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22 猎杀计划















  “好了,言归正传,那个该死的花海蛟,谁有什么办法对付吗?”老吴走后,麦老脸色又变的沉重了。

  “没什么好办法,我只知道,必须得杀死它才行,要不然我们根本无法进入沉船。”焦八一针见血的说道。

  “谁都知道要杀死它,可怎么杀呢?这才是问题的关键。”马丁看他一眼说道。

  “硬拼肯定是不就行的,那鬼东西的速度很快,在深海下我们根本就斗不过它,得想办法把它引上来,用枪杀死它。”我恶狠狠的说道,只要它浮出水面,我非把它打成筛子不可。

  焦八冷笑一下说,“义哥你的想法很好,只可惜用错地方了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我眉头紧缩,没明白焦八的话。

  “花海蛟,它属于深海下的邪恶生灵,基本上是不会浮出水面的,要想把它引上来,是很难的,同时也很危险,别忘了,它的速度要比我们快多了,还没等你浮出水面呢,它就已经先把你干掉了。”焦八歪着嘴,挑着眉毛说道。

  “恩,说的也对,要不这样吧,马丁你有鱼雷吗?干脆炸死它得了。”大个子手一拍桌子,横眉立眼的说道。

  我轻声说道,“不行,那花海蛟一直在沉船里呆着,在炸死它的同时,沉船也被毁了,而且鱼雷的杀伤力太大,容易误伤自己人。”

  马丁这时撇嘴说,“等一下,我得说抱歉了,我没有鱼雷,还是想别的办法吧。”

  “靠,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的,我看干脆放弃吧,还干个什么鸟毛啊。”馒头气的大骂一句,他还是那么暴躁。

  一时间,所有人都沉默了,彼此看看对方,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每个人都在低头琢磨办法,我们要是行动的话,就得想个万全之策才行,绝对不能再出任何的差错了。

  就在我们都沉默的时候,李欣突然开口说,“马丁,你船上有网吗?”

  “网?渔网吗?”马丁问道。

  “渔网估计不行,最好是钢丝网,我们可以用一张大钢丝网,把那花海蛟给困住,只要困住它了,我们就有机会杀死它。”李欣冰冷的说道。

  “没错,我看李欣这办法行,只要我们布置周密,应该是可以的,马丁,船上有钢丝网吗?”常山立马站了起来,很激动的说道。

  我们所有人都在等他的话,马丁深吸一口气后说,“我们运气不错,我船上正好有一张大网。”

  马丁立刻带我们去看了那张大钢丝网,这钢丝网无论是大小还是结实的程度,都是非常不错的,只是我想不到,马丁为什么要带这么大的钢丝网出海,这东西捕鱼也都用不上,渔网的密度很小,一般拳头大小的鱼都能给网进去,可这钢丝网不行,密度很大,一般的小鱼根本就网不住,除非是大鱼才行。

  常山很满意的说,“可以,这钢丝网够用了,应该能把那花海蛟给擒住,我说马丁,你怎么想起带这种钢丝网出海了?”

  “为了应付突发事件,还可以抓捕一些大鱼,本来以为用不上了,没想到还派上用场了。”马丁随口回答道。

  我们随后布置了一下细节,决定明天再次下海,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了,要是还不成功的话,很可能我们所有下海的人员,都得死在海里,紧张的气氛,笼罩着整个大船。

  夜晚,我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脑海里总是浮现出老水和小峰死时的样子,我承认,我是有些害怕了,这么多次面对死亡,不但没有让我麻木,反倒更让我胆怯了。

  “义哥,你害怕吗?”顺子在我旁边,低声问道。

  我平静的说,“不怕,没什么可怕的。”我说了一句谎话,我不想给其他人带来压力,可能其他人现在也睡不着,应该都在琢磨这个事情。

  “可我害怕,这次...不同以往了,我怕我们会失败啊。”顺子的声音有点颤抖,可见他害怕的程度。

  “别说傻话,我们会成功的,睡觉吧。”我翻个身,不再说话了...


  第二天的中午,我们决定再次下海,这一次,除了李欣和珍妮以外,我们之前在冰城的其他人员是全体下海,包括马丁在内,他可是我们的主力军,当然还有那两个侥幸活下来的菲律宾水手,说实话,这两名水手胆子还算很大,要是换做一般人的话,早就不干了,可当马丁用恳求的语气要求他们下海时,他们俩人还是勉强的同意了。

  不管如何,现在多一个人,就是多一份力量,这一次,只能成功,不能失败,因为我们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了,一旦失败,就是致命的打击。

  在临下海的时候,每个人都在调节自己的状态,彼此之间相互开着玩笑,让自己内心的压力减少一些,等我们穿戴好一切后,按照原计划,我们开始准备下海了。

  李欣和珍妮两人一直在叮嘱我们要万分小心,两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,看得出来,她们俩在为我们担心,老吴这次也站在了甲板上,平时除了吃饭时,我们是很少能看到他的,这次他一脸的沉重的望着我们,虽然他没说一句话,但谁的心里都清楚,他在为我们担心,为我们祈祷。

  麦老看时间差不多了,就大喊一声,“大家准备下海了,千万要保持镇静,按照昨天我们布置的来行动,绝对不可有半分大意。”

  所有人都表示明白,现在大家伙都收起了伪装的笑脸,脸色沉重的厉害,我的心在狂跳不止,我和焦八顺子对视一眼,彼此用力的点点头,生死一线,就看这次的行动了。

  麦老大手一挥,我们就跳下船了,按照之前的位置,我们一路下潜,这次行动的布置还算是周密吧,麦老和大个子等人负责用钢丝网圈住那花海蛟,我和顺子,还有那两个菲律宾人,则是负责对花海蛟的射杀。

  表面看起来,这负责射杀的任务算是比较简单的,只要他们把花海蛟给困住了,自然就好射杀,那鬼东西一旦失去行动的能力,几乎就是等待被宰割的羔羊了。

  可在这之前,我们却要想办法把那花海蛟给引出洞外,我们也是在下赌注,就是在赌那花海蛟还在沉船的缺口里,如果它要是再外面的话,那这个计划基本上就得宣告失败了,成功率太渺茫了,可它要还躲在那缺口里面,我们就有一半的机会将它拿下,这也是昨天我们商议后的结果,胜败就在此一举了。

  很快,沉船的影响出现在我们眼前,照明灯开始四处扫射,先观察一下四周的情况,看看那花海蛟有没有跑出来,再确定那周围一切都安全后,麦老才示意大家继续下潜。

  等我们达到船头的时候,麦老向我们打着手势,让我们把所有的照明灯全部关掉,这也是为了安全起见,如果在没布置好的情况下,强光的照明,很可能把那邪灵给引出来,一旦它在我们没布置好的情况下突然杀出来,那就不是危险的问题了,这钢丝网很可能成为我们的绊脚石,直接把我们给害死了。

  现在那花海蛟没在沉船附近,想必还是在那缺口里面躲着,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我们要的就是这个,只要它按照我们的计划来走,我就有把握将它彻底杀死。

  沉船下依旧是一片死寂,一看到这船头的缺口,我心里就在上下打鼓,昨天的事情,还仍然历历在目,猴子和另一个菲律宾人的尸体,早就无影无踪了,我心里为他们默默祈祷着,但愿他们的灵魂,能早日升入天堂。

  麦老开始张罗布置陷阱了,他们把这张巨大的钢丝网在缺口处铺开,用整个钢丝网把缺口给封死了,然后其他人把钢丝网的另一侧,想办法尽量固定在古船上,当然这木质的船不可能太结实,还得需要其他人的力量来维持才行。

  我们的速度很快,顶多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,这张大网就彻底铺开了,所有人都准备完毕,麦老向我打着手势,意思可以开始行动了。

  我把顺子和那两个菲律宾人喊了过来,我们四个人分成半圆形,我在最前面,其余三人在我两侧,排成最有力的阵型,鱼枪全部都拿好,等待最佳的射杀时机。

  我是整个计划的关键,说白点,我就是个诱饵,负责把那鬼东西从沉船的缺口处给引到外面,天罗地网的布置,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了,只要它从缺口处冲出来,理论上必然会将那邪灵给套住,除非是发生意外。

  我隔着钢丝网漂浮在缺口的跟前,说实话,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害怕,我不知道那花海蛟的力量有多大,要是它直接冲破这钢丝网的话,那我的小命铁定就保不住了,可现在箭在弦上,也不得不发了。

  麦老挥手催出我快一点,我们是在深海下,时间耽误不得,一分一秒都是紧迫的,我赶忙把强光照明打开了,把灯光照进缺口处,然后一闪一闪的忽明忽暗,这是最有效的方法了,正常情况下,基本是万无一失的。

  我手里的照明灯在不停的闪烁,可几分钟都过去了,也没见又任何反应,我有点沉不住气了,难道那邪灵知道我们的目的?能看穿我们的计划?要真是这样的话,那我们就毫无胜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