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0 珍妮秘密


















  我慢慢握住她的手,用力紧了紧说,“好,既然你不肯跟我说实话,那你就回去吧,就当我们从来没认识过,我认识的那个珍妮,是个可以值得信赖的同伴,是个可以和我同生死共患难的…”我说到这的时候,一下就卡住了,我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形容我和她的关系,这种微妙的关系是让人最头痛的问题。

  “算了,不说了,反正你都要走了,一路顺风吧。”话说完,我转身就往船舱里走去。

  可我刚走没两步的时候,珍妮突然喊道,“忠义…”

  我停下脚步,侧脸看着她问道,“你还有什么指示?”

  “我…我是有苦衷的,希望你能理解我,我们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我知道,你是一个可以依靠的人,这一路上要是没有你,我恐怕早就死了,能认识你,是我的荣幸。”珍妮说话的声音有些哽咽,这是我最不愿意见到的场景,可她今天说的话,却让我铭记在心,起码我在她心里,留下了好的一面。

  “谢谢你,这是你最后的告别吗?我还是希望你能留下,我们这一路经历了这么多的生与死,好不容易才走到这里,怎么可以说不干就不干呢?你能做到,我做不到,我也知道我没资格要求你留下,所以…”

  我再次停顿,不是因为我做作,而是我心里确实有些难受,起初我是打算用感情来打动她,可没想到,却先打动了我自己,那是一种难忍的割舍,让我很心疼。

  珍妮走到我身边,突然挽住我的胳膊说,“其实...你说的对,有些事情,应该去完成它,我…我想我还是留下来吧,毕竟…我才是你们的老板。”

  “真的?”听到她这么说,我简直是喜出望外啊,就感觉自己像中了大奖一样,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。

  她用力的点点头,“恩,我也想看看,这航海图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。”

  “那你告诉我,你之前为什么要离开?”我还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,这件事情,我必须得知道。

  珍妮看着我,一本正经的说,“我…我可以告诉你,但你要发誓,这件事情你绝对不能透漏给任何人,也包括焦八在内。”

  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他?相信我,我一个字都不会泄露出去的。”我心里多少有些激动,看来珍妮的秘密就要揭开了,但同时又有些怀疑,她会不会编造谎言来骗我呢?看来只能我自己来分析了。

  “好,你跟我来。”



  我和珍妮两人走到船尾,在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里停了下来,看来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,要不然她不会选择这么个地方谈话。

  珍妮左右看看,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,我拍拍她胳膊说,“不用担心,这里是个死角,没人能听到的,你现在可以说了。”

  珍妮整理了一下头发,脸色显得有点沉重,她看着我,几秒钟后开口说道,“忠义,这件事情,你千万不能说出去,我本来不应该告诉你的,但是…我宁愿赌一把,我选择信任你。”

  我双手扶住她肩膀,看着她的眼睛说,“放心,我已经答应你了,这件事,除了你我之外,我绝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的,你完全可以信任我。”既然我答应了她,我就必须要保守这个秘密,男人得遵守承诺才行。

  她点点头,很小声的问道,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出海吗?”

  我随口回答说,“为什么出海?不就是为了找宝藏吗?或者说,为了解开你家那张航海图的秘密。”我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我能感觉出不对,要真是这么简单的话,她不可能问我了。

  珍妮轻轻的摇头说,“都不是,你应该能看出来,我不是一个贪钱的人,而且…我也不缺钱,至于这航海图的秘密,我更不想知道,因为这跟我没有半点关系。”

  “这不是你家祖上流传下来的吗?怎么能没半点关系呢?”我顿时有点发蒙,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呢。

  “忠义,我实话告诉你吧,我出海的目地,其实…其实是为了寻找我父亲。”珍妮认真的说道。

  “你…你说什么?寻找你父亲?这…这是什么跟什么啊?你父亲不是美国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吗?这怎么又扯到这来了?”我都有点转不过来这个弯了,我做梦都没想到,她会是为了寻找她父亲才出海的,这里面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呢?事情真是越来越乱了。

  “没错,他是上市公司的老总,不过…在二十多年前,他就已经失踪了,我母亲接手了公司的一切,我这趟出海,就是为了寻找他。”珍妮的脸色很差,

  “珍妮,你说的可是事实?”我还是有点不相信,这变化也太大了,我一直以为她只是为了宝藏或者其他什么别的目地,从未想过会是因为寻找一个人,还是她的父亲,这事儿有点离谱啊。

  “你认为呢?都到这时候了,我有必要骗你吗?”她看着我,平静的说道。

  “这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事情已经超出我的理解范围了。”我自嘲的笑道,确实让我很难理解。

  “还记得在古船上的时候,那两具从棺木里找到的中国男尸吗?”珍妮问道。

  “当然记得,这怎么可能忘记,你的意思是…那两个人中,其中有一个是你父亲?”我想到珍妮当时的表情,她是哭泣的,是伤心的,也许真有这个可能,我的天呐,事情真是难以想象。

  “你很精明,没错,那两具尸体,其中有一个就是我父亲,看到他的尸体后,我很伤心,真的很伤心,虽然...虽然我做好了心里准备,但当我真看到他尸体的时候,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,我的父亲,就这么离开了。”

  “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父亲就出海了,这一走,就是二十多年,我就是为了寻找他,才背着我母亲出海的。”珍妮说到这的时候,眼圈有点红,眼泪含在里面,但她很坚强,泪水并没有流下来。

  “可是...按照日记上所记载,那是89年的事情啊,你当时顶多不过三四岁而已,怎么可能记住你父亲的样子?”我到不是怀疑她的话,而是希望她别搞错了,也许她父亲还活着呢。

  “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。”她从兜里掏出一张相片递了过来。

  我随手接过照片看了一下,那是一张黑白相片,虽然照片有点磨损,但相片上的男子,还是很清晰的,我回忆了一下,果然是当时的其中一具尸体,看来事情是真的,可这中间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?珍妮的父亲,又怎么会跑到冰城来呢?

  我冷静了一下问道,“珍妮,这其中到底怎么回事?你父亲为什么会上冰城来?这个地方,一般人是找不到的。”

  我们是靠着从郑和棺木里找到的另外半张航海图,才勉强找到这里,要是没有航海图的话,根本不可能找到,这其中一定有问题,那艘89年出海的渔船,绝对不会碰巧到达这里的。

  “具体的事情,我也不是很清楚,这还是听母亲告诉我的....”

  珍妮开始讲述这件事情的起因和经过,据她说,她家祖上确实是郑和,而当时流传下来的航海图,是一张完整的,并不是残破的,他父亲得知这张航海图并非那么简单,就决定在1989年的时候,组织人马出海,解开这航海图的秘密,可他父亲并不是船长,船长是一名美国人,是他父亲生前的好友。

  这也是珍妮第一次见到那张集体照片后的反应,她一眼就认出了那名船长,不得不说,这也跟她的记忆能力有关系,能在儿时就有这么深的印象,可见那船长跟她父亲的关系很近,但究竟出海时有多少人,她就不得而知了,从他父亲出海以后,就再也没回来过,而那张完整的航海图,也就随之消失了。

  这时我立马打断她,“珍妮,这事儿有点怪啊?如果说...你们家有一张完整的航海图,并且还在你父亲出海的时候丢失了,那么之前你手里的那半张航海图又是哪来的呢?还有,我们后来又在郑和的棺木里,找到了另外的半张航海图,这又是怎么回事儿?这神秘的航海图到底有几张?”这件事情越来越麻烦了,我都有点乱了,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?我一时还反应不过来。

  “我不知道一共有几张,总之...父亲带走的那张海航图,确实是不见了,我之前所得到的那半张航海图,大概是在...时隔十年后,被一个陌生人给送回来的。”珍妮有点尴尬的说道。

  “你说什么?之前那半张航海图,是十年后被送回来的?还是被一个陌生人给送回来的?这事儿不对啊,他手里的那半张航海图又是哪来的呢?你当时不知道给你送图的人是谁吗?”我疑惑的问道,脑海里在反复琢磨这件事情,就是差点头绪,要不然我肯定能找到线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