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我手拿字条呆呆的坐在床铺上,仔细的回想着所发生的一切,思来想去后,我只得出一个结论,那就是他暂时不会杀我,字条上也写着呢,只要我把东西保存好,命就会暂时保住,那东西应该就是玉佩,看来这黑衣人早就知道那女尸的身世。

  他到底是谁呢?这次出海的目的又是什么?事情真是变的越来越复杂,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,要想揭开这层面纱,看来得费一些功夫,既然他想玩,那我就陪他玩到底。

  我点燃一只烟,静静的抽着,躺在床上也只是闭着眼睛瞎琢磨,一夜到亮,我也没怎么睡实,都是在迷迷糊糊中度过的。

  一大早,大家都来到甲板上集合了,珍妮让焦八检查一下打捞上的东西,好最后确定这艘船到底是不是永乐年间的沉船,虽然焦八说女尸是明朝前期的,可并不代表沉船也是。

  而对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我跟焦八字字未提,我有意留意了一下所有人的身高跟特征,可依旧没有找到能和那黑衣人相似的,难道说那黑衣人并不在我们船上?那他能隐藏在哪呢?我有点弄不明白了。

  “忠义,看你脸色不太好,昨晚没休息好吗?”麦老走过来笑着问我。

  “哦,没什么,最近海风有点大,可能着凉了。”我随口敷衍了一句。

  “没事儿就好,我们过去看看打捞上来的东西吧。”我点点头,随麦老一起过去了。

  焦八这会儿正在翻看着打捞上来的瓷器和银锭,而我和麦老等人就在旁边围观着,看得出来,咱们都在等待最后的结果。

  焦八看的很仔细,几乎是一个瓷器都没落下,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后,他放下手里的一个花瓶,脸上露出很无奈的表情,皱着眉头撇着嘴,并且还慢慢的摇着头,他这一举动搞的大伙都很莫名其妙。

  珍妮一看焦八这表情,赶忙问道,“怎么了?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?”

  焦八活动了一下胳膊,慢慢的站起来说,“说了你可能会失望啊,这艘沉船,别说是永乐年间的了,我看都不是明朝的。”

  “啊?为什么?”这句话几乎是我们几个一口同声的,我也很纳闷,那具棺木女尸先不说,单说前几天麦老带出来的瓷器,也拿给焦八看了,当时他还说是明朝永乐年间的呢,可现在转口又说不是了,大家伙心里肯定着急啊,而我则是更多的疑惑。

  焦八随手拿起一个瓷器说,“这个花瓶,从表面上看,应该属于永乐年间的甜白瓷器,可实际上,它是清朝乾隆年间的东西,如果是明朝的沉船,怎么可能会有清朝的文物。”

  顺子随手拿过他手里的甜白花瓶,大概看了一下说,“不会吧,这下面不是写着永乐年制吗?你咋说是乾隆时期的呢?老八你是故弄玄虚糊弄咱们呢吧?”焦八这孙子诡计多端的,什么想法都有,顺子对他的话,还是有点怀疑的。

  焦八只是笑笑,并没有回答他的话,可我心里却有点眉目了,我一把拿过顺子手里的花瓶,仔细看了看,珍妮和麦老也在旁边看着,我轻声的说,“在明朝前期,尤其是永乐年间,无论官窑还是民窑,大部分瓷器是不写年号的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明朝的瓷器,底部有年号或制号的,应该是从宣德皇帝开始的。”

  “义哥果然是义哥啊,虽然我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从宣德开始有的,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,永乐年间制造的瓷器,底部是绝对不会有年号的,这一点肯定不会错,尤其是甜白瓷器,更不可能有了,而且这个花瓶的颜色跟永乐年间出产的瓷器有很大的差异,外行人不明白,很容易被当真。”焦八半笑不笑的解释着,虽然他的笑容很讨厌,可我不得不承认,这孙子鉴别古董的能力真的很强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