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
  114最后防线



















  “行了,你们就不要再问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,大家收拾一下,准备赶紧离开。”麦老一看场面有点僵化,他赶紧出面解围一下。

  不过我很纳闷,我们几个人都在盘问常山,只有麦老一句话都没有,难道他不想知道常山的身世吗?还是说...他已经对常山有所了解了呢?这些表面看上去很平常的事情,但细看之下,确实也有着很多问题。

  但现在确实也不是深究的时候,我们还处在危险当中,一切都得等脱离了险境再说,我心里也很清楚,今天既然把事情给挑开了,以后我们之间,就都得有防备了,彼此刚刚建立起来的信任,又得大打折扣了。

  “马丁,马丁你醒醒...”珍妮还在那呼喊马丁呢,只可惜马丁跟死人一样,躺在地上是一动也不动,目前唯一能证明他还活着的证据,那就是他还有呼吸,证明他有一口气在。

  “麦老,他什么时候能醒啊?他不会就这么死了吧?”珍妮抬起头,泪眼汪汪的看着麦老问道。

  麦老并没有回答他,而是转头看了焦八一眼,因为他根本回答不了,这件事情,也只有焦八和常山才能解答,这马丁表面上看着是恢复了,可感觉还是有点不对。

  “放心,他死不了啊,只不过现在是恢复期间,他的灵魂还没归位呢,你别急着唤醒他,要是过早的把他喊醒,他会变成疯子的。”焦八有些不耐烦的说道。

  “变成疯子?这...”珍妮没明白的问了一句。

  “邪灵之前占据了他的身体,他的灵魂势必就要受到一定的伤害,现在邪灵是离开了,可他的灵魂得需要恢复,要是灵魂没恢复完整就归位的话,那么他就会变的疯疯癫癫,跟傻子一样。”焦八随口解释道。

  “原来是这样,那咱们现在怎么走?总不能把马丁给扔这吧?”珍妮又低头看了一眼马丁,不过这次她看马丁的目光有点异样,我也是再无意间发现的,平时她对马丁都是一副忘我的深情,可这回,我却看到一丝诡异的目光,仅仅只有一刹那时间,就消失了。

  “麦老,你说怎么办?”焦八向他问道,这关键时刻,还得指望他来拿主意。

  麦老看了看众人,又看了一眼昏迷的马丁,最后很无奈的叹口气,“先等一等吧,他这大体格,总不能背着他走啊。”

  我们在马丁的周围站着,围成一个小圈,在看守他的同时,也在堤防着周围的环境,尤其是那白色的雪人士兵,我总感觉它们一直在盯着我们,常山的话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,它们也许真的会复活,只不过是还没到时间罢了,马丁被突然附身,也许并不是巧合,可能仅仅只是所有事情的一个导火索。

  其实我们想马上离开,可马丁还处于昏迷状态,就马丁那大体格子,想必除了大个子以外,根本没人能背的动他,而且我们每个人都精疲力尽了,就算两个人搀扶他起来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

  这马丁在关键时刻,还真能添乱子啊,焦八和常山为了他,左手掌全部受伤,即便刀口在不深,那也是刀伤啊,在这种环境下,只能增加自身的负担,他一个人的伤痛,直接影响到我们整个团队了,虽然这事儿不怨马丁,但不得不承认,之前他发疯时说的那些话,很有可能...就是他内心所想的。

  现在李欣身体状态不佳,需要人保护,珍妮还有腿伤,本身就更需要有人背她才行,老水和小峰身体状况也很差,根本就没有什么力气,完全就是发虚的样子。

  目前身体状态还算完好的,就只剩下我和麦老了,我这一路上的折腾,也消耗不少体力,脑袋上还有伤口,法阵的力量又让我饱受了精神上的折磨,表面看起来,我算是完好,实际比他们强不到哪去,唯独就是没有什么太硬的重伤。

  我们这个团队,真是路越走越困难,受伤的人员,已经占据一大半了,也只有麦老一个人是最完好的了,他到目前为止,应该是没受什么硬伤,最多就是消耗点体力,这老家伙确实很厉害啊,能在这种环境下保持完好无损,这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,只可惜他再厉害,也不能保证所有人的周全啊。

  “义哥,你怎么了?想什么事情呢?”焦八看我一个人在那苦笑,轻声问道。

  我叹口气说,“我们这路真是艰难啊,伤员是越来越多,都不知道能不能离开这鬼地方了。”

  焦八无所谓的说,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想开点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  “老八,我有点纳闷,为什么马丁会被邪恶附体,而我们其他人却没事儿呢?”这事儿我刚才就想问他了,只是一直没有时间开口罢了。

  焦八摇头说,“我也想不明白,按理说,女人是属阴的,体质自然也是最虚弱的,肯定跟男人不能相比,邪灵就算附体,也应该是先从珍妮和李欣身上下手才对,可谁知道它偏偏是找上马丁了,确实让人很难理解。”


  “马丁之所以会被附身,跟他自身是有一定的关系,邪灵的附身,不单单只是附身与女人,虽然女人属阴,但这并不代表女人就是邪灵的寄生体,每个人的体质都不同,女人也有强硬的,男人也有柔弱的,这不光是看外表,还要看内心,我能理解到的,也只有这些了。”常山低沉的说道。

  焦八反倒冷笑一下,“也对,不过…常山大哥,其实你说的这些我也懂,你能不能说点实际的?马丁到底为什么会被邪灵附体呢?”

  “我说了,我只知道这么多,我没必要说谎,不知道,就是不知道。”常山瞄他一眼,有些不耐烦的说道。

  “会不会是为了拖延时间呢?”我猛然想到,马丁被附身,可能就是为了拖延时间,但理由是什么,我又说不上来,就是感觉线索模模糊糊的。

  “有这个可能,想必是跟这些雪人士兵有关系。”常山说着话,扭头又看了一眼两侧的士兵。

  “雪妖,一定是雪妖,那附身马丁的邪灵,肯定是雪妖的灵魂,你们没发现吗?之前那些飘荡的白色丝绸,其实都是亡魂,它们飘荡到雪人士兵的周围,就消失不见了,而马丁被邪灵附体,目地就是为了拖延时间,不让我们离开这里。”焦八瞪着眼睛,有些惊恐的说道。

  “那么说…自从我们进到这里后,雪妖的灵魂就已经被巫师给释放出来了?”常山侧脸问道。

  焦八眯着眼睛,一副贼相说,“没错,这里是结界,那巫师能掌握我们的一举一动,这里很有可能就是打破法阵的地方,可为了阻止我们,巫师才将这雪妖的灵魂给释放出来,这鬼东西,要比冰魔还恐怖。”

  “恩,这很可能是他们最后一道防线了,只要我们冲破了雪妖这一关,想必就能达到棺木的所在地。”常山点点头,赞同的说道。

  “如果真是你们说的这样,那雪妖应该会复活才对,可这些雪人士兵也没什么反应啊。”我赶忙问道,感觉焦八的话说的有道理,但是为什么要拖延时间呢?

  “雪妖不是人类,灵魂归位后,它们不会像人类一样马上苏醒,它们得需要一定的时间,还要借助外界的力量,才能把它们给唤醒,这一下糟了,我们已经在这耽搁很长时间了,不能再呆下去了,得赶快离开这才行。”焦八说着话,背起背包就要走。

  麦老一把按住他肩膀,“等等,咱们走了,那他怎么办。”麦老头一歪,很明显是在说马丁。

  焦八目光紧盯着麦老,几秒钟后说,“麦老,你可别说我无情,我已经尽力了,为了救马丁,我差点就挂了,现在情况很危机,总不能为了他一个人,就让我们所有人都冒险吧?”

  “那也总不能把他扔在这啊,如果那士兵真是雪妖的话,我们把他自己扔在在,一旦雪妖复活,那他必死无疑了。”麦老用一种恳求的语气说道,虽然不明显,但我还是听出来了。

  我没想到麦老会这么豪情,有时候看他很讨厌马丁,甚至是反感马丁,可真到这生死关头,麦老就是麦老,真不会丢下任何一个人。

  这让我想起了他曾经救我的场面,每一次面临危险,甚至是面对死亡,他都无所畏惧,就算他本领再大,可他要是不想救你,谁又能说什么呢?

  不管麦老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,但起码他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,不会丢下自己的士兵,独自一个人去逃命,仅凭这一点,我还是对他很敬佩的,在我们这群人里,也只有他最让我尊敬,同时也最让我怀疑,这真是一个很矛盾的心里啊。

  “对不起麦老,人各有命,我能帮他的,也只有这么多了,义哥,我们走吧。”焦八向我甩甩头,看来他这次是下定决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