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31 馒头重伤




















  随后我们几个人也爬了起来,马丁他们到是挺激动的,一看事情总算解决了,他们全都送了一口气,可我这边还很危机,馒头依旧昏迷不行呢,并且脸色也开始有点变黑了,虽然不明显,但照比他之前的肤色,是绝对有变化的,这可不是好事儿,一旦他全身变黑,估计他就死绝了。

  “麦老,赶紧给馒头看看吧,他被那女尸给咬了。”我和焦八驾着馒头,一脸担忧的说道。

  麦老伸手看了一眼馒头的状况,“怎么这么严重?赶紧给他送船舱里,先想办法救人。”

  我们几个人给馒头送进了船舱,还是那间急救舱,李欣赶紧给馒头检查了一下,二十分钟左右,她说了一句让我们惊呆的话,“他中毒了,毒性已经深入五脏,要想救他...恐怕很难。”

  “很难也得救啊,李欣,你得想想办法啊。”大个子急的都快掉眼泪了。

  李欣面露难色,“大个子,不是我不救他,而是...而是我真的无能为力,他中的不是一般的毒,我不知道是什么,现在船上的药品有限,我已经给他打了针,用了解毒剂,但还是没什么效果。”

  我站在旁边看着,馒头脖子上的伤口处,已经开始出现轻微的溃烂了,这让我想起了最早死去的水手黑子,我不希望馒头也步他的后尘,那样简直太残忍,也太凄凉了。

  “李欣,真的没办法了吗?”我声音颤抖的问道,似乎感觉馒头离死亡已经很近了。

  “忠义,我真的尽力了,他现在呼吸很微弱,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,就算他能醒过来,也不见得能活下去。”李欣有些伤感,馒头毕竟是我们团队的一员。

  焦八这时在旁边说,“他中的是尸毒,普通的医药根本没办法救治。”

  “啊?尸毒?那馒头不就完了吗?俺的娘嘞,馒头啊,你醒醒,俺是大个子啊。”大个子伤心的流下眼泪,别看平时他俩总对骂,但感情却很深厚。

  “他妈的,你们谁要是有办法,就赶紧说,都他妈愣着干什么?”我怒吼一声,都到这时候了,一群人还在那发呆呢,尤其是马丁的手下,都跟他妈木头人一样。

  “顺子,你去厨房给我拿点盐过来,我只能试试看了。”焦八脸色沉重的说道。

  常山在旁边一直观察着,没有说一句话,我心里很清楚,既然焦八都能想点办法,他不可能一点招都没有的,对于这种邪门歪道的事情,他应该比焦八更精通,可他现在一句话都不说是什么意思,是想就这么看着馒头死去,还是再想解决的方案?

  顺子很快就把盐拿了过来,焦八把盐涂到了馒头脖子上的伤口处,当盐一抹在上面,一股黑烟升起,馒头痛苦的惨叫一声,当焦八手离开后,那白色的盐粒瞬间就变黑了,就像黑色的粉末一样,惊的我们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了,这也太恐怖了。


  “怎么?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我不敢相信的问道。

  焦八冷着脸说,“是尸毒造成的,馒头中毒很深啊,正常来说,盐是可以缓解尸毒的,可现在盐都变成黑色了,可见这毒性有多强,要想救他,恐怕很难啊?”

  “老八,听说糯米不是可以解尸毒的吗?”顺子开口问道。

  焦八瞄他一眼说,“糯米是解僵尸毒,这是魔虫尸毒,用糯米根本不行,反倒会加重毒素的蔓延。”

  “那怎么办?老八,你得想点办法啊?总不能就这么看着馒头死去吧?”我有点着急的说道,馒头现在的皮肤已经开始出现黑色条纹了,条纹虽然不多,但是清晰可见,我心里很清楚,这是尸毒在蔓延。

  焦八眉头紧缩,“只能先稳住他了,这样,顺子,你再去多拿一些盐,还有酒精,暂时先控制住尸毒的蔓延,然后我再想解决的办法。”

  顺子点点头,转身又跑了出去,大个子在旁边急的来回转圈,他时不时看馒头一眼,一口一叹气的,可见他着急的程度,我伸手拉住他说,“别走了,你走的我脑袋都疼了。”

  “忠义,俺们得救救他啊?馒头是为了救我,才被那女尸给咬伤了。”大个子抓住我的胳膊,红着眼睛说道。

  我这才知道,原来馒头是为了他才中了尸毒,平时两个人骂来骂去的,可真到这关键时刻,谁都不含糊啊,馒头也让我再次刮目相看,我安慰着大个子,“别担心,焦八不是正在想办法吗,馒头一定会没事的。”我嘴上虽然这么说,可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,从焦八的表情可以看出,他救不了馒头,看来只能挺一时是一时了。

  “焦八,你跟俺说实话,馒头他还有希望吗?”大个子转头问道。

  焦八看我一眼,我向他使个颜色,他这才勉强笑一下,“我会尽力的,你别太担心了。”

  “俺是问你能不能救活他,不是问你尽力不尽力。”大个子有点毛躁,

  “这个...我没有绝对的把握,只能尽力试试了,应该有一半的机会。”焦八没有说谎骗他,而是实话实说了。

  大个子一下子就蹲了下来,他一只手捂着脑袋,唉声叹气的说,“俺就知道,被那女尸咬到,基本就没啥活的希望了,是我对不起他啊。”

  “大个子,这不怪你,坚强点,大老爷们的,都成什么样子了。”我扶住他肩膀,厉声说道。

  大个子伤心的摇摇头,并没有说话,可这时候,马丁突然开口说,“你们在这里照顾他吧,我带少宇他们,去处理一下其他几个水手的尸体。”

  他不说话还好一点,这一说话不要紧,直接就把大个子的怒火给点燃了,他‘蹭’的一下就站了起来,伸手指着马丁怒骂道,“你个王八羔子,就是你他娘要留下那女尸的,要不然馒头也不会变成这样,还害死了好几个船员,你他娘到是心安理得啊,还处理尸体,你他娘咋不把你自己给处理了呢?”

  马丁被他骂的脸色极为难看,可他还是忍住了,“对不起徐先生,对于这件事情,我感到很抱歉,并且深深的自责,希望你能原谅。”大个子姓徐,所以马丁叫他徐先生。

  “抱歉?自责?有用吗?你现在跟俺扯这套有什么用,当初你干啥去了?咋说都不听,你他妈的就是欠揍,老子今天非教训教训你可不。”大个子气的,挥拳就打了过去。

  谁都没有想到,大个子说动手就动手,可马丁也不是吃素的,他这一拳下去,马丁顺势就躲开了,大个子一看自己这一拳落空了,气的他更是大骂,“你他娘的还敢躲?你个狗日的东西。”

  他再次挥拳,可这一次,他胳膊刚刚抬起来,就被人给按住了,是麦老,他一把抓住了大个子的手腕,“行了,你要是真替馒头着急,就省点力气吧,他还需要人照顾呢。”

  “麦老你别拦俺,难道俺说的不对吗?死了这么多人,不全是他害的吗?要不是他这个龟孙,馒头会变成这样吗?”大个子冲麦老大吼,怒火使他快失去理智了。

  常山这时赶忙走上前,一把按住大个子说,“别冲动,冷静点,你先听我说,我和焦八都答应你,一定会想办法救馒头的,我们跟你一样,也很着急,我也在想解决的办法,你现在需要做的,就是等待,而不是愤怒,我们现在已经够乱的了,为了顾全大局,你也不能再动手了。”

  他看着大个子的眼睛,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,可他这一席话,还是让大个子妥协了,原来常山是在想解决的办法,看来事情真的很辣手。

  现在就连他,都不敢打保票说一定可以救活馒头,可见馒头能活下去的希望,真的很渺茫,我又看了一眼馒头,我的天哪,那黑色条纹正在快速的蔓延,现在整个脸上都快布满了,这尸毒的速度实在太快了,我真替馒头捏了一把汗啊。

  马丁还是带着少宇他们离开了,船上死去的人,必须得抓紧处理,那些干枯焦黑的尸体,绝不能长时间留在船上,那些尸体都已经布满尸毒了,很容易给我们带来疾病,没想到马丁的一个决定,居然会惹出这么多的麻烦,还间接夺取了几个人的生命,真是得不偿失啊,损失实在是太严重了。

  就在马丁前脚刚走,后脚顺子就回来了,他把盐和酒精都带来了,焦八把馒头的衣服全都脱下去了,只留下一条内裤,馒头的身体也已经发生了变化,胸前和腹部也出现了黑色的条纹,目前就腿部以下还没有。

  “毒素蔓延的很快啊,已经到腹部了,一旦布满全身的话,神仙都救不活他了。”常山冷峻的说道。

  “没错,现在得抓紧时间了,顺子,把盐和酒精给我。”

  焦八从顺子的手中接过东西,他先把盐涂在了馒头的伤口上,随后又涂在了脸上和身上,还有双臂,随后又把酒精涂在了馒头的双腿和双脚上,等这一切都结束后,焦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,“盐要每天为他换一遍,酒精三个小时左右擦拭一遍,这样可以暂时保住他的性命。”

  “可是...我们好像没有那么多盐可用啊?”珍妮有点傻眼的说道。

  我们毕竟是在船上,船上的食用盐是有限的,根本就不够用,“可以用别的东西代替吗?”我赶忙问道。

  焦八摇头说,“我想不到有什么东西可以代替盐,用海水吧,把海水蒸发掉以后,就能剩下盐了,这件事情让马丁找人去办,我们其他人晚上轮流守夜照顾馒头,女人就不用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