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21 伤亡惨重

















  我跟着马丁走进船舱后,就看到老水和小峰各自躺在一个床上,老水身上的白布已经盖过了头顶,很显然人已经死亡了,小峰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,也已经是奄奄一息了,鲜血流淌了一地,看样子是过不去了。

  李欣和常山两人全身都是血,馒头和大个子站在旁边,几个人的眼神都显得有些空洞,李欣走到马丁的跟前,有些哀伤的说,“对不起马丁,我们已经尽力了,你最后再看他们一眼吧。”

  李欣话说完,就走出了船舱,想必她心里也不好受,常山无奈的摇头说,“伤势太重,无力回天了。”他也离开了船舱。

  大个子和馒头走过来,我们彼此拍拍胳膊,算是一种简单的安慰吧,马丁走到老水的床前,慢慢的把白布掀开了,当他把白布掀开后,我都不忍心看了,实在是太惨了,老水的身体都快被撕烂了。

  珍妮当时就受不了了,调头就跑出去吐了,马丁看着死去的老水,两眼无神的说,“水哥,对不起,真的很对不起,是我害了你。”他的泪水夺眶而出,顺着脸庞无声的滑落,如果说以前他是做作的话,那么这一次,他是真的伤心了,我能感觉到马丁的难过,是那种无助的难过。

  我走到他身边,轻轻的搂住他肩膀说,“人死不能复生,节哀吧。”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只好开口说了一句最没用的话。

  马丁擦了擦泪水,又把白布给老水盖上了,他起身走到小峰的跟前,轻轻的呼唤着,“小峰,小峰,你能听到我说的话吗?”

  几秒钟后,小峰微微的睁开眼睛,“船...船长,我...我是不是快要死了。”

 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我再也忍不住了,我扭过头不去看他,心里很不是个滋味,我想起曾经死去的同伴,想起小虎子,想起黑子,又想起铁面的死,即便我和小峰没有太深的交情,可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走了,还是曾经的同伴,我不是铁人,更不是冷血,心里还是很堵的上,我转身就走出了船舱,不愿意在看这伤心的一幕了。

  而少于和老吴等人,早就已经哭成了泪人,他们全都流着眼泪,可却没有一点声音,是那种无声的痛,他们可能认识很多年了,现在亲眼看着这个孩子死去,那种伤心,是最让人受不了的。

  我走出船舱后,李欣和珍妮他们都在过到处站着,每个的脸色都不太好,气氛显得有点沉闷,虽然老水有时候很讨厌,可真到他死去的时候,我不但没有任何的幸灾乐祸,反倒是心里很难过。

  小峰就更可惜了,年纪轻轻的就葬送了自己的生命,还有猴子那两个菲律宾人,更是让人感到惋惜,生命如此脆弱,我们为了解开这航海图的秘密,牺牲了太多人,可转念一想,每个人也都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地才决定要出海的,无论是谁,都一样。

  李欣看我出来后,她走到我跟前,有些无奈的说,“对不起忠义,我...我尽力了,他们两人的伤势太重,就算是神仙,也无力回天。”她显得很平静,没有任何的感情波澜,可我清楚,她心里也不好受,外表的冷漠,只是想掩饰她的难过。

  我点头说,“我明白,辛苦你了李欣,人各有命,谁也怨不得。”

  馒头看着我问道,“忠义,听大个子说,你们又遇到怪物了,到底是什么啊?”

  “是…花海蛟,深海下看守亡灵的生物,属于邪恶生灵。”我按照焦八说的话,圆方不动的告诉了他。

  “又是邪灵?他娘的,这鬼东西咋无处不在啊。”馒头气的张口骂道。

  “咱们下一步有什么打算?”珍妮靠着过道,转头向我问道。

  “不知道,等他们出来以后再说吧。”说着话,我就蹲在了地上,拿出烟来点着,狠狠的抽了两口,那该死的花海蛟,我一定要想办法弄死它,转眼间的功夫,它就杀死了四个人,这是目前我见过最可怕的邪灵了。

  就在这时候,我听到马丁一声大喊,“小峰……”

  我闭上眼睛,慢慢的向后靠去,小峰也死了,之前两个人还活蹦乱跳的,可仅仅只半个小时的功夫,就变成了两具冰冷的尸体。

  李欣扶住我肩膀,安慰着我说,“忠义,别难过了,事情已经发生了,谁也改变不了。”

  我用力握住她的手说,“我知道,我没事,我只是在做下一步的打算。”其实我心里很难过,就算我跟他们接触的时间不长,可这毕竟是两条人命啊,就算是陌生人,心里都会有些不忍,更何况相处这么长时间了。

  这时候,麦老和马丁他们全都出来了,我抬头看了一眼,马丁的脸上还挂着泪痕呢,麦老依旧是那副沉稳的面孔,焦八也差不多,没有丝毫的动容。

  “马丁,老水和小峰的尸体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麦老低声问道。

  “船长,我们把他们的尸体留下吧,等我们回去以后,我负责把他们运回马来西亚,也算是落叶归根了。”老吴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,有些悲伤的说道。

  马丁轻轻的摇头,“算了,人都死了,尸体运回去又有什么意义,海葬了吧,但愿他们的灵魂,能升入天堂。”

  老吴叹口气,悲哀的说,“好吧,那就按船长说的办吧。”

  我们把他们两人的尸体用塑料布给包上了,随后抬到了甲板上,马丁好像牧师一样,双手合十在为他们祷告,珍妮也闭上眼睛,嘴里默念着什么,我们其他人站在旁边,

  “我最真挚的朋友,愿上帝与你们同在。”当马丁说到这的时候,他手轻轻的一挥,几名船员就把老水和小峰的尸体推下了船,安葬在浩瀚的大海之中。

  老吴在旁边悲伤的说,“出海到现在,都死了五个人了,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。”

  把他们的尸体安葬完以后,我们来不及悲伤,决定趁热打铁,既然主船已经找到了,就要尽快把东西拿出来,我们还要验证主船里面的尸体,到底是不是大明王朝当年的皇后,不过在这之前,必须得想办法把那花海蛟给弄死才行,要不然我们根本无法进入船舱。

  我们几个把潜水衣换掉,匆匆忙忙的往餐厅赶去,马丁他们都在餐厅等我们,准备商议如何才能把那个深海邪灵花海蛟给摆平,这对我们来说,是最大的难题了。

  我们几个来到餐厅坐下后,麦老第一个开口说,“废话不多说了,什么情况大家也都知道了,老水他们四个人的死,就是那花海蛟的杰作,我是真没想到,这传说中的邪恶生灵,居然真的存在,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,一个是想办法杀死那邪灵,另一个打道回府,放弃这次出海的任务。”

  “麦老先生,我说几句可以吗?”老吴抽着烟,坐在我对面低声的说道,平时我们商讨事情,他是不会坐在这里的,可今天他能在这,看来是早就准备好了,想必他是要劝我们收手。

  “老吴,你有什么话就说吧。”麦老伸手示意道。

  老吴掐灭手里的烟头,叹口气说,“船长,麦老先生,还有各位朋友,我本不想说这些话,但现在我不得不说了,我们...我们放弃吧,为了这所谓的沉船宝藏,我们已经死太多人了,在这么下去,我不知道还要死多少人,今天亲眼看着老水和小峰死在我面前,我…我真怕我会承受不住,船长,我们收手吧。”

  看来还真被我说对了,我看马丁一眼,意思让他赶紧回应,他看着老吴说,“老吴啊,我理解你的心情,其实我也一样,可现在你让我收手,我办不到,这主船已经找到了,难道你让我就这么放弃了?就算我能同意,其他人也不会同意的,不过我可以答应你,等一切结束后,我们立马就返回。”

  老吴苦笑道,“我知道我劝不住你们,只是我怕…怕我等不到我们返回了,现在海里又有个怪物,我真替你们担心啊,我不想再看到有人死亡了。”

  “放心,不会再有人伤亡了,这个你也不用操心了,我们这不是再想办法么,老吴,你去休息吧,打理好船上的事情就行,下海的事情,我来搞定。”马丁很委婉的下了驱逐令,他对这个老吴,还是非常尊敬的,可见他们的关系应该很近,认识的时间应该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  “好吧,那我回去了。”

  老吴起身刚要离开的时候,马丁突然又开口说,“老吴,这段时间…辛苦你了。”

  麦老居然也带着歉意说,“是啊,辛苦你了老吴。”

  老吴回身笑笑,“只要你们能平安回来就好,我走了,去给你们准备晚饭。”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这一刻让我想起了自己的父亲,老吴真像一个父亲,给人一种无形的关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