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29 夜半惊魂3



















  我们三个人来到船尾的设备舱门口,大门已经被打开了,看来是有人已经下去了,我把子弹上堂,端着手枪和手电顺着楼梯慢慢的走了下去,大个子和馒头两人紧跟着我,这里面很黑,全靠手电的这点光亮来维持呢,还很阴冷,明显感觉要比外面的气温低。

  虽然我是第一次下到这设备舱里,但我心里很清楚,这里正常来说,应该比外面热才对,设备的运转,必然会带动热能,可现在这里却很冷,说明这里很有问题,看来那女尸应该就躲藏在这里。

  这里可是掌管着全船的设备,是船体的心脏部位,要是那女尸破坏了这里的设备,我们可就惨了,不管她是有意还是无意,一旦这里被摧毁了,我们就如同在一艘废铁上,哪也去不了,只能等待救援或者沉船了。

  “娘嘞,这里咋比外面还冷?”大个子在我身后问道。

  “肯定跟那女尸有关,这里是设备舱,全船的重要设备都在这,我们得想办法把它引出去才行,不能在这开战。”馒头冷静的说道。

  不得不说,他比我想的周全,要是真在这里开战的话,杀不死她不说,子弹反倒容易把这里的设备给打坏,到时候可就麻烦了。

  “馒头说的对,必须得想办法引那女尸出来,不能再这里开战。”我打着手电,检查着周围的环境。

  “啊?咋引出来啊?要不俺大喊几声,好引起它的注意?”大个子灵机一动,居然还来点子了。

  就在他话音刚放,我隐约听到一种好似野兽的声音,就在我们周围的某个角落里,感觉声音就在我们左前方传来,这声音让人听着心里发慌,简直太慎人了,我心里很清楚,这就是那女尸的声音,看来她果然在这。

  “你们听,有声音,就在我们前面,肯定是那女尸。”馒头的警惕性很高,一直举着手里的步枪。

  “我也听到了,大家小心点,注意四周的环境。”

  我们顺着过道往里面走去,这里跟船舱不同,过道处的设备太多,还有冒蒸汽的,视觉很受干扰,声音也比较大,影响着我们的听觉,而且过道很狭窄,还有很多乱七八糟叫不上来名字的设备,在阻拦着我们的去路,我们走路的时候,不是低头就哈腰的要不就跨越的,总之就是很麻烦。

  大个子边走边咒骂,“这个该死的鬼地方,差点撞俺脑袋,他娘的,要不是那该死的女尸,老子用跑这来么,他妈的,要是让老子抓到她,非把她大卸八块了不成。”他个子太高,在这里行走很是吃力,这个子太高也有麻烦。

  “就怕那女尸先把你给卸了。”馒头随口说道。

  “嘘…别说话。”我停下脚步,感觉那女尸离我们很近了,“你们听,那声音就在这附近,大家小心。”

  我额头都快冒汗了,那声音离我们很近,可我就是看不到她在哪,设备舱下面的东西太多,管道什么的就很让人头痛了,每一个地方都可以躲藏,所以要想找到她确实很费劲,而且还非常危险,很多时候,我们三个人都不能并排,这就更增加了危险性。

  “俺也听到了,可那鬼东西在哪呢?”大个子端着步枪,步枪上有手电,他来回的扫射,可见他紧张的程度要远高于我。

  馒头没有说话,他冷静的跟在我身后,大个子几步追了过来,就在我们闷声前进的时候,忽然间,一道黑影从我手电光前一闪而过,速度快的就有如光速一般,瞬间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我顿时立马停下脚步,不敢再向前行动了,馒头在我身后问道,“忠义,怎么不走了?”

  我的呼吸开始急促了,说实话,我很害怕,因为我知道这魔虫尸的强大,前两次那都是我侥幸逃脱,可这一次,我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了,因为现在我们在明处,它在暗处,这对我们来说很不利啊。

  “我看到有个黑影从我前面飞过去了,我感觉...感觉应该就是那女尸。”我又试着向前走了几步,这是一个丁字形的小岔道口,我们三个人正好站在中间,两边的路全是管线,这里具体是干什么用的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

  “女尸?在哪呢?”大个子端着枪就跑到了我的前面,他甚至还大吼一句,“有种你给我滚出来,你不是大明的皇后吗?咋还变成孬种了呢?”

  恐惧,让他变的愤怒,我最想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我们下到这设备舱以后,一个人都没遇到呢,按理说,舱门已经打开了,麦老和马丁他们应该是下来了,可这人都哪去了呢?

  “行了,你别骂了,忠义,咱们得追上去,它往那边跑了?”馒头今天格外的冷静,显得不急不慌的。

  我有点拿不准的说,“我...我也不知道,好像是左边,也好像是右边。”那黑影就是一闪,我当时脑子瞬间就空白了,我本想开枪来着,可根本不给我任何反应的机会,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让人无法想象。

  “这...那往那边走啊?这两条道呢?”大个子有点郁闷的说道。

  “你们俩向左走,我去右边。”我最后决定分开行动,就算明知道这样很危险,但也不得不这么做,我们必须得找到那女尸才行。

  “你一个人能行吗?”大个子有点担心的问道。

  “没问题,我心里有数,走吧。”我转身往右边走去,贴着过道的边缘,一路往最里面前进。

  大个子的声音这时在后面传来,“忠义你小心点。”

  我随意的举手示意一下,让他安心,这一路我是提心吊胆的,这里面太黑了,仅靠手电的光源,还不足以让我的内心里平静下来,我每走一步的时候,都要回头看看,因为我总感觉这后面好像有人在跟着我,这可能是一种心里的强迫症,是那女尸带给我的压力。

  我有些后悔跟他俩分开行动了,还不如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的好,就算找不到那女尸,起码还能保证一下自己的安全,可现在问题来了,我一个人要是真遇到那女尸的话,打是肯定打不过了,最主要的是,能不能成功的把她引到上面,就怕那女尸瞬间要了我的命。

  我走的很慢,非常慢,尽量不让脚步有一点声音,并且很小心的在呼吸,让自己处在一个完全静音的状态,这样才能对周围的变化有更加敏锐的判断。

  几分钟后,我又看到地面上躺着一个人,我赶忙向前走了过去,我蹲下身子一看,顿时脑袋就大了,又死了一名水手,这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,是马来西亚人,在马丁的这艘船上,除了他自己是美国人以外,其他水手都是来自马来西亚和菲律宾,当然不包括我们。

  这个男人的死状跟前三个人是一样的,身体焦黑,骨瘦如柴,眼珠子往外凸出,很是慎人,在这漆黑的小过道里,看着这具惨不忍睹的尸体,我本该应该感到恐惧才对,可我却充满了愤怒。

  这已经是第四个人了,一眨眼的功夫,那女尸就杀死了四个人,在这么下去,我们全船的人都得死在她手里,谁也跑不了,我真没想到,这个鬼东西居然还有智慧。

  它在和我们玩游戏,玩一场捉迷藏的游戏,它把我们玩弄于股掌之中,故意不正面对持我们,这样就能把我们所有人给分散,它也就可以一个一个的杀死我们的人了,想到这里时,我浑身都被冷汗给打透了。

  正当我起身刚要离开的时候,我前面忽然传来了脚步声,我顿时警觉性就升高了,我关掉手电,往前跑了几步,快速的躲在一个角落里,手枪稳稳的停在前面,一旦发现是那女尸的话,我会毫不犹豫的开枪。

  可几秒钟后,我悬着的心就放下了,因为我看到了手电光,这就证明不是那女尸,很快,有两个人的身影从过道的最里面跑了出来,两个人几乎是飞奔过来的,由于这里太黑,除了手电光之外,根本看不清楚他俩是谁。

  等快到我跟前的时候,他俩才停下脚步,似乎已经发现我的存在了,“义哥?你怎么在这?”是焦八的声音,他有些惊讶的问道。

  我赶忙打开手电,“是你俩啊,我下来找你们啊,出什么事儿了?跑这么急?”除了焦八意外,另外一个人是常山,他俩跑的这么急,肯定又出大事儿了。

  “那女尸顺着这条路往前跑了,我和常山大哥这才一路追过来,你不去保护珍妮她们,你下来干嘛?”焦八用质疑的口吻问道。

  “我把她俩留在甲板上了,有顺子和几名水手保护,没什么问题的,大个子和馒头也下来了,我们在路口分散的,他们俩一路往左去了。”我轻声说道。

  “坏了,他们俩得跟那女尸相遇啊,我们赶紧走。”常山阴沉着,招呼一声就向前跑去。


  我和焦八两人赶忙跟上,在路过刚才我遇到的那具尸体时,常山停下脚步看了看,他深吸口气说,“转眼间的功夫,它就杀死四个人了,这具女尸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大,她很聪明,知道跟我们打游击战,要是在这么下去,她很快就会杀光所有人的。”

  “他妈的,现在我们到成惊弓之鸟了,这该死的女尸,那现在怎么办?”焦八有些头痛的问道。

  “没办法,我们是杀不死她的,只能按照你我刚才商量的对策,把她引到上面,再打到海里去。”常山抬起头,冷着脸说道。

  我接过话来,“我也是这个意思,这里全是主要设备,要是开战的话,很容易把船给打废,必须得把她引上去才行。”

  “我就怕没那么容易啊,这事儿太麻烦了。”焦八这次有点怂,不像以往那么英勇了。

  常山起身后说,“不容易也得干,咱们走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