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36 沙漠行军















  “为什么?”珍妮立马问道。

  麦老语重心长的说,“这不是下海,也不是在冰城,你们也看到了,这里全是沙漠,路途相当艰难,我不知道要走多远,而且还背着这么重的装备,我怕你们坚持不住啊。”

  “麦老,这个你不太担心,既然我们能来,就肯定是做好最坏的打算了,再艰难的路,我们也能挺住。”李欣已经穿戴好一切了,长发都已经盘上了,衣服穿的和我们一样,看起来就像个假小子。

  “李欣说的对,有什么大不了的,你们能去的地方,我们俩也能去。”珍妮也是如此,这两个人的性格还是那么倔强。

  麦老沉思片刻后说,“还是留下吧,船上安全一点,我也是为你们好,忠义,我们走吧。”

  “等一下,麦老,这一趟我必须得跟你们一起去,这已经是最后一站了,我是绝对不会留下的,而且我是你们船长,我有权利这么做。”珍妮很执着的说道,甚至都把船长的身份搬了出来,往常她可是很听麦老的话,这次居然用船长的身份来压他,看来她已经不再信任麦老了。

  麦老刚要开口,李欣立马抢过来说,“你不用多说了,都到这一步了,我们俩怎么可能不去,这航海图的秘密眼看着就要解开了,我们没理由就差这最后一步了。”

  麦老看我一眼,意思让我劝劝他俩,可我心里很清楚,她俩已经决定好了,就算你唾沫说干了,她们也不会留下的,焦八这时插话笑道,“我说,你们俩可要想清楚,这一路很遭罪的,搞不好可会死人的。”

  珍妮冷哼一声,“废话,这还用你说吗,我们这一路走过来,哪一次不死人,早就习惯了。”

  “焦八你就省点力气吧,我们已经决定了。”李欣冷着脸说道。

  我走过来轻声说,“麦老,就让她们去吧,这一路都走过来了,也不差这最后一站了,你强留下她们,她们怎么会甘心呢?还不如跟我们一起去呢。”

  麦老看我一眼,最后叹口气说,“那好吧,不过我可要提醒你们俩一句,真有危险了,别再怪我没留下你们。”

  “放心吧麦老,我们有办法应付的。”珍妮笑着说道。


  我们放下两首救生船,下到救生船上,随后一路划到岸边,下船后我才发现,这里很热,起码比我想象的要热一些,头顶的上的太阳晒的我睁不开眼睛,按理说,这么大的太阳,应该是万里无云的大晴天,可这天空却是白云密布,整个天空布满了白云,唯独只有太阳的地方没有白云挡着,这真是一个诡异的地方啊。

  “他娘的,这鬼地方咋这么热呢?”大个子下船后,第一句话就是喊热。

  馒头在他身边说,“热吗?我怎么一点都感觉不到呢?根本一点热度都没有啊。”

  我们几个人对视一眼,我心想,你要是能感觉到热就怪了,焦八吹着口哨说,“是啊,我也没感觉到很热,这里的天气还是很适中的,我们是在冰城呆太久了,我是很喜欢这种温暖的感觉。”

  “温暖?焦八先生真会开玩笑,一会儿你就不感觉温暖了,烈日下走在沙漠里,相当于自寻死路。”马丁看他一眼说道。

  焦八冷笑一下,“那你明知道是自寻死路,还来干嘛?干脆回去就好了。”

  “你...要不是为了寻找宝藏,你以为我愿意冒险来这地方?”马丁不冷不热的说道。

  “好了,都少说两句吧,保留点体力,我们走吧。”

  麦老招呼一声,我们一行人踩着沙漠向前走去,这一路上,我们没有人说话,这是为了保存体力,话说太多了就会口渴,我们的水源有限,每个人的水壶,仅仅只够几天用的,可一旦体力消耗过度,就不一定了。

  一个小时左右,我们就看不到船了,沙漠很热,我感觉鞋底都快被烧焦了,脚心都很烫,这才一个小时,就已经有人大汗淋漓了,越往前走,感觉温度就越来越高,阳光照射到脸上,都感觉火辣辣的疼痛。

  在我们这群人里,就只有馒头是最轻松的,他一个活死人,根本感觉不到疲惫和炎热,他一路上嘴不停的说着,也不喝一滴水,一直处于最精神的状态,只不过阳光晒的他皮肤更加发白,跟死人一模一样,看着怪吓人的。

  珍妮和李欣两人也显露出疲惫了,我回身问道,“你们俩怎么样?不行就停下来休息一下。”

  李欣摇头说,“没事,能坚持住,只是没想到这里会这么热。”

  “沙漠就是这样,能活活把人烤死。”珍妮拿出水壶喝了一口,她的嘴唇稍微有点干裂了,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,才一个小时而已,疲惫感就这么明显,再这么下去,还不等我们找到目的地呢,就得先晒死几个了。

  两个小时后,麦老停下脚步,放下背包,从里面拿出通讯设备,“老吴老吴,收到请请回答,收到请回答。”设备发出‘吱吱’的声响,可就是听不见有人回话。

  “老吴,收到请回答,收到请回答。”麦老又试着喊了一声。

  大个子泄气的说,“完了,俺们又跟船失去联系了,这他娘的鬼地方,看来又被干扰了。”

  就在他话音刚放,“老吴收到,麦老我听到了,有什么需要请说。”

  麦老松了一口气,“没什么,走了一段距离了,试一试,我们要保持住联系,船上一切都还好吧?”

  “请放心,一切安稳,我会等你们平安回来。”老吴说道。

  “好,完毕。”麦老收好通讯设备,起身后说,“这个该死的地方,不知道还要走多远,这也没有一个准确的方向,可真是难为我们啊。”

  大个子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说,“麦老啊,俺们还是休息一下吧,这都两个小时了,太累了。”

  “真是废物,怎么就你事儿多呢?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。”馒头瞄他一眼骂道。

  “靠,谁他妈能跟你比啊,你就是个非人类。”大个子一着急,说秃噜嘴了。


  馒头顿时情绪有点失控,“傻大个,你他妈的说什么?我是什么?”

  大个子知道自己说走嘴了,支支吾吾的说,“俺就随便开个玩笑,你干啥那么当真。”

  “玩笑?你明知道我最近有点怪,你还说这话,这是玩笑吗?”馒头冲大个子怒吼道。

  麦老赶忙来劝架,“行了,都别吵了,咱们省点力气,休息一下,一会儿还要赶路呢。”

  馒头这才冷静下来,我四处看看说,“这里连个遮阳的地方都没有,要是就这么被太阳晒着,用不上一个小时我们就得昏迷几个。”这个鬼地方一眼望去,连一颗大树都没有,一片荒凉,什么都不长,就算是在新疆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上,也不至于这么凄凉了,这里没有一点生机,简直就是人间炼狱。

  马丁这时放下背包说,“我们随身携带了帐篷,少于,把帐篷支上。”

  十分钟左右,我们几个人就把帐篷给支好了,但只是临时搭建的简易帐篷,能遮挡阳光就可以了,在这暴热的天气下,如果闷在帐篷里面,基本上就跟在蒸笼里差不多,比蒸桑拿还难受,几分钟就能让你浑身湿透。

  我们一群人坐在帐篷里面,依旧感觉炎热的要命,太阳很毒辣,晒的我脖子通红,甚至已经开始破皮了,简直奇痒难忍啊,我不停的挠着后脖子,这种感觉就想有蚂蚁在上面爬一样,实在是太遭罪了。

  我们这么多人挤在帐篷里,阳光虽然遮挡住了,但依旧感觉不到凉爽,没有风,更没有雨,像这种枯竭的沙漠,想必几年都不会下一场雨,这最后一站,要比我想象的还难,我真不知道能不能走到最后。

  我们拿出随身携带的食物和水,简单的吃点东西,这两个小时的路程,消耗了我们很多体力,在这种环境下,可不比正常情况,在顶着烈日的沙漠里行走两个多小时,要是没有强劲的体魄,一般人是吃不消的。

  我们这些人都是经历过生与死的磨练,什么困难都领教过,现在还谈不上疲惫,只是为了调节一下身体的状况,不得不停下来,因为前面的路到底有多长,谁也不知道。

  “忠义,你怎么了?”李欣看出我有点不对,关心的问道。

  “脖子痒的厉害,这太阳太毒了。”我用手搓着脖子,随口说道。

  李欣看了一眼说,“好像是紫外线过敏了,我给你抹点药。”

  她随手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,里面装着白色的固体药膏,看样子好像是防晒霜之类的东西,但在这种鬼地方,防晒霜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,但这药膏抹上去之后,会有一股清爽的感觉,起码比刚才要强多了。

  “他妈的,这个该死的地方,连点风都没有,真是要人命啊。”焦八喝着水,低声咒骂一句。

  “是啊,这茫茫大海上,居然还有这么一个神秘的岛屿,真是难以想象。”马丁吃着压缩干粮,随口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