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39 她叫紫嫣







  麦老这时走过来问道,“常山,你真有把握超度这黑暗巫师的灵魂吗?”

  常山摇头说,“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,但我一定会尽全力的,既然答应了她,我就得信守承诺。”

  “怎么?超度亡魂很难吗?”我不明白的问道,我感觉得道高僧超度灵魂的时候,就是念念佛经,看起来没什么难的啊。

  “不是很难,是相当难,她们都是黑暗巫师,原本灵魂就已经受到了上天的诅咒,按理说,她们是不允许重新轮回的,这受到诅咒的灵魂,就已经很难超度了,可她们还是黑暗巫师,灵魂早就被黑暗给侵蚀了,所以要想超度她们,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,这可是个大活啊。”焦八沉着脸,很严峻的说道。

  “恩,确实是这样,但这愿一切都能顺利吧。”常山叹口气,他眉头紧锁,显得有些疲惫。

  “我的天呐,这么困难啊,那怎么办啊?”李欣一脸紧张的问道。

  常山轻笑一下说,“不用担心,车到山前必有路,我们先去开棺吧。”其实他比谁都担心,毕竟这超度的活,只有他才能干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就在我们刚要过去的时候,焦八一嗓子又把我们给喊住了。

  “常山大哥,有些话我本不想再问,可我要不问你,我这心里还真就不踏实,说实话,你到底是哪个家族的?为什么你可以超度亡魂。”焦八带着一抹诡异的微笑问道,他的笑容,任谁看了都不舒服。

  “这个很重要吗?”常山望着他,平淡的说道。

  “谈不上很重要,但我们总得知道吧?”焦八赖唧唧的说道,那笑容看着更假了。

  这一次,我们其他人并没有阻拦焦八,就连麦老也一句话都不说,似乎对于常山的身世,每个人都挺好奇,他的能力正在一点点显露,每一次都会让我们所有人大吃一惊。

  常山笑笑说,“等时机到了,我自然会告诉你的,现在不是时候,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要紧。”他话说完,转身就往棺木那边走去。

  可焦八哪里肯放过他啊,他上前一把按住常山的肩膀,厉声问道,“这事儿你必须得交代清楚。”

  我本以为焦八会将他按倒在地呢,可这一幕却惊呆了我们所有人,只见常山肩膀往上一抬,他连头甚至都没有回,就这么轻轻的一抬,焦八就像被一股强劲的力道给震开了一样,整个人往后退了四五步,险些就跌倒在地上。

  我赶忙跑过去扶住焦八,焦八伸手示意一下,表示他没事,这时候常山转过身来说,“对不起,条件反射而已,下回,可千万别从后面按我肩膀。”

  这句话说的很到位啊,听起来好像没什么不对的地方,但细品就能发现,这句话很霸气,在道歉的前提下,也是再提醒你,不要做无谓的反击。

  焦八冷笑一下说,“常山大哥就是厉害,兄弟我长见识了,好,我不再多问了,等我们离开这里后再说吧。”

  除了麦老以外,李欣和珍妮他们都是一脸的惊讶,他们彼此都相互看看,眼神都变了,对于常山的能力,想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。

  麦老冷眼看着他俩,一句话也不说,更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,因为他根本没表现出任何惊讶,一切都是那么的平淡,唯独不同的就是,他的眼神有一瞬间,变的很邪恶,可仅仅只维持了一两秒钟的时间,就又恢复过来了。

  “行了,大家都别浪费时间了,常山,去看棺木吧,你还得超度亡魂呢。”这尴尬的局面,最后是让李欣给打破的,她话说完后,我们才往冰棺那边走了过去。

  之前的那道防护层已经不见了,我们很顺利的就走到了冰棺的前面,麦老这时开口说,“咱们把棺木打开,把这些巫师的尸体抬出来。”

  我们从第一具冰棺,开始顺时针的打开,这冰棺没有棺木钉,棺盖上面什么都没有,只要把棺盖推下去,里面的尸体就会呈现出来。

  这冰棺的棺盖很沉,要比木质的棺木沉不少,我们打开第一具棺木的时候,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尸体,就是那古琴女子,她全身雪白,闭着眼睛躺在冰棺里,全身都已经被冰冻了起来,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,看来麦老说的没错,这就是她的真面目,一个这么美丽的女人,居然会堕落到如此地步,实在是让人感到惋惜啊。

  “她看起来很安详啊,就像睡着了一样。”李欣在旁边说道。

  “是啊,如此美丽的女人,这么年轻就死了,真是有些可惜了。”焦八有点惋惜的说道。

  麦老大致看了一下说,“行了,别说那么多了,她已经被冰冻住了,来,把她的尸体抬出来。”

  我们几个人上手,把这古琴女子的尸体给抬了出来,她的尸体已经很硬了,就像冰块一样,虽然看起来像是睡着了,可身上的冰霜再提醒着所有人,她已经死了好多年了,要是没有冰冻的话,也许她的尸体,早就已经腐烂了。

  我们把她平放在地上后,又去开启另一具冰棺,我们一连开启五具冰棺,每一具冰棺里的女尸,都是之前我们遇到过的,也就是那些演奏乐器的女子,她们每个人都被冰冻住了,全身雪白,尸体僵硬,我们逐一把她们抬了出来,平放在一起。

  常山看着这一排年轻的女子尸体,有些惋惜的说,“哎...她们死的时候,还都很年轻啊,真是自作孽啊。”

  “是啊,看她们当时的年纪,顶多不过二十多岁,可她们为什么要走上这条路呢?”李欣不明白的问道。

  焦八脸色冰冷的说,“每一个黑暗巫师的背后,都有一段伤心的往事,尤其是这些黑暗女巫师,她们可能是为情所困,也有可能是被当时的环境所迫,都是没得选择,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的,其实...几乎没有人愿意当黑暗巫师的,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,尤其是法师,谁不愿意名正言顺,光明正大啊。”

  “没错,黑暗巫师,其实都挺可怜的,生前得不到应有的尊敬,死后灵魂还要被诅咒,这是何等的凄惨啊。”常山无奈的摇摇头,显得有些悲凉。

  “听你们这么一说,她们还是很可怜的了?”马丁在旁边插话问道,不过语气却不太好,是那种讽刺的语调。

  “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?”我扭头看他一眼,心里有点不爽。

  马丁冷笑一下,“要我来看,每个人都可以有其他的选择,既然她们能选择当什么黑暗法师,那就证明她们想做这一行,谈不上什么可怜不可怜的。”

  其实马丁说的话,也有一定的道理,毕竟每个人都不是只有一种选择,不过这是在当今,要是换做当时那个年代,可就不是这样了,帝王统治的阶级,是有很明显的区分,这些美貌的女子,有可能是被家人或者是被官僚所逼迫,才不得已走上了这条黑暗之路。

  “你这么说,也没什么不对,不过我要告诉你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,要不然,谁会愿意丢掉自己年轻的生命。”我盯着马丁的眼睛,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  马丁撇撇嘴,双手一摊说,“那也说不定啊。”

  “好了,你们俩都别争了,先别说这么多了,还有一具尸体,我们赶紧抬出来才是。”麦老一看我们俩又要争吵了,他赶紧出面制止了。

  现在还剩下最后一具冰棺了,我心里很清楚,那个曾经救过我的古代女子,应该就在这最后一具冰棺内了,当我们把最后一具冰棺打开以后,我终于看到了她。

  她和其他女子一样,闭着眼睛躺在冰棺里,依旧是雪白的全身,没有一丝的生气,脸上还挂着冰霜,不知道为什么,当我看到她以后,我心里突然泛起一股酸楚,让我忍不住差点想落泪。

  我呆呆的看着冰棺里的她,心里是五味俱全啊,一想到马上要焚烧了她的尸体,我的内心就无比的纠结,但我又不得不这么做,这不光是为了我们,也是为了她,也只有这样,才能让常山超度她们的灵魂。

  在冰棺的头顶上,刻着两个字,‘紫嫣’,想必这就是她的名字了,我木讷的说,“紫嫣?这是她的名字吗?”

  “恩,这就是她生前的名字了,这名字跟她很配。”焦八轻声说道。

  “为什么只有名字,而没有姓氏?”我纳闷的问道,紫姓虽然有,但是却极少,并且还不入百家姓里。

  常山伸手搭在我肩膀上说,“这黑暗巫师,死后只能保留自己的名字,是不能保留姓氏的,这也是为了避免给家人带来麻烦,一旦走上这条路了,她们就不在是自己了,所有的情感,统统都要舍弃。”

  我点点头,明白了他的意思,没有姓氏,也就没有了家族,只留下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而已,跟家人和亲人全部都割舍掉,这样一来,就算她们再逆天,再受到诅咒,她们的家族和亲人,也不会受到牵连的,她们一个人,承担了所有的罪过,走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