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23 猎杀成功











  正当我焦急的时候,我猛然间看到,缺口处有两个红点正在慢慢向我靠近,我心里猛的一紧,我很清楚,这红点分明就是那花海蛟的眼睛,它那双鲜血一般的眼睛,让我永生难忘。

  我向其他人慢慢的打着手势,告诉他们大鱼已经上钩了,所有人都紧张万分,顺子他们三个人更是如此,鱼枪一直端在手里,始终不敢放下,就在这时候,我又听到那邪恶生灵的低吼声了,感觉它离我越来越进了,几秒钟后,那花海蛟恐怖的样子出现在照明灯下。

  它距离我仅仅只有几米远,我一再的告诫自己,千万要冷静,千万要挺住,不可以被它吓倒,那花海蛟就这么直勾勾的用它那红色的鬼眼盯着我看,我依旧不急不慢的,继续让手里的照明灯来回忽闪。

  可就在这时候,一声强烈的嘶吼传来,那花海蛟奔着我就冲了过来,速度快到让我无法想象,我只看到一张血盆大口,冲着我就过来,我甚至连躲避的时间都没有,唯一的办法,就是用胳膊护住自己的头。

  一声沉重的撞击,我感觉自己好像被车撞了一样,胳膊差点断掉,整个人都向后仰了过去,要不是深海下水的浮力比较重,这一下非得给我撞飞不可,可即便这样,我还是向后漂了几米远。

  当我把胳膊放下来的时候才看到,那钢丝网果然起到作用了,花海蛟整正正好好被困在了里面,刚才要不是用那钢丝网在前面护着我的话,那鬼东西早就一口要了我的命了。

  麦老等人正尽全力死死的拽住那钢丝网,花海蛟在里面奋力的扎挣着,它的力量太大了,这钢丝网眼看着就要挺不住了,已经开始出现裂痕了。

  顺子还算比较冷静,他在第一时间指挥那两个菲律宾人发动攻击,要是没有他的指挥,那俩小子都快被吓傻了,三个人几乎是同时发射手里的鱼枪,当鱼枪扎进那花海蛟身体里的时候,传来的是几声痛苦的惨叫,但这还不够,这三枪还不足以能杀死它。

  因为顺子他们三个人这三枪,只是扎伤了这花海蛟的身体,根本没扎穿脑袋,那花海蛟似乎比之前更凶猛了,它好像发疯了一样,在深海下拼命的挣扎,海水一时间都快混沌了,感觉整个海底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麦老他们喊不出声,但从他们的呼吸频率就能看出来,那气泡呼呼的往上冒,可见他们现在很吃力,一旦那花海蛟冲破钢丝网,我们就要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。

  我立刻端起鱼枪瞄准,以最快的速度发射出去,但我还是高估自己的实力了,我本以为这一枪会击中那花海蛟的头部呢,只可惜我失手了,准确度是绝对够用了,可我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,这是活物,还是邪灵。

  就在鱼枪发射的同时,它奋力的甩头,愣是硬生生的躲过了这一击,鱼枪擦着它的脑袋就飞出去了,我居然放空枪了,这是连我自己都没想到的,现在麻烦可来了,鱼枪只有一次发射的机会,我已经没有第二次反驳的能力了。

  那花海蛟在我面前怒吼着,红色的眼睛使得周围的海域都变色了,钢丝网正在一点点裂开,眼看着它就要穿出来了,顺子这时在旁边急的‘呜呜’大叫,麦老他们还在死守最后的防线,现在没人能帮我,任何一个人都是力量的支撑,少一个人的力量,这花海蛟立马就能冲出来。

  我没有时间了,必须得拼死一搏了,我赶忙拔出潜水刀,正打算冲过去跟它玩命的时候,突然,一根鱼枪猛的扎进了那花海蛟的头上,紧跟着又是一抢,这连续两根鱼枪,全都扎穿了它的头部,瞬间就让这邪灵瘫软了下来。

  我顿时就惊呆了,这是谁干的啊,我抬头往上一看,有两个人正快速的下潜着,这两个人不是别人,一个是珍妮,另一个就是李欣,刚才那两枪,想必就是她俩发射的,没想到在这关键的时刻,她们俩人居然起到了决定性的重要,要是没有这两枪的话,恐怕我们是在劫难逃,那花海蛟已经快把钢丝网给撕开了。

  虽然这两枪很准,全部都扎在了头部,不过那鬼东西还没有死,仅仅只是让它暂时没有反抗能力了,它卷缩在钢丝网里,正一下一下抽搐着身体,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绝对不能让它缓过来。

  我快速游到焦八跟前,把他背着的鱼枪给拿了下来,接着对准那花海蛟头部,又是一枪扎了下去,这一枪下去,它彻底停止了抽动,整个身体都安静了,也不在挣扎了,看起来好像是死绝了。

  麦老他们一看这花海蛟不动了,赶紧把钢丝网给封死,防止它在突然醒过来,我飘浮在这邪灵的跟前,从外表来看,它应该是死了,就算没死,它也活不长了,海水都已经被它的鲜血给染红了,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屠杀,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刽子手一样,是我们打扰到了它,可没办法,是它阻止了我们前进。

  但为了保险起见,我打着手势招呼其他人,让他们再补几枪,绝对不可大意,麦老和常山等人,把手里的鱼枪全部射进了那花海蛟的头上,它现在整个脑袋就跟刺猬一样,上面扎满了鱼枪,马丁的鱼枪威力太大了,基本上每一枪都能贯穿花海蛟的脑袋,真是可怕的杀伤性武器。

  我们把鱼枪全部发射完后,又等了几分钟,这花海蛟还是一动不动,麦老游过去确认了一下,向我们打了一个ok的手势,原本我们想直接进入船舱的,可考虑到氧气不够用了,不得已再次返回到海面。

  我们回到船上后,焦八开口骂道,“他妈的,那鬼东西的力量是真大啊,我们这么多人都差点拽不住它,要不是珍妮和李欣及时赶到,我们就玩完了。”

  “可不是咋地,当时吓死俺了,那花海蛟差一点就冲破钢丝网。”大个子喝着水,喘着粗气说道。

  我坐在甲板上笑着问道,“我说两位美女,你们俩怎么想起下海了?不是让你们呆在船上吗?”

  李欣脱掉潜水衣说,“我们要是不下去,你们还能上来吗?我就知道,计划不会那么顺利的,还好时间赶上了,差点就出大事儿。”

  “这次是李欣想的周到,要不然后果真不敢想了。”珍妮坐在我旁边,看我一眼说道。

  “义哥,你说那花海蛟能死吗?这东西既然是邪恶生灵,应该没那么容易挂掉吧?”顺子有些担心的问道。

  “啥?还不死?它脑袋都快成刺猬了,这要再不死的话,那它就不是啥邪灵了,我看它比上帝还厉害。”大个子横眉立眼的说道。

  “还是小心点好,我也不确定,焦八,常山大哥,你们俩认为呢?”这事儿我是无法回答了,还得交给他俩才行。

  常山看我们一眼说,“不用太担心,应该是死了,即便是邪恶生灵,但那也是血肉之躯,它要真杀不死的话,我们也就上不来了。”

  麦老这时开口说,“死没死的,下去就知道了,大家稍微休息一下,换好装备,我们要再次下海。”

  我们决定要趁热打铁,也好确定那花海蛟到底死没死,如果死了,我们就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沉船,好确定这沉船里面到底埋葬着什么人,只要能确定,我们就能推断出这航海图所隐藏的秘密,似乎每个人都很兴奋,老水他们四个人死亡的悲伤,已经被这场胜利给冲淡了。

  半个小时左右,我们重新换好装备,再次回到海里,一路匀速向下潜水,这一次除了珍妮和李欣之外,依旧是全员出动,我们下潜到船头附近的时候,那花海蛟的尸体,还在那钢丝网里困着呢,由此可见,它确实是死绝了,没有它的存在,我感觉这沉船也没那么可怕了。

  麦老招呼一声,让我们往沉船的甲板上游去,我们一行人快速的游到甲板上,甲板处的舱门是禁闭的,周围什么都没有,本以为会有人面花呢,看来是我多心了。

  我和焦八两个人游到舱门口,用潜水刀把舱门一点一点的给撬开了,当甲板处的舱门打开以后,一切都显得很平静,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,我更感觉不到有那种死人的阴森,一切都太诡异了。

  我和焦八对视一眼,随后他打着照明灯,率先游了进入,我们其他人也赶忙跟上,进入到船舱以后,麦老让我们分开行动,如果有发现,尽快通知其他人,我们把整个船舱翻了个底儿朝天,也没发现任何东西,最让我们感到诡异的是,这里的所有船舱,全部都是空空如也,连个最简单的摆设都没有,这根本就不对。

  我们重新在过道处集合,对于这里的一切,每个人都感觉很怪异,这么多船舱里,没一个里面有东西的,这不能单单用怪异来形容了,根本就是诡异,诡异的厉害,难道这艘船上压根就没人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