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10 疯狂马丁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“就算是这样,那你又怎么能证明这座冰雕像有问题呢?中国的古代陵寝,确实有着很多诡异之处,但那都是少数的,大部分的陵寝,还是很安全的。”马丁这次有点古怪啊,怎么表现得这么亢奋,往常他很少说这么多废话的,这次是不是着了什么道了?这里面肯定有问题。

  “似乎你对中国历史有一定的研究啊?连陵寝的建筑都知道。”焦八斜眼看着他,眼神里全是藐视。

  马丁撕开笑脸,明明是笑容,可看起来跟哭一样,“不敢说很了解,只能说略知一二吧,这还是多亏珍妮,要是不认识她的话,我对中国的文化,也没那么多的了解。”他说话的同时,还不忘扭头看珍妮一眼。

  珍妮再次反驳他,“马丁,你这人就是太自以为是了,我们现在是在古船里,不是在什么古墓里,之前经历过那么多可怕的事情,难道你都忘了?”

  “之前是之前,现在是现在,珍妮,这是不能相提并论的,我们放轻松一点,不要总那么紧张吗,把气氛搞的那么僵硬,对大家都不好。”马丁真是越说越不对,就连他的眼神都变的不一样了。

  我悄悄的在焦八耳边说,“这马丁有点不对啊,他好像是被法阵的力量给控制了。”

  焦八不动声色的点点头,“我心里有数,你别说话,让我来应付。”

  “兵马俑跟这个可不一样,那是陶俑做成的,仅仅只是一种陪葬品,可你们知道这些个雪人士兵,是用什么做的吗?”焦八突然开口问道。

  从我们进来到现在,焦八他一直在观察这里的环境,想必他早就清楚这些东西是什么了,想必其他人肯定都不知道,要是知道的话,之前也就不用在这瞎猜疑了。

  “要是我没说错的话,我怀疑这雪人...应该是用活人...直接冰冻而成的。”焦八眯着眼睛,并且还扭头看了马丁一眼。

  “活人冰冻?你的意思是?这些雪人都是有生命的活人?哼,简直是无稽之谈。”马丁说话的语气很不善,满嘴全是嘲讽之一。

  焦八并没有生气,他邪笑一下继续说,“我这也是听一个前辈曾经跟我说起的,他说他在盗秦代陵墓时,遇到过一次类似这种情况的事情,所描述的经过,跟我们现在遇到的很像,大概就是这种雪一样的冰人,从他口中我得知,这是一种很可怕的邪灵,但是要想炼制这种邪灵,必须得是黑暗法师中的佼佼者才行,一般的黑暗法师是无法炼成的。”

  “这是黑暗法师所使用的一种极高的巫术,它们会把活人冰冻起来,当冰冻的人接近死亡时,巫师会把他的灵魂再抽出来,放到一个特殊的地方供养,以备用时需要,虽然我没亲眼见过,也只是听前辈说起过,但初步来判断,应该是错不了的,当年我那个前辈,本来是可以盗取秦朝将军陵的,可就是因为遇到了这种雪人士兵,才不得已退了出来,他也因此差点丧命在那里,最终导致他失去了一条腿,从而退出了盗墓的行列,后来他们给这种邪灵起了一个名字,叫做雪妖。”

  “雪妖?我靠,这名字还真搭配啊,这前有冰魔,后有雪妖,这还让不让我们活了?”我顿时感觉脑袋有点大了,听名字就知道,这鬼东西肯定很难对付。

  麦老很难得的开了一句玩笑话,“呵呵,那还不如叫雪糕和冰激凌呢,这听起来不是更搭配吗?”

  “我说麦老,您怎么还开起玩笑了呢?”珍妮看他一眼,有点郁闷的问道。

  麦老轻笑一下,“没什么,只是希望大家别那么紧张,既然我们能从冰魔的手中逃出来,也一定能从这雪妖手中活下去,只要大家一条心,一定可以的。”麦老总是那么自信,到什么时候都不忘鼓舞我们。

  “话是这么说,可您也知道,我们现在连武器都没了,之前能从冰魔的手中逃脱,那是因为我们有枪,可现在呢?我们只剩下这些冷兵器了,这可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“我提醒他一句,没有火器,光靠这冷兵器根本就不行,近身肉搏,我们哪里是这些邪灵的对手。

  “义哥说的对,没有枪,我们无法抗衡他们,冰魔和雪妖,是同类型的邪灵,也都是有智慧的邪灵,同时还是邪灵中最难对付的,虽然我不敢肯定这雪人士兵就一定是雪妖,但我们最好还是多加防范点,尽快远离这个鬼地方。”焦八的言下之意,就是让我们赶紧走,别在这里耽误时间了。

  可总有人不希望我们就这么离开,马丁立马抢先说,“一派胡言,我看你就是在蛊惑人心,简直就是妖言惑众,大家别听他胡说,这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的妖魔鬼怪,我们现在已经安全了,不要再被他的话给吓到。”

  他说话的同时,还伸手指着焦八,他那眼神越来越邪恶,就像野狼一样,而且马丁说话的用语,似乎跟之前也不一样了,这事儿确实挺怪异的,就算法阵的力量可以控制一个人的心智,但也不应该会把一个人的说话习惯给改变了啊。

  “马丁,你不能这么说啊,焦八的话不无道理,我们是应该多加小心才对,这一路上的危险你也见识到了,怎么还能说这种话呢?焦八,你别理他,他这人就这样,口无遮拦的。”珍妮有点看不过去了,说了马丁几句,同时又代替马丁向焦八道歉了,这珍妮还是挺会做人的吗。

  本以为马丁会听她的呢,可让我没想到的是,马丁不以为然的说,“珍妮,你们就是太信任他了,什么事情都要听他的,难道说...他才是你们的领导人吗?”

  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这摆明了是在挑拨离间吗?”常山瞪着他,语气很重的说道。

  马丁冷笑一下,“呵呵,先说明一下,我可没有挑拨离间的意思,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,你们自己清楚,从来到这里以后,你们无论大小,什么事情都要听他的,难道他焦八是神仙不成?什么事情都能知道吗?还有你,不要总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,还自以为很帅呢,真是有够白痴的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你脑子没病吧?”常山脸色一变,火气立马上来了。

  “我说什么你听不懂吗?你们这群人,真是让人气愤啊,明明我才是船长,可却让你们管着,这一路上,我还得听你们说三道四的,要是没有我,你们早就死在海上了。”马丁愤怒的低吼道,原来他心里一直在窝火呢。

  “马丁,你不能这么说啊,你是救了我们,而我们所有人也都感谢你,但这是两码事儿,之前你也答应听我们的安排了,为什么现在又出尔反尔?你也别忘了,要是没有其他人,你也早就死在这了。”李欣走上前来,不急不慢的说道。

  “哼,别说那么多废话了,我现在要改一改,以后你们大家都听我的,因为我才是船长,不要再对我指手画脚了,事该怎么做,路该怎么走,我心里有数。”马丁昂起头,很得意的说道。

  “马丁,你是不是疯了啊?你根本不了解这里的一切,你怎么带领我们?我们不是想跟你抢船长的位置,你一直都是船长,可现在不是在船上,这个我不能同意。”珍妮在他背上冷着脸说道。

  “你不同意也得同意,你们身上的一切,都是我的,要是没有我,你们什么都没有,别说走到这里了,你们早就死在半路上了,不要跟我讨价还价,你们没有资格。”马丁变的极度邪恶,似乎已经失去人性了。

  焦八慢步走到他跟前,抬头看着他,眯缝着眼睛说,“马丁,你还记得你自己是谁吗?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我自己是谁?这种话亏你问的出口,你没病吧?”马丁不屑一顾,冷笑一下说道。

  “回答我,我再问你话呢?”焦八目光紧盯着他的眼睛,语气低沉的问道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马丁突然有点胆怯了,他躲开焦八的目光,“有病,我当然是马丁了,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,或者你问珍妮,我是不是马丁。”

  当他这话说出来的时候,我更加肯定了,他绝对是被法阵的力量给控制了,谁能说出这种二百五的话啊,这一看就是脑子有问题,也不知道他琢磨什么了,怎么能让法阵的力量给钻了空子。

  珍妮和其他人这时也愣住了,谁心里都明白,马丁已经不正常了,这明显是上道的表现啊,可他自己根本就不知道,我们得帮帮他才行。

  我偷偷的给珍妮一个眼色,珍妮心领神会,她马上开口说,“马丁,你放我下来吧,我没什么事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你不是腿上有伤吗?还是让我背着你吧。”马丁立刻给回绝了。

  “我说放我下来,你听不到吗?”珍妮有点生气了,语气都加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