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37 沙漠漩涡















  我们带的食物,基本上都是压缩干粮,这里实在太热了,要是带其他食物,几个小时就会坏掉,这种军用的压缩干粮最为牢靠,无论是高温还是冷冻,都可以食用,马丁船上的仓库里,有很多这种饼干状的压缩食物,足够我们这几天用的了,唯独就是水源比较缺少,我们没有能力带很多水,所以必须得节约水源。

  大个子不停的喝着水,这块头大,食量和水量相对也要比正常人多不少,转眼间的功夫,他水壶里的水就剩下三分之二了,这才两个小时的时间,要是再走上几个小时,他非喝光壶里的水不可。

  “大个子,你少喝点水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。”顺子在他身边,劝说了一句。

  大个子咧嘴说,“俺到是想少喝了,可俺口渴啊,不喝水咋办?”

  麦老冷着脸说,“尽量少喝,润润喉就行,别让嗓子冒火就好,水源在这里很重要,你要是喝光了,就会给其他人带来负担。”

  珍妮有些好心的说,“让他喝吧,我这还有,不行我的水给他。”

  “不可以,每个人的水都是定量的,不到万不得已,尽量别用他人的水源,在这种环境下要想生存,就得有超出常人的能力才行。”麦老毫不客气的说道。

  不过他说的很对,大个子喝光了水,我们不可能看着他口渴,到时候就得分水给他,这样一来,我们的水源就会减少,势必有人就要遭罪了,现在这些水,都是勉强在维持我们,因为我们不知道到底要走多远,很有可能水都喝光了,我们还没走到一半呢,到那时候真就惨烈了。

  大个子脸色有点难看,但他还是把水壶给收起来了,“行了,俺少喝就是了,他娘的,俺们还得走多远啊?”

  “焦八,知道具体位置吗?”麦老开口问道。

  焦八很无奈的笑着说,“我怎么可能知道,我又没来过,走一步算一步吧,一路向前就行了,总会找到的。”

  我们休息了半个钟头,又开始准备上路了,帐篷收好以后,大家伙排成一对,一个跟着一个往前走,麦老和焦八在最前面,我们其他人紧随其后。

  很快,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了,我们依旧在沙漠里周旋着,除了黄沙以外,我们什么都看不到,但越往里面走,气温反倒越高,脚下的沙子已经能明显感觉到烫脚了,虽然还不至于能烫伤,但确实很热。

  走到这的时候已经开始起风了,而且风力很大,可这吹过来的大风都是热的,就像蒸汽一样,再加上太阳光的照射,感觉身体都快被烤熟了,这里实在是太煎熬了,这岛屿的气温,起码要在零上50°左右,你无法想象这是一个怎样的情景,寒冷是可以应付的,可炎热,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沙漠的恐怖,就在这里。


  我们正好是顶着大风在前进,我们行走的步伐从最初的快步前进,到现在已经变成艰前行了,风力使得每个人都很疲惫,大风掀起黄沙,一时间沙尘满天飞,即便我们带着防风沙的眼镜,可这沙尘依旧吹的我们连眼睛都不敢睁开,沙粒打在眼镜上是‘啪啪’作响,好像随时都能把眼镜片打碎一样。

  黄沙打在脸上生疼,整个沙漠就像是战火纷飞一般,沙尘似乎笼罩了整个岛屿,狂风就像野兽一样在咆哮,那声音在我耳边游荡着,刺激着我们的神经,要是这会儿突然杀出毒蛇之类的生物,我们真是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这浓烈的风沙,使得我们连呼吸都困难,我们用衣服捂住嘴,低着头,一步一个脚印的慢慢向前走去,麦老回身大喊道,“忠义,把绳索拿出来,大家抓住绳子,千万别掉队了,我们一定要挺过去才行。”

  我赶忙把背包里的绳子拿了出来,我们每个人的腰上都有一个绳扣,用绳扣扣住绳子,然后再用手抓住绳子,排成一队艰难的向前走着,这样一来,起码可以保证一定的安全,即便真有人抓不住绳子了,在关键时刻,这绳扣也是可以救人一命的。

  “麦老,我们要往哪走啊?我什么都看不到了?”马丁在我后面大喊着。

  这风沙的力量始终没有减少,我们完全看不清楚道路,只能低头摸着走,脚下也是深一脚浅一脚的,还好我们都穿着靴子,要不然这沙子早就把鞋给灌满了。

  这时候我才感觉到,我们是在向上走,因为有很明显的倾斜度,只是不知道我们到底会走到哪里,这里简直就是地狱,比冰城还要遭罪,我的皮肤都快被烤熟了。

  见麦老没回答他,马丁又大喊一句,“麦老,我们得找个地方躲避一下这些风沙。”

  麦老侧身喊道,“没地方可躲,一直往前走就行了,大家注意脚下,小心有流沙。”

  可就在麦老这句话刚喊完的时候,我就听到后面有人一声惨叫,“啊~~~救命啊。”

  紧接着我们手里的绳子一紧,顺势就将我们往后拉,一股很强劲的力量,才拖着我们向后,我急忙回身看一眼,就听少宇大吼一声,“船长,有人陷流沙里面了。”

  这一下可糟糕了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我连忙解开腰上的绳扣,转身就向后跑了过去,可等我跑过去以后就傻眼了,这哪是什么流沙啊,这几乎就是沙漠漩涡啊。

  这个漩涡就像一个巨大的沙漏,足有五六米宽,周围的黄沙再不停的往里面流,漩涡口也在逐渐加大,少宇和另外一个马来西亚人,被这个巨大的漩涡给吞在了边缘。

  那马来西亚人的身体已经进到漩涡口了,而少宇则是在上面不停的挣扎着,我跑过去以后一把抓住绳子,我们一行人全力的往外拉,可是这漩涡口的流沙速度太快了,还没等我们把他俩拉上呢,这漩涡边缘又扩大了不少。

  “后退,快后退的。”我指挥着其他人,可顺子趴在地上,还在顽强的救人呢,我大吼一声,“顺子你他妈不要命了啊,快给我回来。”

  听到我的大喊后,他这才爬起来往后躲,少宇惊恐的喊叫着,“船长,麦老,救我啊...快救我...”他的声音都快喊不出来了,风沙太大,一张嘴就能灌一嘴的沙子。

  我们一行人再次用力往后拉绳索,可无论我们怎么用力,他俩就是上不来,就好像沙漠的下面有一股强劲的力量在往下拽我们一样,在这么下去,我们就会被他俩给带进去了。

  我在所有人的最前面,我亲眼看到,那马来西亚人的身体已经有一多半被埋进漩涡里了,他抓着绳子嘶吼着,“救...救我。”可这声音越来越小,他似乎已经失去了挣扎的能力。

  我感觉到不对,如果真是普通的流沙,绝对不会有这么强劲的力量,我们这么多人呢,就算不能把他俩拉上来,起码也能控制住他俩不下沉。

  可这明显不一样,我能完全感觉到,这下面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拽着我们,也许在这黄沙的深处,可能隐藏着什么可怕的生物,虽然我没亲眼看到,但我就是有这种感觉,每一次遇到危险,我的直觉都会很灵敏,这次也不例外。

  “义哥,怎么办啊?拉不上来了。”顺子急的在我后面大喊。

 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,麦老突然冲了过来,他左手一把抓住少宇的手,右手直接把绳索给割断了,就在绳索断掉的那一刹那时间,那个马来西亚人瞬间就被黄沙给吞噬掉了,整个人就像掉进了水里一般,直接就被沙漠给淹没了,连喊叫的声音都来不及发出。

  麦老猛的一用力,直接将少于给拉了上来,我们一行人快速的往上爬,就在那马来西亚人被沙漠吞噬掉以后,那个巨大的沙漠漩涡也开始慢慢抚平了,黄沙很快又铺满了,漩涡消失不见了,一切又恢复到原先的样子了。

  而就在漩涡抚平后,风沙也开始逐渐减小了,起码能看清前面的路了,我们所有人都惊魂未定的看着眼前消失的漩涡,就连我都一时半刻没缓过劲儿来。

 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我们又死了一个同伴,少宇突然蹲下来大吼道,“上帝啊,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?为什么要惩罚我们,为什么?”他大声哭喊着,早就没有了往日的冷静。

  焦八扶住他肩膀,有些惋惜的说,“别难过了,这不是我们的错,而是上帝的错。”

  “我的上帝,我真要发疯了。”少宇双手抱头,很明显精神是受到刺激了。

  马丁这时走到麦老跟前,有些责备的问道,“麦老,你为什么要这样?我们可以把他救上来的。”

  “救上来?怎么救?如果不是我速度够快,我们全都得被他带进去,到时候一个都活不了。”麦老冷眼看着他,没有丝毫的愧疚感,他不是冷静,而是冷漠。

  “我不相信,我们这么多人呢,怎么可能救不了他,你这么做,无疑是害死了他。”马丁瞪着眼睛,向他低吼道。