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20 生死拼杀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可当我杀死这只雪妖后,我们面前不远处的雪妖首领,突然又向我们这边嘶吼一声,但这一次,它嘶吼的力量就明显要减弱了很多,就好像仅仅只是发怒了而已,冲我们俩一个劲儿的吼,而那双干枯的手,感觉变的更加消瘦了,就像一把锋利的尖刀一样。

  “糟了义哥,你杀了那雪妖,已经惹怒它了。”焦八在我耳边说道。

  “我早就想惹怒它了,既然横竖都是死,不如就来的痛快一点,我也想看看,这雪妖首领到底有多大本事。”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,不管这鬼东西有多可怕,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,就没有必要再恐惧了,先下手为强吧。

  “坏了,你看那边,麦老他们好像遇到麻烦了。”焦八伸手往后一指。

  我赶忙扭头看过去,这时候我才发现,那些复活的雪妖,似乎已经把前面的路给封死了,麦老和马丁他们几个正在奋力的反抗,试图想杀开一条血路,他们的周围布满了雪妖,我都已经很难看到他们的身影了,甚至还有些雪妖不停的在他们外圈乱爬,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。

  “这该死的马丁,平时挺聪明的,可一到这关键时刻立马就掉链子,要不是他磨磨蹭蹭的现在已经能脱离危险了。”焦八气的横眉立眼,就差破口大骂了。

  “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,得想办法救他们才行。”我大致看了一下,我们周围这些雪妖爬行的速度不快,我们还是可以冲过去的。

  “怎么救?你说?”焦八急忙问道,声音都变了。

  “冲过去,尽量把周围的雪妖都引过来。”我话说完,一个健步就穿了出去,焦八也紧随其后,我们两个人踩着这些雪妖的身体,在上面一路飞奔,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冲去。

  当我距离他们还有几米远的时候,我大喊一声,“麦老,你们快走啊。”我纵身跃起,直接就扎进了雪妖堆里。

  焦八随后怒吼一声,也跳了进来,我们这等于是自投罗网,但没办法,为了引开这些鬼东西,只能这么办了,我们两人的加入,很快就吸引了周围的雪妖,这一下好了,自寻死路的办法是果然见效了,那些雪妖一看我们俩人冲了进来,几乎全都向我们爬了过来。

  在混乱中,我又大喊一句,“麦老,你们在哪呢?说句话啊?”

  可我依然听不到麦老他们的回音,难道说他们已经被雪妖给杀了?这不可能啊,就算马丁死了,麦老他也不能死啊,凭他的身手,怎么可能会死在这种场合下。

  我和焦八两人在雪妖群里开始了拼死的厮杀,这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这些雪妖的速度要比之前我杀死的雪妖快多了,相比较之下,它们完全就像两种生物。

  似乎根本就没有可比性,它们真像焦八所说,正在快速恢复自身的能力,要是它们一旦全都站起来的话,我和焦八恐怕就要交代在这了,将永远埋葬在这冰冷古船里,搞不好连尸首都保不住。

  我和焦八两人依旧背靠着背,我们嘶吼着,我们疯狂着,我手里的伞兵刀不停的挥舞,可即便这样,我们也没能杀死几个雪妖,它们在我们身上四处乱抓,有好几次我险些就跌倒在地上,我心里很清楚,无论如何,我都不能倒下,一旦我倒在地上,我就再也爬不起来了,这些雪妖瞬间就能将我吞食了。

  就在这时候,我突然听到麦老一声大喊,“忠义焦八,我们先走了,你们俩一定要挺住啊。”

  这儿会我才知道,原来他们早就听到了我的喊声,只是一直没功夫回答我,能成功的把他们救出来,这就已经算是一场胜利了,这一刻,我才感觉到自己是一名合格的军人。

  “你们快走,走的越远越好。”焦八的喊声,就像在宣告自己死亡一样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猛然升起一股莫名的伤感,这种伤感让我难过,甚至都有想流泪的冲动,也许是因为怕死,也许是因为对世间的留恋,或者说,我还想再见李欣一面,总而言之,心里是百感交集的。



  “义哥救我。”

  焦八突然的一声惨叫,把我从这种幻境中拉了回来,我转身一看,立马傻眼了,焦八已经倒在了地上,有十几只雪妖正围着他,它们把焦八团团围住,根本连一点缝隙都不给他留。

  现在的雪妖,可不是仅仅抓着你的腿不放了,它们似乎想要把焦八整个人给撕碎,而焦八就像一个翻盘的乌龟一样,他双手在不停的乱舞,双脚在来回的乱踹,整个人似乎都有点疯癫了,可他根本就站不起来,那些枯瘦如柴的雪妖,已经把他压在了身下,我都快看不到他人了。

  我顿时怒火中烧,好像发疯了一样冲了过去,我上前一把抓住一个雪妖,卯足了劲儿,大吼一声,愣是把它给扔出去了,我右手的伞兵刀再不停的厮杀,我用尽浑身解数,终于是冲到了雪妖群的最里面。

  而这时候的焦八,倒在地上还在硬拼呢,他不停的大吼着,用最后的怒火来冲击着他的神经,他全身上下破烂不堪的,防寒服都快被这些雪妖给撕碎了,但好在他自身还算平安,应该是没受什么重伤,起码我没看到有血迹。

  “老八我来了。”

  我过去几脚将围在焦八身边的雪妖给踢开,焦八的反应够快,他一看我过来了,赶忙伸出手,我随手就将他一把拉了起来,我们两个人再次背靠背,就跟笼子里的野兽一样,等待我们的就是力气耗尽,这一次,我是真成笼中之鸟了,现在就算我们俩想跑,都没地方跑了,路已经被完全堵死了,看来真是凶多吉少啊。

  我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,随口骂道,他妈的,“我算是知道了,这些鬼东西实在太难缠了。”

  这些雪妖,单个拿出来,根本就不是什么可怕的邪灵,可要是聚在一起的话,那简直就太可怕了,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疼痛,就算你把它们胳膊腿砍下来,它们也依然会继续向你攻击。

  这和冰魔完全相反,冰魔知道疼痛,而且冰魔的个体能力非常强大,一个冰魔,就可以让我们陷入困境,但是冰魔很少,这就给我们喘息的机会了。

  可现在雪妖明显太多,它们是集体向你攻击,一口气就能将你拿下,焦八说这些鬼东西比冰魔还难对付,这话一点都不假,我们到现在,一直处于下风,始终反不过来,就差被雪妖一路追杀了,要是手里有枪的话,也许还不至于这么惨烈,可惜一切都不能回头了。

  “你现在才知道啊,我早就说过,这鬼东西强大着呢,要不然也不能守护在这里。”焦八起来后,一手扶住自己的胸口,一手拿着刀左右比划,那样子狼狈不堪的。

  “你怎么样?受伤严重吗?”我盯着面前的雪妖向他问道。

  “暂时还死不了,得想个办法离开这才行。”

  我两个人一路退到了边上,这些雪妖就围在我们周围,它们嘴里发出那种难忍的噪音,白色的眼珠死死的盯着我们,我们和焦八的一举一动,根本都逃不过它们的眼睛。

  “义哥,怎么办啊?咱们难道真要死在这不成吗?”焦八用颤抖的声音问道。

  “别问我,我要知道怎么办就好了,是你说要留下来的,现在是九死一生,拼吧。”我话音刚放,挥起手中的伞兵刀就杀了过去。

  焦八一声怒吼,“杀他妈的。”他双手拿刀,就跟传说中的武林侠客一样,冲进雪妖群内就是一顿奋力厮杀。

  我在跟那些雪妖拼命的同时,还不忘去观察焦八这边的情况,我是担心他自己一个人挺不住,可当我看到他厮杀的状态时,我顿时就感觉很惊讶,这哪里还是以前的焦八啊,分明是变了一个人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焦八如此强悍,他表现出以前从未有过的实力,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,他就像一个刺客,在雪妖群内来回刺杀,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,都可以称得上是高手中的高手了,要是他跟马丁决斗时,发挥出现在的实力,那么马丁肯定不是他的对手,原来焦八一直在隐藏着他自己的实力。

  而就在他使出自己的能力时,我无意中发现了一些不被察觉的细节,焦八目前所展现出来的功夫,居然跟那个隐者黑衣人使用的很像,无论是出手的套路,还是躲闪的方式,几乎都很像。

  我有点迷茫了,这又是怎么回事儿?到底是我多心了,还是说焦八确实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呢?现在也没时间琢磨这些东西了,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,还是个未知数呢,要是能活下去,我得找时间问问他才行。

  可毕竟我们两人的体力有限,这些雪妖还根本不知道疼痛,在这么拼下去,迟早得完蛋,焦八和我已经满脸全是汗水了,每个人显得都很疲惫,我甚至连呼吸都是上气不接下气的。

  “义哥,不行了,我不想拼了,我宁愿死了。”焦八一刀扎下去后,身体往后退了四五步,他胳膊似乎受伤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