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6 顺水推舟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“我调查过珍妮,她确实是美籍华人,也是北京大学的博士研究生,至于年龄,我想没多大问题吧...”焦八说到这的时候,停顿了一下,随后看我一眼说,“你该不会是认为我在帮她隐瞒吧?”

  这小子的反应总是那么快,我脸色没变,依旧很淡定的说,“没有没有,我怎么可能怀疑你,只是这件事情疑点太多,珍妮的反应也太过强烈,你别忘了,她可是老板,可现在老板却要不干了,这事儿无论她怎么解释,都是在敷衍,必须得查清楚。”

  “恩,珍妮的反差是挺大的,最早是不找沉船都不行,现在是不回去不行,真是够讽刺的啊。”焦八嘲讽的说道。

  我瞄他一眼,有意问了一句,“老八,我有个事儿想问问你,你能如实回答我吗?”

  “什么事儿啊?搞的这么认真,你问吧,我肯定回答你。”焦八回答的很痛快。

  我故意带着笑容说,“老八,你跟哥说实话,你除了是盗墓贼以外,你还干过什么?”

  “还干过什么?倒卖古董啊,你不是都知道吗?”焦八傻愣的说道,也不知道他是真不明白啊,还是故意跟我俩在这装傻呢,这表情很到位,我根本看不出来破绽。

  “你明白我在说什么,面对雪妖的时候,你的能力,要远远高出之前我所认识的你,这个你怎么解释。”既然他装傻,我只好一针见血了。

  焦八一听我这话,整个人脸色立马就变了,但很快他又恢复了,“有吗?我感觉...没什么变化啊?”

  “你真当我是白痴啊?对于格斗的高低,我一眼就能看出来,你是隐瞒不了我的,其实我早就想问你了,只是当时的环境不允许,我才一直拖到现在。”我毫不客气的说道,锐利的眼神紧盯着他。

  焦八不敢对视我的眼睛,他扭过头去说,“我...我确实隐藏了一些实力,我也知道,你早晚都得看出来,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,义哥,你的观察力还是那么强啊。”

  “你少跟我废话,我在问你话呢?”我低声问道,脸色立马就变了,他这是在跟我打马虎眼呢。

  焦八深吸一口气,不急不慢的说,“你别问了义哥,到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的,何必再问呢?”

  “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亲兄弟,可你却对我隐瞒,你让我还怎么相信你。”我厉声说道,现在的焦八,让我心里多少有点反感了,这小子心机更深啊。

  焦八扶住我的肩膀,一本正经的说,“义哥,谁没有点隐私呢?有些事情,还是不说的好,等我们解开这航海图的秘密时,你自然就能明白了。”

  “你这话是一推三六五啊,行,我也不问了,你愿意说就说,不说就拉倒。”我心知肚明,再多问也是白搭,既然他不想说,我问了也是白问,何必把两个人的关系弄那么僵呢。

  “你就记住义哥,我是不会害你的,咱们毕竟兄弟一场,我焦八什么样的人,你应该了解。”焦八正色道。

  “行了,不说这个了,先把珍妮的事情搞清楚再说吧。”我心想了,我真是一点都不了解你,我要了解你就好了,也就不用在这跟你废话了。

  焦八看我一眼,冷着脸说,“义哥,你明天找个时间,跟她谈谈吧,想办法套出点话来。”

  “你别开玩笑了,我怎么套她话,要套也得是你,你不是还要追她吗?现在不就是好时候吗?正好借此机会发挥一下你的强项。”我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  “我的强项?什么强项?”焦八一头雾水的问道。

  我拍拍他肩膀,歪个脑袋说,“吃喝嫖赌抽,坑蒙拐骗偷啊。”

  “滚蛋,我这说正事儿呢,你怎么还有心情开玩笑呢,珍妮要是真回去了,你说咱们还能继续吗?这老板都不干了,咱们还怎么干?难道让我跟着马丁?那我还不如回家了呢。”焦八一把打掉我的手,一脸苦相的说道。

  我收起笑容,一本正经的说,“行了不闹了,这样吧,明天我找个机会跟她谈谈,但希望不大,珍妮那脾气你是知道的,要想撬开她的嘴,是很难的。”

  “你尽力就行了,咱们回去吧,时间长了容易引起注意。”焦八头一甩,就先离开了。

  我等他走后大概十分钟,才一个人吹着小曲,装作悠哉悠哉的样子往休息舱走去,等回去之后才看到,除了大个子以外,大家伙谁都没有睡觉,有的躺在床上看书,有的则是在发愣,常山插个耳机,闭着眼睛好像是在听音乐,麦老坐在床上抽着烟,看到我回来后,他只是轻轻的向我点点头,由此可见,似乎每个人都有心事,焦八刚回来就躺下了,闭上眼睛翻个身,就准备睡觉了,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
  我刚坐下来,麦老突然开口问道,“忠义,你头上的伤怎么样了?”

  我摸摸额头,笑着说,“哦,不碍事,已经好了,过几天就能下海了。”

  “珍妮突然要离开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麦老掐灭烟头,瞄我一眼问道。

  这时候,常山也睁开眼睛了,馒头赶忙放下了手里的书,顺子在上铺侧起身子,目光紧盯着我,似乎都在等待我的回答,看来我猜的没错,估计除了大个子以外,每个人都是装做若无其事,谁也不发表意见,都在这玩深沉呢。

  “你们都这么看着我干嘛?我真不知道,要问,你们也得去问马丁啊,他跟珍妮的关系比较近。”我把问题赶紧推走,这帮人的眼神,让我浑身都不自在,我翻身也躺在了床上,随手拿起烟来点着,深吸了几口。

  常山摘下耳机,轻声问道,“忠义,如果珍妮真要回去的话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  “打算?我不知道,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呢。”其实我心里已经有数了,我不能让珍妮走,既然她是老板,她就必须得留下,这航海图的秘密一天没解开,她就一天不能离开,她把我给带上道了,就算想尽一切办法,我也得把她留下来。

  “现在想想吧,珍妮的脾气我们都了解,她要是想走的话,没人能拦住,那么一旦她下定决心离开,你到底是去还是留呢?”常山再次问道。

  “我说大哥,你别老问我啊,那你呢?你怎么打算的?”我一个太极拳又把问题给推回去了。

  “既然她是老板,她要是离开的话,我也没必要留下了,结完工钱,我也会走。”常山立马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
  不过我疑惑的是,他这么说有是什么目地呢?是想表示自己没有任何想法?仅仅只是一个打工的?还是说,他只是在作秀,先把自己澄清没有任何目地,又或者说,他有把握珍妮是不会离开的,常山这个人,不好揣摩,心机很深,看不到底,我也不便多问什么,目前只能看看大家伙的反应了。

  “那么你们其他人呢?难道就没有想过这个事情吗?珍妮为什么要突然离开,按理说,她才是老板,我们都是员工,当然也包括我在内,一旦她离开,我们可能就要散伙了,这航海图的秘密,可就永远解不开了。”麦老扫视众人说道。

  他前面的话都是废话,只有最后这一句才重要,一旦散伙,航海图的秘密必将永远尘封,没有团队的力量,就算一个人再强大,也不可能走到最后一站。

  其实卖老说的对,细想一下,我们是一支很强大的团队,有焦八这种盗墓专家,有顺子这种潜水高手,还有常山和麦老这种能力非凡的人,李欣也非等闲之辈,可以说,我们剩下的每一个人,实力都是很强大的。

  再算上马丁的加入,还有他背后的武器支援,可以很负责任的说,我们能横扫任何一支雇佣兵团队,可就是这么一支如此强大的团队,在这一路都是坎坷不平,几次险些丧命,更何况是其他人了,还不等到达目的地呢,就得全死光了,我们这些人能凝聚在一起,应该不是巧合,想必都是之前有预谋的,天底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。

  “俺不想走,都走到这了,要是再返回去,那之前俺们的付出不就等于白费了吗?虽然珍妮答应给俺们工钱,可俺也想看看这航海图到底隐藏着啥样的秘密,这眼瞅着就要解开了,她却要回去,真是太让人气愤了。”大个子突然醒了,感情他一直也没睡着,我们说的每一句话,想必他全都听到了。

  “我赞同大个子的话,我们不能让珍妮走,必须得让她留下来,这不是游戏,她说不玩就不玩了,怎么?把我们当礼拜天过呢啊?绝对不行,这次由不得她了。”馒头一脸阴险的说道,心里指不定再打什么主意呢。

  “你打算怎么做?给她绑起来?”我冷笑一下问道。

  “我…我还没想好呢?要是真给我逼急了,我还真能。”馒头瞪着眼睛,咧个大嘴说道。

  “顺子,你呢?怎么打算的?”麦老抬头问道。

  顺子在上面开口说,“我随便,我跟着义哥,他留我留,他走我也走。”

  麦老刚要问焦八,我伸手拦住他说,“别打扰他了,让他睡吧,他太累了。”不管他是真睡了,还是在装睡,我都不希望麦老再打扰他,他确实很累了,就让他消停一会儿吧。

  “得找个人跟珍妮谈谈才行,要不然咱们真就要散伙了。”常山沉着脸,低声说道。

  “忠义,这件事情交给你吧,你去跟她谈谈吧,一定要想尽办法留住她。”麦老把难题又丢给我了,他拍拍我的腿,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  “好吧,我试试,我也不想就这么离开,航海图的秘密就快解开了,总不能半途而废啊。”就算他们不说,我也会去的,正好借着这个机会,顺路卖个人情吧,我要是真把珍妮给搞定了,他们还得感谢我呢。

  “那就拜托你了忠义。”麦老笑着说道。

  “客气什么,这也是我应该做的,行了,准备睡觉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