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35 伟大决定



















  “那怎么办?难道咱们就这么等死吗?就算是拼,也得试试啊。”焦八回头望着他,眼神里全是无助。

 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,就算再怎么冲,我们也无法打破这道防护层,这是那几个法师的最后一道门槛,岂能是那么简单就冲过去的,玩命的硬冲,受伤的只会是我们自己。

  常山冷着脸,一字一句的说,“血阵,只有用血阵才能冲破这道防护层。”

  我不明白血阵是什么,但我看到焦八一听到这两字后,整个人都惊呆了,甚至是惊恐了,他瞪着眼睛,眼神变的有些恐惧,“血阵?这...这不行,这太危险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很危险,可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?要是不这么做的话,我们都得死在这。”常山用力紧了紧他肩膀,瞪着眼睛说道。

  焦八慢慢的摇头说,“不行,绝对不行,这是会死人的。”

  我在旁边听的这个着急啊,上前用力推了他俩一下,“行了,你们俩个还再废什么话啊,血阵到底是什么?只要能打破这道防护层,就算会死人,我们也得试试。”

  焦八扭头看着我说,“义哥,你不懂,这是在拿命来拼。”

  我上前一把抓住他脖领子,瞪着眼睛低吼道,“老八,你他妈想想,我们从出海到现在,哪一次不是在玩命,谁又会在乎多这一次呢?

  “义哥,要想用血阵,就必须得有人死,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。”焦八说话的同时,眼神变的很暗淡。

  我顿时一惊,开始我以为只是会很危险,会有玩命的成分,可没想到的是,这个所谓的什么血阵,必须得有人死去才行,也就是说,得用一个人的性命来完成这个仪式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...必须得有人牺牲才行?”我看着他,低声问道。

  常山在旁边说,“是这样,要想布血阵,就必须要用一个人的鲜血来做筹码,需要用大量的血液,所以...付出鲜血的人,基本上会必死无疑,生存的希望太渺茫。”

  “那...那我们这么多人呢,大家伙一起来承担不行吗?”我看着他俩问道,难道只有牺牲一个人的性命,才能解救剩下的人吗?

  “义哥,这不是在分东西,这是在布阵,血阵只能用一个人的血液,要不然是会犯冲的,所以我才不同意,这实在是太残忍了。”焦八一脸的哀愁,他要是有其他的办法,他早就用了。

  我看麦老一眼,“麦老,你的意思呢?”

  麦老的杀气始终没有减少,从他身体在散发能量的时候,他就一直没有说话,见我正看着他问道,他身体的杀气才减弱,很低沉的说,“用血阵到是可以,可我们应该牺牲谁呢?”

  这才是整个事情的关键,要想用血阵打破这道防护层,就必须要有人做出生命的牺牲才可以,可谁又愿意不顾自己的性命去换取他人的生命呢?这简直就是开玩笑一样,就算是雷feng大哥也没那么大魄力啊。

  现在时间是不等人啊,我们已经到悬崖上的边缘了,哪里还有时间商量这些问题呢,可要是不做出一个选择,我们还是必死无疑。

  “你们不要再痴心妄想了,就算是用血阵,也冲破不了本座的法阵,你们还是乖乖的等死吧。”这个该死的巫师,他居然能听到我们的声音。

  焦八冷笑一下回答道,“既然血阵不能冲破这道防护层,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呢?我看你就是心虚了,你明明就是害怕了,你越是这么说,我们就越是要用血阵来对付你。”

  “哼,既然你们要自相残杀,那本座就看戏了,呵呵哈哈。”它的笑声让我感到讨厌,我真恨不得一刀捅死它,这是我听过最难听的笑声,简直让我受不了。

  可就在这时候,老水突然发疯一般的大喊着,“船长,我们快跑吧,再不跑就来不及了。”看样子他随时随地准备跑了。

  马丁立马否决他,“不行,现在不能乱跑,离开这里就是死路一条。”

  他说的很多,这古船一旦真塌陷,根本就不给你逃出去的时间,再说了,门外有雪妖,上面还有那碗大的蜘蛛,出去也是必死无疑,根本无路可走。

  可老水已经疯癫了,他完全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,“船长,你想死,那你就留下来吧,我可不陪你一起等死了,小峰,我们走吧。”老水一看马丁不同意,他干脆打算自己先跑算了。

  小峰这时候也有点拿不定主意了,他支支吾吾的说,“我…水哥,咱们不能先跑啊,再说了,我们往哪跑啊,出去也是死路。”小峰还算是比较理智,这时候冲出去,比在这里死的还快。

  “你他妈的,他们都疯了,你也跟着发疯,老子可不想陪葬在这里,既然这样,那你自己留下来吧。”老水话说完,扭头就往外跑,他其实比任何人都疯狂,为了逃命,他甚至把自己的兄弟都给扔这了,不过这也是一个正常人的反应,没有人会不怕死的。

  麦老急忙大喊一声,“快,小峰拦住他。”

  听到麦老的喊声后,小峰没有迟疑,他赶忙追了出去,古船的剧烈摇晃,使得老水在奔跑的时候是左摇右晃,几次险些都跌倒在地上,他爬起来玩命的往外跑,根本不顾自己的伤势了。

  小峰的速度很快,几步就追上了他,他上前一把抓住老水的胳膊,“水哥,不能再跑了,我们是冲不出去的,你这样只会死的更快。”

  老水发疯一般的挣扎着,“你他妈给我滚开,我要离开这里,我要离开这里。”他已经完全失控了,其实我心里很明白,这是恐惧造成的,人一旦惊吓到了极限,就会爆发,随后就是精神的崩溃。

  小峰死死的抓住他的手不松开,扯个脖子喊道,“水哥,你冷静一点行吗?出去会死的更快,我们必须得留下来。”

  “别拦着我,你他妈给我滚开。”老水上去就是一脚,直接把小峰给踹倒了。

  我一看不好,再不管他的话,他冲到门外就得死,“我去帮帮他。”话说完,我直接冲了过去。

  我跑过去后先把小峰给扶了起来,随后向着老水就飞奔过去了,我几个箭步就追上了他,上前一把抓住他的后脖领子,用力往后一拉,直接就把老水给拽倒了。

  我低头瞪着他骂道,“老水,你他妈疯啦,想死我现在就成全你。”

  “不不不,我不想死,我要离开这里,我要离开这里,我还不想死啊。”老水上前一把抓住我的脚踝,就像一个乞讨者,在乞讨自己的生命一样。

  我看着他的表情,这一刻居然迷茫了,因为我也没有把握到底能不能离开这里,看着他如此痛苦的样子,我心里反倒更加不是滋味了,但即使这样,我也不能让他跑出去,这样只会加快他的死亡节奏。

  我蹲下身子,扶住他的胳膊说,“听我说,你一定要冷静下来,现在你冲出去,无疑是死路一条,外面有邪灵在看守,你根本就跑不出去的,只有留下,才能有一线生机,你听明白了吗?”

  老水木讷的点点头,脸色虽然还是很苍白,但他的精神似乎得到了一些缓解,我看着他眼睛说,“走,我们回去。”

  我扶着他肩膀站起来,正当我们刚要往回返的时候,我就听李欣一声大喊,“忠义小心。”

  而与此同时,我的第六感告诉我,正有一个东西,从我上面掉下来,我大吼一声,“躲开。”我猛的一把将老水往前推去,同时自己的身体也快速向后躲开。

  就在我们俩人共同往后退步的时候,一道影像快速的从我眼前划过,接着‘咣’的一声闷响,一根盆口大的木头庄子从上面掉了下来。

  这大木头正好从我和老水两人的中间砸了下去,这是我反应够快,急忙给躲开了,要不然,这盆口大的木头,铁定会砸在我们俩人的头上,那就不是头破血流的问题了,而是头骨粉碎和脑浆横流了。

  老水看到这一幕时,脸都吓绿了,更是吓的他连动都不敢动了,我回过神来喊道,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快回去。”

  听到我的喊声后,老水发愣的应了一声,急忙转身就往回跑,我跳过那木头庄子,也快速的跑了回来,就在刚才那木桩子掉落下来的那一瞬间时,我做了一个我这一生最艰难的决定。

  “老八,用血阵吧,用我的鲜血来布阵。”我跑过去后,一把抓住焦八的胳膊,用力的点头说道。

  焦八有点傻眼了,表情都变了,“义哥,你...你疯了啊,你会死的。”

  “别废话了,我决定好了,快点吧,再晚一会儿,我们所有人就都要死这了。”我沉重的说道,这一次,不再是玩命了,而是奉献,奉献自己的生命,我感到很好笑,我不是那么伟大的人,可却要办这伟大的事情。

  就在我说话的同时,我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李欣,她就在我旁边的不远处,和马丁两人一起照顾着珍妮,也许我的这个决定,也是因为她吧,或者说...我希望她能活下去。

  “不行,我下不了手,义哥,我下不去手。”焦八看着我,有些难过的说道。

  我无所谓的冷着脸说,“别磨蹭了,古船就要塌了,快点。”我心里也在做最后的斗争,如果他们再迟疑下去,我恐怕就会改变主意了,因为我也不想死,我他娘还没活够呢。

  他们三个人对视一眼,还是麦老最后做了决定,“常山,动手吧,忠义,祝你好运了。”

  我伸出双手,慢慢的闭上了眼睛,生命,可能会在这一次后彻底结束,我脑海里浮现出很多人的笑脸,尤其是李欣的笑容,总是在我脑海里出现,我很想告诉她之前发生的一切,只可惜,我没有时间了,这个秘密,也会随着我的死去,永远被埋葬在这里,可即便是离开人世,我也得笑着去面对,这是我唯一能给自己留下的纪念了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