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26 墓主是谁








  “没错,他说的是真的,我是会运用真气,常山,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麦老说话的语气很平淡,可越是这种平淡,越证明麦老心里很不爽。

  “你我都有真气护体,自然能感觉到啊,对吗麦老?”常山不急不慢的说道。

  “对对对,看我这脑子,你们也别怀疑了,会运用真气的人多很,只是你们接触不到而已,没必要大惊小怪的。”麦老说话的同时,目光紧盯常山,那友善的微笑,再我看来却是危险的信号,他们俩人之间,恐怕已经有隔膜了,甚至是比这更糟糕。

  这时候我感觉到,气氛显得很诡异,局面也很尴尬,其他人都是大眼瞪小眼,面面相视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麦老和常山两人的目光始终在看着对方,眼神都是如此的怪异,我可不想他俩突然失控再打起来。

  我赶忙活动一下胳膊,转动着脑袋说,“啊~~我靠,真是舒服多了。”

  我这话一出口,就把刚才那诡异的气氛给打破了,李欣立马蹲下来问我,“醒了啊,太好了,你总算没事了。”她握住我的手,一脸激动的说道。

  我轻笑着说,“放心,我没事了。”我感觉很舒服,当这股真气走遍我全身的时候,我感觉自身的骨骼和经脉都在发生着巨大改变,力量似乎都比之前大了许多,简直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“义哥,你感觉身体怎么样?”焦八低头看着我问道。

  我抓着李欣的手,慢慢的站了起来,“感觉还行,比之前好多了,常山大哥,谢谢你了。”我并没有说出真实的感觉,主要是不想让他们再去纠缠常山,不管怎样,他都救了我,我总不能让他难堪啊。

  常山拍拍我胳膊说,“没事就好,大家都是兄弟,没什么可谢的。”

  “你的身体真不错啊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就能把常山的真气给溶解,很不一般啊。”麦老看着我,点点头说道。

  我不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到底是说我身体不错啊,还是有意要揭穿我的伪装呢?我强笑了一下,“可能是我刚才太虚弱的原因,所以吸收的快。”我随口胡说一句,我他妈哪里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

  焦八这时岔开话题说,“既然义哥没什么事了,麦老,我们是不是得打开这大门了,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。”

  “恩,是该出发了,这里很可能就是那巫师尸体最后的藏身之处了。”麦老扭头看着这扇大门说道。

  我走到这大门跟前,往四处看了看,这扇黑色的大门不同于其他的船舱门,不单单是因为它大,而是这扇黑色的大门,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很邪门,整个大门都在慢慢的散发着黑气,似乎有一层黑色雾气在笼罩着大门一般,并且在大门的上面有很多突起的图案。

  我打开手电凑过去,仔细看了一下,顿时就感觉头皮一阵发麻,这大门上的突起,居然是人形的脸,而且不光这样,还有一些手掌印的突起,这诡异的突起印,几乎布满整个大门,在大门的最中间,有两个黑色的把手,这把手呈环形,就跟古代的大院宅门差不多。

  “这大门看着很恐怖啊,你们看,这上面全是人脸和手印。”我伸手指了一下,扭头对其他人说道。

  “是啊,看着很吓人啊,这些人脸到底有什么用呢。”马丁说着话,伸手就要去碰这些突起的人脸。

  焦八这时猛的抓住他手腕,厉声喝道,“别碰这东西。”

  “焦八先生,你大惊小怪的干什么,我只是看看而已。”马丁看着他,但还是把手收了回来。

  焦八冷着脸说,“我是好心提醒你,不要乱碰这些东西,搞不好会要了你的命。”

  马丁脸色有点难看,但还是没敢多说什么,之前的几次遭遇,想必让他心里有了一丝畏惧,俗话说,好奇心会害死猫的,尤其是在这种地方,还是自己少动手为妙,多听听其他人的意见才对。


  “这些人脸和手掌印都代表着什么?”李欣随口问了一句。

  焦八站在大门的最中间,抬头看着上面说,“要是我没说错的话,这些人脸和手掌印,就是曾经死在这些巫师手中的人。”

  “我的天呐,有这么多人。”珍妮惊呼一声,立马用手捂住了嘴。

  “恩,我看也是,这些手掌代表着挣扎,也就是在他们死后,灵魂经历过一段痛苦的挣扎期,可惜一切都是徒劳的,他们的灵魂,根本无法逃脱这些巫师的摆布。”常山叹口气,心情有些低落的说道。


  “这些人其实也是可怜之人,他们被巫师害死后,灵魂得不到转世不说,还得听从他们的摆布,并且永世不得超生,这真是作孽啊,连死后都不得安宁。”焦八伸手摸了一下大门上凸起的人脸,显得有些哀伤的说道。

  马丁这时在旁边说道,“你不是说有危险吗?那你怎么还碰?”

  焦八扭头看他一眼,有些邪恶的说,“我是我,你是你,你跟我能一样吗,你要不信,你来试试。”

  马丁冷哼一声,“算了,我才没那么无聊呢。”明明就是害怕了,却还死要面子。

  “真是可恨啊,这简直就是拿人命当草芥,难道当时就没有王法了吗?”珍妮一脸的气氛,并且很天真的说道。

  “王法?呵呵,在帝王时代,根本就没有法,权利才是一切的象征。”我不屑一顾的说道,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,似乎法律总是给百姓定的,绝大部分的皇亲国戚,是永远都不会被法律所束缚的。

  “这几个巫师,到底是在守护谁呢?”李欣一脸疑惑,说话的同时还看我一眼。

  我心里也在合计,这布阵如此强大,多少次都险些要了我们的命,可以很肯定的说,这里的一切,要比那小岛上危险多了,小岛只不过是一个巫师所为,可这里却是六位巫师联手打造的结界,单凭这一点,就要比小岛可怕多了。

  并且小岛还不是结界,暗中还有那道士老头相助,我们才得以最后侥幸的逃脱了,可这里是却是一个庞大的结界,庞大到我们无法想象,面临的恐惧也是越来越多,要是没有那古代女子告诉我打破结界的方法,兴许这一次,真就是我们的最后一下站了。

  小岛的墓主是郑和,一个大太监就拥有如此庞大的陵寝,并且还有一个法力高强的巫师来守墓,而这里是六个黑暗法师来共同守护,他们的主人又是谁呢?目前我唯一能想到的,就我和焦八所得到的玉佩主人,这最后的主墓,很有可能就是她。

  那么她到底是不是大明的皇后呢?她跟我那梦中向我要东西的女人又是不是同一个人呢?很多问题都摆在我们面前,但我感觉,距离解开这些谜团的日子已经不远了,只要能顺利的打破法阵,我们就能找到这一站的目标。

  我并没有回答李欣,因为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他们说,可焦八这时却突然开口说,“他们所守护的人,很可能是大明王朝当时的皇后。”

  “什么?明朝皇后?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马丁很是惊讶,但在惊讶的同时,他又很激动,毕竟皇后的陵寝里,势必会有很多珍宝。

  “我为什么要开玩笑,你以为我那么闲吗?”焦八瞄他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。

  “焦八,听你这么说,你好像知道点内幕啊,那你是怎么知道的?你敢肯定吗?”麦老随口问道。

  “目前还没有十足的把握,但也八九不离十,我是因为一块玉佩,才发现这个线索的。”焦八居然把实情给说了出来,他到底再打什么主意呢?

  这块玉佩和其他那两样东西,除了我和焦八之外,应该就只有那黑衣人知道了,他这次主动把这事儿翻出来,看来应该是考虑好了,不过想想也对,这事早晚都得说,隐瞒不住。

  焦八侧脸瞄我一眼,他这一个眼神,我就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了,这事如果不公开,后面就好不进行了,一旦麦老他们发现我和焦八私自隐藏着这些东西,到那时候就解释不清了,他们肯定会认为我们俩是卑鄙小人,就算不这么认为,大家伙肯定也会起疑心,我和焦八也容易得到排斥,现在说出来,起码还能编点借口。

  “玉佩?什么玉佩,在哪呢?”珍妮一脸的茫然,显然是一无所知啊。

  “玉佩在我这,现在不是时候说这事儿,等我们安全离开这里以后,我会给大家一个合理的交代。”焦八扫视众人说道,但愿他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。

  “也好,就等离开这里后再说吧,焦八,我们准备开门吧。”麦老走到大门前,伸手抓住了大门的把手。

  焦八在另一侧,他向麦老点点头,“开门吧。”

  我们其他人赶忙躲到两侧,我们彼此看看,每个人的脸色都有些紧张,这大门的后面有什么,我们谁都不知道,最怕的就是又有什么妖魔鬼怪,我现在对这些邪灵都发怵,一想起来脑皮都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