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2 整体线索





















  我摇头说,“不对,你肯定是漏掉了什么?绝对是有线索的,你有没有想过,这个地址,就是引诱你过去的方法呢?如果不留任何地址的话,也许你就不会来中国了。”

  “道理是这样,可他已经留下了地址,所以我就来了,但这几年下来,我根本就找不到这个人,大学好几万人,我去哪找呢?更不知道他是老师还是学生。”她有些丧气的说道。

  “老师?学生?对了...那麦老呢?你有没有想过是他呢?”我突然想到,麦老不就是北大的教授吗,难道说...珍妮父亲的失踪,是跟他有一定的关系,他这么能耐,本身就有很多问题,一个教授能答应珍妮出海,单凭这一点,还不够让人怀疑的吗?

  “麦老?”珍妮紧缩眉头看着我,好似自言自语的说,“应该没什么问题吧,他是我们学校的客座教授,当时...想出海的时候,也是我找的他,在这之前,我跟他并不熟悉。”

  “那你有没有想过,他一个客座教授,为什么要答应陪着你出海远洋,而且他明知道是要去找沉船,并不是考察什么海洋生物,这一点还不够让人怀疑吗?”我很冷静的分析,这里面确实有文章。

  珍妮挠挠头说,“一开始的时候,麦老是不同意去的,是我软磨硬泡,并且还答应给他一笔丰厚的酬金,他才同意的,我找他来的目地,也是为了掩人耳目,只是没想到,麦老他能有那么大的本事。”

  我邪笑着说,“这本身就是有问题的,他要是立刻答应你,那他的问题就太大了,你对麦老了解吗?你知道他的过去吗?”我总感觉,麦老这个人的神秘,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  珍妮摇头说,“我哪知道他过去是干什么的,但是他在北大已经当了十几年的客座教授了,在我们学校也是非常有知名度的。”

  我看她一眼说,“问题就出现在这里了,十年前你收到神秘人邮寄过来的航海图,而麦老就在北大当了十几年的客座教授,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吗?”

  “这...这没什么不对的吧?北大的教授有很多的,就算我不找麦老,我也会找其他人跟我一起出海的,只不过麦老是我们学校最权威的教授,甚至有些教授,都是他的学生。”珍妮轻声说道。

  我眯着眼睛说,“你要知道,麦老顶多也就四十多岁,一个才刚刚迈入中年的男子,就已经有如此成就,这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?一般人可能办到吗?如果他是一个六七十岁的人,我到是能相信。”

  麦老精通的太多了,他几乎什么都会,这跟他的年纪实在是太不相符了,他可以是在某个领域非常厉害,但不可能什么领域都这么杰出啊,时间上都不允许,所有的成功者,都是靠时间和经验累积出来的,就算是天才,那也是极个别的单独领域,绝不可能这么广泛。

  珍妮深吸一口气,“听你这么一说,好像也有点道理,他不光是我们学校的生物学教授,还是历史方面的专家,很多老师都是心服口服的。”

  “历史专家?”我顿时一惊,珍妮要不告诉我的话,这个我还真就不知道,“他主攻什么历史?”

  “什么历史都懂一些,但他还是主攻清代历史,是清史的专家。”珍妮回答道。

  我脑海里在过滤珍妮的话,如果一个人从明朝活到现在,那么他肯定对清代历史一清二楚,毕竟他亲身经历过了,那么为了掩人耳目,他也会选择主攻清代史,可转念再一想,他也可以主攻民国历史啊,或者之前的几代王朝,我虽然怀疑麦老,但证据还是不够充足,可种种迹象表明,麦老的身份是非常可疑的。

  “如果把麦老和那个神秘男子结合在一起来分析,事情会不会简单一点?”

  珍妮一惊,“我...我不知道,我根本就没这么想过,不过...这几年来,我总感觉有人在盯着我的一举一动,好像就是那个神秘人,只是我想不明白,他为什么要把这半张航海图给我呢?”

  “这半张航海图,很有可能就是他自己描画的,原因很简单,他只记住了前半张,后半张应该是忘记了,那么他就得去寻找这后半张,才能解开这航海图的最终秘密,你父亲那张完整的航海图,他是找不到了,所以只能去从郑和的棺木里来找了,这个神秘人,应该对整件事情都很了解,我总感觉,他画了一个很大的圈,把我们所有人,都圈在了里面,你细想一下,和你父亲一起出海的神秘男子,还有那个猫眼黑衣人,最后还有那个消失的太监,你不感觉这些事情都太诡异了吗?岛上的那个老头,临终前还告诉我一句话,一句很重要的话。”那老头的话,意义更深了,这背后隐藏的人物,究竟有几个呢?整件事情虽然没有漏出太多马脚,但总会漏出一些破绽,会有一些不痛不痒的小信息。

  “什么话?”珍妮小声问道。

  “他告诉我,要小心身边的一个人,可还没等他说出来是谁的时候,他就已经死了,由此可以推断,我们人群中,是有内鬼的,整件事情,都是有人在操控着,所有的一切,应该都是能联系上的,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计划。”我低声在她耳边说道。

  珍妮父亲的事情,给我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,如果没有这个信息的话,这些事情还无法联系到一起,现在仔细一分析,整件事情,在多年以前,就已经被计划好了。

  “天呐,这件事情这么可怕啊,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,那我们更不能前进了,应该立刻回去才对。”珍妮有些害怕的说道。

  我冷笑一下,“你说错了,我们必须得前进,就算现在我们怀疑某个人,那也仅仅只是怀疑,还没有任何的证据,要想找到这一切的根源,就只能保住性命,硬着头皮往前走了,只有走到最后了,那个神秘人才会出现,整件事情,才能水落石出,要是现在退出的话,一切就都前功尽弃了。”

  珍妮点点头说,“你说的也对,按理说,我是应该留下,可是...听你说完这些话后,我心里更加复杂了,很不安,这种感觉让我害怕,麦老和常山,也让我感到不安。”

  我搂住她肩膀说,“别担心,现在还没到那么严峻的时刻呢,麦老也好,常山也罢,都只是我们的猜测,至于那个神秘人,包括猫眼黑衣人,应该不会对我们下手的,我们目前还是有利用价值的,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,以后一定要多留意这两个人的动向,也包括焦八在内,甚至...所有人。”说实话,除了大个子给我的感觉还算诚实,其他每一个人,都在有意隐藏着自己的身份。

  “听你这么说,你似乎对每个人都不信任?”珍妮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。

  “不是不信任,而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我不得不防着点,感觉除了大个子以外,每一个人都靠不住。”我由衷的说道。

  心里也一直都在这么想,我如此信任焦八,可他还隐藏着自己的实力,最重要的是,他的身份很让人怀疑,总感觉跟那隐者黑衣人非常像,但自从跟那隐者黑衣人第一次交手后,他就再也没出现过。

  所以要想找到这个人,就只能等他再现身了,而且当时的情况确实有点乱,时间差上有很多问题,焦八还不能完全把自己给洗脱掉,那个隐者黑衣人,又有着怎样的目地呢?他现在之所以不现身,可能就是怕我抓住他。

  “怎么?你就那么信任大个子?万一他才是幕后黑手呢?兴许你看到的一切,都只是假象而已,说不定是他装出来的呢。”珍妮很不屑的说道。

  “你说的这些,我早就想过,其实人的本性很难装,总会有一些破绽的,一个汉奸,要想混成地下党,那是很不容易的,我不敢说大个子是个好人,起码他也不是个坏人。”我轻声的说道,这是我的心里想法,如果大个子真有阴谋的话,那他的伪装技术,简直是天衣无缝了。

  “那我呢?你不也不信任我吗?又何必跟我说这些呢?”珍妮多少有点不乐意了,冷着脸说道。

  “那都是之前的事儿了,过去了,记住我的话就行,留意每个人的动向,尤其是麦老和常山,有什么事情,及时跟我联系。”我又和珍妮牵到一起来了,看来想摆脱都难,这就是命啊。

  “恩,我知道了,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,我不能让我父亲死的不明不白,我要把那个神秘人找出来,亲口质问他。”珍妮咬牙切齿的说道,这才是她呢,爱恨分明,之前要离开的时候,简直唯唯诺诺的。

  “这就对了,保住性命,走到最后,事情必然就会全部解开,等回去以后,你别说话,一切由我来应付,记住,所有事情,别向任何人提起,走吧,出来的时间不短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