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27 夜半惊魂









  果不其然,他冷笑一下,不以为然的说道,“各位朋友,这种糊弄小孩子的话,就不要再说了,什么魔虫尸僵尸的,我可不相信。”

  “马丁,冰城的事情你都忘了吗?有些东西,是不能随便乱动的。”珍妮有点火大,瞪着眼睛低吼道。

  马丁叹口气说,“我当然没忘,那好吧珍妮,我听你一句,不过...我还是要把她留下,老吴,你安排人用铁链把这尸体绑好,绑的越结实越好。”

  “你...你真是疯了,你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。”珍妮气的用手指着他,横眉立眼的说道。

  焦八这时突然开口说,“珍妮,别劝他了,他要想留下,就让他留下吧。”

  “焦八,你怎么也糊涂啊?那会害了我们的。”珍妮气的眼睛都快冒火了。

  焦八拍拍她胳膊说,“既然人家马丁船长想留下,那咱们总不能坏了人家的好事儿吧?你就别担心了,回去休息吧。”

  珍妮气的冷哼一声,“随便你们吧,马丁我可告诉你,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儿,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她话说完,转身就往船舱里走去。

  李欣看我一眼,我向她点点头,她也跟着珍妮的脚步回去了。

  焦八最后交代一句,“马丁船长,你最好派人看着这具尸体,要不然...还真容易出乱子。”

  马丁笑着说,“不用担心,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的,我会安排人员看守的。”

  他赶紧又把老吴给叫来,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,随后老吴就安排了两人,用铁链把尸体给捆住了,捆的很结实,几乎全身都是铁链,又让这两人端着枪,留在这里看守。

  “OK了,这下大家可以放下了吧?”马丁扫视众人笑道。

  “你说OK就OK了,义哥,咱们走吧。”焦八挥手示意一下,我们一行人往船舱里走去。

  我几步追上他,有些担忧的问道,“老八,我看那皇后的尸体,搞不好真会尸变啊,压根就不能留下。”

  焦八停下脚步,看着我说,“我知道,可这话你跟他说有用吗?马丁会听吗?现在的他,已经被喜悦冲昏头脑了,光想着怎么把这具尸体运回到美国去。”

  大个子在旁边说,“他一个人能有多大能耐?我们要是硬把尸体推到海里,他还能咋地啊?也只能挺着了。”

  常山回身看看,小声说,“别在这说话,回休息舱。”

  我们回到休息舱后,换了身衣服,我还是有点埋怨的说,“真是鲁莽,你怎么能答应他留下呢?”

  “不答应又能怎样?来硬的?你要知道,马丁他必定是船长,我们要是来硬的,很可能跟全船的人都发生争斗,到最后,甚至容易演变成一场血战,人一旦疯狂,那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的。”焦八拿出烟来,点着后深吸一口说道。

  “不至于吧?”我到真没想那么多。

  “义哥,其实老八说的对,马丁一心想要那凤冠和凤袍,我刚才从他的眼神里,看到的全是贪婪,尤其是他那笑容,简直就是奸诈的笑。”顺子低声说道。

  “何止是奸诈,想必他现在心里正爽着呢,要知道,如果他真能把尸体运回到美国,这在整个世界,都会掀起一层巨浪的,马丁他也会因此大赚一笔横财,足够他几辈子都花不完。”焦八吐着烟,不急不谎的说道。

  麦老冷笑一下,“就怕他没那个命啊,一旦尸变,别说带回去了,船上不死人就算幸运了。”

  “应该没什么问题吧?你们也都看到了,那尸体被铁链捆的紧紧的,还有人拿枪看着,想必不会出什么事儿。”馒头还在自我安慰,可一看他那煞白的脸色,就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了。

  “到时候就知道了,晚上大家伙注意点,有一点动静就赶紧起来。”焦八说着话,就翻身躺在了床上。



  常山看麦老一眼问道,“麦老,你说…我们能找到建文帝的陵墓吗?”

  麦老喝着茶水,悠哉的说,“应该没什么问题,航海图上不都标明了吗,怎么?心急了?”

  “还好,只是想早点结束这次任务,也更想早点解开这航海图的秘密,我总感觉,就算最后一站真是建文帝的陵墓,但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。”常山低声说道。

  麦老放下茶杯,带着笑容说,“现在还不能完全肯定这最后一站就是建文帝的陵墓,只是焦八的推测而已,所以别太早下定论,等找到以后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但我后来分析了一下,焦八的话很有道理,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,就是在围绕着建文帝所展开,忠义你认为呢?”常山扭头看我一眼。

  我一直在听他俩对话,是想从他俩的口中听到一些重要的信息,只可惜都是没用的信息,尤其是麦老,感觉他在躲避一些问题,从不正面回答常山的话。

  我露出伪善的笑容说,“麦老说的对,找到以后就知道了,我累了,先睡了,你们慢慢聊。”

  这一觉睡的很安逸,没有恶梦,也没有折磨,一切都是如此的安静,可就在我认为能安稳的睡一夜时,突然的一声尖叫,就把我给惊醒了,我猛的睁开眼睛,翻身就坐了起来,这声尖叫很凄惨,是那种濒临死亡的叫声。

  而就在我坐起来的同时,焦八和麦老等人也全都一个机灵起来了,我赶忙下地把灯打开,馒头揉着眼睛,睡眼朦胧的骂道,“他妈了个蛋的,谁啊?大半夜的不睡觉瞎叫。”

  还没等我开口呢,就见焦八脸色一沉,猛的站了起来,“坏了,可能是那女尸。”他话说完,抓起外衣,打开舱门就冲了出去。

  我们其他人也赶忙跟他出去了,我们一路从船舱跑到甲板上,就见焦八站蹲甲板处,自言自语的嘟囔着,“完了完了,没气了。”

  我走到跟前一看,顿时一惊,立马倒吸了一口冷气,在我面前的甲板上,正躺着两个男人,这两男人正是看守那女尸的船员,而那女尸却不见了踪影,只剩下之前捆住她的铁链散落在一边了。

  这两个人身上的血迹并不多,可身体却是极为的消瘦,几乎就是皮包骨头了,并且身体跟煤炭一样,焦黑焦黑的,两只眼球往外突出,并且张着大嘴,跟骷髅头差不多,死状甚是恐怖,让人心生胆寒,可这死状是如此的熟悉,我们第一次接触棺木女尸的时候,大胡子的手下,就有几个人是这种死状,简直惨不忍睹啊。

  大个子在旁边惊呼一声,“俺的娘嘞,这…这咋变成这样了?太吓人了。”

  “应该是那女尸干的,他们的灵气被吸光了,这一下可糟了。”常山这时蹲下身子,又用手抓起旁边的铁链说,“铁链也全部断掉了,那尸体已经尸变了,咱们的难题来了。”

  “那他俩还有救吗?”我开口问道,明知道是没救了,可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,毕竟就这么白白的死了,也太可惜了,这可是人命啊。





  焦八很无奈的摇头,“没救了,已经死了,我们得赶紧把那女尸找到,要不然还得出事儿。”

  “我他妈就知道,那尸体根本不能留着,这该死的马丁,他非要留下,现在好了,死了两个人了。”我气的破口大骂,这个美国佬,就会给我们添乱,要是把这尸体直接海葬了,那里会发生这种事儿。

  麦老冷静的说,“现在埋怨这些还有什么用,赶紧分头去找那女尸。”

  就在我们刚要动身的时候,马丁和少宇两人,带着其他水手,慌慌张张的,边穿衣服,边从船舱里跑了出来,他一看我们都在这,脸色很难看的赶忙问道,“麦老,这是怎么了?刚才哪来的叫声啊。”这孙子的反应也真够慢的,这喊叫声都过去快几分钟了,他居然才跑出来。

  麦老很平静的向后一指,“你自己过来看吧。”

  我们把路给他让开,马丁脸色开始变的沉重了,他和少宇两人走到跟前一看,就听少宇一声低呼,“我的上帝啊,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

  马丁眼神里也全是惊恐,他回头看麦老一眼问道,“这..怎…怎么回事?到底发生什么了?”

  “还怎么回事?你自己不会看啊?那女尸不见了,他俩都死成这样了,你说怎么了?”馒头气的瞪着眼睛向他吼道,这都算他幸运了,要是馒头发疯起来,肯定得出手了。

  马丁有点傻眼了,他蹲下来看了看那两个男人的尸体,又看了看旁边断裂的铁链,有点惊恐的说,“难…难道那女尸真复活了?”

  “不是复活,是尸变,魔虫尸变。”麦老瞄他一眼,低声说道。

  我气的上前一把抓住他脖领子,“你他妈的,告诉你不能留不能留,可你非要留那尸体,你自己好好看看,他们俩都死了,他们还不到三十岁呢?”这两名水手,都是年轻人,就因为马丁的贪婪,他们俩人才丢掉了生命。

  马丁被我吼的低下头,有些愧疚的说,“我…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怪事啊,要是知道的话,我说什么也不会留下这尸体的。”

  “你他妈放屁,我们没告诉过你吗?我告诉你马丁,是你害死了他俩,你就是个混蛋,彻头彻尾的混蛋。”

  我气的刚要出手给他一拳,麦老在后面一把抓住我的手腕,“算了忠义,你打死他也没用,事已至此,得赶紧找到那女尸才行,可千万别再出事儿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