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29 巫师墓地













  可等我想再看清楚的时候,就已经来不及了,因为我已经把眼睛给闭上了,遵照常山的话,闭上眼睛后,就不能再睁开了,说实话,当我闭上眼睛后,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居然有一丝莫名的恐惧感,好像危险就在我身边一样,我不知道这压力是不是常山带给我的,但我确实感受到了。

  很快,我就听到常山的嘴里在念叨着什么,其实我听的很清楚,但我却听不明白,好像是某种咒语,他念咒的时候,起初还比较平淡,没有什么波澜,声音也不是很大,就像平常的和尚在念经一般。

  可念了一会儿后,常山开始加大语气了,他语速越来越快,语气也越来越重,而就在这时候,我感觉四周都起风了,这风在我身上来回的转圈,就像旋风一样,仿佛要穿透我的身体一般。

  而同时,我耳边又传来了一些声音,这些声音很杂乱,就像惨叫或者是一些什么噪音,总而言之就是声音特别刺耳,让我越听越受不了。

  虽然说我闭着眼睛,但在这黑暗的空间里,我感觉到有东西在我眼前四处乱传,它们就在我的附近,可我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,常山说话的声音已经是开始大喊了,他的声音已经变味了,变的完全不像他的声音了,那声音特别的粗狂,听起来就像野兽在嘶吼一般。


  这一刻,我居然很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,常山叮嘱的话,一直在我耳边缠绕,按理说,我应该听他的,最好还是别睁开眼睛,万一我睁开眼睛,打乱了他的布阵,那我们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。

  可我这好奇的心,却在一个劲儿的提醒我,应该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,我心里明知道,我不应该睁眼的,这也许会害了常山,但我还是没忍住,我猛的就把眼睛给睁开了。

  可当我把眼睛睁开后,我居然吓的不会说话了,常山整个人居然变成了黑色,就跟那被烈火烧焦的黑炭一样,全身都是黑色,而在他身体的周围,居然还笼罩着一层浓烈的黑雾。

  我已经看不清楚他的脸了,似乎他整个人都快被黑暗给吞食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?我顿时被惊吓的很厉害,愣是连一句话都没说出口。

  就在我惊恐的同时,耳边那奇怪的叫声更为严重了,我顺势往上看了一眼,可就这么一眼,立刻让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,在我头顶的上方,居然盘旋着一群似人非人,似鬼非鬼的东西。

  这些东西就跟来之地狱的魔鬼一般,它们全身上下长满了鳞片,四肢就好像皮包骨一样,仅仅的卷缩在一起,它们呲着尖牙,原本应该有鼻子的地方,居然是个窟窿,样子简直是其丑无比。

  整个脸部完全扭曲到了一起,舌头还伸在外面,就像蛇的信子一样,让人看着不寒而栗,而最要命的是,它们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,正散发着红光呢,那双该死的鬼眼睛,正一直在盯着我看呢。

  不,不是一双,而是无数双红色的眼睛,它们出现在四面八方,全都死死的盯着我看呢,当我看到这红色双眼时,我就失去控制了,一股前所唯有的恐惧感油然而生,我感觉自己就快窒息了,就好像有人在掐我的脖子一样,让我根本无法呼吸。

  我双手按住自己的脖子,痛苦的挣扎着,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发花了,整个空间似乎都在变形,就好像在快速的旋转一样,风力越来越大了,可耳边那恐怖的叫声却依旧再持续,并且还伴随着一种可怕的笑声。

  “啊...救我。”我瞬间就跪在了地上,痛苦的挣扎着,在这么下去,我非死不可。

  这时候,我就听到常山那边传来一个非常浑厚的声音,“忠义,闭上眼睛,闭上眼睛,快.....”这声音我听不出是不是常山的,但却是在他那边发出的,这声音就像录音机快没电了一样,听起来特别怪,简直就像声带变形了一般,根本无法形容。

  我刚想把眼睛闭上的时候,这会儿我才发现,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,就连闭眼都不行,体内就像有几万只虫子在乱爬一样,让我又痛又痒,我恨不得用刀把身上的肉都割下来。

  我嘶吼着在地上打滚,在这么搞下去,我就不用离开这里了,直接死在这就得了,这是我目前感觉到最致命的一种折磨,甚至比当初头痛时还难过,因为这是全身都在遭罪。

  就在我感觉自己快要不行到时候,一双有力的大手,一把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,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我旁边的麦老,他将我拉起来后,一只手卡住我的脖子,另一只手捂住了我的眼睛。

  他在我耳边低吼一句,“快闭眼,阵法要挺不住了。”

  就在他手挡住我视线的同时,我感觉体内那种万虫乱爬的滋味瞬间就消失了,我不得不赶紧再把眼睛给闭上,这时候,那种难忍的窒息感,也随之不见了,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。

  我这才反应过来,刚才的一切,指定跟我睁开眼睛有一定的关系,之前常山就警告过我,千万不要睁眼,可我还是没忍住,居然睁眼偷看了,这一看不要紧,不光我自己差点挂掉,还险些就把他俩给害了。


  麦老在我旁边大喊着,“忠义,快恢复原先的动作,别让常山的布阵毁了。”

  我赶忙又把双臂伸开,闭着眼睛忍受着这一切,耳边的恐怖叫声在不断传来,那些可怕的东西到底是什么,它们为什么会盘旋在我们头顶呢?

  风力越来越大了,吹的我脸都变形了,我能明显感觉到,整个空间都在飞速的旋转,就像要爆炸了一样,我们三个人彼此紧紧的抓着对方,似乎有一种奇怪的力量,在我们三个人身上来回的游走,这股力量源自与哪里我不知道,但我想应该是常山释放出来的。

  常山念咒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,几乎就是在大喊了,他的声音变的很雄厚,不是那种阴阳怪气的鬼声,而是带着一种阳刚的凶猛,就像是传说中的神灵一般,在他大喊的同时,那些可怕的生灵就惨叫的越厉害,它们再痛苦,也可能是再挣扎,常山念咒的声音响彻整个空间,就像有几百人在同时念咒一样,声音大到不可想象,完全震慑着我的内心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我全身居然开始哆嗦了起来,这时我感觉到,我体内的真气居然再乱窜,身体很热,感觉就像体内有个小火炉一样,但正因为是有这些真气护体,我才能强挺着不动,要不然我早就挺不住趴下了,别说那极强的风力了,就算是常山念的咒语,我听着都难受,要是没有这真气,我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。

  慢慢的,风力开始减小了,耳边那恐怖的惨叫声也逐渐消失,整个空间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安宁,可我不敢再睁开眼睛了,我双眼紧闭,说什么都不会再睁开了,刚才的教训,让我记忆犹新,要不是麦老的及时出手,想必我就得死这了。

  “好了,你们两人可以睁开眼睛了。”常山这时突然开口说道,他又恢复到原本的声音了。

  我慢慢的睁开眼睛,这才发现,那黑暗的空间已经被打破了,出现在我眼前的,是一片白茫茫的颜色,是冰,这四周依旧全是冰,这里的视线很清楚,在冰层的里面,是那如星星一般闪闪发光的奇异石头,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石头,才把这里给照亮了。

  我转圈看了一下,这里就是一间大船舱,但是建筑的规模却很宏大,船舱根本一点都不像,反倒更像是一座小宫殿,我们现在所站的位置,脚下是一冰路,但是这条冰路好像是被打磨过一样,很精致,是那种一看就是主干道的正中路。

  而在这条主干道路的两侧,各有两种石像,但这两排石像生物,都是用冰做成的,左边的石像是一排似龙非龙的东西,呈竖立盘旋状,这东西外表看着和龙差不多,几乎就是一样的。

  但我总感觉有点怪异,可又说不上来哪里怪,总之看着和龙还是有点区别,虽然我没见过龙,也只是在书中和电影中才看到过,但眼前这个冰雕像,跟电影里描绘的龙还是有些不同的,也不知道是电影里的假,还是这个才是真。

  右边是则一排似龟非龟的怪物,这个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,起初我还以为是龟身龙头的神兽,可等我仔细看后才知道,这哪是什么龙头龟身啊,这分明就是蛇头龟身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东西,就算是神兽,也不应该是这样啊,这东西实在太邪气了,让人看着浑身都不舒服。

  这个地方充满了邪气,整个船舱都笼罩着诡异色彩,死寂般的安宁,让人心生畏惧,再加上这两排冰雕像,就像是镇守在这里的神兽一般,看着多少让人有些胆怯。

  “看来,我们是找对地方了,这里应该就是那巫师棺木的葬身之处。”麦老环顾四周,低声说道,他虽然表面装作很平静,但我看得出来,他多少都有那么一丝激动。

  “恩,看这里的建筑,应该错不了。”常山活动一下脖子,深吸口气说道。

  “那么说…我们冲破这黑暗了?”我回过头来轻声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