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25 真气护体















  常山的十指非常有力,就像钳子一样,按的我骨头都‘嘎嘎’响,这给我的感觉,就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,常山的手指在我后背点来点去的,我不也不知道这是点穴啊,还是什么,但真的很见效,身体正在逐渐恢复,我的手已经能动了,体力正在回升,常山真是太神奇了,这种感觉很好。

  大概十几分钟后,常山停下来,喘了口气说,“好了,应该差不多了,稍作休息后,忠义就事了。”

  马丁有点发呆的问道,“你...你刚才那是在干嘛呢?按摩吗?”

  “你见过按摩有这样的吗?常山大哥,您刚才不会是在点穴吧?”很显然焦八也不明白,看来这不是盗墓贼所会的功夫,要是盗墓贼的功夫,焦八不可能不知道,他可是盗墓贼里技术最强悍的人。

  “不是点穴,他是在把自己体内的真气输送给忠义。”麦老随口说了一句。

  但是就这一句话,却让我们很多人都大吃一惊,这种所谓的真气,我只在电视里看到过,从未听说过有谁会用这东西,一直以来,我都以为那只是一种传说,或者说,那仅仅是电影里杜撰出来的,可刚才听到麦老的话后,我开始产生了怀疑,难道人体内,还真有这所谓的真气不成?

  “真气?不能吧?这也太神奇了啊,按照医学的角度来说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啊。”李欣一脸的迷茫,显然是有些怀疑麦老的话。

  “为什么不能?在古代,很多修道之人,体内都会有真气的,就像现代的硬气功者一样,你们总不会连这个也要怀疑吧?”麦老扫视其他人一眼,解释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,毕竟这真气和那硬气功还是两码事儿,但又不得不承认,彼此之间应该还是有一定联系的,毕竟都是用气来救人。

  “常山,麦老说的是不是真的?你刚才真是在用真气救忠义?”珍妮看着他,眼神有点飘忽,但表情却很冷峻。

  常山看麦老一眼,微笑着说,“麦老就是麦老,没想到居然被你识破了,要是换做一般人,最多就会认为这是一种气功罢了,绝对不会想到是真气的。”

  “我靠,那么说...你体内是有真气的了?”焦八突然很震惊,他瞪大眼睛看着常山问道。

  “没错,要是我体内没有真气的话,又怎么会给忠义输送呢?大家放心吧,忠义很快就会没事了。”常山随口想把话题给挑开,从他的表情就知道,他似乎很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。

  而对于麦老的揭穿,他更是感到反感,只是他不愿意多说什么,这也是一个人的性格所导致,这次要不是我受伤严重的话,也不会知道这个秘密的。

  “你先别扯别的,常山大哥我问你,能不能跟我们说句实话,你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焦八又开始发问了,语气比之前还要强硬,似乎要不问出个所以然来,他誓不罢休一样。

  “是啊常山,你到底是干什么的?你...你总是能在关键时刻,做出一些出人预料的事情来,并且每次都会让我们大吃一惊,所以...”珍妮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支支吾吾的,但话里话外,她还是在盘问常山。

  常山微笑着,还是那副谦虚的面孔,“是什么人很重要吗?大家只要是一个团队的就好了。”他的微笑有点苦涩,他想掩盖他的身份,但似乎已经没那么容易了,就算他不说,我们心里也明白,他绝对不是一般的水手。



  “话可不能这么说啊,正因为我们是一个团队,彼此更应该坦诚了,常山大哥,你的身份隐藏的这么深,不太好吧,大家都很信任你的,我可是一直都拿你当老大哥来看待。”

  焦八一脸的真诚,说话的同时,还用手轻轻抓住了常山胳膊,以证明自己的感情很真实,这次他一改往日的严峻,改用感情的攻击模式了,换作一般人,还真就容易被他给打动,尤其是焦八的眼神,这一刻居然是清澈的。

  我不动声色的坐在地上,体内的力量正在逐渐恢复,我现在感觉自己完全可以行走自如了,当常山的真气输送到我体内后,真有一种重生的感觉,血液的流动似乎都加快了,这可是我从来没有过的,简直太神奇了,真想不到,常山居然是这等世外高人。

  焦八这次算是失算了,我从常山的表情和眼神中都能看出来,他似乎很反感焦八的做作,可能是碍于颜面的问题,他才没有揭穿焦八,仅仅只是挑眉笑了笑,并没有回答他的话。

  “是啊常山,我们不是逼你,我们都很尊重你,只不过…是想知道你到底是谁?难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?”见常山没有开口,珍妮在旁也跟着问道,希望能撬开他的嘴,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。

  常山嘴角勾起一抹微笑,很无奈的摇摇头说,“我跟你们说了多少遍,我只是一名水手,仅此而已,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复杂好吗?”

  他以前这么说,多少还能糊弄过去,毕竟没有什么太明显的过人之处,可这次就不一样了,他体内可是有真气的,并且还能运用真气来救人,别说是水手了,就算是焦八这种歪门邪道的高手,他都不懂真气是什么。

  “你这话未免有点太…说不过去吧?普通的水手,怎么可能这么厉害,常山大哥,我知道你不是盗墓贼,你是不是道家的人?”焦八眯着眼睛,贼眉鼠眼的问道。

  他这回也不玩刚才的感情投入了,想必他也看出来了,人家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,真是多此一举,既然他不想说,又何必勉强。

  “我只能说你想多了,我又不是道士,怎么可能是道家的人,我只是再做我应该做的事情,如果不是我自己有意暴露,你们又怎么会知道我隐瞒了事情?我这么做,只是尽自己一份微薄的力量而已。”

  常山话说的很委婉,但能听出来,他也是在拒绝回答这个问题,我甚至能感觉到,他心里很不快,要不是他的休养比较好,换作是我这种脾气的话,兴许早就发飙了。

  焦八点点头,不再多问了,可没想到马丁又多话了,“既然都是一个团队的,又有什么好隐瞒的呢,难道你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吗?”

  他这话一出口,我们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,焦八甚至都差点骂他,唯独只有常山自己是面不改色,微笑依旧挂在他脸上,没有丝毫的动容。

  这话说的实在是太难听了,就算他真有什么阴谋,你也不能这么直接就问啊,再说了,要是没有那事儿呢?那岂不是诬陷了人家,一般人都受不了这种质疑,这也就是常山吧,真要是换了其他人,早就动手揍他了。

  “马丁你说什么呢?闭上你的嘴。”珍妮有点看不过去了,瞪着眼睛低吼一句。

  可马丁还来劲儿了,他冷笑一下说,“你们心里不都是这么想的吗?既然想了,为什么又不敢问?”

  “你…你说什么呢?我们可没这么想。”珍妮脸面挂不住了,她心里很清楚,所有人,也包括我在内,都有过这种怀疑,只是我们不敢承认罢了,这就是美国人跟我们的区别,我们喜欢拐弯抹角,他们更喜欢直来直往,只不过这是表面,背后一定还有别的意思。

  “珍妮,别人我不敢说,但我了解你,你说谎的时候,眼神是不一样的,你骗不了我,既然你们不敢问,那就只好我来帮你们问了,反正大家都很想知道这个答案。”马丁撇撇嘴,双手一摊,耸着双肩,一副很无辜的样子说道。

  珍妮都快被他气的翻白眼了,我坐在地上,耷拉着眼皮看的一清二楚,只是我没有想到,这马丁还真是一个见风使舵的主,脑子转的还真挺快的,他打着别人的旗号,来明目张胆问自己想知道的事情,顺便还把责任全推到了珍妮他们身上,这一招真是高啊。

  “你们的怀疑是多余的,会用真气有什么大不了的,麦老他也会运用真气,难道你们也要怀疑他不成?”常山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居然就把矛头指向了麦老。

  大家伙一听麦老也会运用真气,无不表露出惊讶的神色,那就证明他体内也是有真气的了,要不是常山告诉我们,我们根本就不知道。

  而更重要的是,他是怎么看出来麦老体内有真气的?因为麦老根本就没暴露过这个信息,我只能感觉到麦老身上的杀气,那是一种非常强大的杀气,并且是我遇见过杀气最重的人,可杀气不是真气,就算我再不懂,我也知道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儿。

  当其他人把目光都聚集在麦老身上后,麦老轻笑一下,摆了摆手说,“行了,都别看我了,这个问题就此打住吧。”看来他也不愿意说这个事儿,麦老和常山两人,或许彼此有着什么渊源。

  “麦老,常山大哥说的可是真的?”焦八冷眼看着麦老,但脸上却带着笑容,让人看着很是诡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