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13 滴血破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焦八并没有回答我,他依旧再不停的念着,而这时候的他,已经开始翻白眼了,并且全身上下出现剧烈的颤抖,他嘴里的鲜血还在往外流,很快胸前就被染红了一片。

  “他妈的,不行就别搞了,你会死的。”我不能看着焦八丢掉性命,如果非要让我选择的话,我会毫不犹豫的杀死马丁,来换取焦八的生命。

  可焦八就像入魔了一样,他一句话都不回答我,翻着白眼依旧不停的念叨着,似乎他根本就无法停下来,只能完成这个诡异的仪式才行,我心里越来越乱了,这可怎么办呢?

  “糟了,焦八快挺不住了,忠义你按住马丁,我得帮他一把,要不然他肯定过不去了。”

  常山话说完,也跟焦八一样,他拔出刀来,把自己的手掌给划破了,他握紧拳头,让鲜血也滴在马丁的脸上,他闭上眼睛,也开始念叨了起来,虽然我不知道他俩到底在念什么,但似乎还管点用。

  常山的加入,使得焦八缓解了不少,他身体的颤抖已经慢慢减退了,翻着的白眼瞬间就恢复正常了,脸色也稍微好了一些,嘴里的鲜血也不再往外流了,呼吸也变的顺畅了,生命似乎又重新回归了。

  十几秒钟后,马丁突然张大嘴,发出一种让人极为难忍的叫声,这惨叫刺激着我们每个人的神经,就像那孕妇要临盆一样,听的我是抓心挠肝的,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都剁掉。

  这时候,我亲眼看到,从他嘴里穿出来一条白色的东西,向空中慢慢的飘去,等我仔细看后猛然一惊,这个诡异的白色长条物,居然是之前那类似白色丝绸一样的东西,原来一直都是它在搞鬼,我就知道,这鬼东西肯定是来者不善。


  当这白色丝绸从马丁的体内出来后,他脸色慢慢的恢复了正常,嘴里的尖牙也不见了,之前那不人不鬼的样子也很快消失了,一转眼的功夫,马丁又回来了,只不过现在的他,还没有清醒,依旧处于昏迷的状态。

  “呵呵,总算是成功了。”焦八双眼无神,满嘴鲜血的说了一句,随后他身体一歪,‘咣当’一声,直接瘫倒在了地上。

  我赶忙过去扶住他,“老八,老八你挺住啊。”他全身发软,骨头都快散架子了,感觉就像一滩烂泥一样,一点知觉都没有。

  “没事的忠义,焦八只是疲劳过度而已,不会有危险的。”常山按住我肩膀,喘着粗气说道。

  他看起来也很累,脸上全是汗水,唯独比焦八好点的地方,就是他没有吐血,不过他脸色也依旧苍白,看来也消耗了不少体力。

  “他刚才都吐血了?能没事儿吗?”我担忧的问道。

  麦老这时蹲下来,给焦八把了一下脉,随后向我点点头说,“不碍事,他只是昏过去了,很快就会醒来的。”

  他也累的气喘吁吁,汗水布满整个额头,这一次真是损兵折将啊,差一点就出大事儿,还好最后有惊无险的过去了。

  不过我很吃惊的是,这老家伙居然会号脉?这可是中医才会的,之前也没见他表现过啊,这次又让我开眼了,他真是个全能型的人才啊,几乎什么都懂,这也充分证明着,麦老的身份绝对有问题,肯定不单单是他说的那样。

  而这时候,那白色丝绸一样的鬼东西,在我们面前晃来晃去,它漂浮到空中以后,居然发出一种阴森森的恐怖笑声,这笑声起伏不定,回荡在整个过道处,就好像在嘲笑我们一样,

  “你他妈的笑什么?狗娘养的,老子一刀痛死你。”我愤怒的抽出伞兵刀,起身就要冲过去。

  常山一把按住我,“别冲动,你是伤不了它的,它不是实体。”

  “那这鬼东西到底是什么?”我发疯般的怒吼一声,心里憋屈的要命,武力还杀不了它,那我还能做什么呢?

  “你冷静点,别让愤怒冲昏了头脑。”常山拍拍我肩膀,示意我放松一下。

  我深吸了几口气,尽量让自己的愤怒心态平复下来,我心知肚明,不能再让法阵的力量控制我了,我抬头看了一眼,那白色的丝绸带已经不见了。

  “那鬼东西呢?”我扭头问道,这一眨眼的功夫,它居然消失了。

  “飘到那雪人的附近后,就不见了。”麦老轻声说道。

  常山目光如炬,一脸冷峻的说,“这东西应该跟那雪人士兵有些关系,咱们最好赶紧离开这,我怕那雪人士兵会复活。”

  “复活?不能吧?”李欣的声音突然在后面传来,这时候我才注意到,她和珍妮等人已经过来了,刚才光顾着那白色丝绸带了,差点把他们给忘了。

  “咳咳咳…要真是雪妖的话,就一定会复活的。”焦八咳嗽几声后,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。

  我一看他醒了,立马扶住他问道,“老八你怎么样?还能行不?”

  “没事,暂时还死不了啊,常山大哥,你要是早点出手,我就不至于浪费这么多血了。”焦八抬头看着常山,声音沙哑的说道。

  他脸色还是有些苍白,并且眼圈发黑,眼眶深陷,嘴唇干裂不说,周围还全是血迹,这是焦八目前以来,最为狼狈的一次了,仿佛如大病初愈一般,憔悴的厉害。

  常山有点尴尬,带着歉意说,“谁知道能这么麻烦啊,我还以为你一个人能搞定呢,抱歉,让你受罪了。”

  焦八苦笑一下,抓着我胳膊站起身来说,“你不用跟我道歉,我也没曾想会这么难搞,我得谢谢你啊,你要是再晚一步出手的话,我恐怕就得死了,不过...我很好奇,你是怎么会用滴血破魂的?”

  常山目光凝聚,很镇定的回答道,“早年跟家里人学过一些皮毛,略懂一二罢了,我也是第一次用。”他还是这句敷衍的话,一点创意都没有。

  “李欣,麻烦你把药箱给我。”焦八从李欣手里拿过药箱,给自己的左手简单包扎了一下,随后又把纱布扔给了常山,“常山大哥,你就不用再隐瞒了,这些手法,不是一般人能用的,滴血破魂,对自身是有伤害的,我也是逼不得已才用的,但我看得出来,你的能力在我之上,你跟我说实话,你到底是盗墓贼?还是巫师?”

  焦八的这一席话,引来的所有人的注意,大家伙都把目光看向了常山,而这时候李欣也开口问道,“常山,你总说是跟家里人学过一些皮毛,但这话未免也太敷衍了吧?既然我们大家是一个团队,为何还要有所隐瞒呢?”

  “是啊常山大哥,您到底是不是巫师啊?”我接话轻声问道,其实我也对常山的身世很感兴趣,原本我是不想问的,可没想到焦八这么沉不住气,居然现在就问了出来,那我只好顺着路往上走了。

  常山低头在给自己包扎,动作不急不慢的,等他包扎好后,他抬头冲我们所有人笑笑,“我只是一名水手,仅此而已。”

  我去,又是这话,说了等于没说一样,我看焦八一眼,他脸色没什么变化,他也赔笑着,继续问道,“你确实是一名水手,但你并不是一般的水手,我是个盗墓贼,不光手快,眼神也很好使,你又何必再隐瞒呢?”

  “盗墓贼大体分为四门派,摸金校尉、搬山道人、卸岭力士、发丘将军,要按我说,这四派盗墓贼中,你哪一派都不是。”常山并没有回答焦八的话,而是说了这么一句让人不明不白的话。

  但是我却很惊讶,因为早先焦八跟我说起过,说他属于摸金校尉这一门派的,注重技术盗墓,而且他本人也是摸金校尉里的佼佼者,技术非常高超,手段也很毒辣,这也是他们家的独门绝学。

  可当常山的话说完后,焦八的脸色极为难看,就像一个小孩子偷吃东西被大人抓住了一样,可他很快又恢复到正常,他假意咳嗽一下说,“咳咳...常山大哥果然好眼力啊,没想到你对我们盗墓贼的门派,居然也了如指掌啊。”

  “你说大了,我只是听说过而已,还是那句话,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厉害,我只是一名水手。”常山随手又把纱布给李欣扔了过去。

  “常山,你就别装了,我们大家都在这看着呢,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呢?实话实说吧。”李欣微笑着,但这笑容不太自然,很做作。

  常山很无奈的摇摇头,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不敢往下接的话,“每个人都自己的秘密,又何必多问呢?你们不也是吗?”

  就这么一句话,让所有人全都闭嘴了,就包括我在内,谁也不敢再接话了,他说的没错,可能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珍妮也好,麦老也罢,李欣和马丁,包括在场的每一个人,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,兴许每个人都在极力的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,看来常山早就看出来了,这次要不是我们硬逼他,他也不会这么说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