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6 解密航图2





















  “郑和?谁是郑和?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。”少宇一脸的问号,这马来西亚人不了解中国的历史,也是情有可原的,并不是每一个外国人,都热爱中国的文化。

  “是中国明朝早期的航海家和外交家,他七次下西洋,规模浩大,人数众多,出海时间最长,堪称航海界的传奇人物,不光在中国有影响,甚至在全球都是有一定的影响力。”马丁简单的解释道,这个美国佬,居然对这段历史这么了解,看来他也是早有预谋的啊,一般外国人,谁会关注这些东西。

  “马丁船长,您对我们中国的历史,还真是很了解啊。”焦八看着他,微笑着说道,不过这句船长的称呼,意思却很多,根本不是什么尊敬之意。

  “不敢当,稍微知道一点,这也是因为珍妮的原因,要不然我也懂。”马丁又拿珍妮当挡箭牌,他每次都这么说,就好像对珍妮多上心一样,那当年为什么还要背着她找别的女人,真是个人面兽心的男人。

  珍妮这时插话说道,“行了马丁,你不用拿我说事儿,焦八,听你这么一说,好像有些道理,首先时间能对上,郑和出海的时期,也刚好是朱棣刚登基不久,很多史学家也都说,郑和的出海,其实就是为了寻找建文帝的下落。”

  “那这么一分析的话,这张航海图的最终机密,不就是那朱允炆的下落了?”常山有些惊叹的说道。

  大个子这时候说了一句很彪的话,“这都是啥跟啥啊?啥这帝那帝的?还有那朱什么文?俺咋听不明白了。”

  馒头白他一眼笑骂道,“你个傻大个,你是中国人不?怎么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呢?建文帝是明朝的第二个皇帝,朱棣就是永乐皇帝,但他推翻了建文帝,两个人是叔侄关系,而朱允炆则是建文帝的名字,就这么简单,现在听明白了吗?”

  “哎呀,早这么说俺不就听明白了吗,俺也没上过啥学,不知道这些有啥稀奇的?”大个子瞪馒头一眼,有些不满的说道。

  “你们俩别插话,听他们说。”我赶紧让他俩闭嘴,真是越说越乱。

  焦八这时接过话来说,“常山大哥说的没错,很有这个可能,我之前仔细分析过全部的事情,当年朱棣夺取江山之后,建文帝和他的皇后就失踪了,后来朱棣就派郑和出海,说是跟各国贸易往来,其实也是为了寻找建文帝,你们仔细想想,郑和之所以留下的这张航海图,是不是他隐藏了什么?当年他不返回中原,而是死在了海外,会不会又有什么隐情呢?”他再次反问一句。

  李欣一脸冷艳的说,“很简单,他可能是找到了建文帝,但是...他并没有告诉永乐皇帝,他之所以不回中原,可能是因为...他感觉愧对永乐皇帝,又或者说,他为了保守这个秘密,而有意把自己埋葬在一个小岛上,这样一来,这件事情就将永久封尘。”

  “不对吧?郑和最后一次出海的时候,永乐已经驾崩了,那时候是宣德皇帝,他没理由会愧对宣德皇帝啊?”常山接话说道。

  李欣再次开口,“就是因为永乐已经死了,郑和更没有必要回去了,这叫愧对先帝,古人都是很讲究忠孝的,再者,他的权力早就被宣德给撤销了,回去也没什么地位了,索性就不如说死在半路上了,然后把自己安葬在那个小岛上,岂不是更好,秘密得意保全,自己又有一个浩大的陵墓。”

  “我看差不多,郑和这陵墓建的,要不是我们有这张航海图的话,想必谁也找不到他安葬的地方,中国自古以来,有多少帝王陵被挖掘,大臣的陵墓更不用说了,清东陵更是被盗的一干二净,郑和把自己安葬在这么一个远离陆地的小岛上,不光能保守秘密,还能保证自己陵寝的安全,果真真是很厉害啊。”我发自肺腑的说道。

  对于郑和把自己的陵墓建设的这么高明,我是真心佩服啊,虽然跟秦始皇陵比相差甚远,但对于一个太监来说,这是至高无上的待遇了,历史上也仅此一人而已。

  大个子撇嘴说道,“他那陵墓啥也没有,除了妖魔鬼怪,就是大石头,有啥可盗的,也就那半张航海图还算是个东西吧,要是连那航海图都没有,俺们真是白玩一趟了。”

  “你别提这个了,一提这个我就来气,别的我不知道,那一箱的金叶子,可是白白浪费了,要不是当时你们非得拦着我,现在咱们不也是准富翁了?”馒头说话的同时,有意扫我一眼,又瞄李欣一眼。

  我当时是第一个让他把箱子卡在大门上的,李欣则是用刀直接卡在了馒头的脖子上,差一点就给他抹脖了,也难怪他能来气,一箱子金子没了不说,颜面还扫地了。

  “馒头,你说这个事儿干嘛,当时情况紧急,要不是这样,我们能活着出来吗。”我连忙解释一句,可别让这事儿成为我们的隐患。

  “我靠,你们就不会找点别的东西啊?妈的,一想起那一箱金叶子,我这心里就赌气,那可是宝贝啊。”馒头一只手捂着脸,看起来似乎很难过。

  马丁冷哼一声说,“有些人啊,就是见不得别人发财,这位胖先生,你可别太往心里去,下次注意点就是了,可别再让某些人坏了你的好事。”

  我本想说马丁一句,你这不是在挑拨离间呢么?可还没等我开口呢,馒头立马接话说,“谢谢马丁先生的提醒了,不过...这是我们自己人的事儿,不用劳烦马丁先生操心了,还有,别叫我胖先生,我讨厌胖子的称呼。”这句话说的真带劲儿啊,搞的马丁碰了一鼻子灰,里外都不是人了。


  “行了,别说了这个了,那你们有没有想过,郑和为什么要把一部分人留在岛上生活呢?难道仅仅只是因为山清水秀吗?”焦八再次问道,看样子他已经有眉目了。

  珍妮轻笑一下说,“要是我没说错的话,留在岛上生活的人,都是知道这机密的人,郑和为了让这秘密封口,才有意把他们留在岛上生活,说白点,就是把他们关在了那个小岛上,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,这样一来,这秘密就永远也揭不开了。”

  “珍妮啊珍妮,我真是越来越爱你了,你怎么那么聪明呢。”焦八歪个脑袋,伸手指着她说道。

  “滚蛋,我告诉你焦八,你要是再这么说话,你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珍妮冷着脸说道。

  马丁那目光紧盯着焦八,那眼神似乎都要给焦八碎尸万段一样,他冷哼一声说,“脸皮真厚,xxxx。”后面又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英文,但看他那表情就知道,肯定不是什么好话。

  焦八也没生气,他收起笑容说,“好了好了,不闹了,言归正传,珍妮说的很多,之前小岛上生活的居民,想必都知道这个秘密,但郑和又不忍心杀他们灭口,所以只好把他们留在岛上生活了。”

  “这么机密的事情,怎么可能会让那么多人知道?这有点不符合常理啊。”李欣开口问道。

  我看她一眼说,“郑和出海不是一个人,而是有很多船队,必然会有人熟悉这条海路,就算岛上的居民不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,但肯定也知道一些内幕,所以为了能彻底的保守这个秘密,他不得不将他们困在岛上,这样一来,就和外界就失去了联系,这个秘密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,一代又一代的也就消失了,等到了清朝末年,清兵再一登岛,干脆全杀光了,只剩下那个可怜的老头子了。”

  “我说忠义,你说那老头死了么?”大个子突然开口问道。

  “应该死了吧,我们大家都看到了,他就像一滩流沙一样,尸体都没了。”一想起那老头的死,心里多少都会有点难过,他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,要是没有他,我已经死在小岛上了,但愿他的灵魂,在九泉之下能安息。



  大个子叹口气说,“看来这所谓的长生不死,也不是绝对的,他要是还活着就好了,这航海图的秘密,他肯定能知道,俺们就不用再这瞎猜了。”

  我摇头说,“没用的,就算他知道航海图的秘密,可他知道那个叫刘千的太监在哪吗?还有那个差点杀死他的猫眼黑衣人又是谁?这些事情,还得靠我们自己,那老头就算活着,也不可能跟我们一路出海,还是别妄想了。”

  “你们再说什么呢?什么太监黑衣人的?还长生不死的,我…我都糊涂了。”马丁左右看看,他当然不知道我们再说什么了。

  “没什么,都是以前的事了。”珍妮一笔带过,把事情给打断了。


  “珍妮,你能不能跟我说说?看起来…你们之前好像是遇到麻烦了。”马丁一副很了解的表情,意思有难题可以说,大家一起想办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