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9 主船位置

















  我身边的那个菲律宾人,在不停的向我比划着,这个菲律宾人具体叫什么我不知道,但马丁和老水他们都叫他monkey,也就是猴子的意思,描绘的还真贴切,他长滴真就跟猴子一样,很瘦,尖嘴猴腮的。

  猴子很激动,比比划划的,‘呜呜'的叫个不停,可我不得不承认,我跟他根本无法沟通,他比划了老半天,我愣是一个意思都没看明白,大概只知道一点,前方是有什么东西了。

  我向他打个手势,意思让他安静点,别这么大惊小怪的,我见过两次沉船,已经没有往日那么兴奋了,麦老这时候发来强光信号,让我们三个人停下,准备回合一起前进,看来是找到目标了。

  我们三个稍等了几分钟,三方人马又聚集到一起了,麦老打着手势,‘沉船好像就在前方,大家一起行动,千万不要分开。’

  我们几个打了个明白的手势,我心里却在合计,刚才就不应该分开行动,这真是脱裤子放屁,费二遍事,纯属多此一举。

  麦老在前方打头阵,我们其余十个人都跟随在他身后,也没有什么固定的位置,大家伙只要紧紧的跟随就行了,鱼群越来越稀少了,海水的颜色也正在变深,由淡蓝色的海底,慢慢的转变成为深蓝色,甚至快变成黑色了。

  我心里很清楚,我们离那个沉在海底的大家伙越来越近了,很快,鱼群就彻底消失了,一艘巨大的沉船出现在我们眼前,影像清晰可见,就像一个沉睡在海底的巨兽一般。

  少宇和老水他们七个人显得额外的兴奋,想必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这古代沉船,我们四个人相对来说就要平淡多了,可我心里却有点发怵,沉船的恐惧,依然在我心里徘徊着,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区域,我得格外小心才行。

  我们一路游行到沉船的旁边,麦老率先停了下来,我们也赶忙停下,先用照明灯观察一下沉船的船身,好来确定到底是不是主船,因为之前巫师那六艘古船也沉入海底了,要是搞错了,就等于是浪费时间了。

  麦老打着手势向我问道,‘是不是这艘船?’

  我摇头表示不知道,但我自己感觉,应该是没错的,这艘沉船跟巫师那六艘古船有很大的差距,而且大小也有区别,这艘沉船明显要比其他六艘古船小很多,起码要小一圈,古船的建设也有一些明显的区别,这艘古船的船帆已经断掉了,船头看起来要比船尾宽不少,是一艘很特别的古船。

  这会儿老水比划道,‘没错,肯定是,外表和其他古船明显不一样。’

  麦老点点头,再次指挥大家分散,三组从不同的角度再来查看一下,确定后再回到这里集合,绝对不可轻举妄动的进入船舱,这次不是探测和打捞,仅仅只是确定主船。

  我和大个子带着猴子,三个人从船尾出发,我打算先测量一下这艘沉船的长度,我们三个人紧贴着船身,一路向前游去,船身上类似青苔的东西很厚,可见这船在海底最少沉了几百年,这周围什么都没有,别说鱼了,就连那细小的海洋微生物都看不到,虽然海水的颜色较深,但是却很清澈,只不过这种清澈,透着一股死亡的气息。

  猴子手拿照明,来回的扫射,对于他来说,这沉船是神秘莫测的,也是极具吸引力的,他和我当初刚看到沉船时的心情是一样的,但这兴奋激动的心情,很快就会过去的,我有很强烈的预感,危险距离我们很近了,就好像沉船在向我发出一种信号,告诉我远离这里,要不然,小命难保。

  猴子一个劲儿的左顾右盼,我也不去管他,因为我知道他的心态,这一刻是谁也劝不住他的,索性愿意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,只要不太过分就行,要是他想擅自行动,我会阻止的,毕竟关系到生命安全。

  我们很快就游行到船头了,我初步算了一下,这艘沉船顶多也就六七十米长,照比之前那六个巫师的古船要小一些,我很纳闷,按理说,这主人的船,不应该比下人的船大啊,可我又不得不面对现实,这艘沉船确实比之前的六艘古船小很多,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,掩人耳目。

  猴子一见我和大个子停了下来,就向我们俩来回的打手势,大概的意思就是想让我们到上面去看看,因为现在我们是在船头的中间部位,看不到上面的具体情况。

  大个子根本没看明白猴子的意思,他向我发来询问,‘他脑子有病吧?说啥呢?’

  我连忙解释一下,打了一个手势,‘他要上去,可能是想去船舱。’我也是大概理解一下,既然想上去,那就肯定是要去船舱的。

  可谁知道大个子还挺兴奋,他也表示同意,意思是既然咱们都下海了,反正还有一些时间,到不如就去船舱里看看,如果真找到这沉船的主人,岂不是少了很多麻烦。

  可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,我耳边突然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,这声音很微弱,不仔细听的话根本就听不到,好像是什么动物在低吼,这声音很可怕,比野兽的低吼还慎人,这绝对不是一半生物能发出来的声音。

  我顿时一惊,打着手势问道,‘有声音,听到了吗?”

  大个子摇摇头,表示什么都没听到,猴子双手也来回的摆动,也表示没有任何的声音,也难怪他们会听不到,这声音断断续续的,并且还小的厉害,一般人很容易以为这是海里压力所带来的轻微耳鸣,可我却很容易分析,不是因为我潜水时间长,而是这声音让我太敏感,这是对邪灵的一种恐惧。

  ‘不对,绝对有声音,就在这附近。’我单手不停的比划,这声音让我有点恐慌了,我记得很清楚,我每次听到的怪声,都会是一种可怕的生物,刺马驹是这样,那灵蜥也是如此,所以我敢肯定,绝对是有东西在这附近。

  大个子一看我如此紧张,就知道我并非是听错了,他随手比划道,‘我们分散,四处看看。’

  分散开寻找必然速度加快了,但危险相对来说也很高,就在这时,声音突然消失不见了,一点都听不到了,整个海底又是一片死寂的安宁,我突然感觉到,这声音会不会是由下往下反呢?我打算先下去看看。

  我摇摇头,挥手示意道,‘拿好鱼枪,都跟我走。’

  我们三个人一路下潜到沉船的最底部,这艘沉船的底部,基本上已经完全陷入到海底的泥沙当中了,我们下潜到底部以后,我打着照明灯左右看看,决定去船头底部的另一侧看看。

  可就在我们刚调头,刚转到船头右边的时候,船头右侧的一个缺口引起了我们的注意,我第一个反应就是,这一切似乎都经历过,怎么感觉一模一样呢,记得在之前的明朝沉船里,也同样是在船头的右侧发现了一个缺口,而那恐怖的刺马驹,就是躲藏在这个缺口的深处,没想到这一次,又是同样的经过,不免有些让我心生畏惧。

  但眼前的这个缺口,谈不上很大,顶多也就两米,照明灯照射到里面后,仍然是漆黑一片,依旧跟那黑暗的深渊一般,什么都看不到,我们三个人已经到达海底了,站在海底的泥沙上,看着眼前的黑洞,那最初的平静心态早就消失不见了,紧张感再不断飙升。

  我向他们打个手势,‘我进去看看,你们守在这里,要是有危险,赶紧离开。’

  我刚要动身,大个子一把拦阻我,同时拍拍自己的胸口,‘我跟你去,有个照应。’

  大个子总是这么为人着想,可我不能那么自私,这次搞不好就是深入虎穴了,我摇摇头,打着命令的手势,‘不行,必须留下,我进去了。’

  不等他回答我,我纵身就向缺口里面游了进去,我打着照明灯,慢慢的往深处游去,这里很诡异,马丁的照明灯,深海下的穿透能力很强,可在这里,却起不到太好的效果,能见度稍微有点低。

  我不知道这里面有多深,但当我游行了片刻后,我回身看了一眼,大个子和猴子的照明灯光我已经看不到了,身后是一片漆黑的海域,我仿佛堕入了地狱一般,心里的恐惧感瞬间升华,心脏都在不停的狂跳。

  我握紧手中的鱼枪,尽量让自己保持住冷静的头脑,这里面就好像是个洞穴一般,并没有我想想的那么大,我本以为进来后,会是那种较大的船舱,可惜我想错了,始终还是这么大点的地方,丝毫没有改变。

  更让我苦不堪言的是,我的氧气已经不多了,而这条路究竟有多长我还不知道呢,所以我得回去了,要是在继续下去,很容易吃苦头的。

  可当我正打算回去的时候,我又听到了那可怕的低吼声,而这一次,那声音不再是微弱,也不再是断断续续,而是非常清晰,感觉就在我的前面,似乎离我非常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