李欣一下,可就在我们刚要离开的时候,老水突然大喊一声,“啊...”

  我们原本没打算在此浪费时间,可老水的这一声叫喊,还是让我们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,李欣和珍妮更是被他这一嗓门子给吓一跳,我们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,我更是心里‘咯噔’一下,感觉要出事儿啊。

  马丁背着珍妮走过去问道,“老水,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?乱叫什么呢?”

  老水脸色吓的惨白,好像见鬼了一般,他伸手指着面前的雪人士兵说,“这...这个士兵,我...我刚才...我刚才看到它睁开眼睛了。”

  “什么?睁开眼睛了?你不会是眼花了吧?”我急忙问道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这雪人士兵果然有问题。

  “真的,我说的都是实话,刚才它眼睛真睁开了,还直勾勾的盯着我看呢?”老水唯唯诺诺的说着,从他的脸色和精神状态来看,他不像是再说谎话,而且他也没必要说谎,这种场合,他是不会开玩笑的。

  “你可别吓唬我啊,我告诉你,现在我最怕这东西了,邪门的厉害。”李欣都把刀给摸出来了,她那充满杀气的眼神里,却带着一丝恐惧。

  “我真没开玩笑,这都什么时候了,我能拿这事儿乱说吗,千真万确,这雪人的眼睛刚才确实睁开了。”老水脸色严峻,说话的同时,脖子上的青筋都起来了,可见他激动的程度。

  马丁盯着那雪人士兵看了看,并且还用手去摸摸那士兵紧闭的双眼,他忽然笑了一下,“老水,你不是眼花了吧?我看这士兵,顶多就是个冰雕塑,摆在这里,就像…就像那秦始皇的兵马俑一样,没什么可害怕的。”

  “我…我眼花?不能啊,它离我这么近,我不能看错的。”老水也有点蒙圈了,眨着眼睛看着我们。

  “别总自己吓自己了,你是有点精神过度紧张。”马丁拍拍他胳膊,意思让他放松一下。

  老水皱着眉头,自言自语的说,“难道我…我真的眼花了不成?是我精神有问题?是因为我心里害怕?还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?”他歪个脑袋,眼珠子来回的乱转,看起来是有点不正常,就像个精神分裂的患者一样。

  “水哥,你别老给自己压力,放松一点,咱们暂时没什么事儿。”小峰扶住老水,安慰着他,小峰这人很有意思,感觉他就像老水的马仔一样,什么时候都是紧跟着老水。

  “可我怎么感觉这雪人怪怪的呢?我一靠近它,就感觉有一股莫名的阴冷向我扑来,就好像...好像再接近死人一般。”珍妮在马丁的背上说道。

  她声音低沉,脸色也不太好,身体状况还是很差,不过马丁这体格到是真不错,他一直背着珍妮,也没感觉他有多累,这爱情的力量还真伟大啊。

  “没错,我也有这种感觉,一靠近这雪人,我浑身都不舒服,全身都感觉发冷,这事儿是挺怪的,忠义你有这种感觉吗?”李欣接话说道,随后又看我一眼。

  我摇头说,“没有,我没感觉到什么阴冷,只是觉得这雪人士兵很怪异,可我又说不上来为什么。”

  这士兵确实挺怪异的,表面看着就是那种普通的陪葬品,可要是细看的话,仿佛又有一种神秘的气息笼罩在这雪人的周围,是那种渗透着死亡的气息,但并不是阴冷,可相对来说,这种气息更加可怕,让人感觉不寒而栗。

  麦老他们也都说没感觉到有什么阴冷,这里一切都很正常,也很平静,可这种平静不是那种普通的平静,就好像是地狱的深处,在暗藏着恐怖的杀机,魔鬼随时都有可能出现。

 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点胡思乱想,但总之就是不能静下心来,手心里甚至都布满了汗水,而理智一再告诉我,这是一种潜意识,也叫做第六感,似乎每次遇到危险,我就会有一种特殊的紧张感,在深海下和小岛上,都会有这种感觉,这是经常跟死亡打交道的人,特有的一种能力。

  “我看大家都有点紧张啊,我们自己可别先乱了,这些士兵就是摆设,很多陵寝的建筑,都会有这种士兵来做看守,大家不必慌张。”马丁双手做个安抚的动作,他现在反倒成专家叫兽了,还在这里给我们上起课来了。

  而珍妮这次则反驳了他,“马丁你不能这么说,很多事情你是没接触过,我们之前在一个岛上,遇到过一种武将石像,起初谁都以为那就是普通的陪葬摆设,可谁都没想到的是...那石像居然复活了。”

  这次珍妮还说了句像样的话,那小岛上的武将石像,可是最可怕的邪灵之一了,现在回想起来,还仍然历历在目呢,仿佛就像昨天刚刚发生过一样,当时真是太危险了,只要有一点出错的地方,我们都得死在那武将的手里,难道这雪人士兵,也会想那石像武将一样复活不成?要真是那样的话,就太可怕了,但有可能也是我想太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