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32 五行血阵





















  这本应该是一句很绅士的话,可到了焦八的嘴里,结果又变味了。

  “喂,你这是什么意思?瞧不起我们女人?”李欣瞪他一眼,冰冷的说道。

  “他没那意思,他只是不想你们俩太累了。”我赶紧给圆场,要不然焦八那臭嘴又要惹麻烦了。

  大个子这时候问道,“焦八,按照你说的办法,是不是就能救活馒头了?”

  焦八很无奈的说,“这只是缓兵之计,治标不治本,短时间内能压住尸毒的蔓延,但是...一个星期后要是还找不到解毒的方法,那馒头就必死无疑了。”

  “啊?那要是一个星期都找不到办法,馒头岂不是完了?”大个子一脸的担心,此时此刻的他,应该比我们任何人都心急。

  常山扶住他肩膀说,“我和焦八会想办法的,你回去休息吧。”

  大个子摇头说,“俺留下来看着他,你们先回去吧。”

  我们几个对视一眼后,就走出了急救舱,回到休息舱后,焦八问道,“常山大哥,这一个星期内,你能想到办法救馒头吗?”

  常山叹口气,一脸认真的说,“想要完全解除他身上的尸毒,恐怕不行,我是没那么大的本事了。”

  “那么说...一个星期后,就只能看着他死了?”我心急的问道。

  “要是不行的话,就把馒头送上岸吧,也许医院会有办法。”顺子轻声说道。

  “不行,送到医院也只是等死罢了,你见过有医生会解尸毒的吗?”焦八看着顺子问道,顺子撇撇嘴没在说话,焦八再次问道,“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?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啊?麦老,你说句话啊?”

  麦老抽着烟,神情很严峻的说,“我也想救他...可是我...我无能为力啊。”看他这样子,应该是没什么办法了。

  “虽然不一定能救活他,但起码可以压制住他身体内的毒素蔓延,尽量可以拖延一些时间,能让他多活一天是一天吧。”常山无奈的说道。

  “也罢,只能这样了,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?”焦八轻声问道。

  常山摇头说,“不用了,办法我来想,一个星期内,我会找到压制他尸毒的方法,但也仅仅只是压制,尸毒最终还是会蔓延的,能活多久,就看馒头的造化了。”

  大家伙都有些悲伤,毕竟馒头是我们一路生死与共的同伴,我心里也很酸楚,平时再有矛盾,那都是我们内部的小问题,可真到这生死关头,谁愿意亲眼看着自己的同伴死去呢?这简直就是一种内心的折磨啊。

  “都快天亮了,大家休息一下吧,然后我们轮流去照顾馒头。”麦老安排了一下,我们每个人两个小时,就跟站岗一样,随后大家就都休息了,至于马丁那边会不会派人来,这个就不知道了,但愿他能有点良心吧....



  这两天,我们一直在轮流照顾馒头,马丁也算不错了,不光他帮忙,也安排了少于等人帮着照顾,馒头始终处于昏迷的状态,一点清醒的意思都没有。

  可他身上的毒素,却一直在蔓延,只不过相对来说要蔓延得很慢,这是我们每天按照焦八的要求再帮他延续生命,要不然馒头早就死了,可即便这样,我们也只能帮他一个星期,一个星期后,要是再找不到解决的方法,他就难逃一死了。

  大个子这两天人都消瘦了,明显有点萎靡不振的,可见他是真为馒头担心了,我几次看到大个子愁眉苦脸,但我仅仅也只能是安慰安慰他,对于这一切遭遇,我爱莫能助啊。

  时间过的很快,一转眼就到第五天了,馒头身上的毒素已经蔓延到大腿的位置了,再有两天过后,他将与世隔绝,彻底死亡,现在的他,也仅仅是有一口气而已,跟死人差不多,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  就在我们以为馒头已经没救的时候,常山突然说他想到了办法,这段时间,常山一直在琢磨如何才能救馒头,现在总算是有点成效了,他跟我们说,要用五个不同男人血,才能延长馒头的生命,但只是延长,并不是能完全救活他,不过眼下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。

  “五个男人的血?什么意思?难道这血就能延长馒头的生命?”我没明白的问道。

  “这叫‘五行血阵’,因为人有‘五行’,所以必须要用五个‘五行’不同男人的血来布阵,才能让馒头多活一段时间。”常山冷静的说道。

  “不能救活吗?只是延长一段时间的生命?”大个子一脸的期盼。

  常山点头说,“恩,只能让他多活几天,起码还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,要想完全救活他,基本没什么希望。”

  “那你再想想办法啊,这...这该咋跟他说啊。”大个子蹲在地上抽着烟,就跟受委屈的孩子一样。

  常山显得很为难的说,“这五行血阵,我都是想了几天才想到的,按理说,馒头根本一点救都没有,我这也是没办法,才出此下策的。”

  “能延长他的生命,已经很好了,怎么能叫出此下策呢?”我没明白的问道。

  焦八忽然开口说,“我不赞同,这五行血阵,是逆天的行为,说白点就是楞把馒头的灵魂困在体内一段时间,一个已经死亡的人,你硬是要让他活着,又有何意义?”

  焦八的话,让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,我才反应过来,这并不是什么救人的行为,反倒有些像借尸还魂,只不过这尸体是馒头他自己的而已。

  我们现在是在休息舱,珍妮和李欣,还有马丁他们不在这,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这件事情,现在就要看大家的决定了,可这个五行血阵,听起来就是个很邪门的东西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,其实馒头已经死了,只不过是常山大哥把他的灵魂封闭在躯体上,让他暂时能跟人一样活着?”我开口问道。

  “没错,就是这样,说白点,他就是个活死人,顶多能活一个月,一个月后,他照样会灵魂离体死去,而施法者,也会受到一定的牵连,常山大哥,这种邪门的巫术,你是在哪学到的?不瞒你说,我只是听说过,连见都没见过,更别说会了。”焦八冷眼看着常山。

  常山瞄他一眼说,“以后我自然会告诉你的,别多问了,现在我只想问大家同意这个办法吗?”

  “等一下,常山大哥,你应该知道这布阵的后果,人死之后,灵魂应该去转世,而不是留在这个世界徘徊,更不是用这种邪门歪道的方法让他暂时苟且偷生,这一个月内,他会活的很累,没有饥饿,没有疲惫,甚至没有疼痛,因为他连呼吸都不需要,这些事情,我们该怎么跟他解释?再者,你违背天意,打破常理,会受到上天惩罚的。”焦八语重心长的说道,显然他是不同意这么办。

  “这些事情我当然知道,你不担心我,我自有办法应付,现在大家决定吧,要是同意,今晚就布阵施法。”常山看起来很着急啊。

  “不行,我不同意,这...这简直就是胡来。”焦八很有原则的说道,别看他是盗墓贼,但它确实很有自己的底线。

  可大个子却开口说,“焦八兄弟,算我求你了,就让他多活一个月吧,总比就这么死了强啊?”

  “你这是在害他,也是在害常山,甚至是在害我们,要让我们成天跟一个死人在一起,你会感觉舒服吗?”焦八有点火大了,他也是在为其他人着想。

  麦老一直没有开口,这会儿他才说句话,“大家别争论了,就按照常山的办法吧。”

  “麦老,你不是开玩笑吧?”焦八眼神很不善的看着他。

  “你看我像开玩笑嘛?既然常山有办法能延长馒头的生命,我们就没权利去剥夺馒头的死,能多活一天是一天吧。”麦老也有些伤感的说道。

  “这不是多活不多活的问题,如果使用五行血阵,那他就已经是个死人了,麦老,我们不能让一个死人跟在我们身边,他会害了我们的。”焦八还在试图说服大家。

  只可惜其他人根本就不听他的,麦老手一举,“行了你别多说了,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吧,馒头能活多久,就看他的运气了。”

  焦八一看大个子和顺子他们都不说话,就知道他们的意思了,他又扭头看我一眼,我看着他轻轻的摇摇头,意思让他别多话了,既然大家都同意,又何必阻止呢?有的时候,好心容易被人当成驴肝肺啊,所以干脆就别多此一举了
  ,他们愿意怎么弄,就怎么弄吧。

  焦八当然明白我的意思,最后他叹口气说,“好吧,你们不后悔就行,什么时候开始布阵。”

  常山低声说,“明天晚上开始,今天把船上所有男人的生辰八字给我,我要找出五行命里最硬的男人。”
  晚上我们把所有男人的生辰八字都给了常山,他最后从这里面找出来五个比较合适的男人,但让我有些意外的是,麦老居然不在这个行列,按理说,像他这种男人,应该是五行中的佼佼者才对啊,虽然我这是瞎猜,但多少都有点关系,这也是中国的玄学之说。

  可惜的是,他根本不在这个行列,常山甚至连提都没提,这五个人里,分别是我,焦八,顺子,大个子,还有马丁,正好是拼凑成了金木水火土,五行完整,很符合常山的要求,常山是施法者,所以不能用他的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