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15 团队意识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珍妮这时突然站起来,双臂一伸,挡住了焦八的去路,“你等一下。”李欣急忙在旁边扶住珍妮,要不然她早就摔倒了,看来焦八想走,也没那么容易。

  “珍妮,你又想干嘛?”焦八冷眼看着她,语气很不善。

  我刚想上前说话,常山在旁边一把按住我,麦老又向我摇摇头,我没明白什么意思,向麦老发出询问的眼神,麦老只是笑笑,伸手做个安抚的动作,意思让我别着急,先等等,既然他都这么说了,我就没必要再多话了,先看看其他人的意思吧。


  “焦八,算我求你了,别走行吗?大家都是一个团队的,我们不能扔下马丁不管啊。”珍妮哀求着,就差流眼泪了。

  她身体有些摇晃,她腿上有伤,不能长时间的站立,这对她来说是很痛苦的,可为了马丁,她似乎什么都愿意,可这就让我很纳闷了,之前她看马丁,有过异样的眼神,是那种表里不一的感觉,可她现在又为了马丁这么拼命,他们两人之间,到底是谁在玩心计呢?这个事儿肯定没那么简单。

  焦八深吸一口气,冷笑着说,“呵呵,珍妮,这马丁是你男朋友,我理解你想救他的心情,可你别忘了,顺子他们还在外面等我们呢?我们已经没时间了,一旦雪妖复活,想走都走不了了。”

  他话说完,刚要从珍妮身边绕过去,珍妮回身一把抓住他胳膊,“你不能走,这跟男朋友没有关系,就算是这里任何一个人,我们都不能丢下他,更何况,你忘了马丁曾经救过我们了吗?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。”

  焦八转过身来,一脸严峻的说,“什么?我无情?珍妮,难道你就只在乎马丁的性命?不在乎其他人的死活吗?我们总不能为了他一个人,而牺牲所有人吧?不是我无情,我已经救过他一命了,他能不能活下来,现在只能靠他自己了,你又忘了吗?我们这一路死了多少同伴,你自己好好想一想。”

  焦八这次真有点火大了,最后的话他是瞪着眼睛吼出来的,这么长时间以来,他是第一次跟珍妮翻脸,他们之前从未有过争吵,看来焦八真是铁了心不想管马丁了。

  珍妮居然被焦八这一席话,给说的无言以对了,她愣是没接上,她结结巴巴的说,“那…那你都已经救他了,总不能现在不管他啊。”

  焦八皱着眉头,没搭理珍妮的话,而是向其他人问道,“老水,小峰,李欣,你们要不要走?”

  李欣没有说话,而是把目光看向了我,像是再征求我的意见,可我根本就没什么意见,是去是留,对我来说都无所谓,我悄悄的向她打了个手势,让她稍安勿躁,耐心等候就行了。

  老水和小峰两人有点难为情,老水尴尬的说,“要是…要是你们都走的话,我们俩肯定也走。”

  “恩,船长现在不省人事,至于是走是留,就全听麦老的安排吧。”小峰小声说道,他很清楚,麦老是我们这群人的‘带头者’,很多事情最后下决定,还得是靠他。

  焦八气的伸手指着他们,“我可告诉你们,再不走就晚了,雪妖不是冰魔,你们根本无法想象它有多可怕,你们以为我就那么无情吗?靠,那是因为我们没有武器了,没有枪,怎么和这些邪灵斗,真是义气用事。”

  他气的差点破口大骂,其实我能理解焦八的心情,他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,要是他真那么无情的话,就不会阻止我刚才要杀马丁了,更不会舍命救他了,他这么做,也是没办法的。

  他说的很对,没有了枪,我们的危险系数要增加数倍,雪妖到底有多可怕,想必不是我们能想象的,总不能拿所有人的性命来当赌注吧?

  “要不...大家来投票决定吧?”李欣这时候突然来了这么一句。

  焦八手一抬,有些愤怒的说,“靠,你当选举总统呢啊?还投票,别合计了,我是不会留下的,义哥,咱们走吧,谁愿意留下等死,谁就留下吧。”

  他本来想马上走,可珍妮说什么都不松手,死死的抓着他胳膊不放,焦八不敢来强硬的,只好低声下气的说,“大姐啊,你松开我行不?你想留下我不拦着你,可你也别牵着我啊?”

  “我不松开,有本事你就动手。”珍妮邪笑一下,耍起了无赖。

  焦八脸色极为难看,“珍妮,你就这么爱马丁吗?愿意为他不惜一切?”

  “这跟爱不爱没关系,忠义,你就不能说句话吗?”珍妮这时回头看着我,向我喊道,果然又是这样,每次到这生死关头,她才会想起我的存在啊。

  “你想让我怎样?”我看着她,轻声问道。

  可还没等珍妮说话呢,焦八抢先一句,“你就甭问义哥了,他也不会留下来的,珍妮,你也别怪义哥,有些事情,你得仔细想想,自从马丁出现后,我发现你整个人都变了,变的太自私了。”

  珍妮的目光依旧在看着我,她没有回答焦八的话,而是对我说,“忠义,就当我求你,现在别走,等马丁醒来后,我们立刻就离开好吗?我们一共就这么几个人了,再四分五裂的话,我们还怎么打破法阵的力量,我不单单是为了马丁,也是为了我们所有人。”

  珍妮这话听不出个好坏,要真是为了所有人的话,她完全可以选择现在就离开,可就这么把马丁一个人给扔下,这确实有点说不过去,不管怎么说,在我们遭遇海难的时候,是马丁的船救了我们,要是没有他们的及时出手,我们早就已经淹死在浩瀚的大海里了。

  而且我们目前所有的装备,都是马丁给予的,俗话说,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我们不能那么薄情啊,如果真把他留下了,我想很多人心里都会过意不去,同时这也会使得我们整个团队出现裂痕,关键时刻很容易一哄而散,这刚刚建立起来的凝聚力,立刻就会消失。

  即便马丁再有不对的地方,甚至我再讨厌他,我也得为整个团队着想,如果大家不齐心合力的话,到时候别说离开这了,不自相残杀就算好的了。

  “老八,留下来吧,毕竟我们是一个团队,就这么扔下马丁,你心里也会不安的。”我说话的同时,又看了珍妮一眼,珍妮露出感激的神色,向我点点头,我心里很别扭,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,用我的时候感激一下,不用我的时候连问都不问,难道女人都这么善变吗?

  焦八皱着眉头,一脸悲催的叹口气,“义哥,我为她男朋友已经付出很多了,刚才要不是常山大哥及时出手,我这小命就保不住了,现在雪妖随时都有可能复活,我...我是怕我顶不住啊。”这才是他最真实的想法,不是因为他害怕,而是因为他为了救马丁,确实损伤了一些元气,那血可不是白流。

  “你顶不住还有我呢?”麦老突然在我旁边说道,脸上依旧挂着笑容。

  “麦老,我知道你本事大,可就算你再厉害,你能保证所有人的安全吗?你看看我们现在的状态,除了你之外,每个人都是伤痕累累,并且连武器都没有了,我们拿什么来拼?”焦八的话,让其他人也是默默无语,受伤,武器,这都是最重要的。

  常山这会儿走到焦八跟前,他拍拍他肩膀说,“焦八兄弟,你一直说走,可你不还是跟珍妮在这浪费时间呢吗?你要是真想走,又何必说那么多废话呢,直接离开就是了,谁又能拦住你呢?其实你心里怎么想的,我明白,你也是为了大家好,如果你真想离开的话,你早就走了不是吗?也就不会跟珍妮在这浪费口舌了。”

  焦八叹了口气,看来常山是说到他心坎里了,他无奈的笑笑,“我这人就是心软,他妈的,得了,咱们几个辛苦点,给他抬起来走吧。”

  麦老这时一脸严峻的说,“没那么容易了,焦八,你已经把时间给浪费掉了,就算你现在想走,恐怕都来不及了。”

  “笑话,为什么来不及了,我要是想走,一样可以。”焦八挑着眉毛说道。

  “你看看前面就知道了。”麦老伸手指着前面说道。

  我赶紧抬头看过去,在我们前方的不远处,有一片白色的东西,正在快速的向我们这边飘过来,初步看来,好像是之前在我们前面的那一片雾气,但又有一些差别,一种不祥的预感迅速升起,感觉危险离我们越来越近了。

  “什么东西?是雾气吗?”我惊讶的问道。

  “不对,那不是雾气,雾气的颜色跟这不一样。”常山走到人群的最前面,语气惊叹的说道。

  焦八这时一脸惊恐的说,“坏了,咱们得赶紧走,快快快,把马丁弄起来。”

  虽然谁都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着急,但还是按照他说的做了,也不知道是马丁太沉啊,还是我们体力消耗的太快了,总之就是很吃力,相当的吃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