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3 交代全部




















  就在我刚要动身的时候,珍妮一把拉住我问道,“等等,我还有一个事儿要问你?”

  “什么事儿啊?”看她这脸色,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  “忠义,你有怀疑过李欣吗?”珍妮看着我的眼睛,低声问道。

  “李欣?你干嘛这么问?”我心里多少有些偏袒李欣,所以不愿意回答她这个问题。

  “我记得…你们俩刚认识的时候,几乎是水火不相容,就差动手开打了,可没想到现在,却反差这么大,好的就像情侣一样,都已经让人羡慕了。”珍妮不冷不热的说道,是那种让人很讨厌的声音和眼神。

  “你别乱说,我和李欣没什么的,还有,你装什么可怜,你和马丁不是更让人羡慕吗?你们才是真正的情侣。”这次我也回敬她一个,省的她说话那么刻薄。

  “我和马丁你根本就不懂,行了,我也不问你这个了,我就问你,你有怀疑过李欣吗?”珍妮再次追问。

  “我懒得搭理你,赶紧回去吧。”我避开这个问题,赶紧往船舱里走去。

  珍妮一看我这态度,她也只好作罢,我们两个人又回到餐厅,其他人正在叽叽喳喳的吵个没完,也不知道他们再吵什么呢?看到我们俩人回来以后,他们这才闭嘴了。

  我走回去坐下说,“珍妮同意留下,不会走了,大家可以安心工作了。”

  “哎呦嘿,是吗?这可是好事儿啊,我说忠义啊,你小子挺有办法啊?居然都把珍妮给摆平了,行啊,用的什么办法啊?”馒头挑着眉毛问道,还有意向我使了一下眼神。

  我无奈的笑道,“怎么就你话多呢?我用的美男计,行不行啊?”我也随口开了一句玩笑。

  馒头瞪大眼睛点头说,“恩,我看也像,要不然依珍妮的性格,怎么可能说留下就留下呢。”

  “喂,听你这口气,你很希望我走是吧?”珍妮顿时就不乐意了,她还是没忍住就开口了。

  馒头赶紧解释,“别误会别误会,我可没那意思,你能留下来,我当然高兴了,我还想找到宝藏呢。”

  “臭嘴,别瞎说话了,珍妮,你能为俺们大家留下,俺很高兴,这才是俺们的船长么。”大个子很是时候的拍了一句马屁,这小子总算学精明点了。

  “这事儿还得感谢忠义啊,看来还是忠义出马管用,你们说是吧?”常山也开了一句玩笑话,虽然是玩笑,但话里话外似乎有点别的意思。

  “就是,义哥是谁啊,珍妮也就能听听他的话,是不是马丁船长?”焦八看着马丁,有点嘲讽之意,意思很简单,你还是珍妮的男朋友呢,这么求她,人家都没给你面子,到头来,还让别人给摆平了。

  “你不说话,没人拿你当哑巴。”马丁盯着焦八,冷哼一声说道。

  “好吧,那就算我多嘴了。”焦八见好就收,也不跟他争高低了。

  珍妮有意看我一眼,我背着手,向她示意一下不要说话,“行了,你们大家不要瞎猜了,珍妮能留下,是她自己想通了,跟我没什么关系的,我只是把我们这段日子以来的辛苦跟她讲讲,我们是朋友,也是同伴,做人得有原则,不能随便就丢弃朋友,再者,我要求珍妮,如果想现在回去,就必须马上给我们结算工钱,这一点,她现在可是办不到的。”

  我扭头看她一眼,希望她能明白我的用意,这么说是最合理的了,即便感情话说再多,也赶不上这最后一句,这才是天大的实话,我们是给她打工的船员,老板要是走了,工钱不给我们怎么办?到时候我们找谁要去。

  “是的,我现在没法给你们结算工钱,所以...我也只能留下来了,而且...我也想好了,既然大家都想解开这航海图的秘密,那么我更应该跟紧大家的步伐,毕竟我才是你们的船长,当领导的,总不能先跑了啊。”珍妮半真半假的说着,脸上始终挂着歉意的笑容。

  顺子开口说,“珍妮的觉悟还是很高的吗。”

  “没错,不过忠义真是说出了我们的心声啊,你要是想走,还真就得给我们结账,要不然你这一走了之了,我们上哪要工钱去啊?虽然大家这一路生死与共,但是...”馒头说道这的时候,尴尬的笑笑,原来他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。

  “放心,我都说我不走了,你就不用再担心工钱了,等找到宝藏,我们一起分享。”珍妮微笑着说道。

  “这就对了吗,大家一起发财吗。”大个子哈哈笑着,还是如此的憨厚。

  “好了,既然珍妮的事情稳定了,那就该谈谈其他事情了,焦八。”麦老及时插口,扭头目光看向了焦八。

  焦八很冷静的说,“放心,我答应的事情,肯定办,不过...现在合适吗?”他扫视了一眼马丁和少于等人,虽说大家是合作关系,但在冰城之前,我们可是毫无瓜葛的。

  这还没等麦老开口呢,马丁就先说话了,“这事儿我有权知道,既然我们还要合作,就得彼此信任才行。”

  焦八没理他的话,而是看麦老一眼,麦老点点头,“说吧,不碍事的。”

  “好吧,你同意了就行,那我们就开始吧,之前我所找到的东西,现在我就拿给你们看,不过...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。”焦八又开始讨价还价了。

  “什么要求?”麦老问道。

  “东西我可以拿出来,但必须还得由我来保管,要不然...这事儿就此作罢。”焦八很干脆的说道。

  “喂焦八,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,做人可不能出尔反尔啊?”馒头咧个大嘴说道。

  焦八不以为然的说,“我这叫先小人后君子,把事情说明白了再进行,别到时候大家再因为这点事情伤了和气,那就不太好了。”

  “焦八先生,你这么做,明显是不够诚意啊?”马丁抽着烟,轻声说道。

  焦八冷笑着,“这跟诚意没关系,有些事情,还是说明白的好。”

  “那好,就按你说的办,拿出来吧。”麦老做出最后的决定,伸手示意一下。

  焦八随身拿出来一个小包裹,是用布包上的,等包裹打开以后,里面呈现出两个半块的玉佩,还有一把金色钥匙和一个金色的圆球,这是我和焦八找到的三样东西,现在他全部都拿出来了,看来是真打算全盘托出了。

  “我靠,这几样东西不错啊?老八,你这是在哪搞到的?”顺子瞪大眼睛问道,同时目光又看向了我这边,想必他心里肯定是在怀疑我,毕竟我和焦八走的很近。

  不过我没有避开顺子的目光,而是装出一副不清楚的表情,要是我立马避开他的话,那就证明我心虚了,也证明这件事情跟我有关系,在不得已的情况下,我只好说谎了。

  “是在那两艘沉船里找到的,这可着实费了我好大的劲儿啊。”焦八叹口气,摆出一副很疲惫的样子,不过他这是实话,这几样东西,可差点就要了咱俩的小命,实在是太不容易了。

  “等一等,你是说在沉船里找到的?”马丁打断焦八的话,一脸惊讶的问道。

  焦八不以为然的回答他,“是啊,就在沉船里找到的,怎么?很惊讶?哎呀,你看我这记性,我差点忘了,你压根就没见过那古沉船,不过你不用着急,很快你就会有机会见到的。”他这话说的语调很平淡,但听起来总给人一种嘲讽的味道,说话真挺刻薄的。

  马丁的脸色变的很难看,似乎有火想爆发,可又根本爆发不出来,他憋了几秒钟后,扭头向珍妮质问道,“珍妮,你不是跟我说,你们之前并没有找到沉船吗?只是找到一座小岛而已?那么焦八先生说的这件事情,你又该怎么跟我解释呢?”他一看就是生气了,本来就是白人,现在脸还通红通红的,让人看着很是别扭。

  “马丁你听我解释,一开始我是隐瞒了你,不过那也是为了大家着想,我总不能...最开始就什么都跟你说吧?就算我想说,其他人也不会同意的,我们是个集体,我希望你能理解。”珍妮并没像其他人那样,说什么自己忘记告诉他了,而是把真实的想法跟他说了。

  马丁点点头,“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么?不过你做的也对,人都是在变化的,这几年没见,谁又能保证还是原来的自己呢?”

  “你能明白就好。”珍妮笑着说道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感觉他俩似乎又有点拉远了,没有之前那么黏糊了,无论是说话还是眼神,都陌生了许多,这两人到底再搞什么名堂呢?看样子不是再闹别扭,确实是那种生疏,之前的恩恩爱爱,难道都是假的?我有点搞不明白了。

  常山这时伸出手说,“焦八,能给我看看吗?”

  焦八随手就把包裹推到前面,“大家随便看,谁有什么想法,可以马上说。”

  这几样东西,很快就被他们给分散了,我为了装的更像一点,还有意说一句,“这几样宝贝真不错啊,看着就很值钱,这一下咱们可发了。”

  “你不是吧忠义?这几样东西就能发财了?开什么国际玩笑,你也没见过值钱的东西啊,这不就是块玉佩吗?还是一块两半的,就算是古董,想必也没什么太大价值,值不了几个钱的,要是完好无损的,兴许还能卖两钱。”馒头装出一副很懂行的样子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