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19 破壳而出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焦八在我旁边对我指手画脚的说着什么,但我一句话也听不到,只能看他的手势很焦急的表情,我顿时脑袋就大了,这可糟了,听不到声音,我岂不是得挂了。

  “你说什么?我什么都听不到。”我向焦八大吼一声,我甚至连我自己的说话声都听不到。

  焦八一看我听不到,他赶忙打起了手势,意思就是让我别紧张,很快就没事了,我傻愣的点点头,但还是按照他的吩咐去办了,既然暂时听不到,就更要保持清醒的头脑。

  我们俩个人慢慢的站起身来,那雪妖还在前面站着呢,依旧没动地方,也不知道它是在等什么,我本以为它会趁着这个功夫将我们一网打尽呢,只可惜我想错了,它完全就是在吓唬我们,根本没有要动的意思,那双白色眼珠子,只是一个劲儿的来回乱转。

  最让我无语的是,马丁居然还在这呢,到现在他还没跑呢,我上前一把拉过他喊道,“你他妈发什么傻呢,赶紧走,还愣在这干什么?等死呢啊?”

  马丁看着我,嘟嘟囔囔的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,珍妮在他背上也不停的说着,似乎也很着急,可我根本听不到他们再说什么,我真的好像聋子一样,整个世界是真安静啊,除了耳鸣的声音以外,完全没有一点声音。

  可当我看到焦八手势的时候才知道,原来他俩也听不到我在说什么,搞了半天,我三个人的耳朵全都耳鸣了,目前也只有焦八没聋,看来他事先就做好了准备。

  但是很快,我耳鸣感就越来越减弱了,听觉也慢慢的回来了,可当这听觉回来以后,我听到的第一个声音,居然是那‘咔咔’的声响,并且这一次的声响,比之前要严重多了。

  我顿时心里就毛了,难道说,周围的这些雪人士兵,全部都在复活吗?我猛的转头看过去,跟我猜想的一样,左边那一排雪人时兵的身体,正在发生变动,身上的裂痕正在加速,想必它们很快就要复活了。

  而马丁这时候捂着耳朵喊叫呢,“啊~~我的耳朵啊,我要聋了,我要聋了。”

  我上前一把抓住他脖领子吼道,“你他妈给我闭嘴,现在能听到声音了吗?”

  马丁被我这一声大吼给镇住了,他顿时看着我就不会说话了,珍妮在他背上也一句话都不说,这两个人也不知道都怎么了,难道都已经被吓傻了吗?

  我平静的说道,“赶紧走,麦老还在等你们,别再磨蹭了。”

  可马丁这时候说了一句让我不相信的话,“金先生,其实...我想留下来帮你们。”

  “什么?你留下来?”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?刚才是想跑没跑了,现在又说什么要留下,这简直就是胡扯,肯定是脑子糊涂了,再说了,他们俩人一旦留下,很容易再也出不去了,这是一场死亡之战,没有任何的胜算。

  “对,忠义,我和马丁留下,也能拖住它们一会儿。”珍妮突然从马上的背上跳了下来,看着她咬牙坚持的样子,我心里顿时很不忍,不能让她再遭罪了。

  我冷眼看着他俩,“你们俩留下只会添乱,马丁我再说最后一次,赶紧带着珍妮离开这。”

  “金先生...”

  “给我滚,快滚。”我瞪着眼睛怒吼道,伸手指向了另一边,我不能害了他们啊,让他俩留下,无疑是等于送死一样,面对这些可怕的邪灵,谁又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呢,我早把生死置之度外了。

  “那你们保重了。”马丁这次不再废话了,他背起珍妮,转身从我身边跑了过去,而当他从我身边过去的时候,我看到珍妮一直回头在看着我,她的眼神很迷茫,也很复杂,可能在她的心里,也有一丝的难过吧。

  “快点马丁,再不走就晚了。”麦老一直在前面等他来,等他们赶过去后,三个人快速的往里面跑了过去,但愿他们能顺利的离开这,剩下的事情,就交给我们了。

  这时候我看到,所有的雪人士兵身上,都在发生着巨大变化,当裂痕到一定程度后,就会往下掉白色的碎块,它们的复活,跟第一个雪妖不太一样,不是应该爆炸才对吗?

  焦八在我耳边说道,“不用再看了,它们马上就会全部复活,刚才那雪妖的嘶吼,就是为了这个,那第一个复活的雪妖,应该是首领,也只有它才能唤醒其他的雪妖。”

  我咽了下口水,脸色发青的问道,“什么?首领?你是说,它那一声嘶吼,就是为了让其他雪妖复活?”

  “没错,要不然你以为它为什么不攻击我们,它是在等待其他雪妖一起复活,那鬼东西很聪明,它自己一个雪妖,不见得能杀死我们,可要是所有的雪妖全部都复活了,你感觉我们俩人还有胜算吗?”焦八自嘲的笑道,是那种人在面临生死前,无所畏惧,看开一切的笑容,同时也证明着,他内心做好了死亡的准备。

 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鬼东西,轻声问道,“我靠,搞了老半天,它才是再拖延时间啊,老八,你有什么好办法对付这些雪妖吗?”

  焦八冷着脸,瞄我一眼说,“没有,这也是我第一次遇到这么邪门的东西,我只知道,它比冰魔还要难对付。”





  “能不能说具体点,它们就要出来了。”我急的
  脑门子都快出汗了。

  “具体就是,它们数量比冰魔多多了。”焦八说了一句很没用的大废话,气的我差一点就想骂他。

  我们两个人开始背靠背了,因为两侧的雪妖都快复活了,我侧头跟他说一句,“老八,今天咱们兄弟俩并肩作战,要是还能活着出去...”

  “别说了义哥,你我永远都是兄弟。”焦八用哽咽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,这一刻,可谓内心是最真诚的了。

  在还不到十几秒钟的时间内,有些雪妖就开始破壳而出了,它们就想是刚刚出生的孩子一样,当从那雪白的身体里出来后,它们直接摔倒在了地上,然后用四肢来向前爬行,就像爬行动物一样,除了外表更接近与人类以外,其他根本没有一点人的特征。

  这时候,一只雪妖爬到了我的脚下,它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小腿,我顿时就感觉传来一股强劲的力量,它抓的我小腿生疼,那干枯的手,仿佛能扎进我的肉里一样,这鬼东西看着很瘦弱,但是力量绝不可忽视。

  当时我连想都没想,立马抬起的另一只脚,奔着那雪妖的脑袋就是一顿猛跺,“滚开,你给滚开,你个鬼东西,我他妈踩死你。”

  在我连续几脚的猛跺下,这雪妖抓住我小腿的手总算是松开了,可我刚往后退一步,它又立马爬了过来,而这一次它爬行的速度照比之前要快了一些,并且感觉力量更猛了。

  当它再次抓住我小腿的时候,它似乎想直接把我拖倒在地上,焦八急忙大喊一句,“别让它把你拖倒,用刀扎它脑袋。”

  我赶忙蹲下身子,一把举起手中的伞兵刀,先是一刀砍掉了它抓我腿的手,随后对着它的脑袋就是三刀扎下去,这伞兵刀的长度,直接穿透了它的脑袋。

  可我像发疯了一样,又连续猛扎了五六刀,把它整个脑袋扎的跟马蜂窝差不多,这雪妖很快就一动不动了,看样子是已经死绝了,我原本以为这鬼东西能多恐怖呢,感情也不过如此罢了,除了力量大一点,也没什么特别的。

  可奇怪的是,雪妖的体内似乎没有血液,当刀拔出来的时候,它脑袋里什么都没有流出来,刀刃上面也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丝冰凉的寒气挂在了刀刃上,这一点到是和冰魔有几分相似,冰魔的身体如冰,也是没有血液的,可不同的是,雪妖的身体并不是跟雪一样,反倒是跟死人很接近,除了冰冷,就剩下干枯苍白的身体了。

  我感到有些迷茫,这跟焦八所描述的雪妖相差太多了,我侧脸小声问道,“老八,这是怎么回事儿?难道它们就这么一直在地上爬吗?这也不过如此啊,根本没什么可怕之处。”

  我感觉有点奇怪,这些鬼东西也没他说的那么可怕啊,我几刀就杀死了一个,这雪妖根本毫无反抗的能力,感觉就像一条狗一样,别说是几十个了,就算是几百个我也能对付得了。

  焦八冷笑一下说,“你很希望它们站起来吗?要是这些雪妖全都站起来的话,你我瞬间就能被秒杀了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,它们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完善自己?”我很吃惊,如果焦八说的是真的,那么我们应该还有时间来逃跑,根本没有必要留下来啊。

  “应该是吧,我也没接触过,但肯定没那么简单。”焦八说了一句两头堵的话,感情他自己也不明白,都是在胡乱猜测的,我只希望这次留下来是正确的,而不是白白的自我牺牲。

  “但愿我们的留下不是多余的。”我叹口气嘟囔一句。

  焦八侧头我看一眼,“要是我们不留下,珍妮和李欣他们几个伤员,就很难活着离开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