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7 同性男人

















  珍妮很假的微笑道,“马丁,这个你不需要知道,也没什么可说的,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算了,别提这个了,焦八,光靠这个玉佩,你就能确定,整件事情就是在围绕着建文帝吗?”

  “这个怎么确定,目前都只是推测,但只要找到这一站的主船,并且查清主船里所埋葬的人到底是谁,我就能百分之百确定,如果真是大明王朝当年的皇后,那么毫无疑问,这张航海图的秘密,就是那建文帝的下落。”焦八用手指点着桌子,一脸严峻的说道。

  “那这两个东西又是干什么的?”常山手里拿着金球和金钥匙,

  “我真不知道,刚才我就说了,我要是知道的话,早就可以下结论了。”焦八摇头说道。

  “这两个金色的小东西,应该都有用处,要不然不能在那女尸的身上藏着,有可能起到关键性的作用。”李欣随手从常山那里拿过来,她很仔细的左右看看,随后又扔给了焦八。

  焦八接过来后说,“说的对,也许有大用处呢,麦老,咱们得抓紧时间下海了。”

  “恩,是该行动了,那咱们就按照原计划进行吧,但别太急了,再休息两天,我们就下海寻找主船,大家没什么意见吧?”麦老站起身来,扫视众人说道。

  所有人都表示没意见,等散场以后,焦八向我使个眼色,我跟着他走出船舱来到甲板,焦八左右看看,没什么人后小声问道,“义哥,你跟珍妮都说什么了?”

  “没说什么啊?”我随口回答道。

  “你少跟我来这套,没说什么她就能同意留下?珍妮的脾气谁都了解,就凭你的几句话,她就能留下?简直是开玩笑,快说,到底你跟她说什么了?”焦八有点着急的问道。

  我瞪他一眼说,“你在这审讯犯人呢啊?靠,还跟我横上了?”

  “没没没,我没那意思,义哥,你到底跟她说什么了?是不是有什么重要信息啊?要是有的话,你可得跟我说说,咱们俩一起分析分析。”焦八一副赔笑的说道。

  “没说什么,你怎么这么絮叨呢?我就求她留下,她就留下了。”我随口胡编了一句,既然答应珍妮了,就不能出尔反尔。

  “真的?那她...也没跟你说什么重要的事吗?”焦八歪个脑袋,怀疑的问道。

  我拍拍他胳膊说,“没有,事情很简单的,没那么复杂,你想多了。”其实我心里很清楚,即便我再怎么说谎,都瞒不过去,这小子狡猾的厉害,怎么可能被我的几句话就给糊弄住呢。

  焦八轻轻的点头说,“义哥,大家兄弟一场,我了解,既然你不想说,我不强求,但我要提醒你一句,别太信任珍妮,小心事情有诈。”

  我收起笑脸,冷眼看着他说,“你什么意思?你是怀疑我有意隐瞒你?”

  他冷笑着,“我不是怀疑,我是肯定,珍妮的性格我了解,她为什么要突然离开我不知道,但肯定是有一定原因的,这个事情还不小,应该跟我们这次出海有绝对的关系,她后来能留下,必然也是跟之前的事情分不开的,虽然这里面的具体事情我不知道是什么,但我看得出来,珍妮心里有秘密。”

  不得不说,这小子无论是观察能力还是分析能力,都可以算得上是国家级选手了,他去当盗墓贼真是有点白瞎人才了,应该去国安局干个特工才对。

  “好吧,我实话实说,珍妮是跟我说了一些事情,但我答应她了,不能跟任何人透露,就算是你也不例外。”反正蒙骗不过去了,不如说句实话,也好让他少一点猜疑。

  焦八一把搂住我肩膀说,“这就对了吗,什么事情我就不问了,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,行了义哥,咱俩回去吧,后面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呢,走吧。”

  我们俩人走回船舱,他一直是笑脸迎人,可我却感觉很别扭,焦八给我感觉越来越陌生了,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成天嬉皮笑脸,不务正业的闷骚男了,反而是一个老谋深算,老奸巨猾的人,我对他真应该多加防范一些了....


  这天晚上,吃过晚饭后,我在甲板上放风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小峰,他也在放风,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我打算从小峰嘴里套套话,“小峰,在干嘛呢?”

  “金先生您好,我没干什么,就是吹吹海风。”小峰很客气的跟我打招呼。

  “不要那么客气,叫我忠义就行了,你出海几年了?看你年纪不大,经验到是不少吗。”我开始套套近乎。

  “我二十三岁,出海有五年了,我没上过什么学,也没什么文化,只能干这行。”他有点苦涩的说道。

  我笑着说,“这行就是辛苦点,但赚钱也不少,你这汉语说的很标准啊,要不是马丁告诉我,我以为你就是中国人呢。”

  “你也知道,我们马来西亚,有很多你们华人,从小就接触,想不会都难。”小峰说道。

  我拍拍他肩膀,随后又跟他聊了一会儿家常,这样一来,彼此能显得稍微近一定,等我感觉时机差不多了,我打着擦边球的问道,“小峰,老水这人脾气不太好啊?我看动不动就发火啊。”

  他点头说,“恩,水哥这人就是脾气太直了,人是个好人,我们都认识好些年了,我了解他,他这人就是心直口快,没有坏心眼的。”

  “是吗?但我怎么看他有点怪怪的呢?”我有意把问题往正道上来引。

  “不会吧?金先生多心了吧?水哥很正常啊。”小峰有点不相信的说道。

  我装出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说,“还记得我们在冰城的时候吗,你说...咱们所有人都被那女巫师的美貌给迷惑了,可老水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?这事儿挺怪啊。”



  小峰一听这话,脸色顿时就变了,他显得有些尴尬的说,“那...那可能是水哥的定力好呗,这也没什么啊。”

  “不可能,这跟定力没关系,你也知道那六角法阵的力量有多强大,只要他动一点凡心,他就得被那女巫给迷惑,可他根本一点动心的念头都没有。”我小声说道,并且还有意观察了一下小峰的脸色。

  小峰这会儿脸色有点发白,他挠挠头,“这个...怎么说呢,水哥可能是不太喜欢那个女人吧。”

  “不太喜欢她?怎么可能,那巫师如此美丽,只要是个男人他就会动心。”我继续试探,感觉答案就快找到了。

  小峰有点难以开口的说,“每个人的欣赏角度不一样,您多心了金先生。”

  他居然还想守口如瓶,我非把你嘴撬开不可,我有意把话说的难听点,“小峰,老水是不是有生理障碍啊?我看他脾气怪怪的,八成跟这个有关系。”

  “这...这跟那没关系,金先生,水哥有水哥的难处,我...我不方便说。”小峰眉头紧缩,可见老水还真有问题。

  “难处?有什么话你就说,别吞吞吐吐的,如果不是有什么问题的话,那他一定会点邪门歪道的东西,是不是这样?”我咄咄逼人,这时候不需要再装孙子了。

  “哎呀这...那这样金先生,我可以跟你说,但你要答应我,不能告诉任何人,要是水哥知道我跟你说了他的秘密,他非杀了我不可。”小峰有点害怕的说道。

  我拍着胸脯说,“你放心,我肯定替你保守这个秘密。”但我心里还说一句,跟别人共同保守,对不起了兄弟,就当我做了一回小人吧。

  小峰看我一眼说,“其实...水哥他之所以不会被那女巫所迷惑,那是因为...因为他...”

  “我靠,因为什么你到是说啊?至于这么费劲吗?”我都有点受不了了,大老爷们这么啰嗦呢。

  他立马一本正经的说,“好吧好吧,我说,其实...他是同性恋,所以他不会喜欢女人的。”

  我顿时一惊,同性恋?没错,如果是同性恋的话,那么他肯定就不会喜欢女人了,我怎么没想到呢?真是越来越迟钝了,那么麦老为什么也不会被迷惑?难道他也是同性恋?看着也不像吗。

  我虽然很吃惊,但是表情却没变,“原来老水是基友啊?我靠,这个老玻璃。”

  “基友?玻璃?这...什么意思?”小峰不明白我们的术语。

  “就是男同,同性恋的意思,放心,我不会跟任何说的,我先回去了,你慢慢放风吧。”找到我要的答案后,我转身就往船舱里走去,这件事情,我该找谁商量一下呢?想来想去,还得是焦八,就算我怀疑他,也没办法,因为只有他和我站在一条线上,很多事情,都是我们俩个人才知道,不得不这么办。

  焦八当时正在休息舱,被我叫出来后,我们俩人就到餐厅去了,这个点餐厅已经没人了,小峰在甲板上,出去让他看到就不太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