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4 悲伤老吴










  老吴这会儿突然问道,“船长,你们这次出动,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?我多次用对讲联络你们,可全无音讯,我都担心死了,要是再找不到你们,我都打算要通知海警了。”

  马丁放下手里的酒杯,侧头看他一眼说,“别说通知海警了?就算你把海军找来也没用,这件事情,一两句话说不清楚,总之就是很麻烦。”

  “那...能不能说给我听听?”老吴似乎很想知道,不过也难怪,每个人都会有这种好奇的心里。

  老水边吃东西边说,“嘿嘿,老吴啊,这事儿可邪乎了,要是跟你说了,你肯定不会相信的。”

  “哦?那我可真想听听了,对了,铁面他人呢?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啊?”老吴说着话,拉开椅子就坐了下来,之前他是一直站在马丁的旁边,就像一位年久的管家一样。

  老水摆摆手说,“这事儿还是让船长跟你说吧,我说不明白,至于铁面他...他死了。”

  “什么?铁面死了?这...怎么会这样?船长,你能说句话吗?”老吴显得很惊讶,都有点坐不住了,眼神都变了,是那种伤心的眼神。

  马丁沉着脸说,“老吴,我知道,铁面是你的远亲,是你亲自带到船上来的,对于他的死,我也感到很难过,可事情已经发生了,谁也改变不了,他的后事,你来操办吧,等以后回去了,给他家人多一些补偿,我能做的,也只有这么多了。”原来铁面和老吴有亲戚关系,难怪他会这么着急呢。

  老吴闭上眼睛,那一瞬间,他有点显老,他一手捂着额头说,“是我害了他啊,当初我要不硬拉着他出海,他又怎么会死呢,我该怎么跟他家人交代啊。”

  麦老这时扶住他肩膀说,“老吴啊,这事儿尽量拖一拖吧,先通知他家人,就说铁面受伤了,暂时回不去,以后见了面再说吧,你也别太难过了,事已至此,节哀顺变吧。”

  “恩,也只能这样了,我会尽量满足他家人的要求。”马丁还算是一个合理的老板,对于这一点,美国人要比我们中国人强多了,我们中国的老板,大部分都只会坑害自己的员工,黑心的厉害。

  “船长,那你能跟我说说吗?你们这一路到底遇到了什么?铁面是怎么死的?我也好给他家里人一个交代啊。”老吴有点激动,铁面毕竟是他的亲戚,心里难免会悲伤。

  马丁看麦老一眼,麦老向他点点头,意思可以告诉他,马丁转着眼珠子,好像回忆一样说,“这件事情很复杂,也许你不会相信,但我说的这一切,都是事实....”

  马丁开始详细的讲述事情的经过,可最让我无奈的是,马丁一开始是用汉语说,可讲述到一定时候了,就改成美式英语了,这美式英语说了一段,又改成汉语,后期干脆是英汉混合了,听的我这个别扭啊,汉语好说,我全能听明白,可这英语,我只能听懂几个单词,大部分就跟听天书一样,什么都听不懂。

  我轻声嘟囔一句,“靠,这怎么还英汉混合呢,哪有这么说话的,听着真他妈费劲。”

  “马丁的汉语还算比较好了,可毕竟他不是中国人,有些词语和句子,他用汉语表达不好,所以只好夹着一些英文了。”李欣在我耳边小声说道。

  我冷笑一下,“你看大个子和馒头他俩,就好像他俩能听懂一样,还聚精会神的听呢,我真服了。”大个子和馒头,他俩的英语水平还不如我呢,可这哥俩到好,居然还时不时的点点头,装相装的还挺到位呢。

  李欣抿嘴笑着说,“这也是技术,属于演技派的,你是学不来的。”

  “我看是白痴行为,有什么可学的,听不懂就是听不懂,装什么老姨夫啊,也不嫌累的上。”我没好气的说道,焦八和顺子就不同了,两个人一看就是心不在焉的,一会儿看看天蓬,一会儿又看看地面的,明显是有点不耐烦了。

  “行了,别埋怨了,我给你翻译吧。”

  李欣看出来我的郁闷了,当马丁再说英语的时候,她就会在我耳边给我翻译一下,不得不说,李欣的英语水平真没得说,马丁说的英语她全能听懂,想必这里除了她以外,就只有珍妮能听懂了,不过麦老也差不多,这老家伙本身就是教授,英文应该没什么问题的。

  马丁讲述的很完整,甚至连每一个小细节都没有落下,铁面的死,他没有亲身经历,所以仅仅只是一笔带过了,但凡只要是他经历过的事情,他就会说的很详细,并且还很生动的表达出来。

  表情都在随着事情的发展来变化,双手也没闲着,不停的在挥舞,很是激情啊,我看他要是拜单田芳老师学艺,用不了几年肯定能红遍全球,因为他英语汉语通吃,在评书界里,绝对是一等一的人才。

  老吴的脸色很差,由白变青,再由青变回白,总之就是随着马丁的讲述再不停的变化,时而惊吓,时而不知所措的,让人看着很是搞笑,感觉就像变色龙一样。

  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是很想笑,可这时候要是笑出来,就太不好了,所以我只能强忍着了,用手捂住嘴,自己再心里偷笑吧。

  “喂,你笑什么呢?”李欣碰我一下,用最小的声音问道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在笑?”我很纳闷,她是怎么看出来的,我脸上也没有笑容啊。

  “你用手在那捂着嘴,全身还在不停的哆嗦,谁看不出来你再笑啊。”李欣用蚊子声说道。

  我这才发现,焦八和常山他们都在看我,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怪异,很明显,他们也发现我在笑了,按理说现在是很严肃,很低沉的时候才对,尤其是听到铁面的死,更应该感到悲伤才是,可我居然能找到笑点,我都佩服我自己了,难怪他们会用那种鄙视的眼神看我了,我假意咳嗽一下,赶紧把状态调整好,可别被老吴发现了,到时候就不好收场了。

  “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。”马丁讲述了半个多小时,才把所有事情给讲完了,他还真厉害,也不嫌累的上,长话短说就得了呗。

  老吴倒吸一口凉气,皱着眉头问道,“船长,你说的可是事实?”

  “当然,句句属实,我有骗你的必要吗?”马丁喝了一口红酒,很是优雅的说道。

  “这…这让我如何相信啊,这个世界,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,这简直太荒妙了。”老吴不停的摇着头,他不是不相信,他是不敢相信。

  马丁自嘲的笑着说,“是挺难以置信的,起初我跟你一样,也不相信这些鬼神之说,可当你经历过以后,就由不得你不信了。”

  “吴哥,船长说的都是实话,我都差一点死里面,那些经历过的事情,现在想起来都感觉后怕。”少宇轻声说道,现在的他,不像之前那么多嘴了,已经完全被事实给征服了。

  “老吴啊,你就别再琢磨了,刚才我就说了,这事儿告诉你,你也不见得能相信。”老水拍拍他肩膀,意思让他别乱想了,这种事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是任何人都不会相信的。

  老吴点点头,有些低沉的说,“好吧,我知道了,船长,我有点不舒服,就先回去了。”他话说完,起身就离开了。

  “这…他什么意思啊?”老水左右看看我们,没明白的问道。

  “想必他还不愿意相信这就是事实,也难怪,没亲身经历过,谁会相信这么邪门的事情呢。”我点着烟,深吸了两口后说道。

  “船长,要不?我再去劝劝他?”小峰轻声问道。

  “算了,就随他去吧,我们现在谈正事儿,麦老,下一步你是怎么打算的?”马丁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  麦老看着他,平静的说,“咱们需要休息好,既然结界已经打破了,那主船早晚都能找到,也不急这一时半刻了,你说呢?”

  马丁撇撇嘴说,“我无所谓,什么时候出发都行,一切都听你的安排。”

  “麦老,你能有把握找到主船的位置吗?”李欣插话问道。

  “应该没什么问题,那主船就在这片海域,不会太远的,焦八常山,你们认为呢?”麦老扭头看着他俩问道。

  “恩,百分之百在这,按照六角法阵的布局,主船就在正中间,我们只要把船停在这就行了,随时随地都可以下海。”焦八很肯定的说道。

  麦老一拍桌子,“那好,就这么定了,大家散了吧,休息三天,三天后我们下海找主船。”

  可就在我们刚要起身离开的时候,珍妮突然开口说,“等一下麦老。”

  “珍妮,你还有什么事?”麦老停下脚步,转过身来问道,我们其他人也都停了下来,我一看珍妮这脸色就知道,一定是有正事儿了,并且事情还不小了。

  珍妮看着麦老,很平静的说,“我...我不想找沉船了,我想回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