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4 交代全部2



















  大个子在他旁边,手拿另外半块玉佩问道,“这玉佩是哪个朝代的啊?图案看起来还不错,只可惜两半了。”

  “是明朝前期的玉佩,那么说,你们俩都认为这东西没什么价值了?”焦八一脸的邪笑看着他俩,他一定是在打什么主意,要不然绝对不能这么问。

  大个子的反应比较慢,“恩,看样子是没啥价值了,有点可惜...”

  “等一等,话可不能这么说啊,再怎么说,这都是古董啊,焦八不说了吗,这可是明朝前期的东西,就算再不值钱,那大小也叫个古董,多少还能能卖两钱的,你说是吧?”馒头这老小子比较滑头,他赶紧打断大个子,又把话给拉了回来。

  焦八挑眉笑笑,并没有多说话,常山手拿金色圆球,皱着眉头左右看看说,“这就是个金球子啊?看不出来有什么特点,但我总感觉没那么简单,可古人很少做这种金球子的,到底是为什么呢?”

  “给我看看。”李欣随手接过去看了看,很快她也摇头说,“没什么特别的,看起来就是普通黄金打造的金球,焦八,这东西是干嘛用的?”

  焦八撇嘴说,“不知道,我要是知道干什么用的就好了,毫无头绪。”

  “那么这个呢?这个是干什么用的?”顺子手拿金色钥匙,看着焦八问道。

  “也不知道,看起来像一把钥匙,但具体是干什么的,一无所知。”焦八很随意的说道,不过他说的都是实话,我们俩个人研究了很长时间,也没能搞明白这两个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用的。

  马丁从顺子手里拿过来那把金色钥匙,他低头边看边说,“你真是一问三不知啊,是真不知道啊,还是有意不告诉我们啊?”他这话是在对焦八说,看来他有些不满。

  “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吗?满嘴没有一句实话?我说的都是事实。”焦八很不客气的说道。

  马丁这次也没生气,他放下手里的东西说,“这个东西很明显就是一把钥匙,你从哪里找到的?”

  “刚才不是说了吗?是在沉船里找到的。”焦八很不耐烦的说道。

  “沉船的什么地方?具体一点,沉船那么大,总得有个位置吧?”马丁看着他问道。

  焦八眯着眼睛盯着他,心里肯定是恨坏了,他很不客气的说,“在什么地方你也不知道,你甚至连沉船都没见过,就算我跟你说了,你能明白吗?你还是老实儿呆着吧,别再那么多话了,好吗?”

  “你...你简直不可理喻。”马丁气的说了一句成语,这小子汉语讲的还真利索。

  “就是,根本一点诚意都没有,要我说啊,船长,干脆咱们就回避吧,人家不想让我们知道,我们还赖在这里干嘛,真是没意思。”老水在马丁旁边配合一句,看来大家还是分的很清楚,彼此之间是很难融合在一起了。

  焦八用藐视的眼神看着老水说,“知道吗?你就是个墙头草,风往哪吹,你往哪倒。”

  “你少讽刺我,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别以为自己有点本事,就多了不起了,说白点,不就是个偷鸡摸狗的贼吗,真是好笑。”老水歪着脑袋,嘲讽的说道。

  焦八眼睛都在跳动,看样子他已经忍无可忍了,他慢慢的站起身来,“老不死的,救你性命就是个错误,我真应该让你死在那冰城里。”

  就在这时候,麦老猛的一拍桌子,大吼一句,“全都给我闭嘴,马丁,管好你手下的人,谁要是不想听,马上可以离开这里,别让我再说第二句。”

  “哼,船长,你都看到了,现在这都快成他们的船了,真是他妈受气,你才是船长啊,你能受这份气,我可受不了,小峰,我们走。”老水愤怒的说道,拉起小峰,起身就要离开。

  马丁这时一把抓住他胳膊说,“给我坐下,别那么没出息,大家是合作关系,没什么高低之分。”

  他看起来很冷静,可我知道,他心里都快气炸了,麦老刚才的表现,多少有点偏袒焦八,毕竟我们才是一个团体,就算有什么分歧,那也是咱们自己人的内部矛盾,跟马丁他们毫无关系。

  老水喘着粗气,一脸的愤怒,但始终一句话都没说,马丁再次说道,“怎么?连我的话都不听了?”

  “我...哎。”老水气的一屁股又坐了下来,这个人其实也有好处,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,不会伪装自己的情绪,反之要比那种阴险小人强多了,我到很欣赏的他的性格。

  麦老一看差不多了,又开口说,“行了焦八,马丁他们是没见过沉船,但我们可都是见过的,所以这些东西,你到底是在沉船什么地方找到的,这个很关键。”

  我心说坏了,还是没绕过去啊,麦老这老家伙心机太重,焦八要是全都说出来的话,那这事儿就不好办了,就算他不提我,他自己都很难解释,从那两具棺木女尸身上找到的东西,仅凭这一点,就证明焦八有私心,就看他怎么解释了,我不打算插话,要不然容易乱套。


  “你具体是问哪个?这几样东西,是在沉船的不同地方找到的。”焦八很冷静的说道。

  他这么一说,我心里多少就有底了,这事儿不至于那么难堪了,虽然明知道这么做心里有愧,但也属于是善意的谎言了,如果我和焦八不出手的话,这几样东西指不定会落入谁手中呢。

  “那你就一个一个说吧,先从这玉佩开始。”马丁随手就把玉佩扔了过来。

  焦八伸手接过玉佩,很沉稳的说,“这块玉佩,也叫做凤佩,是龙凤佩中的一个,我是在清朝沉船和明朝沉船中各找到一半。”

  “是分开找到的?”常山有点惊讶的问道。

  “没错,是分开找到的,不过…这两个半块玉佩,都有一个共同点,全都是在那两具棺木女尸的身上所发现。”焦八停顿一下,最后还是把实话给说了出来。

  我当时就有点坐不住了,但他看我一眼,不动声色的给了我一个眼神,意思让我别说话,一切听他的就行了,我只好作罢,看看他到底想怎么解释这些东西的来历。

  “你是说,那两具女尸身上,每个人有半块这种玉佩?”李欣问道。

  “是这样,每个女尸的手里,都有半块玉佩,合在一起,这就是一块完整的了。”焦八翘着二郎腿,悠哉悠哉的说道。

  “一块玉佩搞这么大动静,还分开来保管,这块玉佩到底有什么名堂?”馒头手拿玉佩,不明白的问道。

  焦八看他一眼说,“当然有名堂,名堂还很大呢?你想知道吗?”

  “这…废话,我当然想知道了。”馒头有点不愿意了。

  “焦八,你是什么时候找到的,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。”麦老斜眼看着他,那眼神证明他有点不爽。

  焦八冷笑一下,“这没什么可惊讶的,你别忘了,我可是个盗墓贼,这点小事,对我来说是手到擒来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他一句很简单的话,就把事情的真相给掩盖了,想必其他人也不会再多问了。

  “那么这两个金色的东西呢?”馒头赶忙问道,看来之前那一页已经翻过去了。

  “也是分开找到的,明清两艘沉船各找到一个,麦老你应该知道,那金色的钥匙,是大胡子最先发现的。”焦八轻声说道。

  麦老恍然大悟的说,“对对对,没错,我想起来了,这个是大胡子从那女尸嘴里找到的,可这东西怎么又跑你身上来了?”

  “当时你逃走了,场面很是混乱啊,那女尸几乎杀死了所有人,我也在是趁乱中,才从大胡子的身上把这东西顺过来的,还好我出手快,要不然这东西就跟着大胡子一起埋葬在海底了。”焦八伸手比划一下,一脸贼相的说道。

  “原来是这样,那么这个金色的圆球,不用说,肯定是在另一具女尸身上找到的了。”麦老手拿圆球,用一副了解的口吻说道。

  焦八点头说,“没错,你说的很对,当天我们把第二具棺木打捞上来,晚上我独自就去开棺了,这东西就是在那天晚上从女尸的嘴里找到的。”

  听到焦八的话后,我顿时就泄气了,完蛋了,这一下他把我也给供出去了,现在想隐瞒都难了,我得怎么解释呢?还是也跟他一样,实话实说呢?

  “我说焦八,我记得…那天晚上忠义跟你在一起啊?我们可是去船上找你们了,当时忠义还流血了,是不是这样?”馒头不是很肯定的问道。

  “对对对,是有这么一回事儿,当时忠义不是说你们俩去厨房找东西吃了吗?还说那嘴角不是血迹,是啥子番茄酱,真是糊弄鬼呢。”大个子说话的同时还看我一眼,虽然他有点楞,但我发现这小子的记性也很好吗,居然记得这么清楚。

  “确实是这样,忠义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麦老那阴暗的目光投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