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1 珍妮秘密2





















  珍妮摇头说,“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,是邮寄过来的,地址是在中国,当时是我亲自签收的,所以记忆很深刻,寄件人没有留下任何的联系方式,只有中国北京和一个简单的地址,人名和电话都没有留下。”

  “当时我也很纳闷,我从小就在美国长大,中国没有任何朋友,可当我打开以后才长知道,那是一张航海图,可我并不知道这就是祖上留下来的,因为在我父亲出海的时候,我还很小,根本没有见过那张完整的航海图,这是后来我母亲告诉我的,这就是之前父亲带走的航海图,只不过就剩下一半了,那另一半在哪,谁也不知道。”

  “这个给你邮寄航海图的人太重要了,如果知道他是谁的话,事情就要简单多了,他能是谁呢?”我脑子疯狂的旋转着,这个给珍妮邮寄航海图人,又有什么用意呢?还是邮寄的半张航海图,那么另外一半在哪呢?是随着她父亲消失了,还是说被这个神秘人给留下了呢?

  “我也很想知道他是谁,我总感觉,他给我邮寄这半张航海图,是有目地的,他既然知道航海图的存在,那他应该和我父亲一同出海过,我的天哪,忠义,他会不会是那个消失的中国男人呢?就是连照片上都没有的那个中国男人。”珍妮突然瞪大眼睛说道,显然她也才想明白。

  珍妮的一句话,让我恍然大悟,她说的没错,这个给她邮寄航海图的人,肯定是跟他父亲一起出海了,要不然怎么可能知道这么重要的信息呢。

  再者,当时出海的船员,一共有二十三个人,其中十二个美国人,八个墨西哥人,和三个中国人,而那张照片上有二十二个人,唯独就少这最后一个人,按理说,那二十二具尸体已经全部都找到了,之前那棺木里的两具中国男尸,还稍微有点怀疑,现在珍妮这么一说,就完全可以肯定了。

  这第二十三个人,也就是那个消失的中国人,很可能就是事情的关键,由此还可以推断,这个人并没有死,一定是他给珍妮邮寄过来的半张航海图,这个人相当危险啊,他不但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,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。

  要不是有船长的那本日记,我们甚至都不知道有他的存在,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呢?他的目地又是什么呢?他为什么可以活着离开冰城,还有珍妮的父亲和全船人的死,跟他又有没有关联呢?这一切都是谜啊。

  但我个人感觉,绝对是脱不了干系的,得想办法把这个人挖出来才行,我总觉得,这里面有一个天大的全套,如果珍妮没有说谎的话,那么她也已经被算计进来了,这个给他邮寄航海图的人,背后绝对有个大阴谋。

  “忠义,你发什么楞呢?我和你说话呢?”珍妮碰了我一下。

  我回过神来说,“没错,你说的对,很有可能就是那个消失的中国男人,这一切都太诡异了,他有意把自己给隐藏了起来,我们得想办法把他给挖出来才行,这个人很关键啊。”

  “去哪找啊?一点线索都没有,所以我才打算要回去了,既然父亲已经死了,我就更没必要出海了。”珍妮叹口气,有些伤心的说道。

  我坚定的说道,“你必须得留下,事情没那么简单的,我们现在把事情用推理的方式想一下,那张航海图,很有可能是两张,你父亲手里有一张,郑和的陵墓里有一张,这样就比较合理了,要不然根本没法解释这个,可我想不明白的是,郑和的棺木里,却只有后半张,那么前半张哪去了?

  “如果真有两张完整的航海图,我父亲手里一张,那么另外一张,肯定还是在郑和的陵墓里,只是我们没找到而已,他很有可能把一张航海图给一分为二了,我们只是找到了后半张,前半张很可能被放在了其他地方,应该是这样。”珍妮也叫不准,一切都是在推断,但事情总算有点眉目了,只可惜光亮太少,还找不到太有用的线索。

  我本来是可以和焦八商量的,但是我答应了珍妮,不能跟任何人说,所以这件事情,我只能靠自己来想办法了,但我自己一个人的力量,实在是太有限啊。


  “好,就按照你说的往下走,那么给你邮寄航海图的人,为什么只邮寄了半张?难道说...你父亲的航海图也一分为二了?还是说...这中途出现了其他的事情,最后导致这张航海图一分为二了?”我还是感觉对,总像是少点什么关键性的问题。

  “也只能是这样了,总不可能是假的吧?”

  珍妮的这句话,突然让我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我说总感觉不对呢,感情是我把这事儿给忘脑后了,“珍妮,你确定这张航海图是真的?”

  “我找专人验过,是明朝时期的手画航图,错不了的。”珍妮很肯定的说道。

  可我想到的却是焦八之前跟我说过的话,他告诉过我,这张航海图是赝品,当时我们俩人还做过比较,确实跟郑和棺木里找到的航海图有所不同,无论是皮质还是线条,尤其是在阳光下的不同角度观察,郑和那半张航海图,黑色的画线会变成红色。

  而珍妮那上半张航海图,则是原色不变,根本就是出自两个人的手笔,画工也有细微的区别,不是专业人士,根本分不出来,要不是焦八的话,我根本就不知道,虽然这都是明朝人所为,但真假还是可以分辨的。

  “你错了,你手里那半张航海图,是假的。”我冷静的说道。

  “你说什么?假的?怎么可能,我...我找人验过的,这确实是出自明朝人之手。”珍妮还是不太相信我的话。

  “我知道,可那也是假的,我上次把航海图交给你了,应该还在你身上吧?你拿出来看看就知道了。”既然她不相信,我就得把事实告诉他才行。

  “在我这,我现在就拿出来。”

  珍妮果然随身携带着航海图,等她拿出来后,我按照焦八之前的方法,放到了地面上,然后冲着阳光,让她在四十五度角的地上蹲下来再观察,等珍妮蹲下后,她脸色立马就变了,半天愣是没说出一个字来。

  “怎么样?现在相信了吧?如果你手里的航海图是真的,应该也会出现这种变化,只可惜...它任何变化都没有,而且你细看,两张航海图的皮质和画工,也有略微的不同。”我蹲下来,看着她问道。

  珍妮瞪大眼睛,来回的观察,几分钟后,她扭头看着我说,“怎么?怎么会这样?仔细看的话,确实不太一样,尤其是画工,根本不是出自一个人的手笔,忠义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  “我?我当然没那两下子了,是焦八告诉我的,上船的第二天,焦八就跟我说了,只不过自从达到冰城以后,我就把这事儿给忘了,你刚才那么一说,我才想起来的。”我实话实说,没有焦八,我永远都不可能知道。

  “焦八真是厉害啊,这么小的差别他都能识破,不过...你有没有想过,要是两张航海图的话,真就有可能是两个人画的呢?”

  “话是没错,可正常情况下,应该不会的,这种机密的事情,越少人知道越好,没有理由会让两个人来画航海图,而且,这航海图背后隐藏的秘密,不是你我能想象的。”我想起小岛上那老头说过的话,这可是一个百年机密。

  “也对,要是我,我也不会。”珍妮点头说道。

  “呵呵,现在你知道了吧,这里面是有内容的,那个给你邮寄航海图的人,也许...这个就是他手画的也说不定。”我大胆的设想了一下,不过还真有这个可能。

  “不会吧?这可是明朝人画的。”珍妮一脸的不相信。

  可就是他这句话,再次提醒了我,“明朝人?没错,就是明朝人,岛上那个老头都可以活到现在,那么别人呢?尤其是那个失踪的太监,他是死是活,谁也不知道。”

  我和焦八当时没有分析过这个问题,光想着猫眼黑衣人和那个叫刘千的太监有没有关系了,现在又多出来这么一个神秘的明朝人,那么把他们三个人结合在一起来分析的话,事情就显得有些微妙了,似乎总感觉能联系上,但我又说不上来为什么,这三个神秘人,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呢?

  “上帝啊,要真是这样的话,那我岂不是也被套进来了,这很可能是个大陷阱啊。”珍妮拍了一下额头,有些发愁的说道。

  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我看着她问道。

  珍妮脸色极差,她冷静了片刻后说,“我...我当时收到这张航海图后,为了找到我父亲的消息,我就上网差了一下那个邮件人的地址,可没想到的是...那里居然不是住宅区,而是...北京X大学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北京X大学?”这事儿怎么越来越怪。

  珍妮点头说,“没错,我核实过了,多少年前就已经是了,后来,为了能找到这个人,我就独自回到中国了,到北京X大学去读书,这一呆就是好几年,只可惜,还是没有任何的线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