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8 航图机密












  “常山居然知道我在附近,其实他早就发现我了,他给我喊了过去,我们俩个人随后就聊了一会儿,等回去的时候,这不就遇到你了吗。”焦八一脸认真的说道。

  “你不是在忽悠我呢吧?”我总感觉这小子说话有点胡扯,他是不是跟常山两人有什么秘密啊?

  焦八有些无奈的说,“义哥,我骗你这事儿干嘛,真是这样的,他把我叫过去后,我们俩人就简单聊了几句,但都是不痛不痒的话,没直入主题,我也没问他为什么要大半夜的跑出来。”

  “好吧,我暂时信你,下回有什么情况,及时告诉我。”我嘴上这么说,可心里却不这样想,我已经开始怀疑焦八有问题了。

  “哎呀知道了,我当时也是着急,对了义哥,常山为什么说你又做恶梦了?这什么意思?”焦八疑惑的问道。

  我目光凝聚,皱着眉头说,“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,但我确实是被恶梦给惊醒了,自打离开那小岛以后,我就总会做恶梦....”我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,也是希望焦八能帮帮我。

  焦八听后说,“那个向你索要东西的女人,她每次都会出现在你的梦里吗?”

  “恩,每次都会出现在我的梦里,只要我一睡觉,她必然就会出来,我都快受不了了,她一直在折磨着我的神经。”我倍感头痛的说道。

  焦八眨着眼睛思索着,并没有说话,我再次问道,“这会不会跟小岛上的诅咒有关系?”

  焦八立马蹲下身子,翻开我的裤管,看了一眼我的左脚踝,随后又站起来说,“应该没什么联系,你脚踝上的掌印正在变轻,这是好事,说明诅咒正在减弱。”

  “减弱?”我赶忙也蹲下身子去查看,果然是这样,我左脚踝的黑色掌印已经没那么深了,颜色也变淡了很多,更接近于皮肤的颜色了。

  “所以绝对不是诅咒所带来的后果,而且你是被小岛上的亡灵给诅咒了,跟那女人有什么关系,不过奇怪的是...最近我也总做恶梦,梦里也经常会遇到一个古代女人...向我索要东西。”焦八冷着脸,说了一句让我震惊的话。

  “你...真的假的?”我顿时就愣住了,焦八的话如果是真的,那绝对就不是什么巧合了,事情可能真就和那几样东西有关,除此之外,我实在想不到其他的了。

  焦八冷着脸,点点头说,“是真的,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梦里的那个女人...”他简单描述了一下那个古代女人的特征,越说我这心里越冷,因为他梦中所梦到的女子,跟我梦到的女子,基本上是一样的,看来他应该没说谎。

  “没错,就是这个女人,原来她不光缠着我,同时也在缠着你,那么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呢?”我疑惑的问道。

  焦八摇头说,“我不知道她是谁,但应该跟我们所找到的东西有关,很可能就是那玉佩的女主人,其实今天晚上...我也梦到他她了,我之所以能醒来,也是因为她。”

  我点点头,有些疑惑的问道,“那常山为什么会知道我做恶梦的事情?这也太诡异了吧?”

  焦八冷笑一下,“你别把他想的那么复杂,这个很简单,做恶梦的人,睡觉的表情都在变化,一眼就能看出来。”

  “靠,那就先不管常山是怎么看出来的,你有没有办法控制一下,总这么做梦也不行啊,我精神都快受不了了。”这恶梦使我饱受折磨,简直都快崩溃了。

  焦八一脸的无奈,“我哪有什么办法啊,要是有办法的话,我早就轻松了,等我们找到主船后,再找到那墓主,也许事情就能明了,我还是认为,那几个巫师所保护的主人,很可能就是大明的皇后,也就是这凤佩的唯一主人。”他说到这的时候,眼睛都放光了。

  “大明的皇后?这事儿看来真不小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老八你有没有想过,大明朝当时的皇后,为什么会到海上来呢?又为什么会葬身在海底呢?这...这太难以解释了。”我最近没考虑这些问题,都是被那恶梦所干扰的。

  焦八挑起眉毛,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微笑说,“义哥,你挺精明的一个人,怎么连这点事情都分析不出来呢?”

  “行了,你就别卖关子了,有什么内幕你就直说吧。”我不耐烦的说道。

  焦八收起笑容说,“这件事情我反复思考过,如果找到这艘主船,并且里面埋葬的正是大明王朝当时的皇后,那么整件事情,基本上就有一个定律了。”

  “什么定律?”我赶忙问道。

  焦八贼眉鼠眼的说,“整件事情,应该跟那失踪的建文帝有着联系。”

  “建文帝?就是那个被他叔叔永乐大帝给推翻的皇帝?”我顿时一惊,要真是这样的话,那这可是一件惊天大事件啊,绝对能震惊全国,甚至是全世界。

  焦八点头说,“没错,当年永乐大帝攻入南京的时候,建文帝和他的皇后就下落不明了,有传闻说他出海逃亡了,但究竟是不是这样,谁也不知道,永乐大帝后来委派郑和出海,其中有一定的原因就是为了寻找建文帝,郑和有没有找到?这个谁也不知道,郑和七次西洋,究竟遇到过什么?仍然是个谜。”

  “现在我们手里的这张航海图,已经找到了郑和的陵墓,可从航海图上来看,这并不是最终的目地,算上这一站,应该还有一站目标,你曾经跟我说过,小岛上那个道士老头无意间说过一句话,说他家大人,一直在守护着一个百年机密,而这个机密,很可能就跟建文帝有关系,虽然现在还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,但只要这次找到主船,一旦证明埋葬的人就是大明皇后,那么基本上就可以肯定,整件事情,也许就是在寻找建文帝的下落。”

  “你...你说的没错,分析的很有道理,小岛上那老头确实说过这么一句话,不过当时他还说...如果那个叫刘千的太监还活着的话,郑和隐蔽百年的机密,恐怕就要毁于一旦,这个叫刘千的神秘太监,究竟又在何处呢?”我拍拍额头,感觉脑袋有点疼,整件事情是一个大逆转啊,我根本没想到,这会和那失踪几百年的建文帝有关系。

  焦八阴沉这脸说,“由此可见,那个太监很重要,还有那猫眼黑衣人,很可能就是整件事情的布局者,义哥,你仔细想想,我们其实就是一颗棋子,整件事情好像很久以前就已经在计划了,很周密,几乎就没有什么破绽,但我总感觉,整件事情的背后,绝对不是那么简单,而且据民间传言,建文帝在逃跑的时候,把和氏璧也给带走了。”

  “和氏璧?就是那个无价之宝?”我再次惊叹,记得那东西早就没了啊,怎么又会扯到建文帝的身上。




  焦八眉头紧缩,深吸一口气说,“恩,就是那个天下奇宝,这也只是民间的传言,是真是假,谁也不知道,我们要想解开这个谜团,就必须要找到航海图上的最后一站,你相信我义哥,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,这个布局的人,实在太可怕了,说实话,越往后走,我这心里越没底。”

  我扶住他肩膀,给予他最好的安慰,“咱们兄弟一条心,你还怕什么呢?沉船,鬼岛,冰城,咱们都闯过来了,还有什么可怕的呢?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,只要咱们兄弟在一起,就没什么好怕的。”

  焦八轻轻的摇头说,“义哥,我不是害怕这个,你不懂,这是一种心里的恐惧,越到离终点越近的时候,真相也就越明了,我怕我们收不住这尾。”

  “你是在担心,可能到后面,事情会有转变?”

  我能明白焦八的意思,咱们这群人中,肯定是有内鬼的,小岛上的老头在临死的时候还提醒我一句,要小心身边的人,至于这个人是谁,仍然是个未知数,可一旦走到最后,这个内鬼又会干出什么样的事情呢?是暴漏自己的身份?还是说...他会暗杀了我们所有人呢?细想一下,还真是挺可怕的。

  “不是可能,是肯定会有转变,而且还是大逆转,甚至都让我们难以接受,义哥,小心点吧,妖魔鬼怪其实并不可怕,最可怕的,就是那背后的操纵者,他会把我们玩弄在股掌之中,除非我们现在就退出,要不然,根本就跳不出这个圈子。”焦八显得有些疲惫,是那种心里上的压力,让他一下子变老了很多。

  “我压根就没想过要退出,既来之则安之,这些事情,就让咱们拭目以待吧,走了,回去了,明天还得解决珍妮的事情呢。”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真相早晚会浮出水面,想太多没用,累的上,我们俩个人悄无声息的又走回了休息舱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