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24 精疲力尽
















  当那雪妖首领头颅掉落的时候,它抓住焦八脖子的手,自然也就松开了,躯体一下子栽倒在这了地上,我不知道它还能不能复活,但看这样子,估计是不太可能了。

  麦老这时候转过身来,他双眼目露寒光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那种强大的杀气,这杀气比之前还要旺盛,几乎都快赶上煞气了,让人都不敢接近他。

  而周围其他的雪妖,一见到这场面,纷纷都开始往后退,它们根本就不敢爬过来了,那雪妖首领的倒下,想必给它们带来了恐惧,但还有最重要一点,麦老那充满杀气的气场,也让它们感到了畏惧。


  焦八落地后,跪在地上咳嗽了一会儿,我急忙走过去扶起他,“怎么样?严重吗?”

  焦八喘着粗气,无力的摇摇头,“没事,差点挂掉,是你干的义哥?”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,刚才肯定是把眼睛给闭上了。

  “不是我,是麦老,是他突然杀了这雪妖。”我看着他,一脸镇定的说道。

  焦八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看着我,随后又恢复正常说,“麦老就是厉害啊。”

  麦老这时把常山扶起来,常山满脸全是汗水,可见刚才那一声嘶吼,让他承受了很大的压力,“还好你回来的及时,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。”

  “先别说这么多了,赶紧离开这。”麦老招呼一声,我们四个人一路往最里面跑去,当我们穿过那一大片白茫茫的雾区时,一扇黑色的大门出现在我眼前,而李欣跟其他人就在这大门口附近焦急的等待我们呢。

  看到我们几个平安回来后,每个人脸上的愁容都消失了,“太好了,你们都回来了?担心死我了。”珍妮从马丁的背上下来,一瘸一拐的走向我们。

  马丁也深吸一口气说,“我们都坐立不安的,要是你们再不回来啊,我们就得去找你们了。”

  “放心,我们命很大的,有麦老和常山大哥出马,什么事情都能摆平。”焦八说了一句很像拍马屁的话,但又不是那么回事。

  李欣更是不顾其他人的看法,她立马跑到我跟前,我看得出来,她本想一把抱住我,但她还是忍住了,有可能是不好意思,也有可能是感觉不合适。



  “看到你回来就好,你…你没事吧?”她眼睛有点红,泪水似乎就在她的眼睛里打转。

  我咧嘴笑一下,“没事,我这不好好的吗。”

  李欣伸手抚摸着我的脸颊,皱着眉头问道,“还说没事呢,你嘴角怎么全是血迹,身上也都是。”

  我这才意识到,我吐的那点鲜血,真是一点没浪费,全流防寒服上了,我眼睛有点发花,摇晃着脑袋说,“不碍事的,我们赶紧把这门打开。”

  我说这话,试图想往前走去,可这会真有点挺不住了,明显是头重脚轻的,腹部的疼痛又开始了,甚至连全身的骨骼都在疼,之前一直是靠着求生的欲望再硬挺,等脱离危险后,身体的机能立马下降了。

  我尴尬的笑了一下,身体瞬间就瘫软了下来,李欣一把扶住我,焦急的喊道,“忠义,忠义你怎么了。”

  我双腿跪在地上,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,整个人就像一滩烂泥一样,李欣用她单薄的身体支撑着我,她本想把我拉起来,可她根本就拉不动我。

  焦八这时赶忙过来,把我扶到边上,靠着墙坐了下来,我处于半昏迷半清醒的状态,眼睛都是半睁半闭,对于周围的一切事情我都能感觉到,可我就是动不了,感觉骨骼都不存在了。

  李欣紧张问道,“焦八,出什么事儿了?忠义怎么伤的这么重?”

  “是被雪妖所伤,你先别发火了,赶紧给义哥看看,我担心他五脏破裂,要真是那样就麻烦了。”焦八蹲下我旁边,一脸愁容的说道。

  这也是我最为担心的,要是我五脏真破裂了,那我必死无疑了,在这种环境下,谁也救不了我,就算回到船上,也得进行开刀手术。

  我真后悔没把小岛上的人参果带来几个,要是有那宝贝东西在的话,即便我濒临死亡了,也照样能起死回生,只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再也找不到那种人间仙药了。

  李欣这会儿开始给我检查身体,她看着我轻声说,“我给你仔细看看,哪里疼就告诉我。”

  可我根本回答不了她的话,我呼吸都是个问题,又怎么能回答她说话呢,现在我连眼皮都抬不起来,我只想睡觉,感觉全身除了疲惫和疼痛,就没别的了。

  “忠义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?”李欣又问一遍。

  “义哥他根本没力气回答你,你就赶紧先给他检查一下看看吧。”焦八又催促一句。

  “这样吧,要是哪里疼的话,你尽量哼一声,记住千万别睡,你要睡过去就容易再也醒不过来了。”李欣边给我检查,边哽咽着说道。

  她用手在我身身上东按西按的,毕竟我们没有任何检查的仪器,她只能用手来判断我身体的各个部位是否受伤,可这种检查的难度很大,除非是医术特别高明,要不然根本没个查,李欣只是一名西医,她对于这种徒手探病,根本没有任何的把握。

  几分钟后,她停下手,无奈的摇头说,“我…我查不出来他哪里受伤了,表面没有任何伤口,而忠义似乎也没感觉到有什么伤痛,我…我真没什么办法了。”

  “难道忠义没救了?”珍妮在旁边,低声问道。

  “不能,义哥现在并没有昏迷,你们看,他是有知觉的。”焦八伸手在我眼前晃了两下,我眼睛自然也随着他的手在动,其实他们的一举一动,我都看得很清楚,就是我无法回答他们。

  常山这时蹲下身子,把我的手腕拉了过去,他两只手指搭在了我的脉搏上,又是这种古老的号脉,之前麦老用过一次,真没想到他居然也会。

  这个男人到底是干嘛的?怎么什么都会呢?我就是没力气说话,要不然我真想问问他,这个男人的身世简直就是个谜团,我对于他的医术有多深,并不清楚,但我知道,他能会的东西,肯定不只是皮毛,应该都是比较精湛的。

  “忠义的脉象有点乱,但五脏并没有受损,应该是过度疲劳所造成的,不碍事的。”常山抬头跟其他人说道。

  “你不会是看错了吧?义哥他都吐血了,能没事?”焦八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。

  “疲劳过度,也会导致吐血的,再加上受到外界的攻击,身体的机能自然承受不住了,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,如果他五脏真破裂的话,他早就已经不省人事了。”常山随口解释道。

  麦老这时也蹲下来给我把了把脉,随后他点点头说,“常山说的没错,忠义是因为疲劳过度所引起的透支状态,不碍事的,缓解过来就好了。”

  焦八大喘一口气说,“哎呦,行啊,只要没伤到五脏就好,那义哥什么时候能恢复过来啊?”

  “这个还不好说,我这就给他调节一下,稍作休息后,应该就会没事了。”常山很认真的说道。

  “那么说忠义肯定会没事了?”李欣激动的问道。

  “放心,不会有什么大事的,难道我说的话你还不信吗?”常山突然用一种质疑的口吻问道。

  “信,你说的话我当然信,只是…只是没想到你对中医还有这么深的造诣。”李欣一脸诚恳的说道。

  常山轻笑着说,“我这两下子算什么啊,略知一二而已,根本谈不上什么造诣。”

  “麦老,这时间长短无所谓,我只是担心,那些雪妖会不会一路追到这里。”马丁担忧的问道。

  麦老回身看了一眼,很冷静的说,“应该不能。”

  “那就是不确定了?我看我们还是抓紧离开这里比较好。”马丁说道。

  “放心,有这道雾气挡着,它们是冲不进来的。”常山说着话,就把我身体给转了过来,让我后背冲着他。

  “这雾气能管什么用啊?我们都能过来,它们那群怪物怎么过不来?”马丁反驳常山一句。

  “这是一种屏障,是用来防止邪灵进入的,我们是人,当然能过来,而那些邪灵就不行了。”焦八在旁边不耐烦的解释了一句。

  马丁左右看看,好像是在询问,麦老叹口气说,“你就安心吧,没事的。”

  常山这时候双手搭在我的肩上,他先是用手在我两侧的肩膀上用力掐了几下,就像普通的按摩一样,可又跟按摩有着天地只差,当他用力的时候,我明显感觉有一股热气流进了我的体内,这股热气是从他手心里传出来的,即便是隔着厚厚的防寒服,也能直达我体内。

  这时候,他顺着我的双肩往下游走,开始用手指按压我的后背,感觉就像在点穴一样,一下又一下的,起初是有些疼痛,后来就是一种火辣辣的燃烧,整个后背就像烤在火炉上一样,热的我都受不了了,浑身上下全是汗水。

  但同时我又明显感觉到,当这股热气在我身体内慢慢流动的时候,感觉自己的体力都正在一点点的恢复,就像补充能量一样,能瞬间就让人精神不少,而那后背火辣辣的燃烧过后,就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,仿佛之前那种要死的疲惫感,一瞬间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