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33 馒头复活













  马丁和珍妮他们都问过常山,到底这么做能不能救活馒头,为了隐瞒事实,不引起骚动,他并没有说实话,只是说可以延长馒头的生命,让他多活一段时间,而我们几个知情人,也是守口如瓶,一个字都不提...

  在馒头昏迷的第六天晚上,常山开始布阵了,我们五个人先把血都滴在了同一个碗里,随后常山拿着这个碗,推开急救室的舱门走了进去,我们其他人都在外面呆着,这场布阵,他不让我们任何人在场,只有他和馒头两个人,我们只好耐心的在走廊上等着,可我心里,却总是有一种不安的预感。

  焦八靠在过道处,目光凝聚,表情冷淡,一个字也不说,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,我走到他身边问道,“怎么了?还在为这事儿闹心?”

  焦八瞄我一眼说,“义哥啊,你们根本不知道这五行血阵的后果。”

  “后果?有什么后果?”我感觉有点不妙。

  焦八摇头说,“具体后果我也说不清,我只知道,这是一种回魂术,一旦馒头的灵魂被锁在躯体上,他必然会有一些变化,至于是好是坏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  “算了,别想那么多了,他能活着就已经很幸运了。”

  就在我话音刚放的时候,常山打开了舱门,“好了,他已经醒过来了。”他脸色煞白,额头上全是汗水,看起来非常疲惫,看来这场布阵,消耗了他不少真气啊。

  我们赶忙进去看看,馒头已经醒了,他脸上和身上的毒素线条正在减少,看样子整个人精神了不少,就是还有点昏沉,看到我们进来后,他勉强笑着说,“怎么都来了?我昏迷很久了吗?”

  大个子激动的走上前,“馒头,你醒了啊?哎呦,担心死俺了,俺就怕你醒不过来啊。”

  馒头轻轻打他脸一下,“傻大个,我可没你想的那么脆弱。”

  “醒来了就好,先好好休息一下,我们出去吧。”麦老交代一下,把大个子留下来看着他,我们其他人就都走出了船舱。

  在过道处,麦老扫视众人说,“休息一天,明天开始计划寻找最后一站,大家认为如何?”

  所有人都表示同意,可我突然发现,常山并不在这,我随口问道,“常山大哥人呢?”

  麦老随口说,“他在休息舱呢,这五行血阵很伤元气的,他得休息几天才能恢复。”

  我点点头,没多说什么,等他们都走后,焦八拉着我到甲板处,跟我说了一些事情,是关于常山的事情,他现在对常山越来越怀疑了,可他又说不上来怀疑什么,但他现在可以肯定,常山不是跟道家有联系,就是跟黑暗法师有一定的牵连。

  用焦八的话说,这个五行血阵,不是一般法师能办到的,没有极高的法力,是不敢动用的,本身这就是逆天的行为,而且对自身的伤害非常大,要是法力不够强大的话,搞不好在施法的过程中就会死去,常山能这么顺利的完成血阵,已经是超出焦八的预想了。

  “那你的意思是?他很有可能是黑暗巫师?”我疑惑的问道,我还从来没这么想过。

  焦八轻轻的摇头,“我不知道,他要是不说的话,很难看出来他是那个门派的,道家的门派有很多,正派法师和黑暗法师有的时候都是一刹那之间的转变,并不是固定的,常山这个人非同小可啊,他不是一般的高手,而是高手中的高手,我不知道他还隐藏了多少实力,但这个人的能力,深不见底,跟麦老一样,是个谜一般的男人。”

  我顿时就感觉头大了,“我靠,本来我以为我很强了,可再一看他们,我简直成幼儿园选手了,这帮人,真是一个比一个变态,怎么高手全都集中到我们这来了?”

  焦八冷笑着说,“这不是巧合,一切都是有预谋的,但愿咱们能顺利的活到最后,走吧义哥,回去了。”....

  第二天,馒头就生龙活虎了,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整个人完全活了过来,但唯独给我一点感觉不好,他身上有一种奇怪的味道,好像是一种尸臭的味道,很难闻,还很刺鼻,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闻到,但只要馒头一经过我身边,我就能闻到,恶心的我差点要吐出来。

  而常山则是很疲惫,早上都没起来吃早饭,一直到下午他才起来,脸色蜡黄,人显得也很憔悴,看来这场五行血阵,真就消耗他太多的真气了。

  晚上吃饭的时候,馒头还是一口不碰,从早上到现在,他一口食物都没吃,这时候我才感觉到他的不对,他根本就不知道饥饿,焦八说的对,他真就如同死尸一般。

  他在坐在凳子上看着我们吃饭,有点眼馋的说,“我这一天了,怎么一点都不饿呢?看你们吃的那么香,可我一点食欲都没有。”

  焦八打着幌子说,“不饿呗,体格好的人都这样,我以前也有过,不碍事的。”

  “不对吧?馒头现在正是需要补充能量的时候,怎么可能会不饿呢?”珍妮放下手里的叉子,有些纳闷的问道。

  对于这件事情,我们也向她和李欣隐瞒了,越少人知道真相越好,可我心里也清楚,这件事情早晚都得知道,这才第一天,馒头就已经有很多异常了。

  常山赶紧把话接过来说,“没事的,他身体机能正在调节,证明他恢复的快。”

  “是啊,我这一天没吃东西了,一点反应都没有,真是怪了,这中毒后怎么身体素质反倒还提高了呢?”馒头带着笑脸说道。

  他就在我对面,我闻到他嘴里一股难闻的气味喷了过来,顿时恶心的我差点把嘴里的牛排给吐出去,李欣在我旁边皱着眉头说,“什么味呢?怎么这么臭?”

  顺子指着我说,“义哥,是不是你放屁了啊?”他同时还向我使个眼色,我当下就明白什么意思了。

  我装作尴尬的样子说,“这都被你发现了,你小子,中午吃坏肚子了,不好意思了各位。”

  “拜托大哥,你还行不行啊?我们正在吃饭,可你却放……真是服了你了。”珍妮瞪我一眼笑骂道。

  我表示歉意的说,“抱歉抱歉,是我失误,是我失误。”

  我心里很郁闷啊,馒头的异变早晚得被发现,他一天不吃饭可能没什么,可要一个星期都不吃饭呢?这就没法解释了,再者,如果馒头知道他自己已经死了,那会是什么样的后果,是发疯还是什么?简直没法想象,难怪焦八不让常山施法布阵,这后面的隐患真是很麻烦的。

  麦老这时开口说,“等吃完饭,我们商量下一步的行动,得尽快找到这最后一站,时间不等人,不能再耽搁了。”


  晚饭吃过后,我们开始商讨下一站的目标,按照航海图上所显示的位置,下一站在的目标应该快接近南极了,难道又是一座诡异的冰城?我实在是不愿意在跟冰打交道了,冰魔和雪妖,让我永生难忘啊。

  大船按照航海图的方向一路航行了几天,这几天都是麦老在亲自跟踪,他深怕走错了海域,有的时候甚至半夜都起来去控制室看看,对于这最后一站,麦老明显要比之前上心,而且不光是他,其实每一个人都很激动,胜败在此一举了,如果这一站失败的话,那我们之前的胜利全都白费,与其说大家伙很激动,还不如说很紧张呢。

  而在这几天里,馒头依然什么都不吃,并且晚上他根本就睡不着觉,每天早上他都跟我们说,他一夜没睡,我们几个心里很清楚,他是不会知道疲惫和饥饿的,而我更担心的是,他睡不着觉,可别在半夜一激动给我们杀了,这着实让我心里很不安,半夜总会惊醒。

  当初就应该听焦八的话才对,不能让他复活,这根本就是一个错误,馒头虽然跟活人一样,但他又跟活人有着天地之差,真的很危险啊。

 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不对,就连他自己也一样,就在麦老让船停下的当天晚上,馒头终于忍不住开口吃东西了,可就在他刚把东西放到嘴里时,他就忍不住全吐了出来,就好像这是什么毒药一样,珍妮和李欣他们都不明白怎么回事,只有我们几个人才知道,死人是不需要吃东西的,不吐才怪呢。

  “馒头,你怎么样?没事吧?”珍妮关心的问道。

  馒头摇摇头,“我没事,只是这牛排一到我嘴里,就让我难以忍受,我到底是怎么了?我已经快一个星期没吃东西,没睡觉了?可我根本就感觉不到一点饥饿,我甚至...甚至还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,这不对,这太不对了。”

  珍妮也冷着脸说,“常山,馒头他到底怎么了?这都好几天了,他不吃一口东西,也不喝一口水,正常人怎么会这样?你也听到了,他甚至都不睡觉,究竟是怎么了?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